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们做过临时夫妻吗

      “看来今日又没有要渡河的人了。”披着蓑衣的老者心里念叨着。 

       老者箕坐在这艘与他同样苍老寒酸鳿的小木舟上,动作缓慢但无比细心的箍着一只木桶。

      旁边老者的孙儿,今年夏末刚过完五睩岁生日的孩童,身着粗布麻衣,正守着一支小钓ῥ竿,双手托腮,无聊地等待鱼儿上钩。

      롘ﯝ小舟在宽宽的河面⣝上起伏,深秋的午后已有了丝丝萧瑟的寒意。

      终于,老者的孙箛儿耐不住船上无处跑动撒欢的寂寞,抬头问自己的祖父。 ⪘

      “爷爷,怎么这几天都没人过垾河了?好无聊啊,我连河里的小鱼都见不到了。是因ᳮ为没人来所以小鱼也都不来了吗?”䘪

      老人缓缓放下手里的活计,心中一片酸楚,轻轻叹了口气,自己的孙儿哪懂这世뛉事。

      今年不知怎么了觝,四处都쪾在举兵起事,动荡不停。州府省县的大官要反皇朝,道观佛寺歴的又要反别的仙家洞府,连那些䦉富贵人ٍ家的也在反那些更富更贵的人家,乱糟糟,到处都是纷争不断,賢最终苦的却是他们这些见天吃饭的百姓穷人。

      这些还不算完,见乱世来临,一批又一批的山匪贼盗,如雨后春笋一般纷纷冒头,也要火上添一捧油。

      前些时间滦江附近两伙一直暗中较劲的土匪不再遮遮掩掩,明火执仗地占了滦江旁两个小镇,见路设卡,遇河截流。

      这滦江说起来也不算小水小河,但是前后几十뷦里的水路中被这两伙贼人不知拦腰下了多少绝户网,全是豆粒大小的网眼,只有虾米才过得去。方圆百里的官道野路也被这些贼人卡了个水泄不通,哪还有人敢行经此地,更不消说老者和他的孙儿赖以生存的这个渡口。

      眼看着已入쏪深秋,秋尽冬来,老者与孙儿这对鳏寡孤独没了进项,往日本就存粮不多,严冬一请到,不用贼人动手,自己和这孙儿就要交待在今年冬天了。愁至心头,涺老人又叹了一声。

      孙儿见爷爷不说话,只顾不停叹气,追问着:“爷爷你说呀,为什么没有小鱼儿了呢,去年秋天我抓ꂭ到过好大好大的鱼呢,是因为没人过河所以没有小鱼吗ਯ?还是因为小鱼没了所以也没人来了?”

      ֽ 孩童年幼,眼睛扑闪着。当下的情形乱得成年人也看不透,告诉自己的孙儿也是不懂,老人只得䈖伸手摩挲着爱孙的脑袋:“天凉了,小鱼儿骑和人都躲起来了。”

       孩童确实不解时事,不知䭰道自己和祖父可能已无法得见来年的春天,只是兴奋的以为得到了答案。

      “所以是说,小鱼是跟我们一样的对吧,我感觉冷了所以小鱼也会冷。难怪以前我就发现,总有些小鱼小虾每次看我一眼就游走了,它们是能看到我们、能感觉到天气冷的!࿇”

      䘴 孩童甩着鱼竿,百无聊赖地敲打着水面,眼睛却看着天上,像是看到一只受惊掠走的飞鸟。

      老人现在无心跟籫爱孙解释太多,这个年纪的孩童应该得到更好的教导,但是在这年月的破落人家里,温饱生计是比一切都更重要的。

      “说不得要进山求活路了。”老人心想。

      虽有言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但老人自知年事已高,山中隐伏的虎豹异兽也都饿着肚子,如今进山就是给野兽投食。

      所以,若渡口撑船能将这惨淡的生活经营下去,老人就决计不会进山,但是眼麶看这冬天越来越近了,进山或许还有一丝希望。ꊖ

      “能在昑山脚山腰打到一些獐子什么,也好过我这娃儿受冻挨饿!”

      老者决定了,绝不踏进深山一步,山腰옩山下应该还有些肥硕的松鼠山鸡,下一些绊子和诱饵,也能有所猎获,再不⻞济,找些鼠兔的窠穴,亦能扒些ㅝ野物们用来越冬贮存的山果食物。

      老者在小舟上站起身来,从毜船舱最深处翻出一件熊皮衣物。这熊皮大衣还是ꂍ老人英年早逝的亲子当年进山猎获的,可怜ᅵ自己那儿子,最终重伤死在这熊罴的尖牙利爪里。亲子伤重不治,抛下了襁褓中的婴孩和⦰体弱多病的儿媳,老者一家举步维艰。

      尒 最终儿媳也在悲痛一年后病重辞世,只剩老者携着孙儿在这滦江中摆渡过活。

      痫孩童在熊皮大衣中渐渐又高兴起来,抬头问道。

      “䝌爷爷,这世上真的有神仙吗?今天上䊌午你在船上打瞌睡的时候,我看到山的那边有好几个人在天上飞饘过去了,他们好像有的踩着一个大葫芦,还有的什么也没踩。他们鈥都会飞,飞得特别高,鹌还都在发着光!我看得眼睛都痛了。我长大了能当神仙吗,我也想飞,在船上都待腻了。”

      仙人啊,距离这衣食温饱多么遥远,老人心里感㇅叹。

      老者知道,翻过眼前这一片山峦,再过几个镇子,是确确实实튲有一个仙门的。

      那边云遮雾罩,云雾里露出的房檐屋角都闪烁着金灿灿的光辉,那还是在老者年轻的时候路过见过到的,哃那可能就是传说中的仙人居所了吧。

      过后ࢅ很久,老䭥者才在附近镇民的口中得知,那“仙境”只是一个小门派,叫扶星门。那里的人都懂仙法,能飞天遁地,但是听说入门要求很高,具体有多高,凡人说不清。那些仙人平貫日间也只是偶尔下山找当地人采购些物资,从不多言。

      ꍤ 老人曾暗ᛡ自猜测,要么是课金不菲,要么便是那仙境只收㒅打小就会变戏法的孩子。

      自己这ฌ孙儿虽不算愚笨,但也肯定不是那种能变戏法的娃娃,将来孙儿长大了若是能不再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掌握一门手有了固定的饭碗,才是自家这种凡人的正途。

      老人给孙儿裹了裹外衣,看着孙儿好奇的眼。老人最终还是打算把自己ᧄ知道鮌的一点仙人的东西混着听过的传说讲给孙子听,以此消解孩子的好奇与烦闷。

      “䂢是真的有神仙的。听说很久很久以前,天空和地面都是连在一起的,先㒣是有个叫磐古的大神用手里的大斧头把天和地劈开了,再后来娲皇大神造出了最开始的人,他们两个是衛最早的神仙,后世的仙人和咱们都是女娲大神的后代。

      不过也有人说,磐古其实是两个人,一个叫磐一个叫古,是他们死后变成了现在的天和地。

      再往后的那些仙人都是他们的徒子徒孙。有一天磐和古觉得这世界人太少太安静莖了,就让徒弟们把这个世界变得热闹一点,于是那些仙人,有的像捏泥人一样捏出来了牛羊动物,有的教那时候的人用ꯢ火和种田,甚至爷爷听说咱们见到的刮风下雨,也是神仙沧们弄出来的。

      在爷爷年轻的时候,路过一个叫井宿镇的地方,那里就有个仙门洞府,叫扶星门,就在云彩里,。我记得那个仙门在一座很高很高的山上,比咱家后面这座山高了不知多少倍。云彩就在山塣腰和仙人们住的房子上飘着,仙人们踩着那些云彩来来去去。还有很多传说,多到爷爷都记不清了。”

      ネ “那我长大了能去当神仙吗?”

      老者摸了摸孙儿的头:“等来年开春了띄,爷爷就带你去那里找老神仙,求老神仙收你修行,以后你ﵽ就能巽在天上飞了。”

      ᧪“我不想飞,我哪儿也不想ᶃ去。我就想陪爷爷在这儿钓ẫ鱼,我要是能当神仙,一定要学怎么让小鱼小虾听我的话,到时候我让它们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想让它们去哪儿它们就⧯游到哪儿!”

      五岁的孩童想法总是这么稀樋奇古怪,老者早已习以为常。他看了看天色籉,太阳已经贴近山巅了。蓑衣挡不住傍晚来临的寒意。

      老者执起破旧的木槁准备将船撑回岸边,左右不会有캉人渡河了,江中鱼儿早已被绝户网祸害到뉤踪迹全无浘。还不如早点蜙回返,寒气入体,自己和这可怜的孙儿픜可都是病不得的。

      孩童随爷爷一同站起身来,突然他在江面上有了发现,惊呼道:“爷爷!你快看那是什么!”

      老者顺着孙儿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江面上有穱个东西在沉沉浮浮,顺流而下㫨。待到临近,老人看清了,大吃一惊,这是个背朝天昏死在水中的人!

      滦江附近几里地内只有他们这一户人家,莫不是Ჸ江里的精怪现形放的障眼法,有人打捞便쳪拖到水中吃人?

      可老人在这江边生活了几十年,从未见过这水里᫦有水鬼妖怪兴风作浪,江里每隔五里还有绝户网呢。

      定是不知情的路人被路上的强盗抢去了随身财物,又被打伤抛进了这滦江里。

      老人发了善㺥心懄,他安抚着惊恐的孙儿,在江中撑住了船。

      一网撒出,老者将那人拖上了小木舟。

      溺水之人,容貌上看来应该十四五岁,还是个少年뗻,一身白色的华美道服,袖口衣领上皆用金线绣着流云奔雷纹路,身上没有外伤,只是衣衫发髻被水泡得有些㲫许凌乱,性命应该并无大碍。

      ⶎ少年人出水后僵躺在船上,双目紧闭,嘴唇发紫。这不知是哪家的少爷公子差点殒命这江水之中。

      老人靠江吃饭几十年,ͱ颇懂些溺水施救之法。他帮少年人吐尽了胸腹中积存的江水杂物,不훾消半个时辰,这少年定能醒转过来。

      就在这时,老人盛注意到了溺水之人的䟂腰饰。那是一块半拳大的青色玉牌,品质上佳阣,上书两个字样。

      老人钍虽识字不多,但是蛆还是认出——扶星!

      仙门?!

      老人骨节粗大满是树皮般开裂纹路的手颤抖了。

      孩童看到爷爷愣在船上,问道:“怎么了爷爷,你认▹识这个大哥哥吗?”

      老人一动不动Ὣ,只是颤抖的声音答道。

      “孩子,怎么好像真的捡到쮗仙人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