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人人人人人人吃肉r

      第七章冤家路窄

      在妖兽山脉外围深处,植被茂Î密,荆棘丛生,在一片开阔的草地上,有四顶草绿色的帐篷,三顶帐篷成“品”字形分布,而剩下的一顶帐篷,则在三顶帐篷的中间ٱ。

      而在这四顶帐篷的四周,有几个佣兵在来回的巡逻警戒,在最中间的那个帐篷中,一个少㽤年居中而坐,身穿一件深绿色蟒纹衣袍,在深ᘚ绿色蟒䆛纹衣袍的胸前,用金丝线绣着两个字“铁漠”!

      졤少年剑眉星目,坐在那里,透出一股逼人的英气。

      在少年两侧分ꢅ别做着两个人,左边坐着的是一个长着国字脸,皮肤黝黑,满身肌肉的中年汉子,正翘着二郎腿,斜靠在椅子上。铁롗塔汉子身旁是一个二十几岁ↆ的男子,眉眼间和铁塔쮂汉子有几分相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两人是父子关系。铁塔男子斜靠在椅子上喝宪茶的同时䔁,眼神不时的看看对面的两人。

      坐在铁塔男子侎对面的两人,一个是驼背的中年男子,在其身后立着一个二十岁的年轻公子,此人长相俊美,皮肤白皙宛若少女,身穿白色长韒袍,手拿折扇,漫不经心的站왌在那里。

      忽然,坐在那个铁塔男子,声音低沉的说道:“单冲侄儿,我们现在已经深入貊妖᪲兽山脉深处,根据地图上显示,已经离那里不远了姠,我们是在这里等待团长,还龜是继续前进……”

      坐在大厅中央,被叫做单冲的少年,摸了摸下巴,思考了片刻说道:“现在我们离目的地已经不远了,以目前我们的实力,若是遇到实力超过二级的妖兽,我们可没办法应壥付。不如我们就在此安营扎寨,等待团长到来඿,这样我们得取宝藏的几率也会大很多。不知两位叔叔意下如何?”

      闻言,铁塔男子和驼背男子,神色各异뒴,显然心中都有自己的想法,但却都点了点头,说道:“全听少团长安排!” ⑛

      “既然两愖位叔叔都同䡳意,那就先在这里安营扎寨儻,不过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鯴明天其他人就在这里养精蓄锐,我和铁山叔叔一起的去探探路!”

      闻言,那个铁嗑塔男ﴊ子眉头轻皱,说道:“单冲侄儿漁是万金之躯,探路这种粗活就交给我木峰兄吧!”说着看向对面的驼背男子。

      “铁山ࡹ叔哪里的话,我身为少团长,更应该身先士卒。此事就先这么定了!”那㥇少年笑着说道。

      ⏚听闻那名叫铁山的汉子,便再没有说话。那名叫做木峰的驼背男ꩌ子,还想说些什么,삪但是话刚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两位青年也踹识趣的没有说话,似턛乎刚才讨论的事与自己无关一떢般。

      “两位叔叔ꋜ是否还有其他事?如果㨍没有那就散了吧!”少年温和的目光中扫了一圈,见四人鑬都沉默,随后说道:“那就散꬛了吧!”

      鉶 随即,铁山和那木峰起身,带着两名青鯜年,迈着八字步出了帐篷,看着四人离开,少ᴮ年温和的目光渐渐变得凌厉起来,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在离띺这个佣兵小队营地不远处的密林中,一ᝉ个身穿黑色紧身衣的少年,看着眼前⡃那些来回巡逻的佣兵,不由得握起了拳头,本来还算平静的心,此时却不由得暴㦤动起来,眼神䤩中的杀意越来越浓捗,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旁边一个同样穿着黑色紧身衣的的少女,察觉到少年的异样,低声说道:“你认识他们⻙?”

      “他们就算化成灰我也认识!”说着,少年闭上眼睛,长长脍的舒了一口气,将心⚯中的愤怒压了下去,继续烐说道:“他们就是我的仇人!ﵧ”

      䘋这两人正是在妖兽山脉中历练的陆风和秋雨。

      쯎 “仇人?难怪籜你这么愤怒,要不㘈要我出手帮你报仇啊?”秋雨微微的笑了笑,小声说道。

      “䌕不用!我自己的事,自己会处理好的!对了,小姐能不能给我放几天假啊!”忽然陆风像是想琦到了什么,说道。

      “放你几天假?你小子想给我耍滑头啊!这才几天就想偷懒了?”

      “我想给他们一点小小的惩戒!”说着,〫陆风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营地,眼中闪过一刯丝阴錚狠。

      看着陆风那阴狠的表情,似乎想到了什㱑么,顿时勾起了秋ꔇ雨的兴鼯趣,说道:“我们ﱀ在这里只能逗留一天!”

      “一天也行,只要能让他们吃点苦头就行,就当是我被报仇前收的利息吧!”

      ……

      一天的瑮时间转瞬即逝,此刻,明月当空,密林中陷入了一片沉寂,陆风和秋雨悄悄的在不远处观察这铁漠佣兵团的营地。浼

      营地中间一堆快要熄볥灭的火堆旁,几个佣兵正在吃着考好的肉,不时的传来一阵阵笑声。在火光照不到的地方,隐隐樒还能看见有佣兵在来回㇢的ᇗ走动。

      Ქ陆风低声的向秋雨交代几句,然后一个人悄悄的向着营地摸了过去。

      在离营똊地栅栏还⦃有十丈左右的໴距离时,䯺陆风停下了脚步,慢慢的取下背上的弓,将那早已涂过巨蛇毒液的箭矢搭在弓上,然后便潜伏了起来,等待最佳时机。

      过了不屐到一刻钟,便有一个巡逻的佣兵走了过来,不时的四下张望,见无异常,准备转身离去,﷘就在此时突然瞥貼见一道寒芒闪䉆来,还没来得及说话,便感觉喉咙一凉,想要大声喊叫,但是已经发不出声牕音了。

      看着一箭封喉,陆风急忙上前接住要瘫倒的佣兵,轻轻的放在地上,然后将史莱姆幻化成一把匕首,刺向其心脏。 쌕

      嵣 随后쓂警惕的쯜看向四周,见无异常,从腰间的储物袋中取出一只巴掌大小,已经死去的地魔鼠幼崽,然后用匕首在地魔鼠幼崽身上炸了几个洞,那地魔佫鼠幼崽,死去没多长时间,血法液还没凝固。随即将还没有凝固的血抹在뛈已经倒地的佣兵身上,最后将地魔鼠塞在其怀中。 㗥

      原来陆风在妖兽山脉中寻找了一天,才在一个地洞中找到一窝㑀地魔鼠幼崽,为了不让地魔鼠嗅到幼崽的气味,而找到自己,特地将已经死去的㮸地魔鼠幼崽放入储物袋中,隔绝了地魔鼠幼崽的气味,

      地魔鼠是一种群居妖兽,性情狂暴,但깆是实力一㧟般。如果没有奇遇,꫁在成年期的实力一般会停留在一级妖兽中期횶。这种妖兽皮毛难看,肉茤质酸硬,而且其体内还有一个“臭囊”,在死后会在极短的时间内籯破裂,臭的人很难接近,就连那些味觉不敏感的妖兽,都不愿接ꋬ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