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九九视频56页

      所谓的烂尾巷,指的꿵是十七区和第十八区之间的交界地带。

      如果说十七区是一个秩序混乱的地方的话,那么烂尾巷就䇽是名副其实的法外之地。

      就算是高源这种声名在外的猎人,平时也不会去烂尾巷呆。

      㐡“不过没想到烂尾巷那种地方居然有人能办全武器使用资格证...啧,这趟没有白来。”

      抢劫归抢劫,吃饭归吃饭,짿但因为有人持枪抢劫,店内还发生了恶性䥀流血事件。今天在场就餐消费低于一千联盟币的顾客ﶃ全部免单,一千以上的则全部半价。

      对于这样的结果高源当然是喜闻乐见,喝干最后一点威士忌之后他摇摇晃晃的起身付钱,然后出门叫了一辆公共“客车”。

      这种客车和正常意义上的出租车类似,较低的地盘和脆弱的车壳无띟法在城外生存,但在城区内部拉客确实是足够的。

      气甲舱那种东西不被允许开到Щ城区的经济中心,不允许接近市政区。 䳨

      因为气甲舱的内部可以完美的隐藏荒野这种单兵的蒸汽ꑑ武装,有着较大的危险性。䦧

      曾经有一位异想天开的猎人,意图通过抢劫市政官员来夺取财富。虽然他很快就被周围的警卫击毙,但凭借着蒸볗汽⛇武装的굽强大破坏力还是造成了不小蠼的骚乱。

      自那之后整个下城区就开始全部施行气甲舱禁行条例了。

      ...㞆

      喝了酒的带着宠物的顾客,大多都不被客车司机喜欢。因为他们不仅可能会在车上留下一些令人糟心的呕吐物,他们的宠物更有可能会造成相当程度的破坏。

      不过在金钱的攻势下,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拿着钱,享受趁着优质的服务,高源脸上的笑就没有消去过。而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他酒醒。

      ——几十米外都能听到黑猫修配站里面高源骂骂咧咧的声音,

      “一百豐块?!一百块?!!那个司机他怎么不去抢?!!他那破车每个月要还的贷款也就是这个数吧!”

      阿十无奈的舔着顡自己的毛,语气揶揄,“啧啧啧,也不知道뽜是谁喝了点酒就෬飘了,非要给人家小费,还说自己天朝大国礼仪之邦,怎么着也得意思意思...”

      “猠可以了可以了,我不想听这些。”

      捂着心脏,高源仿佛出了痛苦面具一样狠狠的锤了几下自己的胸口,苠

      “...就这样碠吧,我总不能再找人家要回来。昨天晚上你去搜集烂尾巷和鬣狗的情报了吗?我记得猫是夜行动物来着。”

      “?”

      阿十的尾巴弯成了一个问号,“你铨在逗我?你让我一只猫怎么收集情报?”

      “一般不都是出卖色相吗?”

      屢 高源露出理所当然的表情,掰着手指细数着,

      ꈸ “你看,⽺猎杀悬尾龙那会儿的情报,矿洞的情报,넫还有纪安平的...虽然你是公猫쌖,但也Ꞡ要注意节.詮.”

      下半句话被猫爪堵回了嘴敱里,阿十炸着毛乱抓着高源的头发,

      “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城内不允许着装蒸汽武装,你把气杆枪僖带着,咱准备一下就去烂尾巷看看——鬼知道︼天顶矿业的那个姜鑫泽什么时候来找你ಟ的麻烦!”

      ⷾ 这的的铃确确是眼下最要命的事,话说到这,高源收起玩笑的心态,点点头收拾起了东西。

      룑匕首,铁链腰带,铁质的钥匙挂链,以及重新拆分好的气杆枪。

      这些东西大多数的瘌作用是防备小偷,烂尾巷的小偷多如过江之卿,ᧈ要是铩把现金,钥匙什么的随意揣在兜里,分分钟就会被偷个干净。

      想了想,高源拿出了藏在抽屉最下层的釤左轮手枪,确认好五颗子弹完ἕ好,保险卡住扳机之后,他把手枪揣进了怀里。

      做好充足的擛准备낽,翻出地图册顠夹在ꃓ腋下,这就可以出发了。

      黑猫修配站所在的ࠃ灰熊街位于第十蘢七区的东北角,十八区则是在东南角。

      뵡两大城区中间隔着数럂十米高,两米厚的钢筋混凝土墙。能够供两区来往的只有一个被严密把手的楚关隘。

      围绕着这个关隘,由军阀,豪商,恶性团体,和大量无赖,无业游民组成的烂尾巷慢慢发展起来。

      和经济中心那种沥青铺设的宽敞地面不同,烂尾巷的入口只有一条一人左右宽的小竄巷。

      这个宽度气甲舱肯定是无法通过的,高源把气甲舱停在路湴边锁好,确保小偷连一个轮胎也卸不下来之䵞后,他把阿十放在头上,快步垦迈入了那条被石墙垒起的巷子。

      恶臭,泥泞。

      这就是烂尾巷给高源꭫的第一印象。

      这也太臭了吧?历经几个月发酵的各类垃圾全部混杂在一起说不定才能ɬ糅杂出这么有层次感的恶臭来!

      捏着鼻子,高源伸手捅了糛捅头上的阿十。而后者俨然一副“爷正在憋气,你快点走”的姿态。

      谁也不想在这里多呆,高源加快了步伐,差不多十分钟之后,他走出了那条小巷,周围的味道才开始不那么“激烈”。

      㜄 盨 “真是绝←了...刚才的十分钟感觉我丢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还没等到他感慨完,一群衣衫褴褛的小孩就从四面八方刷的围了上来。

      他们拽着高源的裤脚,伸手去抓高源背后的气杆枪,뱐直到高源掏出黄铜左轮向天空开了一枪,这群孩子才尖叫着向四面八方跑开䅓。킎

      蹲在巷口的老爷子看到高源手⧳里的枪,表情变了几变。在他的眼里,高源俨然已经从一只肥羊떖变成了謻扎手的刺猬。 ࣈ 㗀 挥挥手,让最后几个还留在外面观望的孩子躲开,这个头发乱七鲈八糟,披着件破袄子的틪老头站起身来,走到高源边上,

      卨 “生䉦面孔...第一次来䶏?”

      声音ﴔ干涩的好像是锯齿拉过木头,他掏出两根卷烟,一根叼在嘴上,另一根递向高源,

      “븦承蒙关照,道上的人喊我一声狐狸...אַ怎么称呼?”

      高源没接他的烟,而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녁。

      烟里面卷了⎲别的东西,成瘾性药物?会讐被这种把戏耍的人可不多了,还会玩这种小把戏的人꣮也不多了...

      “别搞这种小ຽ动作,我不是来找麻烦的,也没⍍兴趣陪你们玩。鬣狗在哪?”

      귟 高ߤ源说的话很直白,而一口喊出鬣狗ࡃ的名字更是表明他有备而来。䭇

      ꏬ狐狸老爷子弯弯手指把卷烟收起来,从兜里摸索出一根火鉰柴,把ꆩ自己嘴里的烟点上,狠狠吸了一口,

      뫦“呼——鬣狗?最近找他Ṃ的人可不少,狐爷我可以告诉你鬣狗在哪,但是...”

      ΄ 읊 看都没看高源手里的枪,老头捻了捻手指,“两百,我带你去找他。” 퀐

      “饶你一命,带我去找他。”

      高源的声音冷的像没有感情,老头抽烟的手顿了一下,袅袅烟气升腾。 

      半晌,他开口道,“行...成交。”

      ...

      ᙍ弱肉强食렩,这就是烂尾巷的法则。

      ..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