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经验的主播如何吸粉

      那个姑娘听沈醉如此说,嫣然一笑:“叫你大叔叫错了?哦,对不起,叫你大哥好么?你也是来面试的吧。”

      “嗯,这还差不多,我是来面试的。”沈醉一笑,“你当翻译,我当保安哦。”

      “对不起,也许是我抢了你的饭碗。不过,你的胡文真的有八级么?”姑娘有点怀疑。

      “嘿嘿,我也不清楚有几级,要不我们对一段话。”沈醉微笑着说道。

      “好呀!”姑娘天真无邪地道。

      两人开始用胡语对话,大约会话了半个小时,这小姑娘十分震惊。

      她乃苍南林城外国语学院毕业的。听过许多胡国人所说的话。

      如果事先不知道沈醉是苍南人的话,凭这一口流利的胡语,还以为是胡国人呢。

      “大哥,你真利害,看来,是我自不量力了,你去面试翻译吧,我另外去找一家公司。”姑娘说道。

      沈醉觉得这姑娘太可爱了,没半点做作。

      于是微微一笑:“没关系,我当保安也一样,胡文翻译面试人是你呢,他们聘用的是你。”

      “这…这……”姑娘十分地过意不去。

      “好了,姑娘不必自责,时间快到了,姑娘还是准备一下吧。”沈醉提醒姑娘道。

      沈醉其实并未怪姑娘抢去了他的胡文翻译,其实即使此姑娘不来应聘,沈醉也当不了翻译,因为他一没文凭,二没胡文等级证书,无论如何是进不了此公司当翻译的。

      姑娘见沈醉如此说,心有愧意地点了点头,跟着沈醉去了人事部办公室。

      人事部办公室里,坐着几位白领丽人,都是风华正茂的年龄。

      沈醉与这姑娘进来以后,两人先后做了自我介绍。

      沈醉才知道这姑也姓沈,单名一个嫣字。

      “你是沈醉对吧,请把这张表格填一下,然而去保安部报到。”人事主管吴静玉面无表情地说道。

      沈醉看了一眼吴静玉,见其冷若冰霜,但面容娇好,心想:这女娃子是个冷面美人吧。

      沈醉心里这样猜测,但嘴上却答道:“谢谢!”

      沈醉填好了表格,拿了厂牌后,吴静玉叫一位人事部的姑娘,带沈醉去保安部报到。

      沈醉临走时,向沈嫣一笑,沈嫣也笑着冲沈醉点了点头。

      沈醉跟着这个人事部的姑娘来到保安部办公室,只见一个十分壮实的汉子,年龄大概三十岁左右,正在玩手机游戏“蛇吞象”。

      他见沈醉他们两人到来,看了两人一眼,没有出声。

      “刘队长,这是新来的,你安排一下。”人事部的姑娘说完后,就独自离去。

      刘队长候人事部的姑娘走了之后,一双贼溜溜的眼晴看向沈醉,足足有一分钟之久,然后才慢吞吞地挤出四个字:“你叫沈醉?”

      沈醉说道:“是的,队长。”

      “嗯,当过兵?”刘队长问道。

      “当过几年兵。”沈醉答道。

      刘队长冷笑道:“来我这里是有规矩的,你知道么?”

      “规矩?什么规矩?沈醉初来乍到,还请刘队长明示!”沈醉心中暗忖:他娘的,一个小小的保安队长,难道也敢张口要“见面礼”么?

      刘队长嘿嘿一笑:“这个,你莫急,慢慢地,其他弟兄会告诉你的。哈哈哈,好好干!”

      沈醉闻刘队长大笑,有点莫明其妙,一个公司的保安队长,有什么值得得意的,又不是苍南国御林军首领。

      但沈醉还是附和着笑道:“好的,我会好好干的。”

      沈醉把行李放到宿舍里,接着跟刘队长一起,熟悉了一下公司里的环境及注意事项。

      然后对沈醉道:“你晚上值夜班,七天一倒班,如此轮值,明白么。”刘队长对沈醉冷傲地说道。

      沈醉点了点头,但对刘队长这种语气很反感。

      是夜,沈醉与另一个叫贺老六的人值夜班。

      这个贺老六三十四五年纪,却生得尖嘴猴腮,看上去十分猥琐。只听他对沈醉道:“兄弟,你是那里人?当过兵?”

      “本市农村娃,当过兵。”沈醉如实回答。

      “对老大刘队长孝敬了多少?”贺老六猥琐地笑道。

      “哦,现在手头没钱,等拿了工资再说吧。”沈醉一皱眉道。

      “呵呵,这个就不好办了,七天,最多七天!刘老大只等七天。”贺老六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七天?什么最多七天?贺兄,你这是什么意思?还请说明白一点。”沈醉听得有点莫明其妙。

      “哎,这年头,世风日下,只要是头,那个不想捞油水,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宁当鸡头,不做凤尾。

      这刘队长虽只是个保安部的队长,但仍是个鸡头,是保安老大,你看他像是个不要钱的主么?

      兄弟,我见你是农村人,来这里找份工作不易,所以提醒你,七天之内把这拜码头的孝敬费奉上,不然,你的七天试用期,只怕通不过呀。”

      “哦,还有这等事?谢谢贺兄提醒。”沈醉微微一笑,“这孝敬费多少?”

      “不多不少,差不多你现在四个月的工资。”贺老六猥琐地一笑,“这里人都不例外,没人不出,不出的已经走人了,所以希望兄弟在这七天之内……”

      “嗯,我明白了,谢谢提醒。”沈醉说道。

      “别客气,好了,兄弟,你担待点,我眯一会儿,下半夜我来守。你守上半夜。”贺老六道。

      “好的,你就休息吧!”沈醉微笑着道。

      一会儿,这贺老六已扒在保安室办公桌上,早已打上了呼噜。

      沈醉见状,摇了摇头:这个贺老六,这种状态,还守夜值班。

      沈醉已出了保安室,拿着手电,开始巡逻。

      天娇时装股份有限公司,在s市西区工业园,不过此公司确是独门独户,有独立的围墙隔开。

      沈醉巡逻了一圈之后,见无异常情况,于是回到了保安室,而贺老六早已进入了梦乡。

      沈醉坐在椅子上,在回味着刚才贺老六说的话。

      这姓刘的队长,真的是心狠手辣,要新来的保安交四个工月资孝敬他。

      一个月工资一百四十元,两个月自然是一千余元。

      难怪这职位迟迟空缺,原来是这姓刘的队长从中做梗。

      看来他与这姓刘的要唱一曲好戏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