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野景子无码磁力

      距离离开,白雪公主的王国又过了十几天林清顺着大路走走停停又到了一个森林边,刚好到了中午天气正炎热。

      林清停下马来到一个小溪边,准备在树荫的阴凉处休息一下,看着正开心,喝着清凉溪水的约翰。

      林清看着周围没有太大变化的景色不由开口,问道“约翰你还认识路吗?我怎么觉得你在森林里跑错方向了,这片森林怎么看着像之前的那一片?”

      “王子殿下,你要相信我那是你感觉错了,我天生就能够与植物进行交流,我在森林里永远都不会迷路的”约翰抬起头来回应到。

      “我怎么没听说过,你还有这种本事?先别吭声,你每天只能说三句话,要省着一点,我准备煮点鱼汤和烤鱼,你要吗?无论你要不要去给我找点枯枝过来。”

      林清拔出腰间挂着的那把镶嵌宝石的锋利匕首,寻找合适的树木进行削尖,看着溪水里游来游去的鱼个个肥美,让林清看着很有食欲兴致来了准备来个野餐。

      “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王宫里,我也不知道有这种能力,我吃些嫩草就好了不要这个,不过王子殿下你可以从贪婪之屋的宫殿里面寻找柴火,我没有手寻找柴火太麻烦了!”约翰一听说让自己去捡柴火,一张马脸皱成了苦瓜呈现大大的囧字。

      “没事我们是在野炊,我等得急你慢慢捡柴火不着急,虽然我抓了鱼拿给大厨烹饪更加好吃,之前出来都是在吃干粮或者有贵族大地主那吃饭,不缺粮食一直没野炊过今天兴致来了,不急着赶路休息一天了。”

      林清把砍下的树枝打磨光滑削出尖头以后,林清凭借着强大的身体素质用一秒20连刺的速度,抓光自己能见到的所有鱼。

      幸好这一世宫廷教师教导过自己,怎么野外烤鱼,看着堆成一大堆的各种鱼就知道要忙一会了,林清拿起匕首回忆着流程。

      记得第1步先是去鳞片,然后拿匕首抛开鱼的腹部,避开苦胆刮去鱼内脏里面的所有脏东西,最后再去除掉鱼的鱼鳍尾巴鱼头这些,最后用溪水洗干净。

      “可惜了这个世界没有各种腌制料只有盐,黑胡椒等等调味料居然还是限量供应,有钱居然都买不到。”林清从怀中取出女巫帽子,拿出其中的一个大碗倒上足够的盐把鱼放进去搓揉进行腌制。

      “约翰你这干活也太慢了,我那么多鱼都弄好了,你居然只找到了这么一点柴火”

      林清处理好所有的鱼,再次取出锅碗接好水放在一边,准备熬煮鱼汤,却看到自己家的约翰那么长时间只捡回来了几个枯枝。

      “行了,我知道你没手不方便,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自己去捡,现在的年轻马就知道干活偷懒”

      林清看着瞪着硕大马眼一副对自己很不满,想冲上来踢自己一脚的约翰打趣起它来,不多时,林清就收集好足够的树枝,削出木架吹着开心的口哨,开始烤起鱼来。

      “中午好,年轻人!看得出你现在十分开心,可是我又渴又饿,可以给点我吃的吗!好心人总会有好报的!”林清转头一看,本以为会走过去的路人站在一旁。

      那是一个身穿黑色麻布衣,胸前系着,花色围裙的老婆婆,脸上遍布皱纹长满了如同癞蛤蟆一样的疙瘩,最显眼的是那个硕大通红的鼻子,半张的嘴中露出只剩下两三个的黄色牙齿,驼着背一只手拄着拐棍,一个手里拎着一个篮子。

      对于见到这个人的第一印象,林清不由自主就想到了,童话中的老巫婆,面目丑陋,肮脏的衣服,压抑的气质,不禁小心戒备起来。

      “午安!婆婆当然可以了很乐意和你分享午餐,只是鱼还没熟,要稍等一会儿。”林清转头翻动烤架上的烤鱼,更加提高了警惕,就这个人她嘴里的那口黄牙,能咬得动硬邦邦的烤鱼吗?

      “真是太感谢你了,年轻人,婆婆我真是太久没碰到像你这一种好心人了。”看着这个很像巫婆的人,颤颤巍巍的坐在一旁的树桩上捶捶自己的腿,林清递上手中已经熟了的烤鱼。

      仔细观察着对方,看着对方拿起烤鱼,发起愣来,不知道要不要下口的纠结神情,心头不禁一乐,看你还装不装。

      “婆婆等一下啊,我这里还有鱼汤没做出来你等一会,”林清承认自己在钓鱼执法,毕竟自己不能冤枉一个好人,现在还是要演出一个好心人的角色,不然这个人一直一幅路人的面目,自己不好意思拿刀就砍。

      “真是谢谢你了,年轻人!婆婆年纪大了,牙齿不好,不像你们年轻人,不过也不能浪费你的一片好意,婆婆我是要去看望我的女儿和外孙女,这条烤鱼我可以拿回去给我的外孙女儿吃”

      像是被林清的话转移了尴尬有了台阶,这个很像反派角色得老巫婆巫婆把手中的烤鱼塞进了一旁的篮子中。

      林清架起汤锅,用油稍微煎了一下几条鱼,两面微黄就开始加水进去进行烹煮,一边注意着这个很像巫婆的老人,一边往鱼汤里着各种调料,犹豫了一下,一般的巫婆都是精通炼制药剂的大师,自己那些毒药麻醉药加进去一定瞒不过她,只会丢人现眼了。

      “婆婆,现在鱼汤好了,你先喝,我这里还有一点面包,你可以泡着一起吃。”

      林清把碗递给老巫婆,顺势起身走向一旁的约翰,结果发现那个老巫婆并未阻止自己靠近马匹,不知是对自己实力自信,不怕自己骑上马就跑,还是没有恶意压根儿,没想到自己离开的可能性,顺势走约翰脖子上挂的袋子中,拿出早上吃剩下的一只面包,走回来递给她。

      “居然是白面包还抹了蜂蜜,这可是好东西啊!老婆子,上一次吃到还是在我那个可怜女儿的丈夫葬礼之上。”

      林清一直等对方吃完面包喝完鱼汤,才开始吃喝下鱼汤后,把剩下的烤鱼打包送给她,于是熄灭火焰清洗完碗筷,放入约翰的袋子中,这个一副巫婆打扮的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

      “年轻人你先走吧!我的腿脚不方便,要再歇一会儿。”说完并未起身的老巫婆,挥了挥手,像是告别。

      。。。。。。。。。。。。分割。。。。。

      感冒难受再请一天假,今天还是一更明天看看能不能恢复正常吧。这个童话不知道大家有印象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