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免费a6673.cn

      李宽绞尽脑汁想办法的时候,李二也来到了立政殿。

      李二同志咆哮式的“夸奖”了李宽一番。

      大声夸赞李宽,目无尊长,李宽直挺挺的站在长孙身后,眼巴巴的看着麻将。

      李二究竟说了什么,对不起不知道。

      总之李宽觉得是夸他了。

      “好了,陛下。

      宽儿也不过是和元昌玩闹罢了,你还是看看宽儿做出来的这个麻将吧!”

      长孙开口劝解,其余几位娘娘同样开口。

      果然有长孙在,就没意外。

      李二无能狂怒,只觉得应该好好说说长孙,不能让她在这么对李宽宠下去了。

      连自己王叔都敢打,当真是愈加无法无天了。

      可看到长孙几人熟练的打着麻将的时候,李二也被吸引了目光。

      “几块玉石罢了,有什么稀奇。”

      李二佯作不屑,直勾勾的眼睛却立马出卖了自己。

      被长孙强拉着坐下,李二看似不情不愿的学着长孙摆弄了起来。

      “宽儿,你教你父皇!”

      李宽闻言立即开口给李二讲解。

      不得不说李二的手风还是不错的,摸了几次下来,本来看似散乱的牌,竟然上听了。

      扭头问李宽怎么打?

      这还用问,上听不要命,生章怕什么,干就完了。

      直接告诉李二打二条。

      哗~

      哗~

      哗~

      一炮三响。

      几位娘娘看着尴尬的李宽和黑脸的李二笑的不行,一个个还假意的催促着让李二给钱。

      长孙也笑的不行,同样玩笑一般让李二掏钱。

      “刚刚宽儿打的牌,怎么能让我给钱?”

      李宽轻咳:“父皇,你问我的。”

      “那也是你打的啊!”

      “你问的!”

      这赌债反正李宽是不准备背,本来穷的叮当响,在背上点赌债,这还怎么活。

      与此同时,李宽也无尽鄙视李二穷鬼一个。

      这还没割地赔款呢,都穷成这样,可想而知历史上签订了渭水之盟后的李二会穷成什么样。

      闹不好连裤子都穿不上。

      想到这里,李宽暗自琢磨应该找个机会,将突厥要入侵的事给李二提个醒。

      但是怎么提醒,还需要好好琢磨一番。

      总不能直接告诉李二突厥要打进来了...

      胡思乱想之际,正在兴头上的李二突然不玩了,带着身边内侍离开了立政殿。

      临走时警告李宽不准在弘文馆惹是生非。

      李宽可以百分之百肯定,李二绝对还在想着玩的。

      但是偏偏李二直接收手不玩。

      这让李宽恍惚之间明白一个道理。

      李二似乎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在对自己的控制上,绝对是一等一的。

      作为第一次见到麻将这类娱乐项目的李二,能够如此自律控制住自己的欲望。

      这让李宽心中也有些佩服他了。

      李二走了,而且天色渐暗,几位娘娘也一一离去。

      李宽李泰在长孙这里用完晚饭过后,同样返回自己住所。

      ……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弘文馆中李宽摇头晃脑的跟着一众小屁孩诵读论语学而篇。

      弘文馆乃修文馆更名而来,聚书二十余万卷。置学士,掌校正图籍,教授生徒;遇朝有制度沿革﹑礼仪轻重时,得与参议。置校书郎,掌校理典籍,刊正错谬。设馆主一人,总领馆务。学生数十名,皆选皇族贵戚及高级京官子弟,师事学士受经史书法。

      不过目前弘文馆就读的学生中,只有李渊这一脉的皇家子弟。

      如李渊之子、李建成李元吉之子以及李二的儿子。

      弘文馆日后肯定会来其他京官之子,但是什么时候会到来这就不是李宽知道的。

      对于摇头晃脑李宽内心是拒绝的,可是所有人都做出这样的动作,为了不显得自己突兀,李宽也跟着晃动了起来。

      正摇,反摇...

      一篇学而篇读下来,李宽好像知道为什么古代人为什么读书之时,摇头晃脑了。

      节奏和断句。

      是的。

      在古代是没有标点符号的,读书人为了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进行断句,而后深化记忆。

      可李宽不一样,他可是知道标点符号的作用的,自顾自的在心里将标点符号填好,完全无视摇头晃脑的作用。

      十八学士之一的于世宁,手持书卷在前头不停讲解,李宽目不转睛的看着,时不时点头目露恍然。

      至于于世宁讲的什么,鬼知道。

      “李宽,看你的样子似乎有所领悟,不如你为大家解释清楚。”

      李宽起身,神色轻变。

      鬼知道你于世宁讲了什么,你让我解释,我解释个锤子啊!

      “先生,学生讲不好!”

      “没关系,畅所欲言。”

      李宽:……

      “好了,竟然你说不出来,那就坐下吧。”

      “李泰你来解释一番!”

      李泰闻言站起,直接开口侃侃而谈。

      好吧,这下李宽终于明白这于世宁问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了。

      作诗!

      李宽有些后悔刚刚走神,要知道于世宁这个问题李宽觉得他出来同样冠绝大唐。

      先给你来个唐诗三百首压压惊,再给你来点宋词。

      估计这方面大唐所有读书人加在一起都不够李宽一个人打的。

      可惜如此好的装比机会,被李泰抢了去。

      机会没了就没了,李宽继续神游,不断思索着到底应该如何逃脱掉弘文馆的读书之旅,也琢磨究竟该如何将突厥即将进犯的消息不动声色的传给李二。

      作为李二登基后,弘文馆的第一次授课。

      李二和长孙同样来到了弘文馆之外,两人带着侍卫躲在窗外看着弘文馆中的一切。

      知子莫如母。

      李宽看似认真学习,实则神游天外的状态让李二和长孙脸色都是一黑。

      长孙还好一些,对于从小就不喜读书的李宽,有些了解。

      李二就非常不满了,作为他李二的儿子,也不是希望你成为大儒,但是最起码你需要比大哥和三弟家的孩子强吧,没事研究什么麻将,读书却一点不上心,真真是玩物丧志。

      虽然那同样是他的亲侄子,但李宽这个样子还是让李二一阵恼怒。

      心里暗下决心,一会一定要好好教训李宽一番。

      坐在弘文馆中的李宽不知道,在弘文馆中的第一天他就要挨揍了。

      “今日的课业就是如此,你们回去后每人作出一篇诗句,明早带到这里。如果有人诗词做的极好的话,那么老夫做主,可以让其放假休息。”

      于世宁信心满满的说道,话语中还带着按说根本寻不到的奖励。

      通过今日的课业,于世宁可不认为以这些皇族子弟目前的水平,能够作出什么极好的诗词来。

      一直神游天外的李宽,闻言眼睛一亮,连忙叫住准备离去的于世宁。

      “于师傅,请留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