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国拍自产在

      长河之中,光阴流水喧嚣,一座铜﨏炉,宛若퐤万劫䊮不磨嫖,周身﷐灿灿神光淌落,弥漫着一股超然物外的气机。

      只可惜,렠铜炉之上,裂缝也很明显,有一㪿道缺口,趞破坏了整体的美感,当斧光划过,贯穿苍茫天宇,悍然撞来,那一刻,古今岁月都像是交错在一起,时空在粉碎,大道在燃烧。

      雽 而后一道先天灵光,迎面相抗,有道果浮出,将那斧光消磨,自身也碎裂开来,天地一时失声。

      ⟊先天灵光无踪,像是从这天地中消失了,是被打成飞灰?还是超出了这天地限制,超拔红尘日月之上?

      “那伏羲死了?”

      有惊疑不定的声音悠悠回响,“就连伏羲都抵挡不住,我等需要尽快离开。”

      “我看你才蜯死了。”

      女휦娲有些气急败坏,“别以为只有一道先天灵光我就不认识你,好你个帝俊,我兄长呕䇆心泣血,对抗斧光,貕难道还要受你的诅咒不成?”

      秴帝俊惊诧ᆗ的瞥了女娲一眼,好家伙,那先天灵光上,亮度骤然提升许多,没有法相道体,都被帝俊看出了女娲张牙舞爪,凶神恶煞的样子。

      徤 苓ꯙ “我只是猜测,可没诅咒对方。”

      帝俊赢绝不可能承认自己心里还有幸灾乐祸的想法,当下不顾大局的结果,怕是要被丢出去与斧光来个亲密接触了,帝俊再是头﫫铁偦,也是不敢得罪这么多先天神圣的,帝俊可不是天狗。

      껣 想到天狗,帝俊藠就见铜炉之釀中,一尊先天神魔,身上污血淌落,黑光弥漫,一种凶戾气机,挥之不散,有混沌无序的规则,在ﲊ重新书写,那是天狗,此时望去,再不复半点神圣之感,似彻底魔染,带有几分狰狞气机,可并不曾失去理智。 糿

      “那鞦伏羲,可还没死。”

      天狗身合㎧先天神魔之躯,生出蜕变ꎝ,真算下来,同样相当于大罗之境。

      ꄸ 恺只不过,天狗抵挡不ꧤ了那斧光,更是不敢冒头。

      “嘿,不曾魔染,那伏羲居然也达到了大罗之境,真是可畏可怖,就连斧光,都没办法对其좒造成伤害,你们可想彯好了㇏?煺待得伏羲回转身来,你们岂不是只能仰人鼻息?”

      铜炉震动,郵那诸鸉多先天飃灵光闪쮏耀之间,似乎生出஖迟疑,女娲冷笑一声道:“我在这里,若我兄长生有叵测之心,那自然可以拿我出气,可与那天狗,有什么好说褄的?对ꧤ方可是成了先天神魔。”

      女칒娲这话,说的有些道理,除非伏羲不管女娲性命了,不然最૗先倒霉的还是女멫娲。

      쿎 “先天神魔又如何?我不信到此时,你等还不明白,㨶那在混沌之中,被盘古大杀特杀,尸身坠落,血与骨俱为洪荒养料的先天神魔,与我等哪来什么本质区别?呵,纵为先天神圣,一样为人鱼肉,不证盘古,都要脑壳染血,死上一回。”

      当然,꒻因为先天灵光不燄灭,死了也能活,故而实⛿则心中不会生出绝望之念,这就是大曬罗之贵,贵于天地。

      꾞 顆 “那㔰你想如何?”

      女娲沉声说道:“是我兄长抵挡住了那斧光,莫非你想鿥来摘桃子膥?面临劫难璘,我삺兄长以大局为重,挺身而出,哪里像你?试问天狗ﴎ道友胆小如鼠,有何资格生出非分之想?”

      女娲怎么可能不清楚天狗的想法?这一座铜炉,以先天灵光而铸就,很是不凡,最主要的是,先天神圣大道流转,宛若流水,而流水不腐,若汇ꏒ于一身,则会是一场惊人造化。

      伏羲就是得了大好处,由此拾级而上,直켨接证道大罗곘。

      这超出了天狗的预料,让天狗的如意算盘有些不灵了,毕竟伏羲在外,没有逼到绝路,那诸多先天神圣⍍要低下头来,显然很难。

      哼,天狗眸子中有凶光闪现,餅本就得罪了诸多先天神圣,若眼下끺一㧻无所获,后面日子可怎么过?

      只♊要有足够的实力棩,就能让诸多先天神圣吃下闷亏。

      天狗一点都不傻,若不是伏羲跳出棋盘外,显得天狗十分愚蠢,黉那当下就该是天狗出面,掌握大局了。

      衇 除非其它先天神圣愿意化作先天神魔,但那风险就大了,相对而言,让天狗占些许便宜,然后去挡枪,再合适不过。

      天狗自恃伟力,神威滔天,有大道环绕身侧,朝着女娲扑杀过去。

      趍 女娲反应很快,慌忙嚷道:“别忘了,我手中可是有狗子你的把柄的。”

      天狗略微一顿,很显然,女娲的话让天狗有些迟疑了。

      女娲心中⥃自得,还没高兴多久,只见天狗所有彷徨犹豫之念散去,一道冷喝声伴着无边光雨袭来。

      “那又如何?涉及我成道之路,莫非还想威胁哵我?送你往生。”

      女娲有些慌了,不过老哥不在身边,뢲没人可以依靠,女娲反倒很快就将慌乱的念头斩去,重新恢复了坚定,危机之中,更显风采。

      女娲从来不是伏羲的依附品,她资质惊人,才情出众,惊艳时光,可不鷟仅仅是吃货那么简单。

      滔天的光칐芒迸落,ǖ不朽的꣟伟力流㿈转,造化与毁灭,一体两面,在那其中,一道先天灵光,像是有大界浮沉,大道交织,化作最为惊艳的一击。

      恰在此时,天狗杀来,有太阴횣之气垂落,万缕千丝,点缀成悠悠月色,银月高悬,光辉弥漫,像是有“咔嚓”的开裂声,冥冥中就连大道都崩灭了,又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女娲那一道先天灵光骤然一黯,受创不浅,造化汹涌,如水流一样淌过,只是再多玄妙,都不能让女娲短时间里恢洔复过来。

      “居然扛下来了?”

      天狗心中错愕,这就让人很意外了,本以为一击之下,就可以将女娲打趴下,而后顺势镇压了女娲,以此伟力,强逼其它先天神圣,这可以说是趁人之危,眼下局势堪忧,除非那诸罎多先天神圣都不惧鱼死网끄破,不然就必然要妥协。

      可连女娲都没被打왍趴下,ᢙ实力上,就要让人小觑了。

      ╔ 弱小,就是原罪。䱗

      㳃一旦天狗实力不行,◠嘿,搞不好那诸Ằ多先天神圣一拥而上,先将天狗打成蟮死狗再说。

      此时之所以留着天狗,未尝不是抱有制衡的心思,不然伏羲由谁来制衡?但凡还有力量可以与伏羲形成平衡,就凭之前天狗让朘诸多先天神圣为其挡刀的做法,就已然被彻底厌弃,天狗不死上一回是说不过去的。

      天狗感觉到了危险,仔细盯着女娲看了看,虽说女娲好像成了病猫,元气大伤,可出手的话,若还是未郼竟全功,那就真要完蛋了。

      燮“这不可能,动用大罗伟力,我ԡ就不信了,你还能翻天不成?”

      天狗成了先天神魔,对那大罗伟力,有所顾虑,一旦动用ᒹ,简直是츓最亮眼的靶子,生怕那诸多斧光没法找上门一样。 康

      大罗高高在上,宛若天意,至高至大䎄,而大罗之下,俱为蝼蚁,凡物怎能窥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