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寡妇在遗照前视频

      东京开封府的一处大鮆院中,一个俊秀少年正和一个中年道㔱人一追一逐,偶尔拳脚相交,腾挪转折之间轻巧ョ自然,飘然若仙。约莫有一个时辰,两人才在一㏲声击掌之后停了下来,赫䰐然是长春子和逍遥읬子师徒。

      ᆠ “逍遥子你这自创的凌波微步可真是不羪凡,以易经八八六十四渐卦为基础,脚踩卦象,端的是精妙异常,连师父我都轻易碰不到你。”长春子对于这个徒弟真的是很满㼤意,夸奖之词也从不吝啬。

      “还不止呢,师父。”逍Ɜ遥子昂起脑袋,眼角带笑,“我஀这凌波微步是以动功修炼内功,脚步踏遍六十四卦一个周天,内息自然而然地也转了一个周天。因此每走一遍㠩,内力便有一分进益。”

      そ长春子听ꊒ罢用指节轻轻敲了一下逍遥子的脑袋,道:“很好,但是不要骄傲哦。你这凌波微步取自《洛神赋》,莫不是看上了哪家姑娘?”

      逍遥子斜了眼玩世不恭的师父糀,突然语气有点低落:“我最近偶尔会梦到一位女子,朦朦胧胧,似曾相识,但是我却从未见过她,她身上所穿衣物也不像中原之人,可我就是觉得她对我很重要,我很想见一见真实的她。”

      长春子听了叹了口气⺪:“唉,我和你说过,你是我在长春谷那个我经常练功的水潭边捡到的。你的命格很奇特,与这片天地有些许的不相容,为师曾为你卜算过,却一片混沌,你的梦宕也许带着你上끕一世的记忆也说不定。”

      逍遥子右手轻锤左手掌心,说:“那我一定要找到她,问问她,是否知道我馳到底是谁,檺我的亲生父母又챈是谁,为什么抛弃我。”

      这时,一个仆人小跑了过来:“道长,赵将军来了,正在前厅等候膉。”

      “好了,逍遥子,先不想了,随我去见见赵将军。”长春子轻轻拍了下逍쑁遥子的肩膀,说道。

      “好的,师父。”

      师徒二人到了Г前厅,便看到赵匡胤带着赵匡义兄弟二人坐在椅子上喝茶,看到师徒二人进来,兄弟两人赶紧放下茶碗迎暣了上来:“道长师徒随我们征战了也快四年了,也是过立下不少汗马功劳,这次回到东京,本以为可以好好休息一阵子呢,结果北方有消息说是北汉和契丹欲联兵南下,我们又쥄要做好出征的准备了。”

      长春子听了微微一笑:“无妨,只要元朗可以早日结束这个乱世,我随时听候差遣。”

      “我也是。㙱”逍遥子赶紧在一旁附和道。

      “哈哈,逍遥子Ũ真是딲道长的好徒儿啊。”赵匡胤兄弟二人又是对逍遥子一뿭番夸奖,“道长师徒适才可是在练功,我看你们头冒热气,衣服微皱,一副与人打斗过的样子。”

      蓒长春子哈哈一笑:“元朗可真是慧眼如炬,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刚在后院与逍遥子切磋武艺来着。”

      赵ᚷ匡胤眼睛一亮,不自觉搓了搓手:“道长修为高深,닋我就不和你比了。逍遥子,我们来切磋一二,你可不要꛼说我欺负弱小,去年Ὂ你都能和我打成平手了呢。”

      ⸅逍遥子听到这话也是跃跃欲试:䕚“那我们赶紧去后院练武綇场,整炵天和师父一起切诹磋,总有些不䋚得劲。我也想试试赵将军你的长拳改进的怎么样了呢。”

      ꍷ“好,那就让你ꭽ看看我的长拳,我也看看我们的天才最近又有纀什么新创的武功。”赵匡胤也是个好武之人,拉起逍遥子就往后远走。长春子和赵匡义互相看了看,笑着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臫到㓏了后院演武场,赵匡胤ᅞ和逍遥子各自一边站定,互相行礼。逍遥子狡黠一笑䕭:ꃰ“我年龄小,我先上啦。”说罢,便抢先攻了过去。

      赵匡胤笑着挡下了諅逍遥子的拳头,“你这小子,这是滑头。”他还了逍Ꞣ遥子一拳,被逍遥子侧身闪开,还还了一指头퇡。“这就是你新创的步法?好生玄妙,可有名字。”

      “凌波微步。”嘴上쾬说着,逍遥子手上却是不停,又和赵匡胤互换了几招。 

      赵匡胤这边长拳稳扎稳打,虎虎生风。那边逍遥子腾挪转折,忽左忽右,绕着赵匡胤不停试探,寻找破绽,偶尔很赵匡胤对上几式拳脚。长春子看着徒弟的表现微微颔首,很是满意。旁边赵匡搜义却是一阵头晕目眩,只觉场上两ꬨ人他随便一个对上,不出五招便会败下阵来。

      过了许久,赵匡胤先是㉚跳出圈外:㘨“不打了,不打了,逍遥子你的凌波微步太过油滑䩢了,一点都摸不着,看起来还有着回气的效果,这么长时间都没见你的气息有乱过,真是厉害쐘。而且这么长时间,我自创的长拳恐怕都被你摸了个透彻了,你小子可真是个怪物,每次和你切韱磋都要被学去东西。”说罢拍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朝着前厅走去。

      逍遥子使着凌波微步嗖的一下追了驵上去,“我的武功也可以叫你啊,反正也是我自创的。”

      旁边的赵匡义一听这话眼睛都亮了,拉住了逍遥子的袖子:“我也可以学吗?”

      逍遥子朝他笑了:“可以啊,你要学哪个?”

      赵匡义歪着脑袋想了想,说:“我想学凌波微步。”

      仆 “那你可要等上一阵子了,我这䷨门轻功还没有创作完全,还有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而且我这门轻功쳄需要通读易经等著作,你得好好学学这些先贤著作。”

      赵匡义听了这话,赶紧说:“不妨事,你先改进,到时我学一个完整版的不更好。”可他的眼豖中却闪过一丝不甘,他可是唫对易经一窍不通的。

      众人到了前厅,坐了下来,仆人给每人上了一些茶点,退了下去,他们也都是军中退下来的军士,知道下来的话不是他们可以听的,便去周围警戒去了。

      “陛下刚刚继位,北汉和契丹便想趁着我朝堂不稳,南下侵袭,范相公等大臣举荐我带兵北上抗击,랣估计没几日就要出丒发了。”赵巗匡胤和了口茶,开口道。

      г长春子轻녨抚胸前长须,轻轻笑了笑:“将军且去,贫道ᇑ近日为将军卜过卦,퐻将军紫气高涨,此次北上,是将军的一次大福3缘。” 䤳

      否“哦?那就借道长吉言了。”赵匡胤很是高兴,拿起콷茶杯,喝了一大口,“有酒喝就更好了。”

      䟤 长春子轻轻拍了拍大腿:“我这里还ἦ有숵些前阵子从长春谷取ꁲ来的桃花酿,将覞军要不要尝尝?菭”

      赵匡胤听了这话,眼睛都亮了,盯着长春子道:“道长自酿的桃花酿,我可是馋了好久了,今天定要不醉不归。”ꢞ

      “对,不醉不归!”逍遥子也在一旁大声附和。

      长春子上去对着他的뼨后脑勺就是一下:“小속孩子喝什么酒,蛋花汤要不要,管饱。”

      馛逍遥子捂着后脑勺,缩了缩脖子,嘴里小声ᖥ嘟囔:“不能喝就不喝〣嘛,打人干嘛。”

      “哈哈哈哈~”三人见此,都大笑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