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被男人机机桶的感觉

      白马守将乃是东郡太守刘延,也不知这东郡有何魅力,现如今叱咤风云㛪的英杰之中,殾曹操、刘坚皆是在东郡为官后剑指天下。

      ꭰ 刘延姕上任以谜来便倍委感压力,整日读兵书习武艺,ꡣ丝毫不敢怠慢,生怕自己成了东郡郡史上唯一的黑点。

      眞也不枉费刘延的苦读钻研,白马地芏理位置重要磦,袁绍若要渡黄河攻打曹操,此处譶乃是쵒必经。

      鹪 无论袁绍想要如何攻击,首当其冲的必然是刘延。

      因此刘延到白马当日,便兴修城防肽,将弩车、投石机等城防利器全都摆到城头,同时在城墙外修建三嵍层台阶状夯土高台。

      若袁绍大军来攻,必然풺要先架梯攻上三级土台,힋随后才쩦能挖倒城墙。

      恵但젒三层土台只容两排人并肩而立,䀢袁绍军若硬攻,必然还是要先挖倒三级土台。

      刘延一方面兴修城防,另一方面개则抢收粮草,做好久战准备。

      緿

      一切安排妥当还未过五日,颜良果然来攻。

      袁绍军一万来势汹汹,而刘延军不过八百余,算上原本白马民兵,也不过千一百人,与精锐的袁绍兵马相㟔比,简直Ѥ是螳臂当车。

      “袁军四面围城!不留活口与我等,开城必死!”

      ˘颜良性格急躁,见城中兵少,当即下令四面围城,波次进攻使守城曹军疲于本命。

      但围城战之大忌便是四⧹面攻城碻,围三㛚缺一,城中敌军知有生机,必然往生,否♮则城中之兵知﹄定死无疑,便以玉碎之觉浴血死战。ୟ

      躚 “唯有死守此觮墙!尚得一线生机!”

      袁军攻城,一时间箭ᇌ矢漫蕥天,石块若雨쭾点般砸下,刘延当即命军士将泼火油的滚石投出。

      投石机吱嘎䘟作响,拖着长长륹尾烟的投石若流星破空一般砸在袁绍军阵型之中,顿时死伤十余。

      双方激战,颜良亲自冲阵,手持环刀木盾亲殝自冲阵,曹军严守土墙飣的军士立即迎上,却不料颜良勇猛,し手中环刀起落,眨眼间便斩翻两名军士。

      土墙狭窄,军士无法对颜良行程合围之势,只能硬着头皮前后两两冲上。

      狭窄的地形此刻反倒成了颜良的主场,手中环刀上下翻飞,挡路的曹军被接二连三砍下城墙,不过一会的功夫,曹军被颜良斩杀数十人,袁绍兵马也顺着颜良打出的缺口成功占据第一道土墙。

      见颜良如此勇猛,后两层土꽡墙曹军当即后退,将쿪土墙挖塌,登上城外土墙的袁绍军不备偘,从数米高处摔下,与攻击土墙的其他袁军砸在一处,顿时翻倒一地。 ᑿ

      “瞄准云梯!”

      刘延撒手放弦,箭矢둥呼啸而去,正袁绍士兵ᅢ肩头,寻常士兵没有肩甲,推动云떓梯的士兵顿时放手,躲到云梯后。

      “切莫要云梯靠近!”

      白马久攻不下,曹军城防森严,颜良猛攻数次,袁军甚至登上城墙,但奈何守城曹军坚韧异常,数次击退颜良冲城,两军交锋数日,曹军死伤百余,而袁绍军却死伤近五百,士气越发低迷。

      见强攻不成,颜良只能命大军围城,与刘延采取对耗的⁓战术。

      相比白马,袁绍Į亲率五千兵马试探性向延津的进攻则要血腥꿎不少。

      郭嘉不是ꎧ不认可张绣的勇武,但如今袁绍忉十一万大军只调来五千,明显是为了试探,此事将好牌出了,那就没有那种神兵天降的效果。

      녳 ᨪ因此张绣被调琭离延津,只留下乐进驻守。覥

      旅 延津曹军有两千余人,相比白马地势,更适合骑悾战,袁绍军渡河而来,阵型尚未展开,之前一直采取坚守态刺势的延津守军突然一转风格,主动进攻。

      红袍将乐进手持铁槊催马横긐冲入袁绍军阵。

      袁绍军前阵立即上前迎击,却被骑兵绕靠,紧跟在骑麠兵벋后的曹瓂军步兵则与迎击的袁绍前阵撞得结结实实,两军展开白刃战厮杀。

      而绕开步军的骑兵趁势从侧翼对正在渡江的袁绍军发动猛攻,袁ᐘ绍兵马下船需列阵,不然长兵短兵混做一团难以为战。

      但偏偏乐进不给袁绍这个机会。

      手中铁槊左右挑刺,左右袁军冉竟无一人䈂拦得住乐进。 럾 뼆 乐进一时如入无人之境,单枪匹马竟杀了四个来回,紧跟着乐进的渔阳突骑也没闲着,就如吕布在大城一战所发挥的作用一ᱽ样。

      乐进成为整支⪞队伍的矛头,将袁绍中阵的防御톫打得支离破碎,百余突骑兵在渡口来回践踏,袁绍军一时竟被杀得丢盔弃甲。

      “谁敢与我一战!䰛?”

      㐍 又策马鋥冲了一个来回,乐进迎面一枪将袁绍军战将挑下战马,左右军士根本不敢靠近乐进,竟让乐进的骑兵队옭在袁绍军中踏出一⟞片无人带,硬是隔断녱了袁绍前军与中军之间的联系。

      ᙩ “鼠辈可敢来战!?”

      没有中军繦的支勒援,袁绍前军兵力根本不敌曹军,双方厮杀半晌,袁绍军伤亡超梇过三成,又得不到增䂑援,安当即败溃뤷。

      在黄河对岸观战指Ⓕ挥的袁绍见强渡不成,便命士兵停止渡河,聚拢成军同时登河岸向乐进反扑。

      但五千兵马已有半数渡河,岂能轻易撤退。

      袁绍命令下达,袁军渡河兵马见渡河船只不动,以为被袁绍抛弃,斗志全无,乐进再入阵冲杀,竟势如破竹袁邘军一触即溃。퀇

      袁绍无奈,只能全军撤退。

      但终渡船有半数留在对岸,乐进又怎能☣放过,既然袁绍不敢打过来,那便自己打过去。

      옚 袁绍军前脚刚撤退,于瞻河岸整军的乐进当即下令全军厗强渡,于䎈对岸扎营。 䄫

      袁绍五千兵马乃是从汲县与获嘉县别营抽调,如今大败,两县兵力匮乏。

      乐进虽无重型器械攻城,但奈何乐进덀勇猛聰简直无人能敌,攻城云຃梯一架上城墙,乐进持环刀小盾先登城头。

      싺守城袁军本就ኛ兵力空缺,更ꢞ拦不住乐进砍瓜粍切菜一般在城头撒野,只能弃刀投降。

      袁绍前脚刚撤回大营,没两日便听闻汲县、获嘉县相继失守,不由得大怒欲再出兵征讨。蓑

      但还未点兵,前方便又传报告,曹操已经领着大军,驻扎延津欍一带。

      若袁绍妄动,只怕要满盘皆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