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草草吧

      “五个亿!”

      江白赤没有穅犹豫,直接报价,底气十足。

      很难想象,一名武者竟然有这种身价。

      整个拍ᥭ卖会,他没有叫一次价,而且还摆出一副气淡神闲的样子◷。

      ⊧ 《剑圣图》拿出来的那一刻,他就十分激动,似乎他早知道天奇号会拍卖《剑圣ⷐ图》,有备而来ਫ਼。

      “六个亿。”

      一名有收藏爱好的巨富直接加ꪉ价,单单是画圣吴道子的名声,就足矣让他加价。他在这幅《剑圣图》上没有看到更深层的意义,但最起码看到吴带当风。

      샗“七个亿。”

      ዔ ꌕ 张伯轶加价,他刚才看䥙到周围有不少望图而激动者,包括他一直比较好奇的赵舞天

      再说,窔吴道子的真迹存世寥寥无羒几。这幅画上有山、水、人、花草、树木,就连天上飞⵰舞的几片落叶,都因风而飘。ன

      价格二十亿蹹到三十亿之ᛐ间,这是张伯轶能接受的金额。

      뮬“十亿。”

      江白赤见接连有几位大佬加价,心中不由一慌。他一下加价三亿,表示自己志在必得的决心。

      至于其他趝有心뤏的古武者,都接连摇头叹气,光这쥖底价他们倾家荡产都拿不出来,更别说现在已经涨到十亿,并且价格还在源源不덐断地上涨。

      “十ᗥ二亿!”엉

      高军见众人这么有兴鬐趣,他也加了一次价。他不喜欢收藏,只是单纯䬶钟爱这蠡幅画,若超过二十亿,他就会放弃。

      “十三亿!”

      又一名巨富报价,他也是冲着吴道子去的。

      ີ“十五亿!”

      张伯轶不假思索,继续加价。今天得到回春丹,让他很兴奋,更有좬雅兴。 欚

      ⇥ “二十亿!”

      这一次,江白赤直接加价五亿。 魶

      二十亿!使整个拍쫱卖气氛放缓。没有人立刻去加价。

      江白赤,是武盟的人。这些巨富贵族没有接触过江白赤ㆭ,都不认识他。

      为了一幅画,一下拿出二十亿!到底值不值?

      商人逐利,让大部分人都退出竞价。

      巨额珍宝总会令人犹豫,拍卖师让二十亿沉淀数分钟后,才开始说道:“쿕这位前辈二十亿!有没有加价的?”

      “二十五亿!”

      犹豫良久后,张伯轶也展现一슎次大手笔。

      ꄥ“三十亿!”

      与张伯轶不同,江白赤在张伯轶话音刚落,瞬间加价。

      这一加价。让勂场上的气氛高涨,就像炽热火焰在燃烧一样。

      尽管他们已经退出报价,但是能目睹一件超过三十亿的珍品,也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

      캢 眿“鄙人乃燕京武盟长老江白赤,我们盟主喜好收藏,这幅《剑圣图》녲与盟主很有缘分。㬁”

      报价三十亿后,江白赤起身拱手向궛场上众人说道。

      言语不言而喻!

      虽然没有明䱖说,但是希望场上的人不要再ﷃ竞争了。要不然就是不给武盟面子。

      횜武盟,古武者肯定听说过。这些贵族、巨富也或多或少听说过。这些铗贵族、巨富的保䳠镖都是花重金从武盟请来的。

      江ᗘ白赤的话,让场上的巨富们若有所思Ꞛ。却让掼天奇号的人面色一变,包括一直在三楼观看的天奇号负责人。

      江白赤也没有威胁众人,天奇号不好插手。

      Ⰼ说到底,江白赤想效仿张伯轶,巜用自加己以及武盟的威望໰,花费懋低代价,꩝买下《剑圣图》。

      而张伯轶的做法,并没有让天奇号生气。因为回春丹还没有让人信服的价格。而《剑圣图》,却是吴道子所著,货真价实的真品。

      化䴂境圆满的江白赤,能看到《剑圣图》上的剑意,这比普通人所想的,更加珍贵。

      下方众人议论纷纷,本来䨷有几名隐㌕藏不动的巨熏富想再适当加一下伵价,但江白赤的话,让他们断绝了加价的念想。

      价格太高!还会罪武盟,多一事不如少茽一事。

      拍卖师喊了半天,也没有人加价,无奈之下,只能开始报价。

      “三十亿,一次!”

      “三十一亿。”

      终于有人发话了。

      又是联他!

      还真有不怕得罪武盟的人!

      众人錈对赵舞天印象非常深,与秦家大小姐这种绝色美人坐在一起,当场拔剑,像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赵舞ꫜ天没有拍买下什么贵重物品,但总是买下花花労草草、树枝之类蕚,让在场的人都记住他。

       “小子,贵姓!”

      江白赤扭头向赵舞天问道,眼中似有威胁。

      燕京武盟盟主从特殊渠道打听到《剑✮圣图》会在今日的天奇号拍卖会上拍卖,给他调动五十亿资金,让他务必拿下。

      睫本来以为面子够大,还沾沾自喜,ㇼ就等拍卖师一锤定音。

      江白赤섮刚才就对赵妕舞天怀恨在心,现在㡼赵嬄舞天半路杀出,让他对赵舞天更加憎恨。

      “玩不起就不要玩,回家抱孙子去吧。”

       赵舞☡天当然不会自报姓名,嗤笑焕一声。 

      一句话,让严肃的拍卖会哄堂大笑,连秦冰卿都忍俊不禁,γ抿嘴浅笑。

      面对⊨三十多亿的价格,赵舞天还能言语诙谐。言语看似放浪,这种气魄让许多人都惊叹。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当众成为笑柄,爱面子的江白赤无地自容,他干脆扭过头,直接加价:“三十二亿!”

      “三十三亿!”

      “三十四亿!”

      “三十五亿餬!”

      见赵舞天穷追不舍,江眷白赤干脆一拍桌子,加价道:“四콧十亿!”

      场上,许多돀人都已经坐不住了,声音沸沸扬뙉扬,甚至乱糟糟。

      拍卖师说话声都有些听不清楚。

      天奇号已经多年没出现过四十亿的䣟珍宝了。鍥 強

      四十亿,已经创造了国画的历史!

      并且,拍卖没有结束。

      赵舞天也就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继续❄报价:“四듊十讑五亿。”

      他看出来了,江白赤知道《剑圣图》无价之宝,铁了心要和他角逐到底。

      “小子,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父母没教过你吗?”

      江白赤已经ը失⚐去理智,直接向赵舞ې天威胁道。

      “静!”

      Ʈ 云淞出现在拍卖台上,他气沉丹田,浩浩荡荡的声音传向整个拍卖场。

      瞬间,拍卖场内鸦雀无声。

      “江白赤,你和这位公子慞都是天奇号的贵客,若你再威胁贵客,便自行离开天奇号。”

      云淞뚙一出场,便向江白赤警告道。化境大圆满的气势从体内喷薄而出,他只需有所顿悟,便可以突破玄境。实力比江白赤还죸要强势。章

      “一时失言,还望不要见怪。”

      江白赤忍气吞声地向云淞道歉。

      燕京武盟不怕天奇坣号,怕的是天奇号背后的北冥家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