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就是你se94seg

      【如日中天】

      吕用之几近疯狂地党同伐异,除了对同行(如申屠生)쭖的打压迫害,更是对高骈嫡系旧部앸进行无情的打压,引起了部分正直人士的反感。

      例如左骁雄司令俞公楚,他是吕用之的领路人,人生路上的大贵人。

      浂 吕脾用之世代在扬ᮘ州城经商荲,父母死后,吕用之投奔了舅舅,却与舅妈私通有染ᆀ,㐦不耻人伦,被፞舅舅发现后,吕用之逃到九华山ங躲避,期间拜著名方士牛弘徽为师,学习了不少江湖把戏(得役鬼术),学成之后,又返回扬州,干⁋着卖假药的勾当。

      一次机缘巧合,被俞公楚看中,继而推荐给了高骈。吕用伵之从此走上了人生巅峰。

      所以说俞公楚是吕用之的大恩人。

      ⤉ 自认为在吕用⒃之那里很有面子렔的俞公楚,数次警告墘吕用之,让他要适可而止,好自为之。

      右骁雄司令姚归礼,豪迈直爽,特别看不惯吕用之的所作所为,也多次当面斥责吕用之镣的罪恶行径,甚至想要亲手宰了吕用之。

      某日,吕用之聚集党徒,在某洗浴中心快活潇唘洒。姚归礼终于发动了突袭,纵火作乱,杀死相貌与ṗ吕用之相近的好几个人,而吕用之则换上别的㠹衣服,趁ⱋ乱逃走。

      吕用之派人暗中调查,秘密逮捕了几个参与袭击的人,发现竟然是骁雄军士卒,立刻明白嫀是姚归礼ᙥ、俞公楚的主谋。于是在高骈面前进献谗言,陷害两位老臣。

      不久之后,高骈调三千骁雄军围촾剿盗匪。吕用之秘密通知庐州刺史杨行密,声称姚归礼、俞公楚准备率领骁雄军突袭庐州눚。杨行密急癋忙进行自卫反击,贮先发制人,突袭骁雄军。

      姚鉷归礼、俞公楚根本没有戒备,稀里糊涂地就被杨行密全歼ȯ。

      벃 随后,按照吕用之的吩咐,杨行密报告说二人阴谋叛乱,被及时发现并被平定。

      高骈居然重重嘉奖了杨行密。

      姚ꣂ归礼、俞公楚,与张璘、梁缵、陈珙并称高饇骈手下“嫡系五虎”,一直追随着高骈,出生入死,深得信任。

      其中,张ꇨ璘在与草亸军的作战中为国捐躯,死于輗“信州诈降”,剩下的四人均未能逃脱吕用之的魔掌。

      䤜梁缵被解姍除兵权;陈珙被满门抄斩;姚归礼、俞公楚被陷害而死,死得不明不白。

      吕用之略施小计,就把高骈最亲密、最信任的“嫡㐚系五虎픅”团灭,其余将领就更不在话下,无人再敢吭声。

      高骈芸的一个侄子高澞,对此深恶痛绝,把吕用之的罪状一一列出,竟然写满了二十多张纸,秘密兹呈递给高骈,痛哭道:“吕用之装神弄鬼,ꄵ妖言惑众,内则蒙蔽您的心智,外则蚕食鲸吞军政大权,残害百姓。文武官员、몤亲信将佐因畏惧而不敢说实话。若再不遏制,等吕用之羽翼丰满,恐怕咱们高家历代功勋将➐毁于一旦!”

      说着说着,高澞悲愤难当,竟然泣不成声。

      高骈面色阴沉,十分鏀不悦,“你小子喝多了吧┙?给我滚出去媰!”命左右强行把他架了出ꝼ去。

      次日,高骈把高澞写的这二十多页的罪状交给吕用之,“你看,居然有人想挑⒧拨离间咱俩的感情。”

      吕用之扫视一眼,惊出一ꊫ身冷汗,表面上却佯装镇定,说道:“嗨——澞儿交友不慎,误入歧途,身染恶习,吃喝嫖ᔸ赌,挥霍无度……曾多次向我借▆钱,偶尔几次没䟕能及时得到럴满足,故而怀恨在心,所以才背后陷害报复我。”

      说完,就从怀中掏出几张借条,落款是高澞。

      高骈羞愧难当,“吕先生,你看这事儿闹得……家门不幸婫,是我疏于管教,惭愧惭愧。”于是下令禁止高澞再进家门。 悖 隄 高骈鬼迷心窍,如此漏洞百出的说辞,居然看不出来。

      事实上,高澞向高骈告鳆状一事,吕用之早就伪得到了线报,别忘了,高骈身边全是吕用之的眼线。故而蝢连夜准备了几份“证据”,今天分明是有备而즻来。

      大约过了一个月,高澞被派往舒州做刺史。

      舒州正被多股匪盗攻击,高澞无力抵抗,只能弃城逃走。高骈就以此为由,派人将高澞就地诛杀。

      ⷥ 同样只是吕用之的一句话,就能把高骈的亲侄子迫害뭌致死。

      龩高澞说得对,很快,吕用之羽毛丰满,将完全替代高骈。等高骈有所察觉,准备收回权力时,发现吕用之已经根深蒂固,一时间竟难以动摇。

      不过高骈的觉ꌖ醒也让吕用之感受到了恐惧,他连忙征求幕僚们쯚的意见。幕僚们告诉他一句话,

      “曹操有句名言,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媽负我。”

      늼 宁教我负高骈,休想让高骈负我!

      经过深思熟虑,頺吕用之党徒制定了一个暗杀计划:中元节(七月十㉞五)晚上,邀请高骈到吕用之家里,举行“黄箓大斋”,即召请天、地、人三界神仙,摆设香案祭祀,忏悔赎罪,等高骈ȭ“入静”(道家术语,类似佛教“入定”)的时候쿒,把他勒死,对外宣称他老人家得道升天了ල,再由嫡系“左、右莫邪都”挑头、各塿军矛联合推举吕用之做“淮南留后”。

      如此一来,吕用之便可名正言顺的成为淮南节度使了。

      这场密谋发生在光启二年(886)5月,或㎄许是时间仓促,本年7月并未实施作案。

      吕用之党徒再也没艓有机会实施作案了,一场り大祸棤即将临头。

      霴【末日降临】

      吕用之疯狂排挤高骈旧部,“嫡系五虎”性命尚且콂不保,其余功勋旧臣人人自危,更不用说那些原本就不受待见的草军降将了。

      黄巢转战广州之前㠘(878),屡遭高骈重创,数十名草军将领投降高骈,其中最著名的有ﻝ毕师铎、郑汉章、秦彦。

      銄 凭借着对草军和黄巢本人的了解,毕师铎屡屡献计,重创草军,深得高骈喜爱。

      随着吕用之对功볈勋旧臣的迫害愈㜄演愈烈,毕师铎等草军降将们更加惊恐不安,每日提心吊胆。

      毕师铎有位小老ೖ婆,国色天香,据说有倾国倾뚜城之美貌。吕用之便向毕师铎提出借用一晚的要求疍,用完了再还给你。

      毕师铎断然拒绝。

      铈 吕用之并不死心,他强大的情报网再次发挥作用,挑毕师铎有事外出的时候,吕用之当了一回隔壁老王。

       毕师铎羞愤不已,把这名小老婆逐出家门,而对于罪魁吕用之,当然是祻选择原谅他탃了。

      两人由此结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