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永久三级片

      午饭的时候餐桌上的蒋未生脸色非常难看,这让本来想问问他出了什么状况的西村鸣屋打消了发问的念头,午饭的过程中他都一脸怪异的看着吃饭也带着帽子的蒋未生。蒋未生当让知道自己目前的行为有些怪异,所以他吃过饭之后就直接出门了。

      何佳怡上午给蒋未生打电话并不是闲着无聊,目前她新专辑其前期的准备工作已经筹备的差不多了,今天下午恰好是制作团队碰头会议的约定时间,何佳怡需要确定蒋未生今天是否能到场。

      刚刚走出小区,一个奇怪的女孩恰好拦住了他的去路。

      “Hello, do you speak English?”

      女孩戴了一个大大的墨镜,嘴上带着口罩,这个打扮让蒋未生完全无法看清她的样子,大概170的个子在女生中也算是比较出挑的了,因为季节原因蒋未生无法看出对方的身材怎么样。

      女孩的声音很有质感,口罩的遮挡让她的声音在音调上略显低沉,而对方的英文在发音还带着书面英语的生硬,显然英文不是她的母语。

      “。。。。。。”蒋未生这具身体对于陌生人的沟通一向敬而远之,所以他根本就没有试着回答女孩的问题,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后直接转身就要离开。

      看着蒋未生的背影,女孩略带无奈的叹了口气,嘴上用汉语抱怨道:“真是服了,高健那个混蛋还跟我说岛国的英文普及率很高,等回国看我怎么收拾他!”

      女孩并没有刻意的压低自己的抱怨声,所以没走两步的蒋未生把她的抱怨一字不落的听了个完全。他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转身看向正找其他人寻求帮助的女孩。

      蒋未生被困在蒋明杰的身体里十八年,虽然他能感知身体周围发生的事,但这真的缺乏触感,所以严格意义上讲这个女孩应该算的上蒋未生见到的第一个华夏人。

      慢慢的来到女孩的身后,蒋未生用英文问道:“需要帮忙吗?”

      听到这标准的英文女孩立刻转过身来,语气激动的道:“谢天谢地,终于有救了!请问这里怎么走?”说着她指着地图上的一个位置,递给蒋未生看。

      与此同时女孩认出了蒋未生就是她刚刚拦住的男孩,女孩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后一脸不满的用汉语嘀咕道:“什么吗!这小鬼子刚刚装不懂英文?戴个帽子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像好人!”

      这么近的距离蒋未生显然不可能听不见,他没好气的白了女孩一眼,随后一把将地图夺了过来。

      “嘿!干嘛!抢东西啊!”蒋未生的动作吓了女孩一跳,她一把扣住了蒋未生的手臂,防止对方跑掉。

      蒋未生用力甩了两下没有甩掉,女孩抓非常紧,他有些不自然的道:“你拿着地图哆哆嗦嗦的,谁知道你指的是哪里!”因为自闭症的原因,他的这具身体其实很不喜欢跟人做身体接触。

      “废话!你试试站在外边两个小时,你哆不哆嗦!”女孩的声音里也带了几分火气。接着她松开了蒋未生,抬手在地图上指了指自己的目的地。

      女孩所指的位置让蒋未生微微一愣,他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女孩,然后开口道:“跟着我!”说完不等女孩回答,转身就走。

      “这小鬼子是什么毛病!”女孩缓步跟在蒋未生的身后,嘴上还在不断地抱怨着。

      “长得跟个牙签儿似的,一看就纵欲过度!”

      “这个货该不会是人口贩子吧!哼哼,你要是敢打姐姐的主意,姐姐就绝对免费教你做人!”

      。。。。。

      从小区门口到公司的这一路女孩的嘴就没听过,蒋未生这个郁闷啊!两个人刚刚的交流完全是用英文,女孩直接就把他当成岛国人了,所以大大方方的用汉语不停地在编排他,蒋未生真的想转过身来把她的嘴给缝上!

      随着越来越接近公司,身后的声音慢慢的消停了,显然女孩也意识到蒋未生应该不是什么坏人。等到来到索尼唱片公司的门口,蒋未生一脸阴沉的转过身来,因为女孩脸捂的很严实蒋未生并不知道她此刻的表情是什么。

      “到了!”说完蒋未生像完成了什么任务一样,不等女孩回答就直接走进了公司。

      女孩看着蒋未生的背影,有些心虚的嘀咕道:“这个货该不会懂汉语吧!”

      ------------

      作为仅存的几个拥有全球唱片发行渠道的索尼来说,一栋办公大楼显然是他们公司的标配。其实在第一次看见这栋办公楼的时候蒋未生就没弄懂,不就是唱片制作吗,用得到这么大的一栋办公楼?在他这辈子的概念里,一间录音室,再加上几间文案的办公室就完全搞定了,蒋未生估计坐在这栋办公楼里的多数成员都是不干活的成员。

      刚进入办公室的大楼,一个年轻人笑眯眯的迎面而来。

      “哟!这不是明杰吗?怎么换了个发型啊?”

      年轻人的名字叫顾小北,算得上是华夏乐坛新晋崛起的一个年轻的音乐人,跟蒋未生不同他是一个很活跃的人,来到岛国的这段时间他凭借着自己的交际能力,在何佳怡的制作团队里混了个风生水起。

      轻轻的对着顾小北点了点头,蒋未生就要绕过对方,可显然顾小北不想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他。

      顾小北抬手拦住了蒋未生的去路,面带微笑的问道:“别忙着走啊,你怎么一见到我就想走开呢?”

      “有事吗?”蒋未生皱着眉头反问道。

      “瞧您这话说的!没有事儿就不能找你聊聊天儿了吗?”顾小北站到蒋未生的身边,搂着他的肩膀亲切的说道。

      当顾小北的手搭在蒋未生的肩膀上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僵硬了!他轻轻的晃动了一下肩膀,将对方的手甩开,没好气的道:“说话就说话,能别动手动脚的吗?”

      “哈哈,你又不是女的,有必要这个样子吗?”蒋未生的动作让顾小北更加的开心了。

      蒋未生他发现这个货还真有点儿自来熟的样子,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蒋未生继续闷头向前走。

      见蒋未生没有搭理自己,顾小北也不以为意,他继续跟在蒋未生屁股后头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顾小北不像蒋未生自从来了岛国就没来公司几趟,他可是这栋办公楼的常客,所以两个人一路上总能看到跟顾小北打招呼的人,虽然他的日文不好,但两句常用语还是能说出来的。

      蒋未生也是真的服了顾小北这个货,从大楼门口到会议室这一路,顾小北不但跟自己说话的嘴没停下,他还能兼顾一路上打招呼的人!

      “老蒋听说了吗?何大美女那个绯闻男友这两天来岛国了,就这热乎劲儿,我估计两个人早就睡一堆儿了!“

      “不过听录音那边的朋友说两个人上午还吵了一架呢!战况倒是不太激烈,不过薛泽铭这小子中午就离开了!听说好想是要拍什么电影!”

      。。。。。

      “我这次总算是见到了什么叫创作音乐了,这段时间跟着钟老师我真的学了很多东西,我现在才意识到哥们儿以前做的那些东西都是垃圾啊!”

      。。。。。

      “哎~老蒋,再告诉你个小道消息啊!”

      “我们团队要来新人了,悄悄的告诉你对方是一个超美的妹子,我可是亲眼见过,我这辈子就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妞!有时候觉得老天其实挺不公平的,再看看你我,完全就是偷工减料的残次品啊!”

      。。。。。。

      蒋未生的脑瓜子嗡嗡的一直响个不停,这个货也不用他搭话,去会议室的路上竹筒倒豆子般的把这段时间创作团队里发生的事儿一件件讲了个明明白白,有的还夹带一些他自己的感想!蒋未生真的要给他跪了!

      好不容易走进了会议室,顾小北终于消停了,两个人在这间屋子都算是小字辈,顾小北当然不能像刚刚那样毫无顾忌的叨逼叨个不停。跟每一个大佬都打过招呼之后,顾小北很自然的来到了进门之后就找了角落猫起来的蒋未生身边。

      这个时候屋子里已经来了不少人了,何佳怡当然早已到场,还有录音师,编曲师,作曲家,作词人等等,蒋未生和顾小北两人算是来得比较晚的。

      坐在会议桌主位上的是钟之林,也就是顾小北口中的钟老师,这次的会议也是他召集大家而来的。在业内这位可以说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了,最主要的是跟他同时代的不是Game Over了就是退出乐坛了,只有他依然活跃在音乐制作的第一线,算得上是乐坛的长青树了,何佳茵请到他来做自己的专辑可是用了很大的人情,而且在专辑的收入上也做出了一定的让步。

      主位上的钟之林环顾了一圈会议室,在看到蒋未生的时候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开口道:“人到的差不多了我们开始吧!”

      “这次召集大家过来主要是想让大家把自己的工作的筹备情况跟我报个备,咱们就先说说歌曲的准备情况吧!从我开始,目前我为这张专辑准备的六首歌曲我已经做好编曲了,随时可以开始录制,何小姐我觉得从明天开始你也准备好进录音室吧!剩下的四首歌我觉得在你录歌的时候也差不多能够做好了。”

      。。。。。。。

      会议上的各位前辈轮番发言,坐在角落里的蒋未生和顾小北两人则表现的各有不同。顾小北瞪大了双眼囧囧有神的聆听着各位大佬的发话,那分专注度好像是在听什么重要的报告一样。而蒋未生则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带着耳机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蒋未生是在观看假面舞团的视频,因为在国外他的手机无法上网,所以上午的时候他在家里下了很多假面舞团的视频,本来是想下午好好研究研究舞团的风格,没想到何佳怡一个电话把他叫来开会。对于计划好的事情蒋未生的这个身体一直都有很强烈的惯性,索性他觉得这个会议跟自己关系也不大,走个神看看视频应该影响不到谁,毕竟他可是答应了假面舞团要为他们创作BGM的,两周的时间确实有点儿紧,不赶紧了解一下假面舞团,那他做出来的东西肯定过不了对方的审核。

      屋子里的人不算多,坐在主位上的钟之林视野也很好,所以蒋未生的溜号就像是黑夜中的萤火一样一目了然。

      钟之林那个膈应啊,他是真的不明白何佳怡为什么要把蒋未生这样莫名其妙的人塞进这个团队,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你跟他说话他不是‘嗯’就是‘好的’,超过三个字儿得回答都算的上是老天开眼。钟之林一直觉得音乐创作是一项团队工作,有的人编曲很强,有的人擅长作曲,有的人是专业录音,有的人只玩混音。所以一首歌从创作到录制是其实是一个团队工作,你说说弄了这么个东西进来你让大家怎么跟他交流?

      而对于蒋未生的能力钟之林也是不以为然的,何佳怡之前的歌曲他也有听过,在他的眼里那不过是泛泛之作,何佳怡的走红不是因为她的歌曲如何如何,而是因为她身后的公司给她定位非常符合她的个人风格,蒋未生制作的歌曲不过是刚过及格线而已,这样的人在华夏随便一抓就一大把,底层工作人员而已。

      蒋未生在会议上心不在焉是做给谁看?钟之林很明白他就是做给自己看的!

      其实算起来蒋未生才是何佳怡的首席制作人,在未和索尼签发行合同之前,一直是他在为何佳怡的专辑创作歌曲,但当何佳怡决定走出国门的时候,他首席制作人的地位就受到了威胁。虽然在华语音乐上蒋未生有过一定的成绩,可这种全球发售的专辑他的年龄就显得不那么让人信服了。

      钟之林明白这个小子一定是在表达对自己的不满,权利之争一向是男人最钟爱的运动,钟之林从进入这个行业之后就一直在跟各种各样的人争斗,这种程度的甩脸色在他看来就是小儿科而已。

      钟之林冷冷的撇了一眼聚精会神的看着手机的蒋未生,随后突然开口打断了一位作曲人的话语,插言道:“小蒋,之前听何小姐说,这张专辑的一首歌由你来负责,作曲和编曲的工作你做的怎么样了?何小姐什么时候能进你的录音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