当前位置:首页>现代都市>

      那城主见过羽ⶭ雕他爸,说完一气刺客联盟的事,并且成功说服其帮忙后,又再次短暂地在众目睽睽之下重复露面,之后便迅速回到自己平憓时在的那大院里。

      刚刚삁先一步敲开羽雕家门的那位并没有随其他人一起散去,回到岗位,径直跟着韨那所谓城主往人更少的院子深处走去擶。

      他作为这城主的心腹,平时到处跟着这城主再正常不过曨。与其他人不同,他也是对这次事件为数不多比较了解的人之一。

      甄 횟 正因为知道内幕,所以他跟其他的人所想的内容完全不一样。

      “我们到襌现在都对那计划一无所知,就算招来他也于ꕍ事无补吧。刺客联盟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藏在暗处,就算是援军强到只手遮天,围魏救赵也为时已晚了吧。城主大人,不知此番一去意义何在?”

      那城主没有回头,现在他哪里有什么头绪,找人协助最多是比什么혪都蜫不做好一点。

      “意义何在。哪里有什么意䚖义,找他协助最多算是借刀杀人,顺便让他尽量争取时间。ᘰ敌暗我明,我们在这方面是ꀬ处于完全的劣势中的。现在有劲不知往哪处使,最多是想想办法守住拖延时间的后手。你不用跟着壃我了,有这时间你先嚢去检馅查一下各处的守备吧。”

      Ⱈ那心腹听ꢑ出城主这里同他一样一筹莫展,便识狗趣退下,很快转湤移去检查簼那杯水车薪的抵抗。

      这城可不比要樶塞,虽然是放大的山ྑ寨,是完全的不法之地,但却丝毫不比刺客联盟的人员纯粹,各种各样的老弱妇孺揌都集在城釨市里,刺客联盟这等的行动让这个笨拙的庞然大物完全无处可躲。

       用不着刺客联盟这等专业的组织,棆就是其他的普通麻烦,毑这笨重的城市也不见得能怎样好地化解,只能硬抗。这次的危机之所以是大麻烦,不外乎就是因为这次刺客联盟搞的事情他们没法硬抗。

      在这次的振兴之ꀐ路上,这城主确实大意了。

      在䒳这城市第一멕次由于以前的城主不自量力而被刺客联盟轻易倾覆的时候,那个时候羽雕他们甚至还没有出生。那个时候,羽雕他爸才在这城市开始变得更乱的时候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游历修习。

      羽雕他爸走的时候,这城主虽踩然不认⎙识他,但也把对这些弃城而去的怨恨一度坚化为动力牢记于心,在很长一펻段时间靠着这种动力抵抗着刺客联盟势力的入侵。

      当ꎯ时还年纪轻轻,对于治理这方面一无所知的他还是坚定地郰扛起了反抗的大旗,眼⛷看着族人一个个倒下,一批批散去,只有他自始至终都坚定的组织着反抗틂。

      结果他自然是成功了。在这么多年的⭷艰苦奋斗后,他䡢终于给族人们带来了刺客联盟再次躲藏起来的天ػ空。

      㥯 这么多年他成长了,从一个什븕么都不知道的愣㶥头青成长成了一个对于权利结构把控得炉火纯青的独裁者。他依靠着打不倒的领导最后终于压下了刺客联盟那些尸鬼冕卫的统治,让那些从来没有活着的尸鬼也最后不鄀得不退避三舍。

      他一度认为他赢了,甚至还有空去把不满集中在羽雕一家子身上去针对他们一家子,顺便清除着各种各样影响权利集中的存在。

      但蛰伏的刺客联盟终于还是意料之中地给他开课了。

      他对对方的这等计划真的是猝墪不及防,无计可施,就像大战前一刻还在大清洗的苏联,大战来临时一下就傻眼了욣。 莙

      现在他除了知道对方可能为了造尸鬼尸体的完整性要靠下毒来屠城以外一无所詡知,就䛳像是踏入陷阱的病牛一般,有劲没处使,只能憋屈地迎接死亡。 ꡟ

      ᆾ可以下毒的地方实在太多了。各种各样的用具,水源,食物源,他根本就来不及保。鸹

      更要命的是,这个世界和现实不一样。

      在这个世界拳的科技树下,农作物的生长砍速度直튂接影响了整个供应链。连城ﱧ那里为了压缩占地面积,利用阵鷶法和相应的作物种椩类,粮食几꼫乎一周一收佡,这算是相对顶尖的水平。而在外面ܵ,再不济也达到了一个月一收。

      䕐 产速快产量高直接就跳出了一存一季度或者半年一年的圈子,相对应的仓储一下子就缩水了。产的那么快,储存的成本立刻铍变得不值得。愵

      于是,储粮一下就成了持久战的大问题。

      这一轮的粮食,收了敢吃吗?

      就现在这种出一批死一批廽的情Ẇ况,这里显然鵩是被彻底围城了。粮食供给硊被不知疲倦的尸鬼彻底封死了。

      熂 刚需上出헐问题的不止有粮食这一片。水源问题,也同样是巨大的问题。

      他辫早已闻到风声就事先␼存了一大批水以备不时之需,用来迷惑刺客홒联盟的情报网,为水源问题制造一个替死鬼和一份预备,暗地里早已偷偷挖出深井,藏在地下隐藏起真正的输水线路,表面上一直在储水,实际上早已暗度陈仓。

      不过对于专业的刺客联盟来说,这种东西说是自欺欺人又有什么问题呢。

      在城主的指令下,这个城市一直在手忙脚乱地试图护住自己最后的一线生机콉。

      爛不过实际上一切早已为时已晚。他的成长大量地点在了治理上,长期዇把注意力放在内部的清洗上的他,在发现问题的时候才开ꖫ始挣扎,时间早就来ᇱ不及了。

      内⏽卷夺去了他的时间,现在他用来撞上同伴的痑犄角丝毫;不能拿灵活的猎食者怎么样,只能可悲地顶在䯼头顶当装饰。

      他那么长时间的成长全部赌在了领导上,而艚现在面对着种族灭绝ර一般的对手,篢他完全无计可施。

      他去找羽雕一家,说是为了拖延ᶣ时间加ꋷ上借刀杀人,但实际上,他去了这件事本身,就已经代表着无计可施。

      ᢋ 考验不会怜悯喏坚定不移的挑战者Ӵ,白白浪费了自己争取来的时间䥾,那就要自食恶果。

      他嘴里说羽雕这一家是産被借刀杀人的可怜虫,可实际上,냵他们又何尝不是他最后﬷翻盘的一点点可能呢?

      心腹尽量轻声地缓缓离开,而在脑子一片空白的城主耳朵啎里뻵,这一步步却如此清晰而响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