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直播自定义云平台

      “燕子李三”李锦华对日本驻杭州领事馆进行了三天三夜的侦察活动。领事馆是一座居于西湖附近的,一个山坡顶上的,砖木结构的洋房,在杭州石函路最尽头,石函路1号。日本人选择这个地点也是煞费苦心,不单居高临下,而且只有唯一一条上坡的通道,绝对是易守难攻。这样的地形,不要说是正面强攻,就连潜入、破坏也几乎是没可能成功。

      一方面是地势险恶,另外一方面是防卫力量强。尤其是到了夜间,防卫的强度极大增加。建筑物上灯火明亮,周围几十米范围内一览无余;巡逻的日军士兵人数很多,巡逻的频率密度也很高,再加上还有数只狼狗的参与,将这日本驻杭州领事馆变成了一处铜墙铁壁般的存在。

      “燕子李三”李锦华的确成功潜入过不少高官显贵的宅子,但是想要突破日本驻杭州领事馆这种强度的警戒措施,显然已经超过了他个人的能力范围。

      李锦华不无沮丧地向付可乐报告了对日本领事馆的侦察结果。付可乐安慰了他,表示自己会另外再想办法。

      两天之后这事情就出现了转机,冯翔的情报组截获了最新一份的西川次郎的电报,电报里提到,日本驻杭州领事馆将于,四天之后的周日下午举行盛大的‘中日亲善’交流酒会,领事木村飞鸟将借此机会,代表日本政府当面表彰,那批隐藏在国民政府要害部门之内的变节者。这等于说,只要能混进这个酒会,就有可能掌握到木村飞鸟表彰的都是哪些人。

      付可乐现在几乎每天都要给安歌补习日语,他一目数十行地翻阅着昨天给安歌留的作业。这并不是他不认真批作业,而是他的阅读速度就有这么快。安歌这个好学生的作业本来也几乎没有什么差错。检查完作业,付可乐问安歌道:“日本领事馆周日下午要举行‘中日亲善’文化交流酒会,你知道不知道从哪里能搞到邀请函?”

      安歌想也不想地答道:“邀请函伪造起来很容易的,我只要看几眼真的,就肯定能仿造出来。”

      付可乐高兴地说道:“太好了,我去想办法借一份真的邀请函。”

      安歌道:“不需要你去借。上完今天的课后,我要去参加西冷印社的聚会。印社那里我有个师姐,她一定能搞得到邀请函。”

      付可乐好奇道:“是谁啊?听上去你对她信心很足啊。”

      安歌咯咯笑道:“杭州第一美人哦,要不要带你去认识一下?”

      付可乐对于美女的抵抗力是太高了,对贝蒂那样的世界级美女都能坐怀不乱,所以他真没把安歌说的“杭州第一美女”放在心上。但是付可乐对西泠印社有很大的兴趣。西泠印社创建于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由多位浙派著名篆刻家召集同人发起创建,巨匠吴昌硕为第一任社长。西泠印社以“保存金石,研究印学,兼及书画”为宗旨。是海内外研究金石篆刻历史最悠久、成就最高、国际影响最广的民间艺术团体,有“天下第一名社”的美誉。

      付可乐没学过金石篆刻,但是他对书法相当痴迷,在他的眼里,安歌漂亮的字和安歌这样的绝色美女相比,字的吸引力一点都不落后。很显然,付可乐不会错过观摩西泠印社这样的好机会。

      于是两人上完当日的日语补习课之后,就来到了西泠印社。西泠印社坐落于西湖孤山南麓,东至白堤,西近西冷桥,北邻里西湖,南接外西湖。占地面积70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近2000平方米。亭台楼阁皆就着山势高低而错落有致地分布,一层叠一层,井然有序,是江南园林中的佼佼者。印社的主要建筑有柏堂、竹阁、仰贤亭、还朴精庐等,均挂匾披联,室外摩崖凿石林立,名人墨迹触目可见。印社内的中国印学博物馆,收藏的历代书画、印章多达数千件。

      今日印社聚会的时间还没到,安歌充当了解说员的角色,带着付可乐四处观摩。有安歌这个大行家做解说,付可乐虽然看得眼花缭乱,但还是学到了许多的干货,收获极大。一直到了安歌说时间已经过了,要去参加印社聚会了,付可乐还意犹未尽,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中国印学博物馆。

      今天来参加这次西冷印社聚会的有二十多个人,男女老少都有。男的多,女的少,老的多,小的少。

      安歌看起来人头很熟、人缘很好,几乎路过的每个人都和她热情打招呼。安歌带着付可乐来到了其中一个妙龄少妇面前,亲热地叫了一声“霞姐”。那妙龄少妇名叫李映霞,只见她丹凤眼、柳叶眉,粉面含春,一身青绿色的旗袍,尽显风骚体格。李映霞当年有“杭州第一美人”之称,7年之前,20岁的她嫁给了大才子作家余达夫,这桩婚事在当时轰动杭州全城。

      李映霞初识余达夫的时候,就为他的惊世文才倾倒。而32岁的余达夫虽然已经是有妇之夫,却完全没法抵挡李映霞的青春美丽,对她展开了追求,情书如雷雨,密集而激烈。李映霞为此非常犹豫,忌惮余达夫的复杂状况,有些想和别的男人结婚。

      余达夫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他魅惑的文字,他给李映霞写了一封信如此说:“我也不愿意打散这件喜事。可是李女士,人生只有一次婚姻,结婚与情爱,有微妙的关系,但你须想想当你结婚年余之后,就不得不日日做家庭的主妇,或拖了小孩、袒胸露乳等情形,我想你必能决定你现在所考虑的路。你情愿做家庭的奴隶吗?还是情愿做一个自由的女王?你的生活尽可以独立,你的自由,绝不应该就这样的轻轻放弃。。。。。。”

      这封信,实际上漏洞一大堆。余达夫自己都惦记着要离婚再娶李映霞,何谈人生只有一次婚姻?李映霞若是嫁给他人就要变成妇人相,嫁给他余达夫难道还能有什么不同?事实上李映霞后来一共给余达夫生了五个儿子(有二子早夭)。而最要命的是,当不久的将来,李映霞真的做成了一个“自由的女王”的时候,则完全成了余达夫不能承受之重,令他自食其言。

      也许是这封信帮余达夫成功赢得了李映霞的心。也许是李映霞抵不住余达夫那句“欲撰西冷才女传”,想要青史留名的诱惑。余达夫很快离婚,两人很快从热恋到结婚,成就了一段才子佳人的美谈。而余达夫的发妻孙荃,一个不够漂亮的才女,以及二女一子(另有长子早夭),则被这个良知泯灭的社会选择性地遗忘,成为了一个极其模糊的背景。

      李映霞这是第一回见到安歌带着年轻男子到西泠印社,忍不住就调侃道:“好你个小妮子,难怪这么多天见不到你踪影,原来是掉进温柔乡里去了。”

      安歌前一阵忙着参加九人密码破译小组的工作,确实连续缺席了好几次印社的聚会。

      安歌脸嫩,掠过一丝嫣红之后,赶紧辩白道:“这位是我的日文教师,也喜爱书法,特地过来参观的。”这是她和付可乐事先约定好的说辞,不到必要情况下,付可乐不愿以复兴社特务处的身份出现在外人面前。

      李映霞狐疑地道:“你怎么会去学日语,你以前不是最恨日本人的吗?”

      安歌嘲笑李映霞道:“你懂什么,这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学好了日语,才能了解他们日本人的短处,才能战胜他们。”

      李映霞不打算和安歌多争论,她知道自己争不过安歌,就不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而是问道:“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安歌点头道:“我想参加周日日本领事馆举行的文化交流酒会,这样我学的日语进步可以快一些。霞姐你最神通广大了,你能不能帮我弄到邀请函。”

      李映霞略带骄傲道:“我倒是早就收到了这个酒会的邀请函,是浙江省教育厅的徐厅长让日本人给我发的邀请函。这酒会现在应该不会再新发邀请函了。”

      安歌道:“没事,我只要看看你的那张邀请函就可以了。”

      李映霞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安歌的意思。经常出入西泠印社的人都知道,这里的人,模仿著名的书画乃至上面的印鉴,都能以假乱真,仿造一两张邀请函,实在是不值一提的小事。李映霞笑骂道:“你这鬼丫头,就不能不动歪脑筋吗?行了,等今天的聚会结束,你到我家里,我让你看看我的邀请函就是了。”

      安歌喜道:“还是霞姐最好了。”

      之后三人一起天南海北地聊着,李映霞见付可乐谈吐不俗,就问他在哪里做事。付可乐轻描淡写地回答自己在国民政府里做事。李映霞看付可乐如此年轻,很笃定他就应该是一个政府里的小角色,也就没有再继续多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