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韵事三级古装

      三更天。

      两个更夫结伴而憀行,一人敲着锣,一个拿着梆子,沿着街道大声喊着:

      “天干物Ş燥,小心火烛!今夜平安无事。”

      伸手推开╲虚掩着的大门,张易之小心翼翼的探头ၔ向外张望삩着。

      见更夫走远了,他拖着疲惫的身子跨出门槛。

      浇灌了整整一天一夜的肥沃良田,真的没有了。

      一滴都没有了。

      整个人有些虚脱,腰子酸胀。

      “佳人体似酥,仗剑斩愚夫,不见人头落,教君骨髓枯,古人诚不欺我呐!”

      툶 张易之摇头叹气。

      猨 本来实力非常强劲,奈何婉儿屡败屡战,这种锲而不舍攳的精神实在是。咺

      让他痛并快乐。

      沿着来时的路,张易之慢行在深夜里。

      ...... 꿦

      云梦阁附近的狭窄巷子里。

      一个瘦削的༼汉子施施然走着,他身材矮小,皮ꅼ肤黝黑㡬,双眼ॗ却Ვ炯炯有神。

      他叫计풳祥,本是一个市井二流子,前年通过关系进入推事院外院。

       推事院뚹是来公主宰的炼狱,来公手下豢养几百号无摈赖,专门寻找证据告密。

      计祥昨晚酉时去丹凤街,潜入一处勾栏场所守株待兔,果툈然ﴥ逮到一群官员聚众嫖娼。

      计祥大喜,这就是官场上所谓的“政绩”,凭此政绩,他可以擢升一级,成为推事院外院的堂主。

      掌管五条街的扛霸子!

      人逢喜事精神爽,计祥去酒馆뇔里痛饮,等到宵禁酒馆打烊,他便偷偷摸摸避开金吾卫,走偏僻巷子回家。ⱄ

      “嗯?”

      计祥쐋眯了眯眼¼,఻对面一盏灯笼的光微弱,可他还是依稀看到那人的相貌。

      ꉞ 瑇 身材挺拔,脸庞鐶俊俏得不像话。

      “张督作来这做甚?”计祥很是讶异。

      他当然识得张易斬之,推事院外院的必修之课就是认人!

      上千张画像,其中囊括了神都城官员,名人,权贵。

      只要把这些人画像记在脑海里,遇到恰到的机会,就能升官发财。

      计祥眼珠子骨碌一转,觉得此事可疑。 蠝

      张督作前天上午还륳在宫廷踢蹴鞠,神乎ꝕ其神的技艺传놂遍神都城,为何今夜在修善坊。

      关键是身边没有随从没有护卫,那肯定是私事。

      半夜三更从一栋宅子离开,这宅子里有什么?

      忭宅子里是谁?

      他们又在密谋什么?

       计祥感觉财富密码即将降临,只要发现这个膬秘密,一定ﻗ能升官发财。

      张督作害死万国俊,来公跟他有血仇,只要抓到把柄,何愁来公不赏?

      “求菩萨綀佛祖斁保佑,让俺也能荣华富贵。”

      计祥面朝巷壁双手合十,神色异常虔诚。

      ﲷ旋即就像闻到血腥味的㦂鲨鱼,睁亮眼睛紧紧盯着那栋䞳宅子。

      他遴决定等宅子的人走出来。

      不管多久,都等!

      这一等,足足就是两天。

      清晨,喧嚣繁华的街道,宅子里没人走出。

      ⁈ 傍晚,໕落日晚霞照耀在黛瓦白办墙上,还是没人走出纫。

      计祥每顿只吃包子垫肚,为了不惹人怀疑,他更换了几个场所,但目光始终落在大门上딆。

      他ᯞ虽然是个粗鄙的无赖,但明白一个道理,越难到手的鵭东西越有价值。

      낝所以他不会放弃。

      .....

      终于。

      ய皇天不负有心人,一辆普通轻车停在门前。

      驾车的是个健壮魁梧的妇人,身着的衣料却是绸缎,妇人下车左右查探쀇了一下羬,旋即撩开车帘,೶让一个高挑曼妙的女子登车。

      虽然健妇完全遮挡了那女子,但计祥心情还是很激动。

      他隐约看到了淡粉色拖曳在地的裙摆。

      是个女人。

      萏张督作和女人。

      绝对是偷情!

      计祥瞬间联想到前段时岿间,沸沸扬扬耋的武延秀凶袨手案。

      同样的道理,凭张督作的权势和名气,他需要偷偷摸摸么? 謩

      既然避人耳目,那这女子身份一定不简单!

      马车碾墁过石板路渐渐消失在眼前,计祥不敢耽误时间,立即跟上。

      这是繁华的街市,马车不可能全力疾行,所以计祥跟得很Ƒ紧没有落下。

      当马车驶过天津桥,朝皇城端门方向而去时。

      计祥又惊又喜。

      宫里人!

      这时计祥却愁眉苦脸,进皇城要腰牌,他一个无赖根本资格。

      “怎么办,怎么办,难道让荣枒华富贵的机会错过么?”

      计祥心沉到了谷底。

      可柳暗花明。

      ……

      天枢旁。

      张易之指导着十几个名匠:“按照设뀉计图铸造,绝对不能出丝毫差퐙错。” 絙

      “另外,自下月起,就得用帷布遮住天枢。”

      “还有,施工期间受重伤的囚犯,你们登记뉧核查,本官会给他ᒶ们家里分发宋抚恤金。”

      “旯咳!”

      一声清亮的咳嗽声打断张易之说话,上官婉儿在身后笑着看他。

      프一袭๠高贵的宫曢裙,身材更加丰腴,쒝玉颊容光焕发,散发着美少妇的韵味。

      上官婉儿移步上前,轻启朱唇:“张督作辛苦了。” ᴅ

      旁边工匠官员赶紧恭敬施礼,这可是上官舍人!

      竟然对张督作说辛苦,看⃔来咱们天枢的工作让上官舍人很满팤意啊!

      众人与有荣焉。

      张易之微不可察的撇嘴,她那是暗示我耕耘辛苦。

      他面无表情道:“为朝廷服务,是本官分内之事。”

      分内之事뀃…上官婉儿心里甜丝丝的,她柔声道:“希望督作明天能继续勤奋。”

      特意把“明天”两个字咬得貤很重。

      邗张易之ʮ顿时感觉腰査脊骨发寒,晝忙不迭道:“做事需要劳逸结合,先休息两天。”

      “哦。”上겶官婉儿臻首微点,肃声道:“我理解,但最多休息一天,天枢工程拖不了。”

      她那双水汪汪的媚眼,便有些幽怨地瞟着张㸢易之。

      剭 张易之嗯了一声。

      “先进宫了。”

      丢下这句话,上官婉儿便移着端庄的步伐走远。

      一个官员赶紧吹捧拍马屁:“督作,这是陛下对你辛苦工作的高度赞扬呀。”ꦇ

      其余人纷纷点头。

      谁都知道上官舍人一言朦一行都代表着陛下。

      张易之皱眉道:“继续开会!将柱身侧角的图案再讨论一遍。” 殳

      “遵命!”

      捄.....

      远处。

      此刻计祥的心,就像一똎壶烧开沸腾的水一样,激动得快要溢出鎮来。

      Ữ 回想脑海里看过的画像,美而端庄的相貌绝不会错!

      上官舍人!

      苍天!

      张督作跟她偷情。

      这샨个秘密值多少钱?

      又该值多高的官冋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