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棕合

      回到屋内。

      郭爷睡的很香。

      林凡盘坐修炼,叠山劲无需动手动脚,只需要静心修炼就好,根据修炼方法运转一圈,凝聚叠山劲。

      每一次修炼都能让叠山劲道壮大一丝,遇到暴击更是凭空暴涨。

      用郭爷的想法,想要修炼到圆满,没有数年时间根本不可能,但在林凡如此刻苦修炼的状况下,时间被大幅度的缩短。

      【提示:触发十三倍暴击!】

      【提示:叠山劲熟练度+13!】

      ……

      清晨,郭爷醒来,揉着后颈,疼的厉害,看到林凡还在修炼,心里震惊的很,真的是疯子,别说是修炼了一晚。

      “郭爷,昨晚睡的还好吗?”林凡睁眼,微笑询问着,态度更好,仿佛经过昨晚秦虎说的那番话后,幡然醒悟,想到某种重要的事情似的。

      “这里疼。”

      郭爷摸着后颈,虽说是废人一个,但他知道,昨晚又被这小子手刀打晕。

      “我给你揉揉。”

      林凡来到床边,丝毫不嫌弃郭爷身上的味,还有一搓能搓下一斤沾满泥灰的后颈,揉捏着。

      “郭爷,力道还行?”

      “嗯。”

      郭正堂也算是习惯现在的情况,被这小子绑到天九城,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也算是不错,就是没有自由而已。

      咯吱!

      吴俊拎着饭盒进来,看到林凡给乞丐揉着脖子,心里好奇的很,这乞丐老头到底是林精英的什么人呢,总感觉好尊重的感觉。

      “来了。”林凡打着招呼。

      “嗯,新鲜出炉的肉包子,味道很不错。”吴俊将饭盒里的早餐摆放在桌上,同时抱怨道:“昨晚也不知是哪个没道德的人,竟然将我们辛辛苦苦堆起来的货物给踢翻了。”

      “最近醉汉有点多,有可能是他们干的。”

      “有可能,兄弟们都在收拾着。”

      林凡给郭爷递来包子,郭正堂可不会跟林凡客气,拿起肉包子就往嘴里送,吃的满嘴油腻。

      “哦,对了,我听人说今晚烟雨阁又有活动。”吴俊知道林凡喜欢活动,得到消息后,就立马告诉他。

      林凡眼里有光,“什么活动?”

      活动=白嫖。

      虽说他对这些地方没有太大的向往,毕竟影响修炼,但有时偶尔的白嫖能活血,通神,精神气爽。

      “好像是琴艺比拼。”

      ???

      玛德,什么玩意,啥琴艺比拼,就不能弄点人懂的活动嘛。

      “林兄,今晚去嘛,兄弟们都想去看看。”

      林凡一本正经道:“不去,那些地方还是少去为好,对身心不是很好,你们去吧。”

      “哦。”

      吴俊发现林兄真的好像有些变化,以前是嘴上说着不去,但身体还算老实,没想到现在真的拒绝了,不过,他也不知道林兄说的是真是假,也许今晚就能在烟雨阁碰到也说不准。

      享受着林凡揉颈的郭爷赞同他说的话。

      能有这样的想法的确不错。

      想要修行到一定成就,当然不能沉迷女色,就说这天天来送餐的人,如此沉迷女色,很难在武道上有所作为。

      ……

      数日后。

      八小姐那里举办了一次比武活动,也是很多帮众想要晋升为数不多的渠道之一,以往获胜者都是地位提升。

      而这次好像不仅仅地位能够提升,还能成为八小姐的亲卫。

      林凡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基本没想,就决定不参加这种比试,他只想在擎雷盟好好的苟着,稍有地位能偷懒修炼就行。

      别的跟他没有关系。

      很多帮众都参加了,都想着能够在比武中证明自己,让八小姐高看一眼。

      黄章加入擎雷盟许多年,遇到这种时候,便是他开盘的时候,要么一飞冲天,要么负债累累,想要暴富,没有冒险的心怎么行。

      吴俊等人都想林凡去参加,但得知林凡不参加的时候,都有些懵,他们都知道林凡很厉害,按照这情况来说,就算夺第一都没有问题。

      比武之日。

      帮众们都去参加或者围观,只有林凡待在屋内修炼。

      【提示:触发十倍暴击!】

      【提示:叠山劲熟练度+10!】

      仔细听听,多么酸爽的声音,多么让人骄傲的提示,实力又更进一步了,只要继续努力修炼,终有一天会有巨大的收获。

      郭正堂看着修炼中的林凡,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感觉这家伙有点怪怪的,什么都不争,什么都不抢,哪怕身为擎雷盟帮众,都好像只是为了找一个宁静的地方修炼似的。

      “擎雷盟比武,证明自己实力的时候到了,你不去试试嘛。”郭正堂憋得太久,也愿意跟林凡交谈,但只要林凡说到秘籍的事情,就干瞪着眼,又沉闷的不说话。

      林凡一遍修炼结束,倒也愿意跟郭爷聊天。

      “不去。”

      “你这家伙真是年轻人?有你这样实力的年轻人哪个不是年轻气盛,争强好胜,能表现自己的机会到了,怎么就不珍惜呢。”郭爷感觉这小子的稳定度,不像是他这岁数该有的。

      “郭爷,怎么有闲心跟我说这些呢,你不会是想让我大出风头,然后直接被提拔,每天繁琐之事数不胜数,而你想趁着我无暇顾及到你,你直接跑掉吧。”林凡笑道。

      郭正堂没有回话,还真被这小子看出来了。

      被压的这段时间里,他算是发现了,这小子基本整日无所事事,天天在屋内修炼,简直就是修炼狂魔,连一点兴趣爱好都没有。

      甚至他都期望林凡爱喝酒,趁着对方伶仃大醉时,找机会逃跑,当然,逃跑前他肯定也要用手刀劈砍这家伙后颈百来次,才能解了心头之恨。

      就在此时。

      “林兄,张管教见你没有参加大比,要我来通知你去参加。”

      吴俊跑来的时候,满头是汗,显然很着急,路途有点远,又要快点,肯定跑的很快。

      林凡皱眉,没想到竟然被张管教惦记着。

      可他不想参加啊。

      如果真去参加,他只能放水,可一旦放水难免不被张管教看出,那时很有可能会恶了张管教,毕竟自己算是他眼里比较拔尖的人物了。

      思前想后。

      感觉有点难搞。

      “吴兄,你去告诉张管教,就说没找到我。”林凡说道。

      吴俊道:“可林兄,这样真的好吗?”

      “放心,没事的,你就说没找到我,我自有说法。”林凡不想参与到这些大比中,没意思,现在的境遇就很好,他就很满足。

      吴俊匆匆离开,就按林凡说的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