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流发生性关系游戏让我沉迷

      一阵搜寻后,凯尔諒萨斯终于找到了那条魔法能量嚱,正当准备打开传送门之时,暗夜井的魔法能量中出现了一张面容扭奝曲的女人的脸。

      緅“帮帮我,救救我的子民쿮。”女人痛苦的哀蛴嚎着,面前这个女人并不是实体,而是一道镜像鳅。

      “看来本体还在上层接受魔法能量的冲刷。”

      앱 凯尔萨➦斯有些犹豫,此时离开是最好的选择,但面닜前这个女人好像没有恶意,思考片刻后挑着眉头说道:“你不是已经加入了燃烧军团吗?为什么还要向我求助,艾利桑德。”

      “你的出现改变了未来,当我看到你的一瞬间,脑海中关于未来的寓言发生了改变,在那个场景中,我鶁看到恶魔们被杀死在宇宙的尽头。”

      艾利桑德咬着牙ꆣ说道,她如今被燃烧军团所控制,看来摆脱他们的监视让这位大魔导师付出了惨重的代价륷。

      “如果带上你的族人....可能会将燃烧军团引到我的家乡。虽然很抱歉,但是我无法给你肯定的回答。”

      凯尔萨斯摇了摇头,燃烧军团可不是巨魔那样的小角色,自己如今是国王,自然不能感情用事。

      “只要你肯带走我的族嶦人,我就会引爆暗夜井,没有了暗夜井的魔力支持,恶魔们就无法通过传送门再꨺次降临。”

      “古尔丹什么时候䡋来的?”凯尔萨斯问出了一个一直想问的话题。

      苏拉玛的燃烧军团是古尔丹召唤来的,但在原著中时间线里,此时另外一个世界的古尔丹应该还未到来。

      “핲那个奸诈的老兽人!就是他毁了我的国度!”艾利桑德的脸庞开始变大,紫色的火焰从脑袋上冒出“他在半年前突然出现在苏拉玛,并利用暗ѥ夜井的能量在那座绿色尖塔中౸开启了一扇传送门!当我们发现时一切都晚了,但他好像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反噬一直昏迷不醒,那道传送门也忽楾明忽暗,犹如风中残烛。”

      “你们没想过关闭那道传送门?摷”凯લ尔萨斯有些疑惑。

      簈 “那座尖塔里面满是恶魔,并且在门的那头ཫ有个强大的⋗存在,除了恶魔之外没人能靠近,我的部下因此死伤惨重。”艾利桑德面露悲伤,当看到凯尔萨斯不为所动之后,鴤显得有些慌张:“我可以将祖淪传的破碎流星,放热之核加上远视灵魂宝石送给你,这⡩是我们的圣物。”

      泬 샩三颗闪烁着奇妙光彩的宝石从她口中漂浮出来。

      “헇你的武器很强,也很古ဝ老,但是它已经跟不上你的力量,可是如果有了这三颗圣物的加持,它将换发出新的光彩,这...震.是我㤱唯一能拿出来的东西了賽....”艾利桑德神情落寞ꮲ的说道,看来她并不觉得三颗圣物能说动凯尔萨斯,毕竟燃烧军团的可怕,精灵最是清楚。

      破碎流星——冰霜圣ꮪ物,可以加强施法者的水、冰元素亲和度,光쵕是漂浮在那里就已㿮经将Ꞗ空气冻结,地面结了一层厚厚的霜。

      放热之核땚——火焰圣物,可以加强施法者的火➂元素亲和度,熊熊烈焰从宝石上升起,整座图书馆都被染红。

      远视灵魂宝石——奥术圣物,放大施法者的魔法敏῜锐度,并有一定的预知未来的能力。

      凯尔萨斯看着面前的圣物摸了摸下巴,这里的圣物可不是游戏中可以无限刷的东西,整炀个夜之子族群中都没几颗。

      身居高位,当큅要权衡利弊。

      䆻燃烧军团虽然强大뷧,但是如果没有传送门的支持,需要花上几千几万年才能到达这里,而凯尔萨斯的威胁迫在眉睫,兽人已经陷在了洛丹伦战役的泥沼之中,这次大战要拉下帷幕了。

      过不了Ě多久,这个世界第一大孝子就要来搞事情,至于说提前杀掉ϓ他,这一招行不通。

      痼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燃烧军团在背后搞鬼,杀掉一个阿尔萨斯也会出现另外一个阿三萨斯,燃烧军团可䭝以选择他,也可以选择别人。

      自己最大的优势就是先知先觉,一旦杀死阿尔萨斯,鬼知道后面的剧情会如휖何暴走,反正这﴾个家伙也只会来太阳井搞一次事情,只要把他拦住就好了。

      溜 阿尔萨斯攻击银月城的最终目的是通过太阳井召唤克尔苏加德,魃看中的不过是太阳井庞大的魔力能量,但这个世界上魔力多的地方不少,就连伊利丹手中也还有两瓶永恒之井的泉水。

      如果艾利桑德真的能引爆暗夜井,那么这对所有人,除了她以外都是好....

      等等,引爆暗夜井?

      想到홵这里,凯尔萨斯忽然看向了自己握着长剑的右手,那里有一颗世界符文,这颗符文曾经差点将元素之地抽犾干。

      ܫ “我有一个新的提议。”

      찇 ——————

      ——————

      另一边,古헁尔丹站在神殿的基座上,推开了萨格拉斯之墓那古朴⍶的大门。 

      悰 쬷一股邪能魔法扑面而来,惨淡的荧光将他那绿色的脑袋照的更绿了。

      古尔丹闭上双眼用力的ヸ吸着鼻子,묻粘稠的绿色邪能犹如果冻一般被吸入鼻中。那感觉让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个抖,犹如猫咪闬吸到薄荷般的痴汉表情浮现在了脸庞。

      ྂ“嗯๕!就是这팱个味!”

      沉浸了许횁久,古尔丹才重新睁开双眼,但眼前的一切让他有些失望,海藻,真菌,藤虎,以及爪痕的墙壁,精灵们留下的雕刻上爬满了青苔。门

      “接下来怎么做?潲”一旁的达克苏尔一边四处张望,一边问道鴸,쉗这个兽人术士从进门后就显得有些不安,他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暗中窥视着他们。 䅮

      “先一起找到主通道。”古尔丹下令,ἠ虽然有些担心墓中的篟宝物被其他兽人夺走,但他此时也感受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出于兽人对危险的判断,他还是选择带上大部队。

      术士们歓召唤出绿色的邪能法球用来照明。

      随着不断的深入,墙壁沺上的爪痕越来越少,周围廊柱上的花纹渐渐清晰,房顶上的精美싱图案在绿光的照耀下阒显得有些渗人。

      但古尔丹此时并不在意这些,邪能越来越浓䑑郁,他能感觉到就快要接近萨格拉斯之眼了!

      当走进一座房间껺门口时,忽ᬦ然,他们手中的邪能鳠法球突然涨大,那是门内的邪能源泉在起⭘作用。

      낣 “多么强大的力量啊!”

      ५ 古尔丹身体颤抖不已,多年来的目标总算要实现畅,只要能得到这其中的力量,他的背叛就值得。

      挥手示意手下们退下,古尔丹双手抓住门䭆把手,在抓住把手的一瞬间,一股奇特的能量穿过他的身体,但却没有造成伤害䔁。

      ᷸ 这是艾格文(郱麦迪文他妈)设下的魔法结界,这道结界可以阻止一切艾泽拉斯的原生物种入侵,但她可能做梦也没想到,几百年后这个世界上多了一个种族,냘叫做兽人。Ǣ

      “桀哈哈哈哈,萨格拉斯....我会占有你剩余的ꋾ全部力量——然后让这个世界跪倒在我脚下!嬰吾名古尔丹,师从耐奥祖,崛起于德拉诺,吾乃最强之术士!吾既是——黑暗之主!”

       语落붼,古尔丹面露疯色,用尽纁全身力气拉开了房间的大门。

      而迎︔接他地,却是一团团在幽暗房间中ꀞ飞窜,翻滚的可怕黑影,它们鬺从地上墙上一切地方扑向古尔丹䎉。

      血肉横飞,利齿撕碎筋肉的声音在大厅ߖ中回响。

      在生命最后的余光中,他瞥到了一个枯瘦的老兽人正站在房间中央,杵着法杖把玩着一团挑动的绿火,兜帽下的阴影中,露出了半张让他无比恐惧的脸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