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成年vip最新破解版下载

      冷ꨮ月孤悬,清辉满地。

      一座高耸入云的险峻奇峰屹立于大地之上행,山洞深处,盘膝修炼中的玄矶子骤然睁开了双眼,眼眸中神光四溢싲,流转不息。

      为了苦修本门道术与琉璃金身,以“入梦禅”心法闭关潜修不知几载,如今终于道法大成,不知还能否赶得上那万仙大会,一显神威。

      玄矶子眼中神光渐敛,站起身走向洞外,挥럑手解除了封闭洞口的诸ⓟ般禁制,一步踏了出去。

      甫一来到外界就察觉到不对劲——弥漫在天地间的灵气极其稀薄,灵气浓郁度Ɍ不及之前十分⏜之一,自打开天辟地以来这是从未有过之事,委实匪夷所思,莫非闭关时期,这天地之间攭出现了什么重大变故?

      此刻虽然正值深夜,但玄芄矶子修炼有成,早已脱胎换骨,一对火≼眼金睛视黑夜如白昼,ꓩ神目一扫,望向不远处的宗派山门方ผ向,这一看不픩禁大惊失色,失声大喊:“这……我先天一炁宗何在洼?”

      本应傲然矗立于苍穹的元炁山,如今居然整座山峰尽䒝皆消失不见!仿佛整座山都被夷为平地一般,不知所踪。平地处星星点点地散布着一排排房屋,似乎릎成为了一座小乡镇。

      玄矶子心神俱震,常言道“山中无甲子、世事皆뎯如烟”,这一番入定潜修,真不知过了多少岁月,世界竟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沧海已变桑田。

      ⺨ 玄矶子凝心静气,收敛心神,决定剣先下山查探洗一ⰰ番。他运起神通歽,伸手向脚下一指,一朵瑞气霭谷霭的祥云升腾而郹起,披脚踏祥云朝着山下村庄飘然而去。

      一轮满月高悬于夜空,但这并非圆满、团圆的美好象征,因为这绝不是正常的皎白月色,而是泛出丝丝暗淡红↱光,犹僚如鲜血自皮肤不断渗出,充ᖞ斥着阴森与᠄诡谲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쉚玄矶子抬头望月,自言自语道:“血色之月,此乃不祥之兆,今夜只怕会有妖邪之物蠢蠢欲动,须得提高警惕,不可大意……”

      他散去祥云,直接降落在了一⥽栋貌似客栈的房屋前,里面灯火通明,隐隐约约传来嘈杂的说话声与乐器弹奏声。他走近촑大门,一把推开,大步跨了进去。

      入眼处是一片开阔的大厅,大厅一侧是一张原木色泽㯜的吧台,摆放着各种形态不一的瓶瓶罐罐。大洇厅四周摆放了几张桌椅,中间空旷处大约有六、七个人在随乐而舞。

      㨦有相拥而舞的年轻男女,步履轻快,甜蜜相偎;有拎着酒瓶的年老醉汉,醉眼朦胧,跳着滑稽的舞步ꝵ;有怀抱着鲁特琴的瘦컖削青年,坐在一张小圆凳上,一边弹奏乐曲一边吟쭏唱着不知名的歌谣……只是在场众人都是高挺的鼻梁、湛蓝或碧绿的眼眸、或金或హ褐的发色,偏偏没有一个中土面孔,当真奇哉怪也。

      吧台内侧站着一位膀大腰圆、胡须浓密的壮汉,茂密的胡须几乎遮住了半张脸쌗,他发现了玄矶子,面带笑容打招뉱呼似矼地说了两句什么,但玄矶子完全听不懂他的话,只ⶕ觉得对方发音怪异之极,难以理解。ⵃ他皱了皱眉,走近大胡子,默念“他心通”法门,一指点䓀在大胡子的额头上。大胡子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退了一步问:“你在干什么?”

      胺 玄矶子这才听懂了他的话,问道䘉:“掌柜的,我且问你——如今是哪一年?此处是何地?元炁山何在?”

      大胡子挠了挠头,老老实实地回答说:“呃,现在是新历1017年,这里是风暴镇,元……你说什么山?” 鮅

      轮玄矶子只觉他的话难以理喻,什么叫新历1017年?风暴镇又是什么地方?这里分明是中土神州,元炁山脚下,哪里冒出这么一个陌生小镇?明明用了他心通法门,怎么还是冒出来一堆稀奇古怪ڽ的词汇?

      ퟈ “我是这家旅店的老板,罗德·布莱特,大家都喜欢叫我大胡子罗德,닑呵呵。”ဋ大胡子咧开嘴,友⿑善地笑了笑,“陌生的朋友,你来自哪里?”

      玄矶子沉吟了半饷,才开口道:“贫道乃先天一炁宗修士。”

      “先……什么修士?”大胡子又挠了挠头,似乎完全不理解这是什么意思,“类似吟游诗人❭那种吗?像他那样?”说着,他指了指不远处正在边弹边唱的瘦削青年。

      先天一炁宗赫赫威名,哪怕是普通的山野村␴夫也该当薡久仰大名才是,一般都会慌忙大呼“上仙、仙师”尔后顶礼膜拜,但这大胡子却好似完全没听说过先天一炁宗的名号?玄矶子摇了摇头,不知该如何作答,今夜事事蹊跷,令人摸不着头绪。

      “嗷——”

      骤然间,一声悠长的嚎叫打断了思绪,玄矶子也曾降伏过狼妖,知道这是狼嚎声。问题是这嚎叫声近在咫尺,仿佛就在这个大厅里,仿佛就在众人身边!

      在场众人不约而同停下动作,统统把目光转向了嚎叫声传来的方向——那是在一个角落里,油灯光亮所照ᦙ射不到的阴影之下,一个人影席地而坐。他自始至终都쭱蜷缩在角落里默不作声,以至于大家几乎都忽略了他的存在。

      但是他现在开始有所动作了,他缓缓ଗ站了起来,大家这才发现他身形异常高大,比在场䖮所有人都更高,几乎超过两米,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由于光线昏暗,看不清他的脸庞,但룬两道慑人的目光异常明἖亮,犹如夜行动物一般,透漏出一股彪悍野蛮的气息,简直不似人类,而像野兽的双瞳,凶残而狂野。

      狼妖?玄矶子心中大吃一惊,好个孽障!明明一直躲在屋内,何以竟丝毫感知不到它的妖气?莫非竟是能够收敛全部妖气而不外泄的千年老妖漉?这妖쳙物只怕道行极其高深,须得小心应对,万万不可大意!

      妖魔仰起头,再次发出了一声嚎叫,“嗷——”,这쳖次叫声似乎更加悠长响亮。周围众人纷එ纷后退,尽量远离他。他原本就待在最軤靠近门口的角落,这时又往前迈了硟两步。由于他的体型高大,这两步自然也迈得极大,恰恰走到了门口,把唯雉一的出口堵在㨛了背后。或许这是他有意为之。

      “嗷——”第三次嚎叫过后,他似乎再也难以抑制狂躁的冲动,开始횞了惊人的异变!他的肌肉开始不断膨胀,骨骼极不自然地⽓扭曲、延伸、变㭃形,状黝黑浓密的毛发渐渐生长,覆盖全身。本就高大的身形进一步增长,块垒分明的强健肌肉撑破了身上的衣誻物。

      整个变形过程持续©了数써秒钟,最终他——ଡ଼或者此时称呼为“它”更恰当,它的真面目暴露在了众人眼中,分明是一头巨۸大而强壮的直立野兽,通体黝黑,毛发浓密,躯干整体上依旧类似人类,但脖颈Ỳ之上却顶着恶狼般的头颅,粗壮的四肢上搭配着令人战栗的利爪,毋庸置疑它拥有轻而易举撕碎血肉之躯的力量。最醒目的是血盆大口中犬齿交错的巨大獠牙,令人望而生畏。

      在场众人都被眼前的异状惊呆了,以至于短时间内竟鸦雀无声,没人能做出任何출反应。寂静持续了几秒钟后,不知是谁战战兢兢地喊了一声“狼人!”,大家才仿佛回过神来,尖叫声此起彼伏,场面顿时乱ß作一团。

      之前醉㲔态可掬的恜老翁似숪乎也被恐惧吓退了醉意,手中的酒瓶失手掉在了地罭上摔成碎片,他跌跌撞撞地往后倒退,᪣然而重뻐心不稳,一个⦹踉跄跌倒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响,而这响声成功吸引了怪物的注意力,于是可怜的醉汉成为了第一个目标,它凶残的双瞳盯住了醉翁,作势欲扑。

      “大胆妖孽,安敢伤人!”玄矶子怒斥道,声如雷霆,“贫道乃先天一炁宗修道之士,有吾在此,騌岂容你区区狼妖撒野!䒳”实⩉则玄矶子心中也是揣揣不安,摸不清这狼妖底细,虽然自己如今道法大鿲成,但倘若对方真是数千年修为的妖王,也没有取胜的把握,只盼望能不动兵戈,凭借先天一炁宗的威磓名吓退对方,那就再妙不过。

      然而这妖物似乎全然不惧先天一炁宗的名ᩁ号,它把硕大而丑恶的头颅转向玄矶子,怒嚎一声,强健的后腿紧绷如弓,猛一发力,如离弦之箭般向着蓎他飞扑而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