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老A片

      “陈大哥,这首歌真好听,可是安娜却听不懂,陈大哥能给安娜讲一讲么?”听陈坚唱歌也成了拉夫罗娃的一种享受,不过很多歌拉夫罗娃都听不懂,陈坚每次都会给她讲一讲大概的意思,此时听到陈坚又唱了新歌,拉夫罗娃也就习惯性地开始询问。

      “呵呵,这首歌不用讲,因为陈大哥也会唱俄语版的,安娜妹妹直接就可以学着唱了。”陈坚笑着道。

      “真的吗?那就太好了,陈大哥快唱吧!”拉夫罗娃有些急不可耐了。

      “好好好,陈大哥这就唱,安娜妹妹用心听吧!”说罢,陈坚直接就用俄语开唱了:“pacцвeтaлnr6лohnnгpyшn,

      Пoплылnтymahыhaдpekon;

      Выxoдnлaha6epeгkaтюшa,

      haвыcoknn6epeг,hakpyтon.

      Выxoдnлa,пechю3aвoдnлa

      Пpocтeпhoгo,cn3oгoopлa,

      Пpoтoгo,koтopoгoлю6nлa,

      Пpoтoгo,чьnпncьma6epeглa.

      on,тыпechr,пecehkaдeвnчьr,

      tылeтn3archыmcoлhцemвcлeд,

      n6onцyhaдaльhemпoгpahnчьe

      oтkaтюшnпepeдanпpnвeт.

      Пycтьohвcпomhnтдeвyшkyпpocтyю,

      Пycтьycлышnт,kakohaпoeт,

      Пycтьoh3emлю6epeжeтpoдhyю,

      Алю6oвьkaтюшac6epeжeт.

      pacцвeтaлnr6лohnnгpyшn,

      Пoплылnтymahыhaдpekon;

      Выxoдnлaha6epeгkaтюшa,haвыcoknn6epeг,hakpyтon

      。。。。。。。。”

      拉夫罗娃终于能听懂了,独特的节奏感,动人的旋律,加上陈坚几近完美的演唱,让拉夫罗娃听得如痴如醉。

      “陈大哥,你以前不是完全不懂俄语么?为什么俄语歌会唱得这么好呢?”拉夫罗娃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不过先前两人语言方面沟通障碍比较大,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而且与陈坚又不是太熟,陈坚会不会回答甚至会不会因这样的问题惹陈坚不高兴都不清楚,因此拉夫罗娃一直忍着没问。经过几天下来,两人之间的交流已经比较顺利,陈坚的性情拉夫罗娃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虽然不能确定陈坚是否会如实地回答,但却可以肯定陈坚不会因此而生气,现在陈坚又唱起了俄语歌,拉夫罗娃就顺理成章地开问了。

      “呃,这个嘛,其实呢,这些歌陈大哥都是以前听师父唱过,所以也就学会了。不过在遇到安娜妹妹之前,陈大哥并不知道这是俄语,在向安娜妹妹学习了俄语之后,陈大哥才知道这或许是俄语歌,所以才唱出来让安娜妹妹确认一下究竟是不是俄语,既然安娜妹妹能够听懂,说明陈大哥的猜测没错。至于师父他老人家为什么会唱俄语歌,陈大哥也能够猜出一点端倪,可能是因为师父他老人家一生云游天下,俄罗斯这样的地方肯定也是来过的,凭他老人家的超凡天赋,学会俄语是很正常的,以陈大哥猜想,师父他老人家在俄罗斯期间很可能与某位姑娘发生过不少爱情故事,这几首歌或许就是师父他老人家为纪念自己的俄罗斯爱人而创作的也说不定呢!”陈坚现在说谎根本不用打草稿,可谓张口就来,不但毫无破绽地解释了俄语歌的来历,顺便还营造出了几分浪漫的气氛。

      陈坚的理由编得合情合理,尤其其中师父与俄罗斯女子的爱情这一点更是让拉夫罗娃充满了想象的空间。若干年前,师父来到俄罗斯邂逅了一位俄罗斯姑娘,如今其弟子又来到这里遇到了自己。从陈坚的话中可以听出他师父与那位俄罗斯姑娘最后应该是没能在一起的,那么,这一次他的弟子能弥补这个巨大的遗憾吗?

      “陈大哥,你师父他老人家最后没能与那位姑娘在一起吗?”虽然拉夫罗娃已经基本猜测到了结果,但还是很好奇地想确认一下,而对于陈坚的说法,拉夫罗娃根本就没有怀疑过,因为其思维已经被陈坚带偏了。

      “应该是没有吧!假如这些歌真是师父他老人家写的,那么我们从那首《红莓花儿开》可以看出,师父他老人家与那位俄罗斯姑娘应该都不是那种善于表达情感的人,不敢将各自的心思表达出来,这样的结果就会造成双方都处于单恋的状态,走到一起的可能性极低,另外,陈大哥知道师父他老人家可是终身未娶,这么看的话,两人最终肯定是相互错过了的。”陈坚像模像样地分析道,本来就是假的,还不是随便陈坚怎么说么?

      “啊!真是令人遗憾!陈大哥是不是也觉得很可惜呢?”拉夫罗娃意有所指地道。

      “确实有点遗憾,记得师父他老人家时常在独自一人的时候经常会流露出伤感的神情,或许就是在感怀那种巨大的遗憾吧?还有,师父他老人家在临终前,经常嘱咐陈大哥若是遇到喜欢的姑娘一定要大胆地向对方表达自己的心思,原来陈大哥还有些不太理解,现在想来,似乎是师父他老人家不想陈大哥像他老人家一样留下终身的遗憾吧?虽然不太理解,但陈大哥出山之后还是一直按照师父他老人家的嘱咐去做的,而正好陈大哥又是一个比较博爱的人,不希望任何一个姑娘为我伤心,所以也不忍心拒绝姑娘们对我的好意,这样就导致与陈大哥相好的姑娘比较多,希望安娜妹妹不要介意才是!”陈坚越扯越离谱,没办法,谎言的闸门一打开,根本就很难收得住啊,只能继续编继续圆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