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人妖吃奶

      “老二呀,我这次去香港,把你要搞联营的事跟大黑哥说了,大黑哥说你有眼光,还把我损了一顿。

      说我是井底之蛙,目光短浅,没理想,没追求,我现在是同意联营了,可是我们有啥好处啊?”

      文彪看向安然,安邦同样看向安然,也是满脸不解和困惑。

      安然叹了口气,伸手拉住两个哥哥的手,说道:“我的哥哥呀,你俩咋还没转开磨呀?

      你们想啊,我们现在生产的那些霹雳舞服装,是不是成本很低,谁都能买得起?”

      “这我知道,贵了,也流行不起来啊!”

      “所以啊,拿着你这些服装,人家不会仿啊,又没有人关心啥牌子,主要就是看的款式!”

      两人好像有点明白了,若有所思的看着安然。

      “我们现在拿着这么多订单,必须尽快消化掉,既交了人,还分解了这块大蛋糕。

      这样就让内地的服装厂家没时间,也没必要去仿这便宜货,我们呢,就可以做下一批服装。”

      “下一批?我们把活都给别人了,我们哪儿有下一批?”

      “哎呀,你们忘了你老弟能做梦了,做梦就能出服装新款式!”

      “去,去,去,还真把自己当成未来人了,又开始胡咧咧,说正事!”

      安邦踹了弟弟一脚,笑着说道。

      安然收起笑脸,正色说道:“搞联营是早晚的事,现在的国外品牌,已经瞄准中国这块未被开垦的土地。

      汽车,电子产品,工业产品,文化产品,服装都进来了,那我们自己的品牌该怎么办?”

      “那还能怎么办,跟老外干呗!”

      安邦和文彪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怎么干?

      拿拳头,动刀动枪的干?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人家的质量,资金,规模都比我们强,人家换套流水线,用的是我们的钱!

      我们呢?

      换得起吗?”

      两人低下头,沉默不语。

      “你们知道三来一补吗?”

      “当然知道,三来是来料加工,来件装配,来样加工,一补就是补偿贸易,嘿嘿嘿!”

      文彪有点得意的说道,心道,自己这夜校没白上,没让老二考住。

      安然叹了一口气,继续问道:“那你们知道特殊政策,灵活措施吗?”

      “知道,就是说我们这儿,还有福建,给了我们很多政策,包括免税啊什么的......”

      安邦赶紧抢答,看着安然闪光的眼神,说不下去了。

      “过完年,我就该回去上学了,有些话我只能是说说,真正做事的是你们,我的亲哥!

      我们现在就坐在聚宝盆上,随手一捞就是钱,老外也来了,和我们一样,人家也在捞。

      我们用的是手,可人家用的是啥?

      是耙子,是大盘,是大网,牛逼的都用上了铲车!

      三来一补,三来一补,呵呵,呵呵呵!

      我们用廉价劳动力生产出来的产品,是老外让我们生产的。

      我们呢,再用三倍,五倍,乃至十倍的价钱买回来!

      买回来以后,知道上面写的什么?

      Made in China!

      中国制造!”

      安然一下站了起来,莫名的开始焦躁,两个哥哥来广州这么久了,观念还这么陈旧,迂腐。

      文彪和安邦心里有点害怕,紧张的看着眼前这个光头弟弟。

      安然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人也坐了下来,望着天空,幽幽说道:

      “灵活措施,我们搞联营拉着大家一起干,是不是灵活措施?”

      两人眼巴巴看着安然,不敢再接话。

      “我们只有手拉手,拉更多的人和我们做同样的事,我们才有希望做大做强,才能跟老外竞争。

      我能给你们今年,明年,甚至是三年,五年的服装流行款式。

      可我们,就靠这一个小服装厂吗?

      品牌没打响,规模不够大,资金不够雄厚,渠道没建成!

      这都不要紧,我们有时间,只要你们听我的,我能帮你们飞,我能帮你们建立一个庞大的服装帝国!

      只要你们听我的,就这么简单!

      我这次回去,要拼三年,我要去北京,我一定要考到北京去。

      我希望三年后,我们在北京见,带上你们的钱,我们轰轰烈烈的干一把!”

      “对,轰轰烈烈的干一把!”

      哥仨一起伸出手,搭在一起,心也搭在了一起,三人一起开心的笑了。

      很快就要过年了,安然组建了五支模特表演队,没有一个专业模特,都是普通的员工。

      在迎春花市上,到处都能看见狼王和女人花的服装表演,一走一过,在人们心中种下种子。

      白羽姐妹参加了,花不语参加了,文彪,安邦,星爷,连冰冷的妙玉姐也参加了。

      三十的晚上,在服装厂的大食堂,摆了三桌年夜饭,在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中,安然又长了一岁。

      新年钟声敲响的那一刻,这一群年轻人欢呼着拥抱在一起,笑着,哭着,祈祷着......

      初六的时候,安然和白雪踏上了回家的列车,站台上站满了送行的人。

      把头伸出窗外,望着朝夕相处了五十天的花不语,望着那些努力改变自己命运的小徒弟们。

      安然的鼻子发酸,白羽站在角落里落泪,任凭白雪怎么喊也不过来。

      “安然,给姐写信!”

      “老二,加油!”

      ......

      “呜呜,库次,库次......”

      列车缓缓启动了,安然和白雪使劲挥手,一张张送别的脸,渐渐模糊,直到消失不见。

      几天后,白雪先下了车,安然继续坐了两个小时才下车,安为国和杨云一起来接儿子。

      一下车,杨云就饶着儿子转圈,安为国使劲抱了抱儿子,很费力,却很开心。

      “儿子,走了一个多月,这是又长个了,比你爸都高了一块!”

      “妈,我穿的旅游鞋,底厚,长了点,正好一米八了!”

      “哦,难怪呢,这鞋可挺好看,多少钱啊!”

      “五百多!”

      安然不敢撒谎,硬着头皮说道。

      “啥,你疯了,买这么贵的鞋,肯定是你哥,这个败家子,看我咋骂他!”

      杨云直接炸锅了,两人工资加起来才300块钱,一双鞋就花了500多,不急眼都怪了。

      “妈,这不是我哥买的,是一个姐送的!”

      “啥姐能送这么贵的鞋,你这孩子......”

      “好了,好了,别喊了,没看见人都瞅你呢,回家再说,杨老师,注意点影响!”

      听到注意点影响,杨云终于不喊了,生气的看了看安然,又笑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