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香蕉在线观看直播845

      翌日,凌云阁擂台依然是俰人山人海的盛况,不同于昨天的是今天观덠赛的人大大多过参赛的人,这些人燿都是被昨天高强度筛选所淘汰垡的人,没有퓘选择离开而是留在了凌ﴽ云阁进行观赛。

      要知道这种盛会难得一遇,更是有名宿弟子、大派首徒这样的强强对决,不仅可以增长见识还能从巅峰对决中뜠受捾益匪浅,要是能结识一番对于以后行走江湖也有莫大益处,稡总之留下就是赚⚔到。﹍

      参赛者的质量再次提高,能在人群中看到튡很多气质非凡的人,这些都是各大门派没有获得推荐的实力强澔劲之辈,能获得놯门派推荐的都是资质过人天赋异禀的天才,略楙逊一筹的他们不甘心错过七年一届的凌云盛会,就会选择便装参加海选这条嶲路,从뜯江湖散人手中争夺本就稀少的鵑资格。

      今天参赛者们只有一场切磋,赢了롥就Ꮇ能拿到正式名额和后面名门大↍派推荐的弟子共同角逐人杰稥榜。不少野路子散人亦或小门小派的弟子都暗暗祷告下个对手不要遇到那些大派子弟。

      봣 볦虎字台,擂台上双方交手擃了十几个回合,其中手持樱花覰枪的弟子瞬间一个变招,磕飞对手的长剑,枪尖顺势直抵在对手喉咙处,骒当对手从嘴中喊出认输二字,便收回长枪拱手说了句“承让”。

      呼延吉在擂台下看的真切,这个ঘ叫做柴荣的用枪弟子刚才那一个变招相当精妙玟,寻常人很难变招的如此流畅,可见此人拥有深厚的枪道功底,是个值得留意的对手。

      “虎字台,本轮柴荣胜。”裁判宣读完这轮的胜者紧接着又高声喊道:“下一轮呼延吉、宴明请双方上台。”

      ﰦ 听到自己的名字,呼延吉收敛心思跳上了擂台站在疕了中心。擂台另一侧也跳上来了个ë清秀的少年

      “登州宴明。”一身黑衣的清瘦青年倨傲的站着语气冷淡的䍦报出名号,要不是出于规矩根本不愿意张ꍓ嘴说话,反正眼슱前这个少年注定是自己成名的垫脚石,不值ᣯ得浪쫈费时间。

      “恭蜀川呼延吉。”敬人ﺶ者,人亦敬之,不敬人者,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呼᷿延吉感受到对方的无礼态度,双手只是⛻做了个抱拳的样子并未行礼。

      双方就位,裁判象征性的说了句“以武会友,点到为止,大쓖家勿要伤了和气。”便把擂台交给了即将交手的两᥌人。

      “宴明?呼延吉?李兄你听说过这两个人吗?”台下一位观赛者问着身旁自称见多识广的ꁇ同伴。

      “没听过ټ,看他俩一檏个面容俊秀有ℭ种胡人韵味,一个瘦弱矮小身似倭人,应该꿇都是慕名而来凑热闹的外邦番民。”手持折扇的李兄仔细看了看场中二人回道。

      “李兄说的有理,这两人这种无礼的态度,分明就是没有受到教化的蛮夷表现。蚁斗蜗争,这场怕是没有上场精彩喽。”另一个观赛者附和道。 ꨗ

      퀤擂台上的宴明似是无意斜视了一眼擂台边议论的方向,便很快把视线转移回擂台。

      䬟呼延吉捕捉到了宴明视线这一刻的转移,果断的出手施展招式,手中点钢槊随着龙魄决第一式‘潜龙出渊’直扑对手而去。

      Ē 宴明不屑的冷笑一声,右手一伸武器玄钢尺用袖中滑出,架住呼延吉的槊尖使其招式停滞难以再进半寸。

      呼延吉招式受阻,不慌不ꯜ忙运气内力祈利用槊身朝对方压去,打算以力降人。

      槊身传来的压力,眼看槊⦄尖就要压向脑门,宴明不慌不忙身体就势向后一斜,腿部微微弯曲承쒸受着压力,远远看去像是弯曲的虾米般被压制着不能动弹䂗。 

      呼延吉预想了对方或闪躲或反攻的应对方式,也都预留着后招应变,谁知道对方选择了聯最笨的一种硬抗。既然如此那就可以早点结束这场了,双手全⮿力施展,力道不再有所保留,想要ү一招制胜。

      蔱感受到压力的骤然츭加深,像根细弦随时会崩断的宴明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等着就是这个机会!

      运转内力腿部施展ꕉ秘法瞬间伸直,把架在头顶槊尖反推寸余,身体弹簧般如离㄰弦之箭冲向呼延吉,玄钢尺泛着寒光顺着槊㉱身一路划去。

      攻守瞬间转变!

      这个机会找的实在刁钻,这次出手分外狠辣!

      宴明蓄势的一击要是挨结实了,呼延吉握槊的双手就要被削掉!

      电光火石,呼延吉来不及变招,好在从小习武养成了随机应变的本领,猛然朝后一拉双手脱离点钢槊땲,‘千机变’身随意动,瞬间拉开了距离。

      宴明岂能让对方轻易溜走?如影随形追上呼延吉,右手便᷀削为扫。

      “嘶~”呢

      胸口的衣服已跮经撕裂出一条口子传来痛感,堪堪躲过的呼䚶延吉来不及查看,接住刚才脱手的点钢槊朝地É上戳去,借力跳向远方拉开了距离。

      到譀了安全距离饞,咱呼延吉的胸口已经渗出的丝丝血迹,好᝟在躲避及时只是擦破了乖一丝肉皮,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对方出招如此阴损,下手如此狠辣,完全不像是点到为止的作风,黷寻常人刚才反应慢上半拍恐怕就交待在这里了。芍想到此处,重新打量起来伬这个叫做宴明的对手。

      中 伺机而动的一击被呼延吉躲掉了,宴明吹掉玄钢尺顶端沾着血迹的几缕布诲丝,朝着呼延吉负手而立说道:“小子,竟然能躲过我这一击,看来有两下真本事。不过可惜遇到了我,识相点就认个폟输,可以少受点皮肉之苦,不然刀枪无眼等会就不是햤破点皮뗐流点血了。”

      呼延吉听了充满威胁的话语,不为所动的盯着宴明,发现对方在说话时面部的表芆情有些僵硬不自然,心中一动醒悟过来一件事。

      刚才出手的时机是因为对方挗有片刻的视⢠线转鸓移,而视线转移的地方是擂台下议论的人群,以自己的内力这么远的距离才੥能稍微听清人群议论的㿌内容,而宴明瞟的那一眼说明也听见了议论的ꀄ内容!

      那宴明也是个拥有深厚内力年纪轻轻就能冲击任督二脉的天纵奇才!江湖中一直流쉺传着说法:位列地煞的高手不一定都打通了任督二脉,然而打通任督二脉藹的人一定可以位列地傚煞!

      想到这点心中一凛,武林中果然都是藏龙卧虎之辈,本以为这轮可以轻松晋级,现在看来就算拼尽全力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本以为你是个俊杰,能懂得进退,看来也是块朽木。哼!”宴明看ྑ呼延吉没有认输的念头,冷哼一声便出手了。

      뉎戒备着的呼延吉不敢大意,手持点钢鵵槊䋏迎了上去,两人再次战作一团。 뚻 咺

       宴明老练毒辣,刀劈剑挑⻩刺戳手中玄钢尺变幻万千,鷳连绵攻势如海啸山崩。

      뎈呼延吉全力以赴,手中点钢槊宛若游龙,见招拆招稳如磐石坚不可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