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一本一道一二三区手机在线

      见着副队长那惊恐的小眼神......

      唐天缓缓的眨巴眨巴眼睛,摇头装楞道:

      “我......我也不知道,突然就地震了一样!吓死我了!”

      副㶇队长当即派人四周打量了一遍,检查符文和封印都没有问题后,閏才交代了唐天几句,才面带疑惑的退了出去。

      当大门关上后,唐天刚准备开口询问.......

      ꟬ “嘘.....不要出声!”

      塞西莉亚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倭脑海中,唐天分明看着她的狼嘴没有动一丝。

      “这是到达玄阶后的一个小技巧,不要惊讶,我会........告诉你的,有什么疑惑你小声䃭的问出来就好,我听得见。”

      塞西莉亚的声音清晰韅的传达给了唐天,唐天立即点头,朲随后也没闲着,去角落拿起家伙就开始打扫起来了。

      飛 一边打扫,一边听着塞西莉亚说,这样既不耽误时间,也可以细细的听取,即使半途进来人,也不会觉得任何异常。

      “唐天,我为我刚刚的冲动向你道歉,至于我会这样的原因......༆.相信你也知道了就是上官家。”

      “你听说过神龙帝国的降妖一族吗?”塞西莉亚趴在一旁假寐的传音道뤮。

      蹐降妖?唐天心里一震,想了想后开口道:

      “没有听过,不过........降妖伏魔四个字我倒是知道。Ἀ”

      湋 “嗯.獡.....”塞西莉亚顿了顿,似乎脑中在回忆着一些往事。

      塞쁝西莉亚晃了晃神,叹了一口气后接道:“这四个字代表着神龙帝国的两大家族,除了降妖一族外,伏魔也是一族。”

      唐天一听,若有所思的道:

      “那上官祭司,就是降妖一族的吧。”

      㴖 “嗯....坔.”塞西莉亚的声音沉了下来,狼目中的凶光亮着寒光。

      “我族就是毁在他手上!”

      唐天眉头一皱,随之塞西莉亚大致的讲述了一番。

      事情发生在十七年前,神龙帝国的‘琅邪之森’中,神龙帝国的妖族都遍布这块极其庞大的森林中。

      慠 其中当然也包括了狼族,具塞西莉亚所说,当年上官祭司莫名潜入狼穴,盗走了狼族的至宝‘狼图腾’以及幼年时期的塞西莉亚。

      随后塞西莉亚的父亲‘赛文斯’带领其族人一路追赶,途中死伤过百,这才命令族人返回,赛文斯独自一人继续툸追踪。

      不料上官祭司早有准备,就在赛文斯将其逼至一曆处悬崖时,没想到降妖一族的大部队赶来,在三四十솏张符文的控制和火力下。

      下一钱刻,赛文斯就被重伤倒下了,謨出于对人族于妖族之间的百年和平协定,降詩妖一族不想消息走漏,将赛文斯其当场击杀。

      随后又对其族人进行残使忍的快速围剿捕杀........

      一夜之间,森林中近千只狼族族人被捕杀一空,一只都没有逃掉,最后都被毁尸畋灭迹了了,而塞西莉亚就是唯一的幸存狼。

      为什么一只都没有逃掉,也正是因为降妖一族聪明的利用了塞西莉亚这个狼王之后。

      有着她做人质,不,做狼质,自然是事半功倍㎀,㘷拥有灵智的族人,因害怕失去꧝狼王唯一的后代,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任由宰割。

      杀了这些“领军人”,那些没有开启灵智的族人,就简单对付多了,他们只会是一拥而上的想抢回塞西莉亚,对此,只要设好陷阱布置好符文,他们自己就会跳进“火坑”。

      这些情形塞西莉亚是一幕幕的亲眼目睹,因ॕ为当时她就被上官祭司束缚着在一旁做诱饵。

      这事儿之后没过多Ⱛ久,塞西莉亚就被上官祭司卖了给了一个黑市商人........几经周折,最后才到了这个银翼斗兽嗯场。

      唐天暗道,原来是这王八蛋屠了人家一族,怪不得塞西莉亚刚刚.......

      但这好好鲐的降妖一族,干嘛没事儿屠人家一村呢?唐天从听完后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为了狼族的宝物,狼图腾吗?唐天摇了摇头,塞西莉亚解释过了,这狼图腾就是一个像皇帝“玉玺”一样的玩意儿,只是一个传承之物,一个象征而已。

      那这上官祭司故意去偷什么狼图腾?唐天越想越觉得当年这咞事儿十分的蹊跷,但时隔十七年之久........

      况且就算是唐天想查,自己现在也没뷴那个实力,唐天可不禖相信这事能从一个“留守儿童”上官无双那里知道什么。

      此时,打扫工作巵已经完成了,虽然一只手很不方便但好歹两只脚还很“健全”,手脚配合一下也能够应付了。

      쵋唐天㛍看着塞西莉∉亚的眼瞳中,十分的黯淡,无光,但从中却能感觉到藏着丝丝火苗,只是这根火苗现在被强烈的压制﹤着,不然就爆发了。

      唐天见状,心里暗叹一声,十七年前,自己在这个世界才一岁,而塞西莉亚在这个时候,却已经见到了父亲惨死,同胞因为救自己被一个个先后杀死,虽无法亲身感受,但那种感觉.........塞西莉亚居然能忍受这么多年。

      唐天放好了打扫工具,一步步走向了塞西莉亚,在其身旁轻声的说了几句话,随后摸了摸塞西莉亚的大狼头,就走了。

      塞西莉亚愣愣的看着唐天离开的背影,眼孻中露出了感激。 쌥

      “塞西莉亚,全싢族人的希望都在你身上,这世界上所有欠下的债,终该是要还的,谁也逃不掉,谁也躲不了。”

      “如果쏟以后有机瑼会,我会站在你这边支持你的。”

      “走쇪了,好好休息,明天见。”

      ꂸ 直到唐天把大门关上了,塞西莉亚才想起,欠濽了唐天一句:

      “谢谢!”

      踥 但又不是见不到了,明黇天这小子不还得来嘛,到时候在说就是。

      想到这儿,塞西莉亚又恢复到了往常一样,与镇灵石的对抗,时时刻刻都不能停歇。

      此时,墨尺城此时斜阳照过......

      已是黄昏时分了,街上的夜市和夜猫子们也都开始出来溜达了。

      唐天走在回学院的路上,整个人却是心不在焉的想着事情,突然......

      “踏踏踏踏.....”只听一连串的马蹄声响起。

      唐天抬头看去只见前方约五十米左右,七八匹骏马身披黑甲,上面坐者,皆是身穿暗紫色重甲,领头那人还披着一块黑色的披风,ᴏ一头幽兰色的长发随风掣动,此女子乍眼一看就有一股英气。

      “执法队?”唐天见状一愣,随着话音刚落,这队人马就已经快冲到了面前了,速度十分之快。

      “执法队꫋送急报,闲杂人等闪开,驾!执法队ᩀ.........”只听那女子身侧一人不断的大声喊着。

      听闻后,街上的人无一不是赶快让道,但奈何他们速度太快,唐天眼见自己身前四米左右一个小孩子正蹲在地上出神,而这孩子蹲着犈的地焚方,正好挡住了执法队的路,按执法队的速度绝对“刹不住车”!

      那孩子也正好侧了下脸,唐天看着着孩子的样貌当即就慌了,郭巾!

      唐天一时根本来不及想,只来得及调动灵力护住自己全身,随后立即一个飞扑跳了出去。

      一时时间仿佛放慢了一样,唐天扑倒郭巾的同时,执法队那女子也是赶紧一拉缰绳,使马匹跳了起来,这么才避开了踩踏到唐天。

      但紧随其后的几人,根本反应太慢。

      ⚂ 唐天将郭巾紧紧地护在怀里,鼼自己却被其郡中一匹马踩中了右肩,虽有灵力护身,可......这些马匹即骑士身穿都是重甲,唐天此时不说哪里骨折了,但内伤一定躲不过。

      “咳咳咳....郭巾你....没事儿吧?”

      唐天躺在地上,左手依然紧紧的抱着郭巾,䗲咬牙强忍住右肩部传来的阵痛感,勉强说道。

      郭巾愣了愣神才反应过来,当即翻身过来急道:

      “天哥!你怎么在这里?啊!你怎么啦?天哥!”

      唐天看着郭巾那犯了错焦急的小孩儿样子,不由心里笑了笑,但却立马摇了摇头道:

      “没事儿......”

      “小兄弟,你没事㰪儿吧?”

      此时那执法队的蓝发女子也下马赶了过来道。

      殫 “大成,赶紧送这位小兄弟去䢋学院医务处。”

      庶蓝发女子当即命令一旁的一个精壮男子道。

      “可.....队长这.....急报.....”

      这男子一听,似乎有╺些为难的道。

      蓝发女子神色一訝暗,眼睛一闭道:

      “算了,你们带着东西回去报告,我留下带这位小兄弟去医务处。”

      “属下领命,走!”

      大成躬身一礼道,虽有些掩饰,但唐天却能隐约看到他嘴角向上勾了一下。

      这种嘴脸,唐天熟悉得很,肯定是要搞㵐什么鸡毛蒜皮的幺蛾子。

      这一看人家也♃是比较负责的女孩子,自己这点儿伤虽然痛,但也不是很严重,自己走回学院完全没问题。

      这种小人,即使没什ா么蕛奸计,也没什么好心思。

      唐天用左手捂住了右肩,突然喊道:

      “别!我没事儿!”

      这刚准备带着人走的大成,突然一顿。

      只见唐天站了起来,忍痛道:

      䶩“这点儿伤不至于走不动路,执法队急报耽误了不好,我只是一些皮外싕伤,没什么事。”

      说到这里,唐天故意看了看那个叫大成的,随口接着道:

      “Ꙥ底下人有些时뤀候未免太过于急躁,万一汇报错了消息,出了什么纰漏,就不好了,咱们这些良好公民也想墨尺城好,不是?”

      唐天话落빲微微一笑,招呼着身旁的郭巾就准备走。

      蓝发女子站在原地似乎思考了一下唐天说的话,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経当即朝点着走出些距离的唐天喊道ᨭ:

      폐 “谢谢小兄弟,我叫上官清水,小兄弟要是有什么事儿,随时可以来执法队找我,我一定会为此事负责到底。”

      话落后,上官清水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一个纵身便上了马,带着马队继续扬尘郡而去,那大成还回头盯了唐天一眼。

      “上官?清水!”唐天微微一愣后,脑海中王姝的一句话瞬间闪过脑海:

      (难怪清水那小妮子在执法队特训都无法安心,特意跑回学院拜托我来看着你。)

      唐天反应过来后,又看了看那绝尘而去的身影ᕚ,不经摇了摇头。

      暗道:这姐妹两也差得太远了胬些。

      不过眼下.......

      ꀶ为了走ᢷ回学院,郭巾一路扶着唐天走,将近走了大半个小时,才走完这平时十五分钟的路程。

      “巾儿,你说ꀿ你来城里找郭叔和婶婶?”唐天躺在学院医疗室的床上疑惑的问道。

      郭巾此时有些木楞,特ᶖ别是进了所谓的“一环区”后,一路上都是四处观望,但又不敢看太久的样子。

      “啊....是的,父亲和母亲往常都是太阳落山后,没多ⷬ久就到家了,可是他们昨天进了城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家,爷爷担心,所以喊我进城来⅍寻。”郭巾神色有些急躁的说道。

      “嗯?郭叔和婶婶쓹平时工作下班都很准时的啊,工坊那边你有去问过吗?”唐天道。賊

      郭巾乖巧点头道:

      “去了,可那个管事儿的伯伯说我父亲和母亲昨天是按时下班的呀!那伯湇伯还问我呢!问我父亲和母亲今天怎么没去上鼓班,还说如果明天不来,就不用再去啦.....唐....唐大哥....我...橜.”

      巽 眼见郭巾的两行豆大的清泪,在这一刻再也憋不住的流了下来,唐天也是急了,虽说唐天前世是社团大哥,但一物降一物,唐天当年最怕、最见不得的就是小孩儿哭,吓得唐天赶紧起身,抱住了郭巾,摸着头急忙安慰道:

      “哎哟哟哟.....巾儿乖!巾儿乖!不哭哦,千万别哭哦,唐大哥给你想办法,快跟唐大哥说说,你知不知道郭叔平时都走哪条路回家?”

      郭巾今年说到底也才十岁,虽然比同龄人都乖巧懂事儿,可丢了爸妈这事儿.....换谁十岁也͝得쎨哭两声不是。

      “嘶....我...我我...记得有条路...父亲带我走过几回....呼...呼....”郭얼巾鼻涕秳眼泪的流着道,小手还一边擦着,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这样子真是.....十分可爱!

      唐天忍住了想捏一把郭巾小脸的冲动,继续道:

      “那这样,你带唐大哥走走这条路好不好?也许就能找到郭叔他们了呢!”

      郭巾顿时眉开眼笑,欣喜道:

      “好,我这就带唐大哥去。”

      唐天见状暗自摇头笑道:小孩儿એ啊......这变脸的速度不比女人差呀!

      说着唐天刚准备带着郭巾走......

      썱“唐天!你怎么起来了?你这伤需要多加休息才能痊愈。”

      唐天抬眼一看,蓝发、高马尾、平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