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少配老妇老熟女中文普通话

      冰冰对小新说:“看来你㟵不白痴嘛,所以ֆ当年没有被部队扫地出门。行,解放军叔叔,说说你的想法萿,你认为有意思的地方✃在哪儿?”

      䤳 ⧡小新调笑着说:“冰冰小姐,做人要有礼貌,要学会用请,您,谢谢这些尊敬我的词。欧阳㄂哥是中文大才赧子,你不懂可以牪拜个师傅的。”

      冰冰斜땜视着小新说:“呸!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你去死吧。㠲我是得拜欧阳哥为师,等我学精通了中文后,要成套掌握住最恶毒的损人话儿,保证有事没事就糟蹋得你体无完肤,让㧒你以后见了我就瑟瑟发抖,两眼翻白,绝对说不成人话。”

      焦娇笑眯眯地说:“小新ᙛ,要是想和冰冰耍嘴皮子,那你一准没戏,千万别自找倒霉。当年我们在中学时,冰冰曾经为了一件其实和我相关的事儿,把隔壁班的一男生损得哑口无语,弄得那孩子一张小脸憋得通红,一句话儿也说不出来,最后差点都要哭了。后来那人见着冰冰就绕着走,这成小姑奶奶实在是打嘴仗鐿的十段高手。”

      欧阳笑道:“你们三人都是高人,最没用的就是我,百无一用是书生。小新,我们不瞎扯了,听听你的高见。”

      小新点点头儿后说:“兄弟我是这么认为的,现在曾瑛瑛自己要离开公菩司了,因此我们这些人与她就没有任何关系了。那么我妈是干什么궟的간?关她什么事?而且我绝对不相信那老女人不知道我䧊妈是公安局长,她是存心的,是为了要搞清楚娇娇和我们两人关系的深浅程度。她为什么要打探这个?怕我和䍠冰冰分娇娇的处好?扯什么蛋,她有那么空管这个闲事吗?只可能是,她将要做的絓事情有见不得光的地方,怕冰冰因为和我们关系不错,而让我们知⭦道了,由于我爸是财务专諳家,我妈是现任的公安局长,他们的职⢬业特点,让那个老女人很有点忌讳,她心㶦虚。那个老女院人自以为聪明,没想到反而露了马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讲的应ﶆ该就是这种人。”

      冰冰欣赏地说:“你还真不是个废物点心,有道理的。”

      焦娇却有点担忧地说道:꽵“欧阳,我突然觉得这事儿太复杂了,要是掺合在里面挺悬的。我不想干了,你们公司能要我吗?咱俩正正经经打份工퟽,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心里踏实,珏别没事→给自己找倒霉。”

      뇔⬘冰冰说:“娇娇的想法对,咱不沾这烂人烂事儿。只是我想,由我出面和陆哥两口子说这事儿,应该比欧阳哥和林总去说要更好些。你们认为呢?”

      小新翘起大姆指说:“这才是哥们义气,姐们情份꫼,冰囯冰这么做对!”嚰

      欧阳和焦퐡娇感激地连声说:“谢谢얅。谢谢。”

      ……

      晚輦上,洪光和ྞ曾瑛瑛在长城饭店内喝咖啡。

      洪光冷静地说:“这种事情多解释意思不大的,我们俩相处也这么些年了,彼此都很清ᗰ楚对方。因此我表睆个态,你想搞的事情我不会参与了,免得你有不方便的地方,毕竟你还有合作方,省得你为难。我还是눭継续在﵃公司干,反正是打工,我当然选一个安全感大,待ॊ遇也好的地方。当然我也不希望因为这件事儿,弄得我们之间不愉快,就像做不成夫妻,还是能争取做朋友是一个道理。”

      曾瑛瑛也平静地说道:“我知道,你对我有想法了,这个也不用多说了僯,很正常的。可我们的情份还是在的,何况来日方萬长。再说我也仔细寻思了,೘这些年我拖累你了,占用你的地方太多了,你还是应该要多顾点自己的家,你儿子已经上中学了,想办法把他们娘俩接到江浦来吧。你儿子转学那点手续上的事情,我可以想办法帮你解决,늳这是我欠你的情,必须要还的。另外,我准뉰备做的事情,会给你留点股杺份,你也别推ᆒ,我这儿有事靤还指ꌧ着你给参谋呐。”

      洪光浅笑了一下说:“这些你看着办吧,我不反对也不会要求。我是想挣钱,但这些年来,我和你之间可真不是仅仅为了能挣点钱。而且你那个事情还有很多路要走,你自己多保重吧,利益面前,人多一份理༫智比什么都重要。好了,祝你好运,我先撤了。”

      ㊋ ……

      曾瑛瑛和赖普生一頛起骖去了焦娇所在的公司,汤总在自己宽大的办公室内接待了他们。焦娇被汤总叫来作陪,但她一言不发地坐着,听着。

      ꏳ 曾瑛瑛亲切地说:“汤总,之前焦鮃总给我做了贵公司基本情况的介绍,刚才你再那么一说,我和赖总就更清晰了。我们的一些设想,赖总也做了介绍,我쪄们在广东那边,在境外,包括在江浦有一些多年积累起来的资源。还栵有赖总与广东那里的几家信用社有比较好的信任,在给项目配资勞金上面,应该说我们之间还ﶂ真有比较大的优势互补可能性。”

      汤总一边往烟斗中装着烟丝,一边说:“做我们这样的业务,多合作是必须的,有钱的人和要钱的人,是需要我们居其的,多一个朋友,就多一份做成事儿蝏的可能性。但我们在业务솁中有几项基本原则,我也想先明确地告知两位,所谓话要说在前头,更要说开了为好。”

      曾瑛瑛笑道:“应该这样的,做人做事坦诚是最重要的。汤总,你请讲,ᘩ我们洗耳?听。”

      汤总说:“娇娇,你来介绍吧。”

      焦娇似乎无力地说道:“我今天人特别不舒服,昨天闹了豹一晚ᒚ上肚子,今天完全提不起来精神,怕说起来前言不搭后语的,担误了公司的事儿。汤总,我去请陈副总过来介绍吧,不好意思。”

      汤总说:“不用找浩华了,我来说吧。你人不舒服,要不去休息⳧吧,用不用去医院看一下?”

      ᴖ焦娇摇摇头说:“不用去医院的。我回去歇一下,可能就过去了,如果明天还不行,我就请假了。不好意思,我先走了。对了,汤总,我还是把陈副ᄱ总请过驳来吧。”

      슓 说完,焦娇起身对曾瑛瑛和赖普生摆了摆手后Ģ走了。

      汤总看了一眼焦娇的背影说:“这丫头的脸很뉹吸引人,但这个丫头的ཷ心思很缜密,做事情挺重视规矩的鹻。她给公司拉来过不少业务,但也回绝了很多业务,是个很有性格的人。她是我外甥女,给我当助手好些年了。”

      赖普生说:“做汤总这种资金方面的大生意,有个大美女出面搞定关系,一定好处多多的。”

      汤总说:“赖总说的,那犁是一般情况,但娇娇是个另类。她平时㶿看着人很热情,可心里却清高得很,所以连个好好的恋爱都没谈过。不说了,扯远了,我们说⢦回合作的原则吧。”

      汤总起身走到书柜前,拿ㄩ出一个文件夹打开后,抽出了两页蹎纸。然后走回沙发处,在坐下的同时将那两页订在一起的纸ឹ递给了赖普生:“两位老总,这是娇娇起草的我们公司做业务的几项原则,公司办公会议通过的,你们可以看一下。”

      此时,副总陈浩华敲门后走了进来。

      스 汤总起身给做了简单的相互介绍,三人之间寒暄了几句后,交换了名片ҥ。

      四个人坐下后,汤总说:“浩华,你是负责具体业务的,赖总䌄是台湾的,曾总在深圳和江浦分别工作过多年,都是在外㋰资企业干。他们两位老总手上ᤚ有些资源,准备和我们公司探讨合作的事情。我正在把公司那份业务操作上的规定给两位老总看,你和赖总、曾总具体沟通一下吧。”

      쫣陈浩华礼貌地说띭:“两位老总想匲合作那些方面的事情?我方便请教一下吗?”

      曾瑛瑛与赖普生对视了一下后,对陈浩华썴做起了介绍……。

      陈浩华等曾瑛瑛说完了以后,拿出了香烟点上后思考了起来。

      片刻后,陈雏浩华说:“如果赖总和曾总是准备单个项目式的合作,那我们做过不少这样的事情,只是我们双方需要沟通清楚商务上的细节,鹵还要与资金方和需求方进行具体确认,只要各方能达成一致,项目筹资的担保又能够符合要求,那事情就可以做。但要是两位老듶总有深度合作和持续合作上的考虑,那就要细谈了,许多事情就需要进行专门的安排,包括不一定完全按맃小姑娘搞的这份原则上的规定来办。当然所有的大主意要汤总拿,我负责干具体⍏的活儿。”

      陈浩뱴华看了看汤总后,又说道蠲:至于曾总说到的准备自㡞己投资互联网项目,那更是一个新问题,我们公司没有做过自己参与投资的事情。要是真值得,汤总也同意,那我们可以专门进行商讨。”

      铇汤总说:“浩华,我ᷨ今天晚上与总行那几个伙计的饭ሙ局改不了,一会儿你和两位老总具荋体商量,明天告诉我一下你们商量的结果就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