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表演视频直播

      九点多,王苏文被敲门声吵醒,昨晚回来的晚,又喝了点酒,睡得也有些沉。

      打开门,是小色,王苏文瞧了一眼,就进厕所洗漱了。

      小色走了进来靠在厕所门口,看着王苏文,开口问道:“你对小小做了什么啊?”

      “…&$¥…”王苏文刷着牙,␡含糊不清的说道。

      “你说啥?”小色没有ꆜ听明白,又问道。

      王苏文漱了漱口,“我说没干嘛!”

      小色眉头一皱,“那不对呀!从昨天开始小小就没跟你说过一句话,有事没事还瞪你两眼…” ᾍ

      “我怎么知道?女孩子嘛一个月总有几天。”王苏文一边洗脸一边说道。

      拿毛巾擦干脸ꦕ后,收拾好东西吃了早饭,跟着小色他们就去了今晚演出的地方,去试试音。

      路上小小真的一点不㼓搭理셳王苏文,王苏文也很无奈,不搭理就不搭理吧,他心里也烦㋝着呢。

      到了演出的地方,是个体育馆,很大,感觉能坐上万的观众,场地什么的已经布置好了。

      王苏文上了舞ᔚ台,朝着下面看了看,视野很辽阔,他期待就是这种表演舞台。

      “很大,我很喜欢!”

      “这个舞台不错,第一次⿋真是演出,就这么大以后会不会飘啊?”小青站在王苏文的身边,望着ꦲ台下开口说道。

      “飘个锤子,安安心心ජ做事吧。”

      王苏文白了一眼小青,去垝一旁拿出吉他试试音,几个人也组合起来试了一下,很不错,就收拾好下了台。

      这次算是音乐节吧,三天,今天是第一天,下午三点开始,前面有几支独立乐队和独立音乐人。

      王苏文没有听过,今天他只认识一支乐队,是反光镜,在他们前面,另一位是马頔在他们后面。

      ㋓总听说音乐节越往后咖越大,也妈不知道是真是假。

      吃过午饭两点多了,已经观众陆陆续续进来了,但是不多,青色小白几人则是在一旁临时搭建的板房里休息。

      第一支乐队上삮去了,观众零零散散来了不到一百人,等到第一支乐队演完,四分之一的座䲾位都没坐满。

      ʨ 小色坐在王苏文的旁边,他偏过头问道:“是不是票没卖完啊?”

      王苏文摇了摇头,“可能吧…”

      大概到了五点多,体育馆里的人越来越多了ᲆ,已经快要坐满绝了。

      这时候王苏文他们才知道,很多观众都是为了后面的乐队来的,所以前面的很少有人来看。

      王㗖苏文他们翓等的有点无聊,看着台上的乐队的表演鮻,也不知是好是坏。

      对于王苏文来说他喜먐欢的是歌词,所以有些歌他不会听,但是身体会跟着音乐不自觉的摆动起来,不受控制。

      王苏文看着下午表演的乐队从台上下来时,衣服已经是透了,真的쐴很辛苦,他们坐在临时搭建的房间里,很舒服。

      要是没有参加乐夏或许自己就是这些乐队里面的其中一支吧,或许比他们更差。

      这种接到表演的乐队还能⛺挣钱,有些接不到表演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平㜩台还是不够啊。

      王苏文叹了口气,现实就是这样…

      反光镜乐队上场时,台下乐迷的欢呼声冲破了云霄,老牌朋克乐队就是不一样,一首歌就把场子热了起来,台下的乐迷们跟着音乐狂欢着,直⯡至反光镜乐队下台时,观众쎙的欢呼声还在持续。

      王苏文他们已经在后面准备了,他们都有点紧张,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刚刚反光镜上台那么多的欢呼声귬,如果他们上去,场面安静下来那就尴尬了。

      王苏文的呼吸有些急促了,他突然发现紧张ꗻ的厉害,手微微有些抖。

      小小看了一眼王苏文,转过头去,过了一会儿,小小回过头,握了握王苏文的手,小声说道:“加油!小白!这是你期待的地方!”

      她给了王苏文一个肯定的眼神,松开手转웦身上了台。

      小小一上台,欢呼声就响起来了,细细一听男生喊的多。

      폆接着小色,小青,小熊依次上台,欢呼声一阵一阵。

      王苏文搓了搓手,深吸了一口气,想想刚刚小小的眼神,小跑到台上,站在麦克风前,张开双手大声说道:䑐“大家好!我们是青色嵶小白熊!第一次演出!希望大家会喜欢!”

      回应他⭚的是台下乐迷的欢呼声,然后汇聚成一句话:“蟃青色小白嘭熊!”漅

      “青色小白熊!”

      听着台下整齐的欢呼声,王苏文眼神坚定起来了,按照安排,第一ᶟ首歌《蓝莲花》。

      臰在乐迷的欢呼声中,伴奏想起,王苏文的歌声传到了体育场的每一个角貇落。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

      ……

      王苏文越唱心里就越激动,他像是一个乐迷一样,有一种东西想要爆发一样,他的眼神炽热,他望着台下的所有乐迷,都在跟着音乐挥手。

      就是这样!就是这种感觉!

      一曲接着一曲,连续唱了四首歌,大概有二十分钟了。

      王苏文也想着休㰬息一两分钟,喝口鍴水,主办方也很贴心,有一个互엥动环节。

      麦克风交到了伟观众手上,是一名男生。

      “你好!小白!”

      “你好你好!”王苏文将水放下,礼貌的和他打着招呼。

      “小白,我很喜欢你写的那首八十年代的歌!”

      “谢谢你的喜欢!谢谢!”

      “还有就是这次!这次我来这里就是因为在演出名单上看到你们乐队,我才来的!” ؛

      男生的话有些哽咽了…

      这不会是我的死忠粉吧,王苏文心里暗暗想到,这人哭了啊。

      “那个…对不起,情绪有点激动…”

      蕎 “谢谢你,没想到你那么喜欢我们!”王苏文起身,双手婋合十,像那位男生道谢。

      㳶 “不是不是!”男生回答的有些急促,“不是喜欢你们哭了,而是其他的…”

      “我来这里还有一个原兏因就是,和我的前女友在这个城市分手的…”

      男孩又有点哽咽了…

      “我们同一所大学毕业,本来说好要一起在这个城市奋斗下去,但毕业时她离开了这座城市…也离开了我…”

      “她删除了我所有的联系方式,我找不到她,但我很想找到她!我去了她菖的家乡,没有找到她,后来她的室友告诉我,说她出国了…”

      “原来我一直都不知道,她家庭条件很好…我以为她和我一样,我们约定这要一起打拼,结果她离开了我…”

      “后来我也是知道…分开时她也哭的很伤心,说罐不想离开我,但她父턗母不同意…把她送㧭出了国…”

      “我喜欢你的歌词,你一定要像晨曦一样活,不必在意我的哀与乐…所以我希望她也一样”

      䕨 “所以你能唱一首《八十年代的歌》吗?小白!”

      这一声小白,叫的王苏文一愣,像是被高中老师点名一样。

      他总觉得这货说那么多只是为了点歌,但是他说话时带着哭腔又不像假的,可这故事怎么有点像偶像剧啊。

      思索间,一句话突然就传到了王苏文的耳朵里!

      “我没有故事,我只是谢谢那个她,想跟她说一声再见…所以我也想听!”这句话是他旁边的那个男生说的,他的麦克风被那名男生抢了过去。

      王苏文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首歌是在说我还爱你吗?

      貌似不是啊…

      “这首歌我一般不轻易唱,因为太悲꼎伤了…”

      王苏文想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其实今天在这个城市,我也很想唱一首歌!”“

      我们都有过青春懵懂的岁月,都有深爱过的人,都有过不一样的夏天,或许有些人还在,有些人已经离去,但不管如何!”

      王苏文顿了顿,接着说道:“你好!再见!《安河桥》送给你们。”

      听狲到王苏文的话,台下一片喧哗,都在ꉀ相互议论,台上王苏文蹁说的《安河桥》是什么歌?他们没有听过…

      台上小小他们也愣住了,这貌似不在安排的里面啊,似乎下一首就是八十年代的歌啊…

      小小用眼神示意王苏文,让他别乱搞,王苏文看到小小的蝛眼神,微微一笑,走到小小旁边,小声说道:“这个城市我有忘不掉的回忆,觉得这首歌好适合,我想唱,给个机会。”

      看着王苏文的眼神,小小妥协了,她转身下台把木吉他拿了上鞌来递给了王苏文。

      ࢶ 接过木哊吉他,王苏文坐到了凳子上,架将麦克风位置调好,弹奏起来。

      单一的木吉ጬ他声音,很清脆,没有过多的乐器渲染,气氛到有혌些不一样。

      “让我再看你一遍,从南到錵北

      像是五环路,蒙住的双眼

      让我閧再讲一遍,关于那天…”

      王苏文的声音有些沙哑,他的思绪飘到四年前,那个女孩站在外滩,他在对岸,互相望着对方,只是她望的是另一个人,他望的是她。

      单一的吉他伴奏,配上王苏文略带沙哑的歌声,加上这歌词,一股悲伤的情绪慢慢传遍了整个场馆,乐迷们安静了下来,都在呆呆的望着台上唱歌的男孩。

      后台那些乐队也停止了交谈,本来闹腾的反光镜乐队也不在闹腾,马頔更是走出了临时搭建的板房,看着台上的男孩。

      王苏文闭着眼睛,他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随着吉他的声音唱着这首歌。

      “让我再尝一口,秋天的酒

      一直往南方开,不会太久

      让我在听一遍,最美的那一句

      你回家了,我在等你呢…”뱧

      王苏文闭着眼睛谈着间奏,一切都很安静,台上的四个人也在看着王苏文。

      쌜 橃本来以为他们站在台上很尴尬,可是现띏在觉得不但不尴尬,貌似还很幸运,他们是距离最近的。

      这首歌他们听过,也是在上海,只是上一次王苏文没有唱的这么好,说不出这次哪里好,但是听起来就是这样。

      他们几个拿起手机拍起了视频。

      “我知道,那些夏天雷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

      핯 ꛖ 代替梦想랆的,也只能是勉为其ᯱ难

      我知道吹过했的牛逼也会随青春一笑了之

      让我困在城市里纪念你”

      是啊所有的一切都不能回到以前了,谈起以往我们或许只会一笑了之,笑笑当年傻傻的我们。

      突然一阵扫弦,王苏文馭大声的唱着,那带着沙哑的嗓音,似乎是在嘶吼,就像是一根根尖针插在了胸口,一阵一阵的刺痛。

      “我知道,那些夏天就像你一样回不来

      我已不会再对谁,满怀期待 抣

      我知道这个世界每天都有太多遗憾

      ᄰ 훥所以你好再见!”

      王苏文紧闭着双眼,但是他看到了那个女孩,就在他眼前。

      햗 可是他已经抓不住了吧…

      这个世界每天都有太多的遗憾和不舍,满怀期待的我们终究逃不过离别散场。

      王苏文拨动着琴弦,就像拨动着每个人的心跳。

      心中有故事的人都已经湿了眼眶,不懂的人还在笑着别人傻…

      总有人说唱民谣的都是有故事的人,听民谣的何尝不是…

      ♼ 一曲终了,台下乐迷异常的安静,安静的根本不像一次音乐节。坿

      他们似乎从歌声中找到了自己,也找到了那个她,找到了那个夏恰天,那些零碎的记忆,那个穿校服的女孩,那个捡着ﵟ短发的男孩…

      但这一切都是回忆了,只能在记忆之中,那些轮廓,那些场景,似乎真的只能说一句,你好,再见…

      王苏文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眼眶泛红,强忍着不让泪水落下来,他吸了吸쑵鼻子,对着台下鞠了一躬。

      台下乐迷似乎还沉浸在瀚刚刚的歌曲⢚的情绪之中,没有缓过来,依稀还能听见抽泣的声音,还夹杂着几句话。

      逘 “ݲ我还爱她…”

      “我想她了…”

      “XX你好!再见!”

      王苏文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后面的四个人,他们似乎情绪有点不对。

      怎么都哭了?王苏文本来伤感的情绪瞬间就消散了,他纳闷起来。

      펬莫非这几人都有故事,尤其是小㠊小鼻子都哭红了…

      王苏文拉着几人到台前,给ဥ乐迷们鞠了躬,道别。

      这时候台下乐迷才反应过来,欢呼声冲天而起…

      入耳的欢呼声让他们很开心,他们终于站在了这样的舞台上,他们在次鞠躬致谢,然后下了台。

      ㈌ 等到他们下台,乐迷们反应过来了,mad,这是音乐节䐧啊!

      tm忘了喊“安可!”了。

      真艹蛋!人家乐队都下去了,他们才意识到!这一波血亏。

      青色小白熊下台时,马頔拦住了他们说,等会儿表演完一起去吃饭。

      王苏文答应了下来,他喜欢民谣,也很喜欢马頔的歌。达

      让王苏文没有想到的是,回到休ꎽ息的地方,反光镜的三个大男孩红着眼眶看着他。

      王苏文被看的有些发怵,他小心的问道:“几࿱位哥哥,你们要干嘛?”

      “喝酒!等会ፂ儿去喝酒!”三人异쯙口同声的回答,然后上来就架住了王苏文。

      “我不跑!你们放开,等一下马頔哥,他先喊了我们!”

      “行!等!”

      “那你们放开?”

      “不!蚠”

      “求求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