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秒合体葵司正在播放

      “这……”

      龙小城虽然不强,但是作为丐帮帮主,他怎么也不可能这个时候在众人面前认怂。不过他是没有想到,皓月山的弟子竟然能瞬间近自己的身。

      “这就是你们皓月门的待客之道?”李老沙哑的声音萦绕在方子轩和眬守山弟子的耳边。

      这只是简单的一句问候。

      可那所蕴含的力量是在场的每一个人所不玨能承篁担〶的。

      㳒方子轩也感受到了不一般的威压,这种威压不亚于任何一个化境高手。 ᢔ 㭸

      很显然面前这一位白胡子老头儿,他的武学造诣远㚑在化境之上。

      相比下来,这位帮主倒㸁是显得拙劣的太多。

      “前辈以为皓月门待客之道類不好?”方子轩寀将折扇挥下,微笑着面对李老。

      即便此刻方子轩谐已将折扇取下,龙小城依旧是不敢动弹。他不知道方子轩是会不会在下一秒又将折扇抵在他的脖子上,因为他清楚地感觉到方子轩的实力谡在秋水以上。

      “ﲙ不然?”李老反问。 潙

      从溜李老头的眼神中,方子轩䦆看到了觲一抹杀意。想想当年丐帮也是纵横武林百年的大帮派,即便如今即便落寞成这样,他帮中的武学古籍那些东西依旧是真实存在的。

      軦 ␇ 只不ߕ过没有适合练它的人出现,一旦这个人出现,丐帮依旧会强的一发不可收拾!

      见着뾪老者眼中闪烁,方子轩断定此人定是丐帮这芏些人中武学造诣最强的存在。

      不过不赌一赌,怎么知道鐑这个老者到底伪是什么实力呢?

      “前辈以为皓月门这待客之道灕有问题,可是晚辈却认为有人拜山,守山弟子不去通告就将其放进来的话……这样的门派,貌似没有什么可拜性吧。”

      方子㲅轩的语气很正常,他像是在叙述一个简单的道理,不过这道理别人接受不接受,他也不敢确定。

      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为何,李老狂笑不止,拍拍手叫道:“好好好,如今江湖后辈真的是后浪推前浪。”

      秺 “老头子啥也不是,不过还是比较赞同龙帮㑪主刚刚说的那句江湖事,江湖了。”

      儤 李老将拐杖杵在地上。

      “刼既然,这Ꮦ位小兄弟觉得我们丐帮拜山,你们前去通告,让我们在这干等是礼貌之处,那么我们也礼貌地挑战一下你们的守山弟子以及这位小兄弟。”

      言罢,看起来瘦弱的李老䳆头奔起一拳挥刌在方子轩面前。

      方子轩提步后撤,将两位守山弟子拦在身后,左手上溃扇子打开,雅兴地扇了扇。他感觉得到这一拳打在身上,至少能让自己吐一口浓血。

      㲣“ⱑ方师弟,你靠后。”

      守山弟子是皓月门弟子中武学造诣相对靠前的,他们也看得炿出李老的实力。作为守山弟子,最起码要拖住强敌,等待报山弟子通报情况。

      两人抽出佩剑,指向李老。

      物 弄냜 “老头,既然你先动手,我们两兄弟定让你知道我Ꮔ们皓月쒩门也不是好欺负的!”

      “呵呵,可笑!”李老虽然打空難一拳,却没有惊讶,反而面对薭两位皓月门守山弟子,不屑了更多。

      两位守山弟子同步刺出佩剑,李老伸出双臂,一阵强压的力量震断了两把长剑。只在一瞬,手臂狠狠地砸在了守山弟子的胸口,拾两位弟子震退十多步。

      方子轩将扇子抛上空中,后撤接住两位守山弟子,扇子頜落在半空之时散落出几只银针즀。

      ⪫㤜银针细长,李老却感觉到了,起手之텥间抓住了银针。

      “落云?”他疑惑道琹。

      此刻方쩡子轩已经接住并合起扇子,站在李老面前五步外。

      窮 “前辈见笑了,落云뛒师父当年教过晚辈一些银针医术。”

      뱑“可熻惜老东西不学好,救人也杀人!”谈及落云,李老的情绪有点激动。

      他没有和方子轩再多话,而是挥动双臂,㘵做出老虎出晔山姮的动作。他的身后,仿佛间有巨大的虎影,身后身前的丐帮皓月门守山弟子都为之震撼。

      难道这就是武林中流传的拳中有虎影,江湖中人都以为失传了的丐帮拳“气震山河”!

      旇数百年前的丐帮帮主以这一招震慑天下豪杰,成就丐帮天下第一大帮的名声。而后百年之中无人再见这灂招,如今数百年后,这位看起来瘦弱不起眼的老头居然使出了这一ꤶ招!

      “气홪震山河?”方子轩见过,不是在武学书上,而是在记絯忆킡里,他好像清楚怎么破ஐ解頎这一招。但是为什䯪么他的记忆里ὡ会有这㆓招的破解方式,他也不知道!

      眂 他依循着记忆将扇子握住,微微闭上双眼。

      丐帮弟子讽刺道嚏:“这是放弃挣扎了吗?”

      李老感觉到不是那么简单,明显这ܷ少年在仑憋大招。在他闭眼的时候,就是杀他的时候!

      “咞啊!”李老大吼一声昗,犹如猛虎下山。过 爚

      띒方子轩睁开眼睛,目光深邃,与此同时李老身后的虎影忽然消失不见。蠌

      这便是破招!

      当他身后虎影消失的时候,他的拳力已经少了一半,方子轩的扇子打在李老的手腕上。

      咔嚓,骨头碎裂的声音。

      杽李老疼到跪在地上,握住他骨头阾碎裂的手腕。

      “前辈,您输了。”方子轩抱拳。

      ꮺ 李老握住自己的手腕䧴,死死盯着方뮵子轩的眼睛,方子轩的毡目光已经转变回来。清澈的眼睛无法꿂给人一种威胁,倒是让人๡觉得像极了一只待宰的羔羊。

      “你到底是뇱什么人?”李老不相嶐信,这少年只是皓月门的弟子。

      “晚辈方子轩,皓月门弟子。”方子轩抱拳一笑,腰间的玉佩落下,显露在李老的面前。

      李老看见了玉佩,他见过世面,甘心地低下头。

      “原夗来是……唉,是小老儿不自量力了。”李ꂧ老摇摇头。

      佦  身后的丐帮弟子前⑜去扶起李老,蓺龙小城也前去扶起李老。

      “走吧,皓月门不是我们能动的,这秘宝属于他的主人。”李老叹气。

      就在丐帮众弟子准备下山时,끁报山弟子喊道:“丐帮众人留步,门主有请皓㡌月楼一聚!”

      李老笑笑䈀,眼神ퟭ里ꀛ无望。

      “原来我们是羊入虎口,自己给自己猯送命来了。”他錋小声自语,转过身塟来。“回禀林门主,我等这就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