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13处交

      随着霍欣指向,宁卫民看见了一个模样很帅气的人。

      此人一米七八혆的个头,身材适中。

      一身笔挺的保罗衫配西裤,穿着很有点港味儿青年才俊的意思。

      面容也很英俊,就像“无线”那个演电视剧的汤镇业。 吝

      但他正在干的事儿,却真的没他的外表那么帅气。

      甚至有点箠跌身价∛儿,要用三十年后的话说,有点젎“娘”。

      因为他似乎刚从厨房里出来,充当服务员的职责,手里托着一大托盘切得清爽的哈密瓜。

      不但笑吟吟的在劝每个来宾吃瓜햘,而且还每个人都发上一张叠好的纸巾。

      当然,这年头国内只有手纸。

      所以在㗹宁卫民的眼中,这种讲究虽不多余,却未헣免显得有点滑稽。

      但ݼ更夸张的在于江惠叫自己爱人过来后的连朳锁反应。

      牯听见老婆的召唤,这个人仅仅一个愣神,就׷迫뇫不及待地跟絎正在说话的人告辞。

      毫不迟疑的满奂面带笑的直奔了过来,殷勤把托盘呈现给了江惠、霍欣和宁卫民。

      “江惠,欣欣,还有…к…这位,你们都快尝尝,这哈密瓜真好,咬一口又脆又甜,百分百西域名产。难怪价钱不便宜,一个要六七块。这次保证没有异味儿,我可是用水果刀在专门切蔬菜水果的案板切的……”

      就这态度简ꣴ直像个下属,或者说是晚辈,正在跟上级报蝒告后勤工作。

      这下就连江惠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所以不同于不好拒绝这份热情的霍欣和宁卫民。

      在他们分别拿起哈密瓜的时候卮。 癘

      江惠却根本没动手,而是拿眼神横了自己丈夫一眼。

      “賉嗨,谁问你这个了。叫你来是给你介绍一个新朋友。这位就是欣欣的朋友的宁卫民。皮尔·卡顿헥服装公司并的运营部副经理,人家还是欣欣的顶头上司。”

      ஝跟着又跟宁卫民说,“这是我爱焅人年京,目前在城建局当科长,你要有什么修房的事儿可以找他。其他的事就算了,他的官儿太小,帮不上你的忙。”

      说实话,这样去介绍自己的丈夫,虽然透着ា亲近,却也很不给男人面子。

      一般男人多少会有点不高兴。

      没想到那年京还真是好脾气঳,乖顺得简直像个儿子。

      ퟏ不但不以为忤,而且把手괢伸给宁卫民,自己嘴里还说呢。

      “对对,我大事儿管不了,修房这种小事还行。不管上陫下水,还是暖气电路,楼房平房,修四合院,找我全没问题。一个电话的事儿。”

      霍欣也笑着附和。

      “㞬年哥可是个标准的模范丈夫。有惠姐发话怎么着都行。卫民,你有事儿就尽管找他就行。”

      于是“吃瓜”中的宁卫民没办法,也只有一手拿瓜,用另一手握着ӱ手,笑而自嘲。

      “好好,有需要我一定来请您帮忙,不过那也得先等我自己有了房才行……”

      哪知閁年永利竟然诧异地鲳反问。

      “哎?你……你不是有一个挺大的ੑ四合院吗훉?”

      随后,他和江惠都一起看向霍欣。

      霍欣脸上登时就有些微微发红。

       然而在宁卫民更为奇怪的眼神瞩目中。她不能不对此先做出解释。

       ᐆ“惠姐的哥哥挺有办法的,我跟他说了你的事,他说有朋友也许能帮上你的忙。”

      然后才跟江惠和年京又说。

      “ඓ具体情况,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说呢……惠姐,江浩疖大哥和他的朋友们来了吗?”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江惠和年京很快明白过来什么情况了。

      江惠赶紧冲霍欣会心一笑,来打圆场。

      “来了来了,不过他们在打牌呢。咱俩过去看看吧,他们闹够了没有?”

      说着,江惠径自搂着霍欣去了。

      宁卫民则由潖年京继续相陪。

      这时候鬿,宁卫民心里无疑是五味杂陈的。

      确实,不免有点小感动。

      但总体说来,他其实并不喜欢这种意外惊喜。

      尽管他对霍欣交际方面的含金蓑量,并不怀疑。

      可他一直相信只有充足的准备,才能让事情按照自己预期的方向发展。

      许多微妙的事关键就在于程度。 脧

      恰到好处才是好事,反之往往就会变质了。

      䉍 所以每逢大鲏事,最好由他自己来操持每一步,他才能安心。

      说实话,今天他来这儿本以为只是认识些可能能帮上忙的人,仅仅是做个初步接触。ᠾ 햺

      完全没想到,霍欣已经把这件事透露给这么多人。

      而且还是以人托人的方式来求人的,马上就会让他去面对毫不了解的人。

      这无疑是给他达成所愿增加了难度。

      单纯从运作角度来说,存在太多失控的可䳢能,绝非明智。

      果然女人就祑是女人,只凭ഈ本能形式,即使是好意也能办坏事儿……

      “哥们ﲤ儿,你可真运气。居然能摊上这╼种天上掉下的馅饼的好事。”

      万没想到,就在宁卫民心里不免对霍欣多少心生抱怨的时候。

      偏嘽偏年京还簨说上了这么一句。 Ⲷ 铻 而且更让宁卫民别扭至极的是。

      年京居然就这么凑在他的耳边,随后还继즕续小声嘀咕上了。

      鿣 쨣“霍欣可是个人人都想娶的公主,不仅人漂亮,身材好,学历高,关键是家렻世好。她可是外国语学院的校花,听说就是外国人,在后面狂追的也有好几个。你要能娶了她,那可有福了,至少能少奋斗二十年。”

      这话在宁卫民听来分外刺耳。

      原本还觉着这人不错讙的观感,此时因为其表现出的市侩大打折扣。

      嵡“这就叫运气?你什么意思?觉得我高攀了是吗?”

      年京被呛了一下,但没有生气,只是笑了笑。

      “是不是高攀,这种评价标准,完全取决于社会资源的稀缺性。年龄、擯身高、容貌、健康、才学、职务、金钱、家世滕,就跟生物链一样依次排开,栿决定了人的社会阶层和潜力。”

      “反正在我看来你是幸运的,也许你自己还不⹔清楚,你跟엫霍欣在一起,会得到些什么。我可以告诉你,那是一个庞大的社会网络。无㩭论꘤对你的生活还是事业,都有极大的助力。”

      “一会你要去见的䕓人我就不说了。你不妨先看看外面这些人吧。全都是在社会上吃得开螬的人们。今天你既然来了这里,咱们大家成了朋友,那么今后你无论是看演出要票,还是买紧俏的东西,甚至出门坐飞机,软卧,就全不是问题了。”

      “当然,我听霍欣说过你们外企的待遇,知道你或许是这屋里最有钱的一个,许多问题在你并不算什么。靠外汇券就能解决。但还是不一样。”

      “怎么说呢,这么跟你说吧,你就是再有钱,这汽车,你得自己买自己开吧。可你要有关系呢,不仅不用买,还有专人给你硁开。”

      “出去旅游外面吃饭,你得自己掏腰包吧?可有了朋友的关照,就用不着自己花钱。珖还有住宾馆的问题,你再有钱,有时候也未必能住的上想䗖住的宾馆。可要有朋友,铁定能住上。”

      “所以说这关系,关系是什么?关系就是一切,比钱还值钱。有了关系,你办事就再不发愁了,不是你去求人,而是别人求你。你要做的只是一件事,就是牢牢把握住霍欣。”

      宁卫民这时终于不耐烦地看了年京一眼。

      尽管极力毣克制,但他仍以不太委婉的语气表示了自己的不屑。

      他已经决定今后要和这个人划清界限了。

      因为年京的话不但证明他太鸿过迷䳐信特⽈权。

      而且对权力的运用和认识相当肤浅。

      甚至三观相当扭曲,为人踪有点无耻。

      再加上交浅言深,什么都敢往外说,完全可以称得上轻浮、愚蠢。

      “问句不太礼ꄿ貌的话,您自己是不是就是出于这样的想法,才娶的这个媳妇,是吗?”

      这次,年京的面色是真的变了,充满了受伤的刺痛感。

      但也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镇定自如。

      反倒他第一次展现出鸂雄性荷尔蒙魅力。

      就跟港台片里的黑帮大佬ﭳ似的,目光炯炯,不带表情地嗤笑一声。

      “老百姓通常겁会犯一个毛病,这也是大多数国人的普遍毛病。他们恨特权,走后门,恨不以才取士,恨任人唯亲。可一旦谁有这样的机会,也照样会这么干。所谓的不公平,只是没本事的人一句牢墱骚话而已。有本事你不走歪门邪道,看看这个社会还能不能容得下你?”

      光说完这话还不算,他居然还望着宁卫民颇뛩具深意地说。

      ɰ “哥们儿,也许我鼨的话你听着不舒服,可这是话糙理不糙。而且我绝对没有丝毫嘲笑老百姓的﯈意思,因为我就是老百姓家的孩子。所以这些话我젂才能跟你说。反正无论怎么看,咱们俩才是真正的一家人,以后更应该团结起来。明白吗?希望你能接受我ꑦ的友谊。”

      这些话嘾,年京说得很认真,但宁卫民却听得糊涂。

      有些话他的确不能否人,但他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和ࢿ年京是一家人了。

      直至过了许久之后,他才真正ǧ理解了这时年京的话。

      ⻯ 敢情就如同宁卫民和霍欣相识经过的翻版。

      年京与江惠一样是因为埈自行车存放㚒的问题认识的。

      㶜 但有所不同的在于,当时江惠的车子被倒下的自行车砸在最下面了。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年京,不但机智地掩饰了自己的“罪行”,而且还颇为机灵地装好人,帮着江惠把她的车“抢救”了出来。

      ᒫ然后就靠他那出玥众的外表和能说会道的嘴,勾住了江惠的心。

      縭甚至在他那高高在上的岳父极力反对的情况下。

      他还能江惠死心塌地跟他私奔,甚至不惜割腕威胁家人,最终打赢了这펢场爱情的胜仗。

      所以说,打郾小텤在胡同长大的年京,自从了解到宁卫民的基本情况之后,其实已经把他当初自己的同类了。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