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毛青年视频

      “嘭!”一记铁山靠,刚抽出兵刃的文臣直接就飞了出去,头一偏腰一弯,武士劈来的长刀就劈了个空。

      叶开顺势再一撞,这个看着身材高大的武士,也是几个趔趄就栽到了门外。

      护着阮福映的另外一个武士惊恐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估计他也是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捆的好好的人突然变成了刺客?

      犹豫了一下,他高举双刀嚎叫着扑了上来!

      这就是‘大内高手’?叶开有点难以想象,难道古代帝王的贴身侍卫就这水平?

      叶开助跑两步,抢在长刀劈下来之前,一个当胸飞踹,拿刀武士惨叫一声,飞进了一间摆着屏风的屋里,

      其实这倒不是广南武士太差,而是叶开运气好,因为阮福映身边的贴身护卫都是他广南阮氏的族人。

      想想也正常,阮福映这样心狠手辣多疑成性的君主,怎么会让外姓人在他身边手持武器呢?

      这两人都是广南王室的近支,长得确实威武,武艺也还不错,但可惜是没上过战场的花架子!

      危机之中,他们对上叶开这种后世军队千锤百炼出来的精锐战士,不管从哪方面开说,都差了十万八千里!

      “你...你要干什么?大胆!”阮福映被吓麻了,哪怕就是逃亡富国岛的时候,他都从来没觉得死亡离得如此之近!

      不是说这唐人小子是个二世祖吗?这怎么比黄奉德(阮主手下嘉定五虎将之首)还猛?

      叶开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虽然这个身穿黄袍的家伙极为害怕,但他还是强压下心中的恐惧,表现出了一脸的无所畏惧,除了脸色有些白之外。

      “大胆!叶开你要干什么?你要是伤着我王兄半点,我广南臣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叶家的!”

      趁着叶开又小小楞了一下的机会,地上跪着的白衣女子猛的站了起来,她张开双手挡在了男子身前!

      他刚才自称什么来着?

      阮福映?

      广南国?

      叶开无视了女子的怒吼,脑袋在飞速的转动着。

      阮福映?阮福映?

      这不是越南历史上最后一个王朝—阮朝的开国君主,外号阮小强的那位嘛!

      我这是穿越到越南了啊!

      草!叶开向着屋顶狠狠的竖起了中指,别人穿越不是强汉盛唐就是大明朝,怎么到他反倒穿成外国人了,还是他喵的越南人,想想真有点不爽!

      “先生!请放下你手中的武器,不然我就把你的脑袋轰碎!”又是一句女声,还是说法语的。

      叶开转过头一看,那个‘飞机场’金丝猫已经慢慢的走了过来,她手里正拿着一支镶着宝石、极为漂亮的手铳,从外形看,这已经是一柄燧发手铳了。

      这时候的手铳多数装有8-10毫米的大弹丸,燧发的点火率则在百分之八十五以上,近战中的威力相当可怕,说把你头打烂,那就真可以打个稀巴烂的!

      叶开非常识相的扔掉了手中泰刀,这么近的的距离拿不拿刀已经没什么关系。

      而且虽然他现在脑子里还有点混乱,但他知道能不伤人就不伤人,刺杀一国之君啊,想想都可怕!

      “美丽小姐!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只是想活命而已!”

      叶开轻轻的耸了耸肩,说着一口流利的法语,作为一个精英军官,会点外语很合理的,是吧!

      “喔!”金丝猫和阮福映都瞪大了眼睛,一个留着辫子的家伙能说一口如此流利的法语,简直太让人意外了!

      连阮福映的妹妹,蒙着白纱巾的阮氏玉琬,都露出了一丝极为吃惊的表情。

      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叶开趁着金丝猫一愣神的时间,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去,他一个手刀打在了金丝猫拿枪的手上。

      “merde!”一句正宗的法国国骂,金丝猫惨叫一声,不过她的反应极快,反手就去摸腰间的匕首。

      叶开微微一笑,右手一把抓住金丝猫的头发把她的身体拉直,然后左手一记重拳就打在了金丝猫的肚子上!

      “啊!”金丝猫又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弯下腰,‘呕’的一声开始狂吐!

      这会可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刻,叶开松开金丝猫,立即就站到了阮福映的身后,左手也趁机把地上的手铳捡了起来。

      刚刚做完这几下的他暗道一声侥幸,因为几乎在同时,那两个刚被打倒的武士和文臣就冲了过来,眼看叶开又控制住了阮福映,他们只能恨恨的站住不动!

      “你这该死的家伙,野蛮的东方人,我教父会杀了你的!”阮福映倒是很镇定,但地上刚刚吐完的金丝猫大声的怒骂了起来!

      令人难受的沉默中,叶开慢慢的理了一下思路,他手中的是越南历史上的阮朝开国君主,嘉隆皇帝阮福映。

      只是不知道现在这个阮小强复国成功了没有,不知道这里是顺化还是升龙,或者干脆还在流亡泰国!

      而这个满眼乞求看着他的小美人,应该是阮福映的一个妹妹,从两兄妹的对话来判断,这具身体似乎跟这个‘阮妹子’有什么牵扯不断的关系,本来这个阮妹子是要嫁给一个叫颂帕的泰国将军的,现在估计嫁不成了!

      难办啊!不管是‘偷’了阮朝公主,还是挟持了阮朝皇帝,这都是诛三族的大罪啊!

      搞不好他就要成为第一个刚穿越就被千刀万剐的倒霉蛋了,叶开可不是刘瑾刘公公那样的狠人,能生受三千多刀!

      而且人家刘公公总权倾天下享受过,可他才刚刚穿越啊!怎么办?怎么办?

      “叶少爷!叶少爷!快把手中的洋枪放下,你可不要自误啊!要是我主稍有闪失,你们叶家在曼谷的族人,可都得给你陪葬!”

      叶开对面的文臣扔掉了手中的武器,上前两步轻声喊道,竟然是一口地道的北方官话!

      “曼谷?”叶开小声嘀咕了一下,看来阮小强还没有复国成功!

      这就稍微好办些了,他挟持的不是越南皇帝,而是一个流亡泰国的丧家犬。

      “你是谁?呃……敢问怎么称呼?”想到这里,叶开胆子大了一点,他轻轻按住阮福映的肩膀往后退了几步,手铳也顶到了这位未来大南皇帝的腰间!

      “在下鄚子泩!乃是阮王的右辅政!”文臣楞了一下,还是开口回答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