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给我口

      菇妖王这个名字,蕦还真不是瞎起的。

      李牧青在地球的时候,曾玩过一款游戏叫《魔兽争霸》。

      那个游戏里,风靡全球的人气角ቸ色“巫妖王”阿尔萨斯,曾是先代巫妖王耐奥祖的死亡錿骑士。

      圠 耐奥ﭡ祖被封印在冰块中,无法动弹,只靠意念与阿㢓尔萨斯沟ⷬ通,召唤鏣他赶至北极,解救自己并与之融合。

      现在的场景,不就是一颗被封印的邪恶眼球,召唤大蘑菇精前来杀敌?

      ⎕ “菇妖王”三个ⵜ字,实在太应景。

      㪛 “......好强的威压╦!牧青,这怪物怕不是和你打过的蛛后一个级别?”傅星辰额头冒出冷汗。

      李牧青想了想,摇头道:“不,它比蛛后还要强!”

      “我靠!真的是九劫妖魔!”

      벦墒连谭小天都有些害怕,不自觉退到苏无依、傅星辰身畔,㐻不敢独自应对。

      当初,傅星辰唬人的假蛛后,都能把一众外门弟子吓₵得魂飞魄散,包括刚渡过第八劫的四少。

      第八劫,封识థ。㮤

      第九劫,破妄。

      ꒔ 看似只差了一劫,却有天壤之别。

       若不然,也不会作为外门晋升内门的唯一标准。

      有了菇妖王撑腰,其余泄气的蘑菇精,也都找꼣回了精神,黑压压一片,朝六人包围过来。

      “大伙儿,听我指挥,准备战斗!”开口的,居然是李潇潇。

      她将原本捆缚自己的藤条打结,变作长鞭,往地面一甩,直视敌人,眼神里饱含复仇的意味。햓

       㣡 ᦬李牧青还挺欣赏这个英气十足的少女。

      “可惜,哪怕你是皇族郡主,也命令不了我的队伍!”

      他望向自己的队员,拳掌一交,喝道:“小队,联手作战!”

      “是!”

      李潇潇听他们答得整齐,呆滞了几秒,才改口道:“好,我配合你们!”

      “大美人,傻大个,我们直取首脑,如何?”傅星辰望着逼近的怪群问道。欷

      “没问题!”谭小天咬了咬牙,暗给自己打气。

      苏无依也轻轻颔首,提剑奔去。

      攎 “我来开路佢!”

      㿞 李潇潇挽起藤鞭轮了个大圆,鞭力千钧,将前阵一排蘑菇精打飞,后面也零散倒下不少。 溜

      該“谢啦!”

      傅星辰回头一笑,提速追上苏无榳依,手中石片发牌似的,击向挡道的蘑菇精,一削一个牦准。

      吔 㝒眨眼来到菇妖王脚下,苏无依长剑出鞘,却按兵不动。

      “哞——”

      谭小天像一头蛮牛,冲撞而来,双臂抱着一截干枯的树干,往菇妖王的双足横扫。

      븍 噗咚!

      菇齉妖王正挥爪阻挡傅星辰偷袭它的앜石꾋片,猝不及防下盘遭袭,一个不稳,㻝侧翻倒在地上,砸得砂石飞扬。

      白衣当空钋,剑寒如冰。

      高高跃起的苏无依,倒握长剑,往菇妖王右眼插落。

      “劒卟,卟卟!”

      ꫨ  右眼中剑的菇妖王惨叫着,挥动石剑,欲把苏无依拍飞。

      숆 那把大剑,长约六七米,宽也有一米多。

      在它巨力的舞动下,狂风怒㙟啸,挨着就死,擦着就亡。

      䃚 苏无依险象环生,凭借感知通玄,躲过一次次攻击,却也无暇再刺它的左眼。

      “苏师姐,你挺住!我帮你打掉它的武......呃?”

      谭小天再次举起树干,硬碰硬迎上菇妖王的巨剑,哪知刚一接触,树干就崩成碎片。

      碎片븧洒向苏无依,反倒害她闪来避去,一一挥剑击落。

      “卧槽!你个笨蛋净添乱!”傅星辰气不打一处来,揪住他后颈,“你去后面,帮郡ꟶ主清理杂兵!”

      刚打发走帮倒忙的,苏无依便落回他身边,白衣和长剑上都沾了尘,罕见的有些狼狈。

      ⚠ 他俩쨉是实力仅次于牧青的外门弟子。

      牧青遇ㆧ见蛛后,拼尽全力,也只得两败俱伤,自己残废瘫痪。

      这只菇妖王,比蛛后更╨强大,还有众多蘑菇精助阵。

      갠想获胜,太难了!

      菇妖王摆脱了苏无依,顺势爬起来,石头大剑高举指天,卟卟卟卟卟卟地怪叫。

      鐘不知从횈哪掀起一股龙卷风,风中满是黑色的孢子,比蜂群更密集恐怖。

      它把剑一挥,孢子风暴닏随剑所指,喇叭口大张,对쑎准六人方向,咆哮着猛烈刮去,似要绞杀一切。

      面对铺天盖地的攻势,苏ڵ无依、傅星辰心底都涌起无力感,一时没了对策。

      “闪开!”

      后方传来李牧青的吼声。鎁

      톭 两人及ឿ谭小天탹、李潇潇听见了,都使出蟻全力楗,朝左右两侧飞跃。

      孢子风暴化为一道与地面水平的黑龙,直贯前方,摧枯拉朽,将撞到的所有事物击成齑粉。

      眼看騽,十几米外未动的李牧青,将被黑色风暴当头冲垮。

      ᱪ可他却挺立道中,两手对握,眼神如铁,豆大的汗珠从面颊滚落,浑然不觉。

      “天振术,大气波动!”Ⲑ

      一圈圈透明的波纹,沿剏着他身体的轮廓,不停扩散,附近空气随之震荡,与⨫他的呼吸共鸣。

      这一招,是牧青悟出的绝技。赻

      利用超强感知,把握空气的流嫃向넧,再借助异能之力,引发其䇧震荡,将强劲的空气波作为武器,如臂প使指。

      牧青曾綐靠此넩绝技,差点越级轰杀蛛后,威力可见一斑。

      换作穿越后的李牧青,还是第一回使用自己鎥的“成名招ጟ数”。

      肉䕴身大损的他,单单维持这股震荡,筋骨已现裂痕,五脏超压,几乎支撑不住。

      因此,他不打算与对方硬刚。

      “气振成兜,包圆!”

      ⑺ 周围空气在他的震荡몒下,维持成一뇲块兜形的力场,承受冲击,并将孢子风暴收了进去。

      “收口!”

      李牧青咳出蹪一口血,奋力大喝,尾部的力场剧烈震动桩,飞快闭合。

      蜺 震荡的空气,聚为一颗圆滚滚的气球,完全裹住孢子风暴。

      风暴乍不防被困死,立马横冲直撞,左突右顶,将气球撑成各种形状,孢子也染黑了球体内部。

      “天之锁,给我封!”

      李牧青以意念祭出天之锁,什么血符箓、血封뼔大字、机关锁幻影......也不挑三拣四,全往气球上贴。

      有了“锁”的加持,气球终于稳定了下来,恢复浑圆的球形。

      感到压力顿减,他略擦嘴角血迹,让开身子,叫道:“小央,点火!”

      已等候多时的姜央,闪身而出,挥手将三只火蛊虫洒去。

      哗!

      气球变成了火球,熊熊燃烧。

      “天振术,大气推进鋦!”

      他用掉最后一丝精神力똚,推动火球原路返回。

      李潇潇、谭小天、傅星辰、苏无依,依次目送火球在面前飞过,冲向菇妖王和蘑菇群。

      “卟卟卟,卟卟卟!”

      菇妖王神色惊藺慌,挥动大剑,想要劈砍火球。

      “开锁。”

      简短两字念罢,李牧青浑身轻松,这才任由自己倒下。

      轰——

      蠔 一朵恢弘的火焰花炸开了。

      无数孢子着火,火星四射,饇将蘑菇群和周遭植被全部点燃。

      菇妖王半边身子起火,痛苦跪倒,石剑摔成了几瓣。

      䚶它ࢗ身下成群结队的蘑菇精,也都沉沦火海,冒起一排排浓烟。

      草木成精,本质上还是草木。

      쒫火系克草ꎨ系,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突然结束战斗的四人,望着蔓延的火场,震惊ֿ得ዑ说不出话来㶏。

      那株最大的蘑菇,犹如一支火炬킿,烧得天空都红了。

      也不知寄生其上的眼球,是否也已化为灰烬,无法再作恶。

      “牧青哥,你还好吧?”姜央扶着精疲力尽的李牧青,一脸的心疼。

      “我没䐭事的。”李牧青露䞀出胜利者的笑容,忽然嗅了嗅空气,“好怀念的味道......说实话,我想吃烧烤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