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橙app直入

      乘黄大地遍布灵梵。灵梵如风如潮般流涌不息,而其淤积处则会蕴生出荒怪来。原本荒怪蕴生是不可察觉的事态,但或许是否穿越者的福利,谷辰有着能直视灵梵视相的能力。

      那些发散着光萤的草丛,毫无疑问便是荒怪蛰伏的地域。但开口提醒飞燕的话,便有可能暴露直视灵梵的能力。

      “小心,可能有荒怪。”

      就在谷辰苦恼着的时候,旁边飞燕已手按剑柄摆出了戒备架势。就算无法像谷辰那样用肉眼分辨荒怪伪装,但数千年来与荒怪的持续抗争,拓荒者也早已累积了足够的对抗经验。何时该戒备何时该冲锋,已然磨练成近乎本能的反应。

      飞燕拽着锤头鸟,手按剑柄紧紧盯着路边的草丛。

      就像被其气势所震慑般,到两人骑鸟踏过草丛为止,那些荒怪都未敢动弹。

      异变发生在谷辰下意识松口气的次瞬间。前行的锤头鸟突然一步踉跄,猝不及防的谷辰差点就被甩下鸟背,赶紧抓紧笼绳稳住身子。

      “怎么回事?”

      锤头鸟就算在陡峭山坡都能如覆平地,要说它们在平地绊倒就跟鸡蛋碰赢石头般的滑稽。谷辰低头望去,只见着数簇纤细草茎不知何时从地上伸出,缠绕住了锤头鸟的右脚爪。那些草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攀长,而同时背后陡然传出了尖锐的草苗声。

      “是草怪!”

      谷辰愕然回头,随即见着先前弥散光萤的草丛整个儿“动”了起来。

      并不是荒怪蛰伏在草丛里,而是那大片草丛本身便是荒怪!只见整块草丛蠕动着,眨眼间便分裂成无数大大小小的草垛。有的草垛大如圆桌,有的草垛小如茶杯,圆滚滚的草垛上长出眼睛和手脚,有的手里还拿着藤枪和石斧,摆出杀气腾腾的模样。

      “居然玩这样的把戏……”

      眼见着无数毛茸茸的胡须怪朝这边蠕动涌来,哪怕谷辰没有密集恐惧症也不禁感到阵阵头皮发麻,当场倒抽了口凉气。

      “交给我。”

      旁边响起横剑出鞘的锵响。飞燕握着剑怪翻身跳下鸟背,其背影散发着几乎蜇痛肌肤的烈气。草怪在荒怪中算是相当弱势的族群,也正因为如此,被其愚弄才让飞燕格外不甘心。

      “谷辰你在这里待着,我去解决它们。”

      飞燕就像斩击般的举起剑怪,并贯注蕴力。只见剑怪剑身迸放出青白的雷光,随即轰地一声雷响。雷光在谷辰视网膜里留下一道残影,当其回过神来时,飞燕的神速斩击早已在远处草怪群中炸裂开来。

      (好、好快!)

      草怪群明明离这里有着五十步以上的距离,飞燕却真是字面意义上的“眨眼间”便杀到。谷辰的眼睛根本没法追上飞燕的身姿,只看到飞燕突入草怪群,随即草怪们如同割草般被成片撂倒的情形。

      仿佛被飞燕旁若无人的态度所激怒,草怪们彻底忽略了远处的谷辰,转而把攻略矛尖集中到飞燕身上。只见着数只大号草怪从前后左右把飞燕包围,随即用力收紧身体并喷出无数“草针”来。

      满天花雨般的草针是草怪的必杀技,那细如麦芒的草针有着连厚皮盾也能穿透的威力,而飞燕身上却是全无防御的薄弱装束。在谷辰为之揪心的时刻,飞燕轻叱着猛地向前踏足并挥下剑怪。一声低沉雷鸣摇震着战阵,女剑士的身姿化成雷光贯穿了喷射草针的草怪,继而以大回斩将其余草怪切断。

      (那、那什么?移动时变成雷光?)

      谷辰愕然着。在其注目下,飞燕以既无法预测也无法追迹的神速斩击在草怪群中左冲右突,以交错斩线把草怪群撕裂成数块。原本数量上占据着绝对优势的草怪群,却因战线撕裂而陷入混乱,在进退失据下,沦为被女剑士的神速剑技所翻弄、蹂躏的存在。

      (飞燕,好强!)

      谷辰看得咂舌不已。

      虽然草怪确实是荒怪中较弱的族群,但像这砍瓜切菜般斩倒大群草怪的飞燕,在拓荒者中应该也相当高段的角色吧?比较遗憾的是,因谷辰还未接触过其他拓荒者,故而没法对自家护卫的水平作出任何断言。

      (不过看来是没什么问题了。)

      见着飞燕摆平草怪群问题不大,谷辰便也松了口气。

      松口气的谷辰随即注意到自己坐骑正发出不耐恼的叫声。只见锤头鸟不断拨弄地面,并频频低头去啄咬那些缠绕着右脚爪的烦人草茎,连带着鸟背上的谷辰也摇晃起来。

      草怪那边有飞燕对付,自己下去帮忙割草应该问题不大吧?

      就在谷辰从挎包里翻出瑞士军刀时,拔弄草茎的锤头鸟就像再忍不住般突然发出狂躁叫声。只见锤头鸟先是略略蹲低,随即再猛然跃起。强悍爆发力让锤头鸟一举跃到三米高,猝不及防的谷辰差点被甩下来,而缠着鸟足的草茎也被整个儿给扯了出来。

      草茎底下连着一沾满泥巴的草怪。

      锤头鸟猛甩右脚爪把草怪抛到前方,随即以铁槌般的巨喙用力啄下。锤头鸟的巨喙把草怪啄得粉碎,跟着却陡然兴奋了起来。先是仰头嘎嘎高叫数声,随即撒开双腿朝前方狂奔,一路踢飞了好几只蛰伏地下的草怪。

      “咦?等等,停下来!快停下来!”

      鸟背上的谷辰见势不妙,连忙拽紧笼绳想让锤头鸟镇定下来。

      然而锤头鸟本身便是半野生的陆行猛禽,驯服程度比不上马匹,再加上谷辰自己也是新手中的新手。结果几番折腾下来反而让锤头鸟更来了脾气,有好几次还想回头把背上的蠢家伙给戳下来。

      结果谷辰再不敢乱动,只好紧紧抓着鞍座,任由这位鸟爷带着他纵情狂奔。

      黄土地在谷辰眼前飞驰而过,偶尔还有身体腾空的大飞跃出现。狂暴的锤头鸟以超过六十公里的时速掠过荒野及林地,那剧烈颠簸甚至让谷辰联想到迪斯尼的云霄飞车。为不让自己从没系安全带的飞车上摔下来,谷辰只得拼命抱紧锤头鸟脖子,并在心里赌咒发誓今后再不和这货扯上关系。

      头晕与胃痛的双重刺激让谷辰很快便失去了对时间的感觉,也不知过了多久,在谷辰忍耐力濒临极限前,跑得尽兴的锤头鸟终于缓缓停了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