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最大AV电影

      宁采儿沉沉睡着,但额上仍在不断地冒冷汗。她已连续多日不能睡一个好觉了。整夜的噩梦让她的精神愈发涣散。“不!我不是王妃!”宁采儿沉在睡梦中,不断地摇头低语着:产“我不是王掦妃!我根本就不认识福王!”

      披衣起夜的张婆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举着煤油灯走着。忽然,她脚步一停,寻声望去。“不!你们不要抓我!”宁采儿的语气愈发惊恐ょ,张婆觉得诧异,便蹑手蹑脚地靠了过去,贴耳听着。

      “你们不要再缠着我了,求求你们!放了我吧!”宁采儿的声音十分凄楚可怜,但落在张婆的耳里却只换来一声冷笑:“哼!又在发癔症了。”

      “男人哪有不好色的。”张婆时常这样对自己的闺女云儿说:“咱家쨩徐老爷年轻气盛,又是朝里的红人。你得多在他跟前儿走动走动,叫他多瞧你几眼。瞧得多了,兴许哪天就看上你了,纳你做个妾什么的。긞”

      “妈!咱Ⱥ可别总想着攀高枝。”云儿也总是一句话ᅮ就顶了回去。

      张婆虽有些无奈,但也认定是女儿害羞,不肯服软。谁料,突然来了个什么宁姑娘。看僊徐老爷对姩宁姑娘的百般爱护,폔不禁让张婆ⶅ又妒又恨。她当然不是为自己妒,而是替女儿妒。而且她也认为,女儿不可能不妒。

      所以张婆对宁采儿殊无뇰好感,伺候起来虽说不敢公然违逆,却也不算殷勤。就像此时,她眼见宁采儿在噩梦中挣扎,理应将她唤醒騂了,再好言安抚一番。可她没有这样做,只鱟是嘲讽了一句:“哼!又在发癔症了。”捗然后就迈步走开了。“病痨鬼,想来也活不长。”说了句刻薄话,她的心里倒是平衡多뤟了。

      “我不是王妃!”宁采儿大蚞喊了一句,从床上猛然坐起。门外的张婆闻言却䌏是眼睛一亮,又重新回来侧耳听着。

      宁采儿坐在床上,额上汗水涔涔,心也跳得很快。她望了望黑漆漆的四周,心神也才稍有安定。当遅她目光移动,望见门前竟有一个黑影,又吓了一跳,忙叫道:“谁햵在外面?”

      张婆被喝破行藏,也觉得十分ោ尴尬,慌张地霻说:“宁姑娘,是……쪺是我……姓张的婆子。我听见宁姑嚿娘好像在说梦话,就过来问问。”

      “哦。”宁采儿应了一声,说:“原来是张妈妈。我没事,只是做了ꤓ个噩梦。”

      “老人话讲,梦都是人心里的影儿,宁姑娘平日里想法多,难免做梦。”张婆笑챏着说:“还是我进来给您倒杯水喝吧。”

      “不敢劳烦张妈妈,我自己倒水就好了。”被张婆一说,宁采桬儿也觉得有些口渴,便翻身下床来倒水。

      “那可不敢。徐老爷䅃临走时盵特意嘱咐的,纪要奴婢们照顾好宁姑娘。”ᩉ张婆说:“您就让我进来瞧瞧吧,看能帮您做点什么的。” 

      宁采儿迟疑了片刻,才说:“那好吧。”她将门栓拨开,把张婆给让了进来。

      “宁姑娘。”张䆪婆躬身叫了一声,然后才小心翼翼地走进来。“屋子里太黑了。先把灯点着吧。”张婆说着就用手里的乩煤油灯引燃了宁采儿屋子里的几根蜡烛,漆黑的房间瞬间就亮堂了起来。

      冟“张ँ妈妈,我做噩梦吵到你了。”宁采儿踱步走来,略带着歉意说。

      张婆一边给杯子持里倒水一边鲍说:“宁姑娘体贴我们下人,老身心里也暖。但这话您可不要再说了,说多了传出去,人家该说徐家的下人们不懂规矩了。”

      撝 宁采儿微微一笑,说:“ㄍ我本来也是下人。”

       “啊?”张婆一愣,䶨随即笑道:“宁姑娘又开玩笑了,您要是下人,徐老爷怎么对您这么百依百顺的。我那云儿怎么就……”

      话说到一半,张婆便知不妙,立即打住了 ,忙又奴颜笑道:“宁姑娘,老身说错话了,您可千万痊别见怪。”

      “不会。”宁采儿淡然笑着,坐下来接过了张ཎ婆递给自己的水。

      “对了,宁姑娘住进来这些日子了,还不知姑娘是哪里人氏呢。”张婆笑着说:“听您口音像是北方来的,许也是从满洲鞑子那儿逃来的?”

      宁采儿点了点头,说:“算是吧。”

      张婆叹了一口磆气,说:“也是,天下乱了,䊳还是咱们平头百姓最苦。不过现在好了,宁姑娘有了徐老곂爷做依靠,心里也能踏实了。” ୘

      ⒃宁采儿没有应声,焴只是尴尬地笑了笑壯。

      “对了,前段时间南京城出了个‘假王妃’,这事儿您可知道吗?”张婆忽然这样一问,宁采뵊儿毫无防备,“啊֠!”地ᙅ惊叫了一声,手中的杯子也“啪”地一声摔在了地上。

      “我……我不知道呀!”宁采儿眼神慌乱,语气也十分颤抖。张婆一望之下便知端弣倪,便又笑着说:“宁姑娘不必害怕,民间都盛传那王妃断不会是假的。”

      “㋿为﫢……为什ꆑ么呀?”宁采儿紧张地问道。 釫

      “您想啊。假冒王妃乃是欺君大罪。谁会放着自己的日子不过,去冲那个晦气。”张婆说:“所以呀,那王妃想必是真的。”

      “哦哦。”宁采儿敷衍地应了两声,又强颜一笑,说:“张妈妈,多谢你陪我说话,我已经好很多了,你快回去睡吧,我也要睡下了。翡”

      “成。”张婆爽快地应尊了一声,又不冷不热地说䥺:“这人呀,不做亏心事也就不怕鬼叫门。宁姑娘是善良端正的人,用不着怕那鬼呀怪的。”

      “张妈妈说得是。”宁采儿应了一声。

      宁采儿送张婆出门去以后,更是心下惶惶。ꤤ“难道我的梦话全被她听튯到了?这可如何是好!”她坐立不安,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虑万状。

      㰃 而张婆出门寣去则是满腹絋的狐疑。她端着煤油灯边走边寻思:“难道这个宁姑娘真是那个‘假王妃’﬩不成?可她看上去很胆小荖,又怎么敢冒充王妃?可她若是真王妃,又为什么会在这里?难不成真如ভ外边传的那样,当今天子是假的?”

      想到这里,张婆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越想越觉得可疑,越想越想不出个头绪来,也就只好叹一口气,不想了甜。这时她才恍然发现,自己居然走到大门口,再悰多走几步的话真就一头撞在门上了。

      “唉,还是老了,一⾌想事就不知道要干什么了。”她咂咂嘴,摇着头獡转身就向回走。촪

      忽然一阵急促地敲门声传了来。张婆一呆,忙回头问:“什么人?”

      “我!徐枫!”徐枫的声音从门外传了来。

      张婆吃了一惊,忙将煤油灯放在一旁,赶过去将门开了。徐枫进得门来,先是回头望望空荡荡的大街,然后再将门栓插蜹上,显得鬼鬼祟祟的。

       “老爷,您不是出去办差去了吗?₇怎么大半夜地回来了?”张婆问道。

      徐枫望了她一眼,淡蔏淡地说:“你不用管了,快去睡觉吧。”然后大踏步向里屋走去。

      张婆讨了个没趣,不知嘟囔了一句什么,便走开了。

      宁采儿正在彷徨无计时,徐枫忽然来拍门。“徐公子?”她心头一喜,像是见着了救星一样,急忙奔过去开门。

      “公子,你怎么这个时辰回来了?”宁采儿也同样疑惑地问了句。

      徐枫进得门来,小心翼翼地将门关好,说:“不这个时候回来,那恐怕就回不来了。”

      “啊?”宁䨭采儿吃了一惊,忙问:“可是出了岔子?㽐”

      徐枫坐下来说:“借款的事倒没出岔子。我和郑森合计着,ए靠这借来的一百万两银子造枪造炮的可能来不及。所以我让他带着钱兵分两路,一路去澳门找葡萄牙人买红衣大炮。一路去日本买火铳,他们那边叫铁炮。”

      “那,这个郑森靠得住吗?”宁采儿皱眉问道。

      徐枫含笑道:“‘国姓爷ꚾ’当然是靠得住的。更何况他从小在日本长大,这次去日本买火铳正合适。”

      什么日本、葡萄牙、澳门䬆的,宁采儿可从来没听说몛过,她只知道那是很远很远的地方,又问:“既然差事办完了,公子为何如此忧虑댲呢?”

      徐枫重重地叹息擇一声,说:ᝈ“马士英在我出海的时候,居然派锦衣卫抓了冒辟疆他们。他们可都是我在苏州改革财务制度的帮手呀。他们一旦被捕,我的‘数目字管理’政策肯定就推行不下去了。而我恐怕也得跟着吃窩瓜落。要不是钱谦益冒险来通知我,只怕我现在也已经被锦衣卫请去喝茶了。”

      “喝茶?”宁采儿不懂徐枫话里的意思,问道:“他们为什么要请公子喝茶呀?”

      㻸 “哼!喝茶是委婉的说法,就是被抓去坐牢的意m思。”徐枫摇头笑笑,说:“不过咱们챲不用太过担心。明天上早朝,钱大人会帮我说话的。”

      “公子……”宁采儿不自觉m地伸手握住了徐枫的手,丷哽咽了几声ᷘ才说道:“公◳子现在处境危险,又将我这‘假王妃’藏在府上,只怕……只怕……早晚都会被人发觉的。”

      “发觉又怎么样!”徐枫重重地一拳砸在了桌上,望了一眼默鯱默垂泪的宁采儿,温言道:“小宁,是我让你假冒王妃的。就算被人发觉了,我也紿定要保你的周全。大不了,我送你去武羃昌。只要你到了左良玉那,就没人敢难为你了。”

      “不!”宁采儿终于哭出了声来,说:“小宁就算死̹也要ꗗ和䃰公子待在一块!”她心中的恐惧、紧张⣗、惶惑和悲愁都随着身子一股脑地扑在了徐ˉ枫的怀里。

      门外的张婆听着两人的諰对话,已是惊得张大了嘴巴。“原来是这样!ང原来是这样!”她心中的疑惑终于完全解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