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友的妈妈

      山中无岁月,诸葛瑾已经与山人对弈了五年了。

      身为当代道宗的道子,诸葛瑾三岁开天眼,六岁习道法,九岁独斩二境大妖,轰动整个修行界。

      但杀完大妖后,诸葛瑾却再未出山门一步,自封于后山,钻研对弈之道,每日与山人下棋。

      如今,五年已去,他,已经在山中下了五年棋了。

      山人是一个年近半百的老者,老者慈眉善目,手持黑子,此时却无处落子。

      良久,山人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道子不愧为当世奇才,这局是老朽输了。”

      诸葛瑾倒是不意,客气的回答道:

      “老先生说笑了,小生棋力还与先生相距甚远,这局只不过侥幸而已。”

      山人却是缓缓起身,老人的眼睛浑浊,但不见半点颓废。

      “道子,该下山了!”

      诸葛瑾收拾好棋盘,收回自己的白子,不紧不慢的说道:

      “不急,良时未到。”

      .....

      脱的赤条条的苏野小心翼翼的走进了那片灵湖之中。

      令苏野感觉神奇的是,他赤足行于灵湖之中,本以为会沉于湖底,却没想到,当湖水没过他的腰部后,他就再也无法向下深入了。

      脚下是深不见底的湖水,上身却裸露在空气中,苏野就这样在水中行走,离岸边越来越远。

      黄七秦说,走到湖的中央,便可看到自己的心域。

      如今,苏野也走了有三分之一个时辰了,可这湖中心到底在哪,他也不知道。

      按照他原本的想法,沿着直线一直向前行去,必然是会到达湖中心的,可真正到了湖里,四周的方向感都变得模糊起来。

      现在已经入夜了,湖水依然清澈碧绿,皎洁的银华撒在湖面上,荡起层层涟漪。

      行进了许久的苏野捧起一抹银月,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些。

      苏野低头向下看去,清澈的湖面像一张明镜,倒映出苏野清秀的脸庞。

      霎时间,苏野明白了。

      黄七秦要他找到湖中心并不是指这片灵湖的中央。

      月下人影,湖中少年。

      他,便是这湖的中心。

      或者说,他走到哪里,这湖的中心便在哪里。

      素衣曾说,这是专门为他寻的湖,那么这湖的中心没有任何理由不是他。

      随着苏野的念头通达,原本平静的灵湖突然间层层荡漾起来。

      三道水柱同时升起,激荡的水流卷起阵阵狂风,苏野被狂风打的眯起了眼睛。

      良久之后,狂风渐息,水柱渐渐消失,苏野缓缓睁开眼睛,只见三道人影浮于水面,虚虚实实,与月光交相呼应。

      最左边是一位身宽体厚,皮肤呈麦色的男子,男子左手举鼎,全身上下肌肉狰狞,宛若绞肉机一般。

      中间是一位身着道袍,仙气飘然的出尘仙人,男子手持灵珠,身后月华如练,天地为之亲和,与自然精灵而舞。

      最右边是一位手持长剑的男子,男子长发飘飘,仙气不比中间,力量感不比最左,但一股油然而生的锋芒毕露而出,仿佛要与天地争锋。

      “所以,你选哪个?”

      岸边的紫衣少女有些意外的盯着湖中的三道虚影。

      按理来说,最适合修士的道路往往位于初成心域的最中间。

      但对于被那把剑选中的苏野来说,最适合他的竟然是灵修?

      黄七秦没有吭声,显然也是有些意外。

      过了一阵,才憋出一句话来:

      “你不也是灵修吗,谁说灵修不能练剑,你不就过来求剑了吗?”

      素衣深紫色的眼眸目不转睛地盯着湖中心的苏野,他,到底会选哪条路呢?

      苏野也是有些茫然,他知道眼前这三个人便代表了他以后要走的三条路。

      虽然,他知道黄七秦应该会想让他选剑修,因为他说过,自己被一把不一般的剑选中,理应会成为伟大的剑修。

      但他的内心却不停的告诉他,选择中间的灵修,那才是最适合他的。

      就在这时,少年手腕中的小剑纹身突然震动了一下,随即面前三道的人影竟开始挣扎的晃动起来,渐渐模糊,看似即将消失。

      苏野大吃一惊,赶忙向着剑修的方向走去,但还未走到,那三道人影便“嘭”的一声消失了。

      天地下只留下了一个孤零零的少年和皎洁的月光。

      “他这是失败了?”

      素衣开声询问道。

      黄七秦也是皱眉,心域未开的人将永远踏不上修行之路,但刚才明明苏野心域已成,却不知为何突然崩溃。

      这种情况,他也没见过。

      “看看再说,情况似乎不太对。”

      湖中的苏野有些颓废的跪倒在湖中,黄七秦和他说过,心域开不成的人一辈子都走不上修行之路。

      果然,他终究还是那个山村里的野孩子吗,这种逆天而行的事,他干不得,承担大任的事,他也配不上。

      苏野盯着手腕上的小剑纹身,突然间咧嘴一笑。

      “你说你那般不凡,为何会选择我?”

      “我到底哪点好,胆小,怕死,懦弱,偷奸耍滑,什么也干不好,你选我干什么!”

      “这下好了,我心域打不开,我也管不了你身上有什么超凡的使命了。”

      说完,苏野仰头倒下,身子漂浮在湖面上,整个人如同一滩烂泥,只有脸露在水面之上。

      咦?那边有个人影。

      就在苏野仰躺着无所事事时,他的眼角边突然看到了一个踏湖面而来的消瘦身影。

      身影越来越近,最终完全暴露在少年眼中,

      苏野呼的一下坐了起来,甩了甩头,水花四溅却没有一滴打在人影上。

      人影消瘦又白皙,眼神明亮,但一直抱着一把剑,身上穿着粗布的衣服。

      这个人是苏野他自己!

      人影开口了,那是苏野的声音。

      “你的眼睛不亮了,是最近遇到的事太多了吗?”

      苏野看着眼前的自己,无声的点点头。

      人影把剑扔下,剑掉到湖水里便消失不见了。

      人影双手张开,继续说道:

      “这样可以让你轻松一些吗?”

      苏野凝视了一会儿,然后又点了点头。

      “这样呢?”

      人影身旁出现了另一道虚影,那身形是黄七秦。

      狠狠一拳打在黄七秦脸上,黄七秦的虚影掉落到湖里,直接消散,人影继续问道。

      苏野点头。

      人影笑了。

      “你看,他们都掉到湖里消失了啊!”

      苏野也笑了起来,

      “是啊,都消失了啊!”

      人影向苏野递出手来,一把将苏野从湖水中拉起。

      “把他们都丢到湖里!”

      “他们...关我鸟事啊?”

      “哈哈哈哈哈,是啊,他们关我鸟事啊!”

      “他们要么洒脱,要么高贵,一天天整的神秘兮兮的,又能怎样?”

      “我就是一个胆小鬼,我就怕死了又能怎样?”

      “修士就不怕死吗?不,他们也怕,黄七秦也怕死,素衣也怕死,只是他们没有在我面前展示出来而已。”

      “他们,与我一般无二!”

      人影这时候转过身去,背对着苏野。

      “你是真实的!”

      “对!”

      苏野大喊道:

      “我是真实的!”

      人影又说道:

      “剑修,灵修,体修,你想走哪条路?”

      苏野的眼神越来越明亮:

      “那都是别人选的路,关我鸟事?”

      “哈哈哈哈哈哈!”

      人影渐渐散去,散去前,手指一伸,点在苏野眉心。

      “你一点也不胆小!”

      “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敢像你这样做!”

      苏野此时双目炯炯有神,周身湖水荡出一片片涟漪。

      “你又不是我,关你鸟事?”

      霎时间,天地一净!

      苏野脚下的竟长出一朵莲花,天空上层云散尽,太阳露出,月亮未落。

      天地之间,日月同辉!

      苏野踩在莲花之上,头顶日月,身下净湖,双眼如昼,面容似雪!

      远在岸边的黄七秦一把卷起素衣向后一撤。

      霎时间,浩荡的风波四散,将附近的一切摧毁殆尽。

      苏野,心域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