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石れな

      这种混战当中,纪安平那一身闪光的亮片居然还成了护身的利器。

      脏鼠这种靠吞食残尸生存첧的生物极其讨厌޽阳光ᜠ,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他们只会去䃙袭击连装备都还뤌没穿쮏上的邬超。

      循着血肉的味道,这些脏鼠用锋锐的利爪抓挠起气甲舱的车窗嗍,甚至㚟有的已经透过车门与车体接驳的缝隙将爪子伸了进去。

      ꬏ 或许邬超胆小,他畏惧权䩣势,畏惧死亡。

      但当他度过最开始的紧읨张与惊惧之后,身体的本能和理智开始㙐占据上风。

      뚣 能够成为猎人的汉子怎么可能会囆畏惧脏鼠! ֊

      “他大爷的,把爪子拿开!!”

      抄起匕首,手起刀落之下探进驾驶室的爪子直接被他切断。随后他在控制台上拨动了几个按钮,驾驶室与储物舱之间的隔板慢慢打开。

      㦹 动作麻利地从驾驶室钻到储物舱醠,然后快速套好装甲,邬超一脚踹开了储物舱的门,跳到了地上。

      他惯用的武器是一把沉重的大剑,蒸汽武装给了他足够的力量把⚒大剑ᨸ舞动起来,但很可惜,脏᫹鼠的数量太多㜸了。

      小型食肉动物擅长利用自身体型的优势ė去袭击比自己更凶猛的猎物,而这些脏鼠显然深谙此道。

      坚持了不到20秒,就有脏鼠突破了邬超的防线,满是细碎尖牙的嘴一口咬在了他的大腿上。

      血如同花洒一般一下子喷涌了出来,让这个浑身是肌肉的大汉惹不住惨叫出声。⚯

      ᙪ但就在此刻,纪安平的支援已经到达!

      他的蒸汽武装进行了特殊的改造,对身体的覆盖面积更高,形态Ꝿ也更适合䱕做灵巧的动作。

       一把链剑从他的手中甩出,剑尖准确的命中了一只脏鼠的后脑,让它的尖牙停在了邬超脖子的五澔厘米之外。

      “操!.侁..操!!!”

      狠狠的大骂了两声,似乎是在宣泄自身的恐惧,邬超梱改砍为拍,每一次猛烈的拍击都会带起一大捧脏鼠的血ﺡ肉。

      纪安平很擅长操控链剑,有了他的帮助,邬超퀹的情况慢慢开始稳定,与此同时,两道烈焰突然从天而降。

      “往后退,这里交给我们!!”

      蒸汽臂甲上挂载着火焰喷射器,背后背着没有额外装ㅖ饰的汽油背包,这一刻的高源仿佛手持뇸烈焰的战神一般。

      喷射器的尖嘴吐着汹涌的火舌,原本满是血腥味的空气一瞬间混杂上了一股焦糊的味道。

      另一个方向沙狮也利用火焰喷射器建立起了防御圈,在这种벶火焰的力量下,周围잲的脏鼠开始慢慢退却。 䄄

      大部分的野兽都是惧怕火焰的,哪怕쌄他鸃们再凶猛也不例外!

      感受着身后背包重量的减轻,高源的心里默默盘算着,

      三￯十秒...最多三十秒火焰喷射器就会停止工作。脏鼠的话,目测还ョ得有四五百只...

      不好办啊! 䋈

      从喷射똺器上面金属反光,高源能看到阿十依旧踶静悄悄的蹲在气甲舱的顶部,老神在在,没有任何其他的表ঞ现。

      这意味着阿十并不觉得这场面危险。

      但是这个数量的脏鼠应付起来嗧依旧很麻烦...退了!

      心里一震,透过火光高源能清晰地看到脏鼠的退却。

      最开始只有稀稀拉拉的几只,到最后开始大批大둜批的逃窜。

      在汽油背包只剩下最后五秒“弹药”的时候,所有的脏鼠都࣓消失在了荒野Փ上。

      连忙关掉火焰喷射器的开关,高源쿏扭头看向唯一受了꿸伤的邬超,

      “感觉怎么样?需不需要进治疗液里泡一会?”

      “用不着,等今晚扎营的时候再说!”

      咬着牙吸了几口凉气,邬超拽了块布往大腿上一裹,“在城门口我们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不能再因ŀ为我耽搁更多的时间了!”

      “我带了司机。”

      鼁 椝纪安平耸了耸肩,ꅽ身上的装备跟着一흇起哗啦啦的响,“辙你躺进气甲舱的治疗Ⲃ仓里,我的司机替你驾薿驶,这样就不会耽误时间了。”즑

      有点道理,但是...䐔高源扫了一眼阿十,他的喵叫声已经给出了预ⅳ警,这一次的遭遇战远不止脏鼠烅群那么简单!

      三两步梵跑到气甲舱旁边拿出了뇁探测大型猛兽的仪器,高源一看上面的读数,霎时间变了脸色ߑ,

      ⚊ 䀓“还有!!那些脏鼠不是因为火焰退开的!有两头大型龙种过来了,离我们已经不超过一公里!!”

      大型龙种,至少也得是悬尾龙那个级别的龙种才有资格被冠上这种名号。

      别看上一次高源解决的轻松,但那次可是提前布置陷阱,还用了大量诱饵来削弱其警䒅惕蓧的!

      ꗻ 满状态的悬尾䬒龙,战力要远比那更可怕!

      众人的兩面色一滞,旋即就想通了大型⻞龙种过来的原因:如此多的脏鼠尸体,如此多的暴露在空气中的内脏和血液桑,风恐滥怕早就把这里发生的事传向远方了!

      那些嗜血的猛兽隔着几公里就탰能闻出血液的味道,而这攟里歗如此浓郁的血腥味已经足够激起它们的兴趣,让它们变得饥饿,嗜血。

      逃,还是打?

      这根本不用选,这些脏쟨鼠会吸引ᛍ大型龙种的注意力,而只要他们够快,就可以先一步离开那颁些龙种的狩猎圈。

      邬超不再㛊犹繼豫,迅速躺进了治疗仓,驾驶工作由纪戧安平的司机接替。

      四条烟龙滚滚远去讵,而这时,四个人已然能够听得ᖐ清身后传来的巨吼!

      “是悬尾龙和尖棘龙的叫声,悬尾龙还茶好说,平⏮原地峵带遇到尖붏棘龙这个小队估计会交代在这!”

      高源脸色不妙,一边快速换挡,一边注意看着后视镜里的场景,观察那两头大家伙有没有追来。

      凭借众人的实力,宰一头悬尾龙不是问题,但尖棘龙是真的没有办法。

      那玩意的鳞甲防퍉御力变态到可以抗住一次坦克主炮的轰击,真要打起来了,那就只能祈祷沙狮走了狗屎运,第ꐤ一枪命中尖棘龙的脑袋,第二枪打在前一枪읧的弹头上!

      俩事态如此紧迫,但阿十好像还没飇有表现得紧张,用舌头梳理着沾染了风沙的毛,他开口道,

      “一个小问题问你枀,你觉得这么多脏鼠聚集起来的原因是什么?”

      쏇 蝒 “因为ส...”

      刚想要做出回答的高源突然愣住了,这一瞬间他突然意识到,像是脏鼠这רּ种徘徊在阴影之中吃尸体的物种是不可能有勇气拦在车队前面的。

      闻到机油味的前一刻,他们就会吓得屁滚尿流,滚回到岩缝,草堆,或是地洞里面去。

      “有人在捣鬼..”

      微微皱了下眉,高源想起了临出发前阿十让瞮他看的那份文件。

      “脏鼠喜食尸体,畏惧强光,同样畏惧人类和一切龙种。但有一种东西可以暂时冲垮跶它们的理智——卷尾花。”

      阿十摆了摆尾巴,“卷尾花的香气会让脏鼠趋之若鹜,而我敢肯定,出发之前有一个人身上有着卷尾花的味道。”

      鐄抿了一下嘴,高源的脑海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阿十的话依旧在孜孜不倦的涌入他㕭的耳쎨朵,

      “是沙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