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ser新域名

      妖族在雪山上的标记其实就是在山顶留了一些御寒的深坑,已经被新雪覆盖,需要特쇨意搜索才能看到,但ử有了这些标记就不会迷路。

      囲 越往北,群山越是被冰雪覆盖,飞了一个月后,已经看不到任何山石,ᠱ只有白茫茫一片,两人只能依靠太阳和月亮辨⧼别方向,但日出和月落已经渐渐南移,需要不断地进行方位调整。

      朱天赐越来越确信,这是一颗星球,不然不会出现这种现象,只是奇怪的是竟然看不到一颗星星。

      他学过物理,大体知道宇宙中天体的构成和运行规律,因此对这种现象很是疑惑,难道所在的这个恒星系周围被星云遮挡?而且只有一颗行星?还是其他行星都在脚下星球的另一侧?㨦

      或者,这一些都是假像,这只是一个游戏世界?

      这个世界如此真实,实在不像是游戏,他也无法去验证。

      山势渐渐变得矮小起来,大컲地逐渐变得平坦,就连高耸的无望峰壀也嘎ᢧ然而止,消失在身后。 鞔

      正午的太阳越来越靠南,温度也越来越低,尽管有御寒的衣物,两人也有些受不了,飞行距离越来越短,朱天赐因为不断地发动暖风术,精元丹消耗很大。

      与原来的地ꏉ球不同,整个雪原大地看不到任何的动㵚物,没有鸟,没有熊,没有雪豹,甚至看不到任何的植被,也没有大海。

      䫇 只有冰和雪。

      当大地只剩下高低起伏的雪丘ḥ时,两人㑋已经嗮一半时间在徒步而行。

      标记一直没有消失,说明冰龙的巢穴仍然没有到达。

      “那条冰龙的老窝不会在北极吧?”

      床 朱天赐心里暗暗发苦,这不无可能,冰龙喜欢寒冷,北极则是最㡹冷的地方。

      好在三个月后,当正午的太阳还有一人高的时候,已经完全։不见了月亮的踪影,而两人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这是一座巨大的冰山,直径༘有几十里,千米高,虽然훬不及无望ᮜ峰,但突兀地立在茫茫雪原上,仍然让人震撼。

      彭世月远远就兴奋地大叫:“你看,那就是那条死龙的巢穴,他的入口̟在山顶上。”

      朱天赐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终于到了!”

      他一屁股坐到雪地上:耝“让我先歇一会儿。”뗱

      他展开灵眼四下望了望,周围的天地精ⶣ气很贫瘠,远不如中原大陆,更不붾如妖灵山。

      “冰龙难道就不需要精气?还是他需要的精气都来自上层世界?” 脗

      朱天赐刚生出疑问,便隐约看到山腹之中似乎有几个亮点,而且在移动。

      冰山之中有人왵!

      已经有人捷足先登!

      朱天赐吃了一惊,能到达冰龙䉭巢穴的都是高手,而他的极暴术只能出奇不意,可对付不了这么多高手,而彭世月的实力他也大致了解,就算藏了攗一手,他俩也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他喝道:“ཝ山里有人!”

      “什么?”彭世月立即钉住:“怎么可㰲能?咱们一路上腡可没见别的足迹。”

      “或许是从别的方向过来的。”朱ꠟ天赐说H道:“要不咱们先避一避,等隔他们找不到离开再说?”

      “也好。”彭世月当即立断Ǯ,但他脸色立即阴沉下来,“譶已经晚了。”

      冰山顶上出现几个小黑点,迅疾地飞跃而下,速度比他们快得多,周围没有任何遮蔽物,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쳖彭世月冷哼一声,左手取下别在腰间的月光斩。

      ﴑ朱天赐则从怀里取出他的冷月短剑,就算明知道难以抵抗,也绝不能束手就擒。

      劚他暗中引导丹田精气茧,刚才已经用过灵眼,不能再使用妖丹,因此뱴他只菛有一次发动极暴枝的机会。

      对方一共五人,来得很快,四男一女,年纪均偏大,从气势姿态上就能看出都是一方强势的人物。

      离得近了,㡵朱天赐愕然发縔现,他认识其中一人。섭

      玄天派的掌门,秦丹阳。

      他曾经与秦丹阳联手力战ﳚ仙剑派的掌门凌瑜雪和武阳派的掌门宫轻候。

      另外,按秦丹阳的说法,这位秦掌门是他的师叔,他师父朱一针的师弟,是邪道的人。

      “难道顭这五人都是邪道的高手?”

      朱蜔天赐心中暗想,这不无可能,正派的高手去打青龙,去青羽巢寻宝,而邪道高手则来冰龙领地寻宝,既然彭世月能买到消聚息,别人也一样能买到。

      他心翛念急转,把短剑揣进怀里,扬手高声叫道:“秦师叔!ꉛ”삩

      彭世月脸色一变:“你认识他们?”

      朱天赐说道:“玄天派掌门。”

      憄 接着又压低声音:“邪道中人,我师父的师弟。”

      z

      “哦。쑩”彭世月悄悄将板斧插回腰间。

      能不拼命最好。

      远处五人明獭显慢了下来,相互交流了一会儿,然后停下,发生激烈的争论。

      朱天赐再次把冷月短剑取出来,졐插在腰间顺手的地方。

      彭世月没有动,神情却凌厉起来。

      贬 两人都是那种不⯶想惹事,却也并不怕事的主儿。

      不一会儿,对面五人似乎达成某种协议,再次飞过来,有三人使用飞行༃法术,一人脚下踩着一个圆盘䵉状的法器,另一个则骑在一只飞鸟状的法器上。

      五人在三十米开外停下,圆鉅盘和飞鸟也都缩小收入长袍大袖之中。눨

      朱天赐没有抢先开口,他表情平静地等待对方先亮出底牌,他已经猜测此事不可能善罢干休,眼下⫃能拖一刻是一刻,最好能拖到两个小时以后,但那似乎可能性并不大。

      秦丹阳身上与其他人一样,穿着厚厚的皮衣,外边还裹着宽大的皮袍,显得比上一冉次见面痴胖了不少,他脸色阴沉,开口问:“你怎么来了?”

      一看他神情,朱天赐就猜到几人商量的结果,他㈽也不假辞色,ꞌ冷淡地道:“我买到一个消息,说这里有条龙被宰了,藏的宝贝却没有被人掘走,便来试试运气,哦,这是我的合伙人,是你玄天派门⎿下垤的一个普通弟子。”

      秦丹阳嘴角抽了一下,感觉有些牙痛,他还以为旁边这人是一个什么了恥不起的人物,原来只是他派里一个不起眼有小人物,扫了彭世月一眼,便不加理会,一个残废,不值得关注。

      醘 他斥责道:“哼!你们真是胆大包天,这里岂是쬂你们能来的地方ꁺ?还不速速滚回去,好生修炼!”

      旁边的中年女子却冷笑道:“秦掌门,看来你还是想回护他们,既然来了,想回头可没那么容易。”

      左侧方面大脸的中年大汉也应声道:“总有些人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什么阿猫阿狗都想着퐂来啃龙骨头。”

      ֜ 右侧矮瘦的汉子冷笑:“简直得了失心狂!”

      ﶾ 只有中间的圆鼻老者面无表情,不动声色。

      朱天赐知道,除了秦丹阳之外,其余四人杀机已显,很快终有一战,便问道:“不知这几位是?”

      先探探对方的底细再说。

      秦丹阳点点头,这位师侄别看年纪小,但很沉稳,并没有露出惊慌之色,这问话显然大有深意,便朗声道:“好让你小辈知道품,这几位都是了不得的人物,这位是古月派的惠掌门。”

      古月派?

      朱天赐立即想起了,孙香儿曾经想从玄天派往西,绕道地处偏僻的古月派,回妖族领地,据说古月派不允许任何男子踏足。

      这个刻薄的老女人,就是古月派的掌门!̽

      秦丹阳指着中间的圆鼻老者说道:“这位是灵云派蔚掌门。”

      拓朱天赐目光一直,他现在的身份还是灵云派的弟子,只是仅仅得到了口头承认,还没有确认,如今却要对阵灵云派的掌门,想想真是有些疯狂。

      不过,转念一想,朱天赐就对这个长着像一头大蒜一样圆鼻子的老头有些鄙视,这老混蛋让那么多门下弟子去送死,自己却踔跑到这极北之地找ᓘ冰龙藏宝,显然是一个极度自私自利的家尅伙。

      秦丹阳继续介绍:“这位是长天宗俞掌门,这位是武阳派薛掌门。”

      哇,五大掌门!

      朱天赐不由一呆,那方脸大个子的长天宗掌门倒也罢了,他并没太在意ࣁ,长天宗位于武阳派北爷面,在灵云派与武阳派之间,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门派,倒是这个武阳派掌门,之前明明是一个咔叫宫轻候的短命鬼,死在瓗秦丹阳手里ᑥ,按说,武阳派已经被邪道掌控,也就是说,这个瘦小的薛掌门应该听୉秦丹阳的才是,怎么说起话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根本不鸟秦丹阳。

      另外,他原本以为죐这五人肯定是高手,却没想到竟然这么高,却是五大掌门!

      噳 如果不用极暴枝,쫟以他的实力甚至连这些门派的堂主都打不过!

       想想真是牙痛。

      古月派惠掌门冷哼道:“跟他们说这么多废话作什么!你念香火情不肯出手就算了,你们几个谁去把这一个小孩一个残废收拾了,咱们还要继续探寻,别耽搁时间!”

      “这个贱笔老货!”

      朱天赐暗뇮骂,知道再说下去也是自⪝取其辱,便准备趁这几人还没有出手之前,没有防备之际发动⁁极暴技,险中救存,只要秦丹阳不插手,还是有希望的。

      这时,旁边彭世月却低声道:“下面⎽就交给我吧,你帮我料阵。”

      朱天赐不可置信地转头:“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