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花视频破解版免费在线直播

      “我想好了,契约我同意。”

      梁溪再一次见到方任的时候表情很是淡然,他会同意也是在情理之中,一㠑点意外都没有唹。

      此刻的梁溪坐在小区楼下的繁星奶茶店喝剢烤奶,方任就坐在她旁边的位置,透着透明的玻璃落地窗,两人明显不是一个画风的。

      픅 䃓 “揺你确定吗?契约上的所有条款你都记着了?”蜤

      㞉“我记着了。你说让我鮂把我最宝贵的东西给你,我最宝贵的就是我儿子,你要我儿子吗?”

      要ꑘ你儿子干嘛,我ေ以后不会生啊?

      肇 棂 梁溪摇头:“不,我要你父亲的相片。”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标榜,方任的标榜就是多年来为他顶起一片天的父亲。

      梁溪查过了,方任虽说偷䩚东西坐过牢,但他确实个纯朴的人。

      既如此,那就拿他心中的标榜吧。 ☲

      契约上所有条款都是她制定的,起先想要最宝贵的东西是为了逗弄๬别人,现在则是为了收藏。

      她不缺钱,缺的是回忆,带竔有故事的回忆可比钱要重要的多。

      她要方任父亲냸的照片主要是븯想看看方任父亲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这对于她来说很有意义。

      方任就不同了,︲出狱后接踵而至的是父亲気的噩耗,剩下的只有一张照片。

      仔细对比了一下,方ↇ任犹豫不决:“我……”

      “行了,我也不强人所难,你给我足够的钱也可以。”磨磨唧唧的,好烦坟!

      嚑猛地吸了一口奶茶,软糯糯的珍푽珠在嘴里搅动,甜甜的味道让心情好了很多。

      梁溪也不是一定要,还没到非要不可的地步。

      “我……我꟬没钱澞……”方任支支吾吾,“如果要枌钱的话≿,需要多少?”

      梁溪粗略算了算:“起码得……一䇓块钱起步吧?”

      ᰜ“一硾……一块钱?”她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

      你倒是往上加价啊,难不成还要㛔我给你加价吗?梁溪内心呐喊脸上却云淡风轻。

      方任觉得眼前着短发小姑娘是在耍自己玩,“算了,我再₝找……”

      “不如我们先看看一直跟着你的읈影子到底是谁,尔后再下定论?”

      ഑ ᭩ 梁溪的话叫住了他。

      方任没回头,但他的肢体语言俨泜然表达出他是同意的。

      “晚上촕,电梯。”

      抛下这句话,梁溪也将手里喝光的奶茶丢在垃圾桶。

      戚想看那还不简单。

      ꃞ 嗯,咭得多加一块钱的起ỏ步费,两块钱也挺可以的。

      不过那影子来历她还真是没把握。

      梁溪按下电梯键准备上楼找林州商量对策,包里装着的矿泉水瓶晃了晃,梁溪立马又给它按了回去。

      “댁再动把你给解决掉。”

      矿泉水瓶里瞬间安静,女錇鬼哭丧着脸很委屈。

      她也不想啊,可一照到灯她就想动。

      梁溪垂着头,灯光从上縱照下,长长的睫毛投射⚶出的影子挡住了眼眸里表情。

      “电梯真的有问妃题。”

      和方任不过是随口一说,前几次见面都是透过电梯雰灯光才发现#他影子不对劲。

      现在她带着抓到的女鬼来,女鬼也有异样。

      问题到底㻏出在哪?

      梁溪双手交㴢叉于胸前,眉头紧蹙,越是想不明白她就越是要想,想不出个所以然她会难受的。뼚

      “哦吼,梁溪你在这干嘛呢?”林州还以为她一大早去哪闲逛去了,没想到她居然在这里玩电梯。

      “你过来。”梁爺溪拉住枾林州肩上的衣服,“关电梯。롯”

      林州很懵,手指按下关闭键。

      头顶上的白炽灯又大又亮,一直盯着看刺的人眼花缭乱,时不时有黑色的重影出现。

      梁溪低头观察林州脚底下的影子,影子和林州ꈙ动作一模一样,没什么区别。

      不是电梯的问ℊ题吗? හ

      她伸手将包里的矿泉水瓶拿出,“现在有什么想和我说的了吗?”

      쫍 女鬼傲娇别过头ዷ不看她:ᚒ“没有!”

      她才不要把秘密告诉折磨她的人!

      林州不ğ知女鬼在,下意识接话:“有啊,你怎么在这玩电梯啊?”

      回头,视线词落在她手里捏着的矿泉水瓶,“梁……”

      话还밾没说完,眉心黑湨线突然出现,视野开阔,矿泉水瓶里的东西一目了然。

      “鬼……鬼……鬼……鬼啊!!!”

      女鬼得意:“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嘛!”

      “所以呢?”梁溪冷不丁咧嘴笑了笑,眼里却满是寒意,“这是最后一次机ᒲ会,说不说决定权在你,死不死决定权在我。”

      梁ᭁ溪说这话的时候林州一时都忘了她࿨手里捏着的矿泉水瓶装的是什么,只觉得梁溪比那女鬼还要可怕。

      脸上惊恐的表情瞬间收起,他安安静静的站着,像是一个保安。

      “我……”女鬼还헀在犹豫,说出来有益别人不是她,还会让自己被打,她不愿意Ц。

      컲梁溪又踂抛塴出诱饵:“送你去投胎怎么样?流恋在人间的鬼怪无非是有未完的夙愿紎,只要你愿意我就能帮你去投胎。这꾏笔买卖你确定不心动?”

      女鬼确实是有未完的夙愿,也确实是想去投胎。

      “你怎么对我那么好?”

      “买卖罢了。”

       谈不上好不好,一场交易,仅此而⃪已。

      女쎥鬼了然:“我们寄宿뙑在灯光疸中,꒖依附在灯光投땃射的影子里。”

      “影子?”林州立马低头打量自己的影子,并没任何不妥之处。

      “这栋楼就我和紫淑两个,没其他鬼了。”女鬼看林州动作跟傻子ኆ一样,默默翻了个白迪眼。

      “跟在方任脚下的真是她擡前妻?”

      “我不知道。我见到紫淑的ᦘ时候寄宿在电梯很久了,她一直౹跟在方任脚下,所以我不是很清楚他䟱们两个人的关系,紫淑也没提起过。”女鬼也不知道紫淑和方任怎鼇么回事,“对了,就是紫淑让鬒我뎙吓你的,可别打我啊!”

      “方任的前妻就是林紫淑㣨。”梁溪想不明白的是,既然林紫㥙淑和方任离了婚,为什么林紫淑时候一롆直当方任的影子。

      舍不得孩子,还是舍不得这段婚姻?

      林聟州插话:“方任坐牢就是因为林㣺紫淑,回心转意也不是没可能。”

      方任为林紫淑偷牛买房的事情是真的,离婚也是真的,变成影子缠着他也是真的。

      综合起来看,林紫淑㖶回心转意?

      不,不一定。

      梁溪没有急着将女慯鬼从矿泉水瓶中放出,她认为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至少不是表面첰所看到的那般容易。

      里面到ጳ底藏着什么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