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女人情感口述

      雪儿叫着爸爸,一边蹦到了㓝陆尘怀里,不停用那两只毛茸茸的耳朵去蹭陆尘的脸和下巴,Ѯ陆尘手足无措,只得呵呵傻笑。

      在接下来的几天罚里,雪儿一直粘着陆尘,形影不离。

      虽然这孩子只会叫爸爸、妈妈,但却十分的聪明可爱,陆尘倒也乐意当这个“奶爸”。

      賕就这㼴样,뵓陆尘带着邢殳、聂心和雪儿,小心翼翼地在森林里穿行,不时猎퇻杀一些相对较弱的妖兽,一边䦧磨炼自己的各项技能,同时收集૗更釻多的血晶,随时准备着突破。㚖

      连续几天修复,又吸ೕ收了大量的血晶,聂心的身体已经恢复到巅峰状态︈。而陆尘和邢殳身上的毛发也逐渐长了出来,只是这速度比一般人类快了好几倍锘,再过些时日,便噏能恢复如初了。

      对于럛血族而言,身体状态的巅峰就是颜值的巅峰,聂心虽Ꝝ然生了孩子,但魅鈙力比起邢殳也不遑多让,甚至更多几分成熟丰ᚳ姿。

      经过几天时间的相处,聂心已经知道了陆尘的来历,对他不但没了戒心,甚至对这位“孩子他爸”产生了某种说不清的好感,所以也就越发放心地将雪儿交给他。

      陆尘以前没带过孩子,第一次跟这么小的孩子呆在一起,一下就被雪儿的天真可爱给融化了。ꈀ

      只是,錝在一些不经意间,当邢殳看着陆뚀尘抱着雪儿逗笑钛,而聂心则在一旁甜䑪蜜地看佅着他俩时,心里竟然齲会忍不住地生起一丝짮妒意。虽然这一丝妒意一闪即使,㨱但终究雁过留影ꥉ。

      着实,聂心的长相和ɵ身材都与邢殳差溺别不大,虽说没有邢殳那种์天赋的清冷出尘,却有着邢殳没有的成熟之美,以及身为人母的柔侼眉㻿善䌉眸。

      䖣 但陆尘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微妙的细节,他这几天除了逗雪儿玩耍,뭇更重要鸇地就是不停了解血族的内部结构。

      经过和聂心断断续续的沟通,陆尘终于对血族内部关系有了一个大致的认识。这一个延续了两千㧨多年的种族,在两千多年里,不仅积累了堪称恐怖的财富,更是建构㽼了完㕢备且固化的阶层,把内部清晰地分成了三六九成等ጹ。

      这种关系对于掌ؕ握着数⾡万亿资产的贵族前诚而言,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因为身为上层阶层的他,早已习惯了这一切。而对于邢殳띑、聂心而言,这是不堪륢提及的痛坂楚,种族延续了两千年,对于下层阶层而言,就是痛苦持续了两갩千年。

      듁 陆尘对此非常好奇,因为在他的思维里,如果一个民族能够足够长寿,便可以积累无法想象的财富,同时创造令人叹为观止的文明,但令他不解的是,血族花了两千多年的时间,竟然只是在加固所谓的阶层。

      此前邢殳从未向陆尘提起,甚至刻意回避,但聂心却不一样,虽然遭受了诸多不幸,却没有磨灭她阳光开朗的天性,这几日的相处下来,她几乎已经和陆尘无话不说。

      “…ﮁ…血族基本延续了巴国的氏族和阶层结构,以巴氏、樊氏、醰氏、相氏哞、郑氏五大家族为核心。实际上巴国王族巴氏并不是姓,而是取巴山巴水为国姓,但王族本性风,第一个成为血族的巴国女王,血祖本名就是‘风兮’……”

      “所谓的血族九大长老,其中王族风姓就占了五位,樊氏、醰氏、相氏、郑氏四大核心家族各占一位……”

      “五籡大家族之⣢下,还有八大守护者。守护者以其守护的地名为姓ꉆ,前河前氏,就是前诚所在ಥ的家族,为八大守护者之首。之后依次是后河后氏,罗家坝洛氏,蟠龙谷龙谷氏,岚山岚氏,朝阳山朝阳氏,月息湖月息氏,九宫寨九宫氏……”

      “……八大守护者家族溴虽然地位在四大核心家族之下,但两千多年篾来的发展,㍨一些守护者家族异军ﶏ突起,势力已经不输㌷于四大核心家族,甚至有可能早已超越……” ꚵ

      統“由于巴国팣在成为血族之前一直是部落和奴隶制的混合制度,所以成为血族之后基本延续了这一制度。八大守护者家族以下,全部为奴。但两千多年的变迁,也发生了许多变化,为了血族能够更好的发展,血族内部做过多횘次改革,ț最终名义上废除了奴輔隶制度。”

      “但表面的废除并没有极大地改善原奴们的地位,因为没有资源,他们依然只能依附于各大家族,为这些家族服务……”窸

      “所以,由原奴获得解放的自由民,都是以所从事的职业为姓,邢殳是刑吏的后裔,也就是血族的刽子手,因此姓氏为邢。㙧聂心是猎户的后裔,所以谐音定姓为聂——”

      ……

      勸听完了侗聂心的介飨绍,陆尘终于明白,为什么在五大核心家族和八大守护者家族眼里,不管是ㄖ姓邢,还是姓聂,包括其他所有原奴自由民,都只是贱奴。在核心家族和守护者家族眼里,这样的人,命是不值钱的。

      当然,在交谈中,陆尘终于知道了岚墨的来历,这位派人带走子清最⥭后蘷死在自己手上的血族长老,就是八麁大守护者家族中的一员,只不过他早早就加入了极端派,温和派对他的了解并不是很多。鸅

      不止这些,在与聂心的交谈中,陆尘还得知了雪儿父亲的真实身틧份。

      雪山,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上的雪妖一族成员。

      山洞里,几块巨大的石板上结着厚厚的地衣。陆尘枕着一截陈年ጱ乌木,躺在石板上面,双手抚摸着雪儿毛茸茸的头,听着聂心回忆往事。

      “我们聂氏ᎎ一族的职责,主要就是为血族捕猎妖族。”聂心回忆道,“那时候我还年轻,跟着父亲和一些族人领到了捕猎雪山쵃妖族的任务。”

      “我们都知앆道泾,居住得越高的妖族㼌就越强大,所以准备了很多武器。”聂心叹道:絛“但我们并不知道,自己面对的究竟是怎样的对쫰手。” ⯵

      陆尘已经知道秦五是妖族,但并不知道秦五的实力究竟在什么程度。也不知道秦五如果和血族对比,实力在什么段位。

      “我绵们在一座海拔七千多米的山上遭遇了大敌——”

      “雪儿父亲?”陆尘问到。

      “不是!”聂心诽一丝苦笑,“我们遇到了传说中的高山雪人!”

      “高山雪人!”陆尘心拫里一惊,抱着雪儿坐了起来。

      ᗀ “是的!”聂心苦涩地回忆到,“高山雪人,身高一丈五尺,浑身长毛如雪,踏౲雪无痕,跃涧无声。”

      “听晋起来好像传说中的孙悟空!”陆尘思索到。

      “当我们见到这ㄳ个高山雪人时,全族酴人都沸腾了,因为捕获这样的大妖,就意味着我们聂氏一族的地位将大幅提升。”聂心叹道:“但我们都兴奋得太过头了,忘记了自己面对的是雪山妖族。”

      “高达七千多米的雪山,并不简单,随时都会出现风暴。我们在丌茫茫雪山上追了三天三夜,很多族人的手脚都冻坏了,那个雪人就好像永远都不会累一样,总在我们前方两三公里处,但ꚓ我们就是追不上。”

      “难不成它真是孙悟空!”陆尘笑道。他的右手始ㅔ终不离雪儿的头,手指轻轻在它毛茸茸的头上慢慢摩挲。

      雪儿轻声仳地打着鼾,时不时翻掸一下身,偶尔因梦㗄魇而抽搐,偶尔则会因好梦而笑出声来。

      听到陆尘的这一声“孙悟空”,邢殳和聂心尴尬地笑了笑。

      “最后,它在一个巨大的雪坡上停了下来。我们全族人都激动了,因为雪坡的上方是高达数百米的悬崖,我们以为雪人是走投无路,所以才停下来的。”

      “事⃱实上呢?”陆尘道。

      茶 “事䧯实上!它已经把我们引入了它的陷阱之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