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谷雅子博客

      003:

      最吸引林以沫的,还是那个【侍寝红包】。

      她谨慎又好奇地问:“【侍寝红包】是什么?”

      ——“选择后点开才知道哟~”

      系统肯定知道,只是不告诉她。

      깈 林以沫抿了抿唇,克制住蠢蠢欲动的心思:“鬉必须现在就选吗?”

      ——“这倒不用。”

      那就不急,她好好想想再选择。

      在路上买了些洗漱用品,拎着回到新租的房子时,林以沫经过艰难筛选,决定选择【武力红包】。

      她现在独自一人生活,又是늩未成年,身体不好力气又小,身上还揣着六万现金巨款,先前走在路上,别看她一脸“我是这条街大姐大”的样子,实际心ᨁ里慌得一批。 哘

      毕竟包包里可是揣着六万巨款。

       所以,她需要保护自己的力量。

      点开【武力红包】—ጮ—

      【异能-嶺意念控物(体验一个月 )】

      “?”

      林以沫感觉身体被一股暖流包裹,接着大脑多了对意念控物的认知,大意是利用精神念力来控制物体。十分神奇。

      檜她低头看自己的手,过了会儿,把手对向茶几上的杯子。

      安安静静待在茶几的杯子仿佛被无形力量笼罩,歪歪扭扭地震动起来,然后咻一下落在林以沫手中。

      “!”

      成功了!!!

      少女原地开心地蹦了起来。

      林以沫开始不停试验,让自己尽快熟练起来,最后发现能用精神念力控制的最重物体是茶几。

      虽然只蟊能移动十厘米,这样的成绩已经让她很满意了䷷。 ໴

      系统说是按照她身体能承受的最大精神念力给予俻的“武力”,身体越好,承受的精神念力越多。

      奈何她身体太差。

      䙔 硬件跟不上,软件再厉害也不行啊。

      一通试验耗尽林以沫ⵦ的精神力,她躺在没有铺任何被褥的床板,想挣扎洗漱一下,结果直接昏睡过去了。

      然后,她做了个噩梦。

      或者说퉊,更像在梦里看了场“电影”。

      她看到自己被锁在一间封闭的地下室,双手双脚连同脖颈都戴着冰冷镣铐,旁边有一张床,她沉默㑚地缩在墙角,身上白裙沾染晕开的血点,仿佛一朵朵怒放的红梅。

      门吱呀打开。

      沈云峰走娩了进来。

      看到沈云峰,她开始凄厉尖叫拼命后退,镣铐早将她四肢的皮肤磨得血肉模糊,她却仿佛感觉不到痛似的,从黑发中抬起来的双眸䬴,恐惧绝望到了极点ᳱ。

      뒑 缾 谁来救救我。

      不要过来。

      끩 爸爸…Ϥ…

      救救我。

      救救我。

      ……

      林以沫在噩梦中醒来,天已经大亮。

      她环抱着双㵛腿在床上默默坐了许久。

      平复好心情,她先将房子仔细打扫干净,又去市场买了被褥等生活用品,来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总算让空『荡』『荡』的屋子变得温馨起来。

      『摸』了『摸』干瘪的肚子,忙碌一上午的林以沫决定出门犒劳下自己,下到二楼碰到了房东鿣陈爷爷。

      ——她租的三楼。

      “陈爷爷好。”礼貌打招呼。

      “小丫头呀,”陈爷爷拎着一条鱼,打开二楼房间的门,“昨儿就搬进껎来啦?”

      林以沫点头。

      ⳶ 陈爷爷又问뤅:“缺什么不?”

      “不缺的。”林以沫赶紧摇头,房间里基本电器都有,旧类是旧㫊了点,不影响使用。

      八百的租金能在三中附近租到这样的房子,䷟她捡了很大便宜。

      更何况陈爷爷还免了她的押金。

      “缺什么就跟我说,老头子可不是什么吝啬鬼房东哦~”陈爷爷朝她甩了甩手,㓵乐呵呵㵭地进了门。

      好心的陈爷爷让林以沫心情愉悦起来,她在小区外的一家面馆犒劳了自己——点ꭰ了份大碗排骨牛肉面。

      虽然有六万巨款,可学费不是一笔小数目,不能坐吃山空,她得找个工作。

      林以沫一边喝着汤一边在脑海里计划,余光看到端着面的服务员脚下一滑就要跌倒,䪚她下意识甩出昨晚训练过的“精神力”扶了服务员一把。

      服务员还以为自己要完了,自己摔倒不要紧,要是把面洒在顾客身上,烫伤顾客,后果不ハ堪设想。

      没想到站稳了!

      她白着脸将面放在顾客身前,又是庆幸又是后怕地伸手『摸』了下自己的后腰。

      总感觉刚才似乎有“东西”扶了下自己。

      走出面馆的林·做好事不留名·武林ᧄ高手·以沫冷不丁听到系统的声音:

      ——“叮!发布任务際:【让沈云峰感受极致痛苦】,这次任务根ஔ据完美度来决定棴奖励哦。”

      她脚步一顿,紧了紧指尖,随后乐了。

      㣦如果系统有实体的话,她一定亲它一口摡。

      这是什マ么小天使,发布的任务直戳她心底。

      原本她对自己书中被沈家折磨至死的结局没有特别强烈的感同身受,毕竟一切还未发生,可晚昨的噩梦昭示개,如果没有系统,那就是她不久之后的结局。

      甚至——

      小说世界都来了,为什么不能有“前世”?

      合理怀疑前潔世的她已经经悔历过惨폍死,如今只不过重来一次,但好运地多了系统……

      不出意外的话,沈云峰应该在“立䄫和”医院,这家医院沈家有股份。

      林以沫用手机查出去往“立和”医院的路线,转了两次꯻公交抵达❜,到前台打听,果然沈云峰住在这里。

      ᦉv鷆ip病房702

      到了七楼vip病房区,꼅她以亲戚借口问前台护士,从对方口中了解到,沈云峰腿部肌肉损伤严重,连路都㼫走不了,半身瘫痪的状态。

      ꥜面前的小ꃱ姑娘模样乖巧,护士心生喜爱,忍不住多说了几句:“一定要牢记,下蹲、蛙跳这种运动要适量。”

      “谢谢姐姐。”

      欉林以沫琢磨着怎样才算系统说的“极致痛苦”,她可是在脑海里计划了十多种方法——解数学题都没这么用心过!

      就见楚怜䛨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沈云峰从病房出来,她赶紧退到旁边,看着他们一路进了电梯。

      电梯旁边显示屏的数字跳到一楼,中途没有停过,可见楚怜推着沈云峰到了一楼。

      楚怜中午过来⬑替换了沈老爷子,然后按照医生所说,给沈云峰按摩双腿,知道丈夫心情不好,于是推他ꙡ下楼到医院后面转转。

      顺便说了林以沫离开的事。

      她知道丈夫挺喜欢大女儿,不想让丈夫认为赶走林以沫的这件事中,她这个亲生母亲也有掺合,让他애认为她太过狠心,遂把责任全部推到沈老太太身上。

      “妈特意请了张大师,说你昨天早上……”见丈夫面『色』难看,楚怜把后面劙的话姴咽了回去,小心维护着丈夫的面子——毕竟沈云峰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结果一大早在家蛙跳到蹴昏『迷』,导致现在连路都走不了,形同半瘫痪……

      “……妈怕你们再出事,就让以沫回她爷爷『奶』『奶』那了。”她替沈云峰轻柔捏着肩膀,“现在应该到了。”

      沈云峰认可了楚怜的话,他对蛙跳的记忆덅是模糊的,现在回想,他的状态肯定不对。

      他脸上ટ有好几处淤青,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以为是自己摔的。

      身上到处都在痛,尤其双腿昪,针扎似的,脑中闪过林以沫的身影,沈云峰眼底深遅处掠过一抹阴戾。鮔

      ᝗“以沫还是个孩子,怎么能让꠿她独自去找她爷爷『奶』『奶』,”他语带责备,“这些年我看着这孩子长大,在我心里,她和亲生女儿没有区别,即使她会给咱们家带来灾难,让她不住在家里就好了。”

      楚怜又是感动又是生气。

      感动丈夫对林以沫的宽容,完ᅅ全不计较是林以沫害他撞鷶了邪。 瞮

      生气林以沫这么大了还不懂事,也不知道感恩,连累她在沈家也要矮一截。

      “前几年我赞助了一家福利院,可以暂时让以沫去那里休养,这样室也方便我们知道她的消息,”沈云峰轻拍她的手,温声道,“给以沫打电话,让她回来。” 出

      ……

      林以沫离他们并不远,借着地形和植被掩㘶饰自己。

      大概有了精神念力的缘故,她对各种声音都很敏感,只要静下心来,离她几米远的声音也能窥收入耳中。所以两人的交谈她清楚地听到촟了。

      她冷冷看着伪善的沈云峰。

      书中有段情节,男主林屿锚秋为女儿报仇之后,在女儿墓碑前枯坐三年,퉐然后感悟大道,冲破桎梏。飞升之前,他去了一所已经关闭的福利院。

      因为通过搜魂,从楚怜的记忆中得知,女儿曾经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他想在福利院里看能不能找到有关女儿的一丁点痕迹。

      然后,他找到一只破碎的、带着血迹的小熊。

      习 那是当初他失踪之前棪,留给女儿鐋的唯一礼物。

      这便说明,女儿沫沫惨死最初,是从福利院开始的。

      ……쬏

      珐腿都动不了还不消停。

      既然如此……

      林以沫开始认真回想初一上的生物课。

      当楚怜推着沈云峰下坡时,她小心控制离他们最近的一颗柳树枝条,狠狠抽向楚怜的面部。

      伸 在别人看来,如同风吹过㤂柔软的柳枝,让它싶飘了䑉过来。

      就连楚怜也没有多想。

      直到剧痛猝不及防地从脸上㩿传来。

      疼痛让她下意识抬手捂脸。

      如此,她疫的手放开了轮椅。ཪ

      处在下坡路段的轮椅没了控制,迅速往下冲,察觉不对劲的沈云峰急按刹车,与此同时,背后突然一股大力推来,加上他的刹车,形成的巨大惯『性』让沈云峰飞了出去。

      他惊恐地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树干,努力控制双手双脚,然而腿却像失了控制似的,待他摔落在地上,只闻一声诡异的咔嚓——他坐着落地,双腿左右各朝一边,呈一百八十度。

      駢最后,似乎还有剩余的惯『性』,推着他腰以下撞上近在咫尺的树桩。

      这次没了咔嚓声。

      “啊——!”但是,沈云峰뙇发出了几乎让听到的人头皮发麻的凄厉惨叫。

      沈云峰疼得浑身抽搐,楚怜终于反应过来,尖叫着“老公”一路跌跌撞撞跑过去,想扶不敢扶,大㣅声吼:“来人!快来人!!!”

      聙没过多久,一动不动的沈云峰被鴝放上묵担架抬走了。

      一位亲眼目睹从开始到结尾的男病人脸『色』发白地抖着身体,感同身受地夹起双腿:以后,绝对绝对绝对不能坐轮椅!

      ……

      生物课没有白学的林以沫蹦蹦跳跳地走出医院大门,逢人就笑,然后在附近一盅家超市买了两枚鸡蛋,继而返回医院。

      稍稍一问就知道沈云峰在哪急救。

      她悠闲地去往急救室。

      因为高兴,差点哼出曲来。

      又觉得在医院哼曲不礼貌,忍住了。

      站在转角处,看着交握双手、紧张担忧得不停祈祷“保佑我老公”“一定不会有㡲事”等话툦的楚怜鋾,林以沫轻轻一笑,控制着两枚鸡蛋滚向楚怜。

      一条血痕横亘在楚怜那张经过保养显得格外年轻漂亮的脸上,然而她根本顾不上自己的伤,脑子『乱』嗡嗡的,完全不敢去想丈夫醒来、公公婆婆知道事情来龙去脉后对她的态度。

      是她放开了轮椅,才害得沈云峰摔倒。

      这时,两颗滴溜溜滚过来的鸡蛋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它们很有表演天赋似的,绕着滚了个圈,来到她的面前,最后互相重重撞在一起。

      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

      哎呀呀,蛋碎了。

      楚怜的脸,唰的黑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