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

      行至那㺁巨楼之下时,周围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都是这㰦一个月听到蜡了消息,赶来看热闹的,而且财帛动人心,杨贵妃的千年宝藏也足够诱人銦,宎万一自家的法门被杨贵妃入了眼,手指头缝里漏一点,也쭌够普ຠ通人乐呵很久的了,毕竟这杨贵妃是摆明了知道自브己活不久,来散财的。

      一뛹路上,灸法子不断的跟人打着招呼,全国各地大褝大小小챗的势力、散人,就没有他不认识的,身为起龙门外交銉官,超强的记忆力确实重要。

      洽 “这位是鎏金院的峒古翰林赵院士。”

      “这位是射星狐窟艠的杨大队长。”

      “这位是长关兄弟会的白纸扇关四姐”

      “这位是西北散人山姥姥。”

      峉……

      到后傒面介왒绍的陈衍仁已经记不住了,反正元婴期以下的都没什么记忆点,他只啁是僵硬的笑댼着,陪着师父打招呼,毕竟是行法长老的亲传,以后不出意外是要继承䍡这个职位的,这些修行界有名有姓的大佬还是得多留几ᕏ分心。 ῃ

      疴 巨楼的入口处,两列尸鬼女官正在迎客,在亮出龙门的身份后,自然是被引到楼中视野最好的贵宾席中入座。 ભ

      放眼望去,楼内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大厅,由根根三人合抱的红漆柱子혮支撑,中间是十丈见方的平台,四周有活水环绕。

      观众席分为两层,下层的是给普通散人落座,而上层则要奢华一些,留给给各大势力和ত有名霁有姓的强人,每个势力都有数網张长几排列,两侧间隔的空档븤,还有一小队舞乐相伴。

      在龙门派座位的两侧,是上次见앋过的苦行团和弃姑坊众人,他们也许从马嵬驿事件后就没走,一直盘桓在长安,今晚更是早早的就来了这ク里。

      苦行团打ূ头的还是他们的大师兄九相,那时的陈衍仁还不算入了修行,如今一看,才知道这阉和尚作为一个势力的首领,居然只有金丹修为,可以说是非常落魄了,不过大光头很有礼貌的和陈衍仁打了招呼,他也不好意思在内心腹诽人家。

      倒是另一婄边的弃姑坊,打头的是一位气质清冷的宫装美女,之前见过的三姑坐在她겅身后,显然,这就是掌握了二心㋩钟这一核心科技的大姑녆了,灸法子见了她,居然先点头致意,令陈撠衍仁大感意外,毕竟如果仅仅是修为高,可不足以压服龙门的行法长老、天门一撞还浝珠子的真传弟子,身份也得足够才行爛,不由得令人怀疑这位大姑有什么特异之处。

      而㺵在巨楼坐녣北朝南的主位上,一驾华丽的凤榻隐于帐幔之后,金鈞碧辉煌之中,隐约可见贵妃扶额靠在榻上,即使什么也看不清,但异常的魅力令人下衦方观众席的散人们频频㾳眺望。

      “所以说到底,这个法会究竟是要做什么?贵妃都要死了,还有闲心搞这些唐宫乐宴吗?”陈衍仁有些纳闷,这歌舞升平的景象䟊,怎么看都不像是天魔将要复生的样子,倒像是皇宫里过年。

      “你可以잆当成悬赏大会,悬赏能⎌解杨贵妃天魔之鈈厄的人,赏格就是她的千年宝珠藏。”灸法子ꛌ解释道。

      “不过天魔乃是佛敌,如今佛门衰ꋮ败,他们唯一硕果仅옷存的苦行团都没辙的崅事情,这些个新兴的修行组嵼织,ะ能有办法才见了鬼。”灸法子老神在在䴼的喝着茶膎,这种唐朝的加料饮茶方式艮他䴍不是很习惯,为了颜面又只好硬着头皮强喝로。

      “当然,我圳说的是皆大欢喜的解决,不管是苦行团还是弃姑坊,都有办法解决一端,要么是保闍住贵妃的性命,要么是解䅥决天魔,但想㢄两全其美,不好意思,做不到。”

      “其实,要只是解决天魔,或是救杨贵妃的性命,咱们龙门千年传承,也能做到,但法子也不见得比苦行团或弃姑坊高明多少,都是大同小异,뮀殊途同归。”璇性解㏌释道:“至于楼下뢴那些散人们,就更别提了,他们的传承䐇大多零散,东拼西凑的,理论根基र薄弱,恐怕连天魔是什么都不是很칥清楚。”

      寒性也ₘ道:“跟你唃相熟的沈家小子,他爹ê也算是得了龙门遗散的部分传承,祖上板追溯Ɩ起来,能攀到走丹一脉的旁支,但遗落在外多年之后,传承断层严重,才会出现克死妻子的惨剧。”

      鏭“说白了,这次的法会튤,就是几个大势力的舞台展示煢,谁的理论更高明,谁的技法왴更精妙,以后在修行界事物醢的话语权就能多一点。”灸法子悄声道쨬:“至于杨贵妃的ﳹ死活,其实大家不怎么关心,大势力可看不上她那点遗宝,哦,弃姑坊倒是挺在乎的韉,她们对这种有效打拳的历史杰出女性充满了好感。”

      ”那天魔呢?这总不能不在乎吧?”陈衍仁问ꇎ道。

      “六天故鬼,何足道哉。”灸法子嗤笑一声。

      ℁ “要说他强,那确实是不愧佛敌之名,要真让他逃了出去,成了nj气候,恐怕当今之냳世没人能릟治得住这魔主,但你看看今日的阵容,少说有十位元婴在这里蹲䪳点,泰陵之外,刑律长老带人拿着九素界光旗守着,这天罗地网的阵势,就算杨玉环真的心神失守把天魔放了出来,一个刚刚复生的蕰魔头,能翻得起多大浪花?ব更别说,弃姑坊的那位大姑,传言已经堪破界限,迈入大乘了。”

      놫 “那可是准仙人啊!天门封闭的当今之世,就是天花板一般的存在。”璇性仰慕的感叹ݽ道。

      “看来还是不能太跳啊,感觉就鋖算萨拉塔斯夺取了天魔的ⶽ全部精华,遇到这些大佬也得跪。”陈衍仁虤内心想着,顺带感应了一下萨拉塔斯的㷷进度。

      从一进楼开始,这个前古神便以最擅长的꽪低语开始骚扰天魔,什么“你已经被包围了,不要뷟负隅顽抗。”“组织上知⠬道你的难处,只要你缴械投降,一切都好商量。”“我十大元婴A蒈上去怎么输!”之类的垃圾话。

      奈何对方窝在香囊之中,一副打死也不露头的样子,看起来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也不知道作何打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