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一424磁力

      “用你这里?这里?还是那里?”

      她一边说一边在他身体点点戳戳,暧昧丛生,只可惜触摸不到他!真的好苦恼啊!

      未曾想,只是短短数年未见,他仿佛脱胎换骨一般,褪去了青涩,变得俊美绝伦,放荡不羁起来。

      他那头乌黑浓密的长发慵懒的垂在胸前,侧身而卧,一双剑眉下的那狭长的眸子深邃如古井,仿佛被某种魔力似的深深吸引,让人身不由己的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妖孽!绝对的妖孽,只属于她的妖孽!

      她嘟起小嘴,扬起脑袋,卷长的睫毛下那双水翦的眸子眨啊眨的,对着乐赟的邪魅的眸子控诉着自己的不满。

      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看得到吃不着!真的好气人!

      “夫人,别气,再忍耐些时日,到时为夫让你随心所欲的为所欲为可好?

      还算识相,世间妖孽横行,她就当收妖,也算为民除害了!

      到时自己一定要将这妖孽压在自己身下狠狠蹂躏个够!

      “可是欲仙欲死,缠绵悱恻的那种?”

      就知道她脑海里想着这些难以描述的画面,色胆包天,说的就是她!

      “敢情夫人想要再观摩一次活春宫不成?”

      她劣迹斑斑的账单他可还记着,是不是又要浓墨重彩的添上一笔?

      “咳咳······相公,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记得?我······不是说了,那只是无意间看到而已!也仅仅只有一次而已!”

      她清咳几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都是陈年旧账了,还老生常谈干嘛,想秋后算账不成?

      “混账!一次嫌不够,你还想要几次?呃?”

      这厮的暴脾气还真是一点都没改!吓得她的小心脏都害怕的抖动了几下!

      都说自己不是故意的,还来,还让不让人活了!

      “相公······你好凶,我害怕!”

      这装傻充愣的本事舍她其谁?

      翻篇了,翻篇了,天天揪着这点错不放有意思嘛!

      看着怀中的人儿楚楚可怜的模样,乐赟暴戾的脾气又降了几分!

      入了心尖尖的人,再怎么也无法见她受委屈,他一定是着了她的魔,这一辈子都逃不掉了!

      “京城首富,年方十五,洛芊瑶,这些背景,年龄,姓名,夫人可满意?”

      这些条件是留给她的吗?她岂不是从草根一下子变成了富家女,荣华富贵享受不尽!

      这个感觉还不错!看来她作为米虫的幸福生活突然间开挂了,不错,不错!

      京城应该很热闹吧?首富很有钱的!十五岁,正是上初中的年纪,稚嫩青涩,青春洋溢的大好年华!名字么,也不错!

      可是都是不属于她!她为何要满意?

      “相公作甚?我可不愿做他人的替代品?”

      “并非替代品,而是你重生后的一切起点,可愿意定居京城?”

      她怎么可能是替代品?她是独一无二的,他一生唯一的妻子!

      “只要能和相公在一起,哪儿都是我的家!”

      无论天涯海角,只要有他在的地方,都是她的天堂!

      “傻瓜!不怕我三妻四妾,或在别院养几个外室?”

      “你敢?信不信我阉了你!”

      这妖孽胆儿够肥,想给她整出一片青青草原不成?

      “你说什么?”

      乐赟额头青筋跳了几下,眉头微颤,剑眉下那双邪魅的眸子透出些许寒意,嘴角轻佻,显然有些不悦。

      阉了他,她还真敢威胁?如果他想,她如何能抵挡得住!

      枉费自己为她守身如玉这么多年,这该死的女人,脑子里净想些乱七八糟的事!

      “相公,你可是答应过人家的,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你可不能抵赖!”

      如果可以,她真想无赖的压在他身上,撒娇卖萌起来。

      “你是我的,只是我的!相公!”

      乐赟扶着额角,头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哪见过像她这么撒娇撒泼又无赖的女人,真是大开眼界了!

      她真是他命里的劫!他是在劫难逃了!

      “对,是你的,只是你一个人的乐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