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军事>

      第一卷,魔神的诺言

      (1)这个世界疯了……

      “死胖子,死胖子,Happy birthday to you……”

      一片黑暗之中,整座屋子的正中央,13根蜡烛顶着13道左右摇摆的橘红色火焰,在胖子吹出的气流中灵活的闪避着。

      “靠,这蜡烛怎么还不灭!”胖子有些急了,连忙疯狂输出,数秒后,整个屋子便陷入了一片漆黑。

      “成了。”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后,胖子并没有放松神经,而是立刻调整好了心情,双手合十,异常严肃的嘀咕道:

      “上帝保佑,祝我王空可以长命百岁,祝我长生!”

      嘀咕完后,胖子紧闭着眼呼了一口气,然后拽了一下一旁的吊灯。

      瞬间,整个屋子变得灯火通明。

      “好像有点来不及了……5点50分。”飞快的扫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胖子擦了一把冷汗,旋即从冰箱中抬出了一个包装相当精致的盒子:“香喷喷的大蛋糕,20分钟解决你!”

      6点15分的时候,一个巨大的肉球滚出了屋子,向着公交车站轰鸣而去。

      与此同时,一名面容冷峻的中年男子在胖子的别墅房顶站定,眼中一抹古怪之意闪过:

      “传说中的恶魔……王空,竟是这么一个小胖子?”

      当然,胖子自然不知道这一切。

      胖子的父母是一对特工,而且是一对已经牺牲的特工。

      或许是在任务中出了意外,亦或者是如传闻中那般,天上突然掉下来了一个大火球,将二人砸死。但无论过程如何,结果都是一个样。这就造成了胖子相当惜命的性格特点。他特别惧怕死亡,惧怕到了一种神经的地步,其所有的愿望,便是长生!

      只是……你这传闻是来搞笑的吗?还天上掉下来一个大火球?!

      你咋不上天!

      每每想到这个传闻,胖子都止不住的愤怒……和悲凉。

      当然,坐在公交车内的胖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半个小时后将会发生什么……但不知为何,胖子忽然紧了紧袖子中的一把小刀。

      “嗨!胖子,你今天还是这么胖!”下了公交车,不远处的拐角处忽然伸出了一张带着灿烂微笑的脸,紧接着那张脸迅速缩回,再次出现时,连带着其瘦的跟个杆一样的身体颤悠悠地走出,远远的冲着胖子招了招手,示意他赶紧过去。

      胖子脸当时就黑了:“你废话还是这么多,诸葛云。”

      “我这可是事实!”诸葛云眼睛似乎从来都没有睁开过,整体呈一个月牙状。

      就在胖子和诸葛云有说有笑地走进校门之时,不远处的楼房上,先前出现在胖子家屋顶的中年男子如同影子一般毫无预兆的出现,旋即抬起手腕看了看表……

      “还有25分钟。”中年男子长舒了一口气,旋即俯视着眼前的车水马龙扬了扬眉。

      似乎也只有这种地方才有如此奇景了……红尘界,还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就在这时,中年男子身边的一片虚空,忽然猛烈波动了起来,似乎是有人想在此处强行撕裂出一个口子来。

      “怎么早了五分钟啊……算了,就按这个时间吧。”中年男子撇了撇嘴,那原本紧握的手掌舒张了开来,无数黑色的物质自其掌心内喷涌而出,缓缓注入了那一片虚空之中。

      ……

      物理,语文,数学,英语……

      胖子有些生无可恋的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之后,便将头转向了一旁的诸葛云:“你确定你这课表没抄错?”

      “有一节物理,已经不错了。”诸葛云耸了耸肩。

      “什么叫有物理不错?!我这怎么第一节课就得被批啊?!”胖子哀嚎。

      “昨天作业又没完成吧?”

      “你怎么知道!”

      “呵呵。”

      ……

      “柳长老,吕不为在此谢谢了。”

      天空被撕裂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然而诡异的是,似乎并没有一个人发现此地的异样。

      “客气了,拿钱办事,规矩而已。”被称为柳长老的中年男子轻笑了几声,旋即身体猛然消失,化作了一片树叶缓缓在屋顶飘落:“告辞。”

      “元门……真是个可怕的组织。”吕不为脚踏虚空,迎着阳光整了整自己那一身灰不拉几的长袍,满意的点点头后,其身形便骤然化作一道流光,降临在了校园上空,仰天便是一阵怒吼:

      “谁是王空?给本尊出来!”

      与此同时,原本半梦半醒的趴在课桌上正准备酣然入梦的王空骤然间一个激灵,冷汗瞬间湿透了校服:“???”

      几乎是瞬间,原本书香朗朗的校园一片死寂,所有人都一脸懵逼,沉浸在了不断询问自己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的状态。

      几名同学僵硬的扭动脖子,看向了窗外,却见一名穿着如同乞丐一般的男子踏在半空中,似乎是有些不耐烦了,便再次大吼一声:“王空是谁?还不快快出来!”

      所有人全部石化。

      许久许久之后,诸葛云僵硬地瞅着空中的中年人,咽了口唾沫:“胖子,那个仙人,似乎是来找你的。”

      “仙仙人找我?找我做甚?”胖子被惊得都有些不利索了,头一回,他对自己的三观有了严重的怀疑。

      “看这架势……似乎是来找你寻仇的吧?”诸葛云不确定的说道。

      胖子当时就整个人都不好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说这些?!

      终于,有人站了出来:“那那个,请问您是谁呢?来这里做什么?”

      “这些你们都不用管!”那中年人似乎很不屑的一甩手:“我只要你们把王空交出来,等我确认无误之后,自然会走!”

      “可是我们学校名叫王空的人有很多……”那人哆嗦的说道。

      “让你们能说话的人出来!”那中年人冷笑了一声,旋即说道:“放心,你们学校已经被我的念力所围,在外人看来,此地没有一丝风吹草动,不用企图外人救援。”

      那人呆了半晌:“我就是这个学校的校长。请问你是?”

      “你不用管。”中年人相当不耐烦的说道:“你只要把王空交出来就行了!跟你们说话怎么这么费劲?”

      尼玛!这位校长此刻心里简直想要骂娘,这都什么人啊都!现在的仙人素质都这么差吗?

      “我的耐心不多。”说到这里,那中年人一身破败的灰袍忽然开始无风自动。

      “有话好好说!”那名校长连忙挥手叫来了数名老师:“去,把所有名为王空的学生都带过来……还有保安、清洁工……”

      “他只有13岁。”这时,那中年人忽然说道:“我已经感知到他了……就是那个!”说完,这中年人朝着王空所在的教室一指。

      “我的神呐!”胖子的心脏简直都憋到了嗓子眼,此刻急中生智,整个人都缩成了一个球,直接挤到了桌子下面。

      “小子,你至于那么怕我吗?”那中年人似乎有些纳闷:“我是要收你为徒!”

      胖子当时就惊了:“???”

      这个世界怎么了?是我不认识这个世界了吗?或者说是我今天早上的睁眼方式不对??

      都特么疯球了啊!!

      一大早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仙人指着名字认徒……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胖子扶着椅子在众目睽睽之下缓缓站起,旋即将目光缓缓射向中年人:“……你要收我为徒?”

      “是的。”中年人严肃的说道:“我叫吕不为,你以后就可以称呼我为师傅。”

      胖子忽然想起来自己早上似乎许过一个愿,呵呵,可真特么灵。

      “吕……师傅,你是神仙吗?”胖子颤抖地扶着桌子,这会儿他的腿还在抖。

      “你可以这么理解。”吕不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现在,你就赶紧跟我走吧!”

      “……可是你为什么要收我为徒?”胖子觉得他都快要疯了,不过仔细一想他又觉得不是他疯了,而是这个世界疯了。

      “我要收徒弟还要那么多理由?我跟你说,以我的实力,想做我徒弟的人,足以将这座学校充爆!”吕不韦一本正经的说道:“据我所知,你父母双亡,按道理说,在这世间已经了无牵挂,为何不能做我的徒弟呢。”

      胖子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啊?但为什么总感觉有些不对!

      “你到底走不走吧!”吕不为忽然不耐烦了,当即一个箭步几乎是瞬移到了胖子跟前,然后一把将其提了起来,转身便要走。

      “等一下!”

      吕不为立刻停住了脚步,看向胖子时,眸子略微缩了缩。

      却见胖子胖子手中正握着一把小刀,而那刀尖,正指着他自己的咽喉!

      “我想要一个理由。”胖子盯着吕不为缓缓说道:“你让我该如何相信你,你不是在害我。”

      一股独特的气质在胖子的身上散发了出来。

      吕不为眼神顿时诧异了起来,上上下下重新审视了胖子一遍后,这才点了点头:“不愧是王空。”

      胖子顿时僵硬了一下,说实话,他都不知道自己居然如此有名。

      “你想要一个理由?好,那我就给你一个理由。”吕不为注视着胖子的眼睛,一口一字的缓缓说道:“我是受了一位已故的老友之托,才收你为徒。”

      “原来如此。”胖子点了点头,旋即严肃的说道:“师傅,我想把我的好友带上一起修仙,可以吗?”

      “你的好友?”吕不为呆了一下,旋即其视线便扫向了诸葛云:“怎么?你想带他一起去修仙……我们那边可不是修仙啊,我们称呼它为觉醒。”

      “那我不管,反正能带上他不?”胖子的眼睛闪闪发亮:“他…”

      “请等一下,”忽然,诸葛云打断了胖子的话,却见他有些畏缩的站了起来,旋即看着胖子说道:“胖子,多谢你的好意了,不过我和你不同,我还有家人在这里,不能,也不想离开这里。”

      “那好吧。”胖子有些失望。

      “走!”吕不为一把将胖子给提了起来,旋即脚踩窗框瞬间便向着太阳飞了过去:“结界已经解除,至于刚才的事,你们可以看着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