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AV新地址

      一位仙子从农舍出来,邀我入舍说:“我们主人已经等候多时了,请随我来吧。”

      我随仙子入了农舍,农舍非常简朴,若非仙子的超凡脱俗ꚁ,这里就甚是简陋,甚至都无法住人。仙子让我站在屋内的一个圆形标记上,随后她也与我一起,在我屏气凝神想知道将发生什么时,我两周围突然已经像启动某种能量一般,把我两卷入在一种耀眼的光芒之中。就是一遮眼的瞬间,我两又来到了另一处神秘之地。

      我敲开农舍时第一眼就知道出来的是一位仙子,因为她身上的仙气是无法遮挡的,就是我这样的凡人,在这种仙气地笼罩下,会有明显的精神焕发之感,而且还会得到某种心理慰藉与暗示。自然而然这另一处的神秘之地,显然就是神仙之处咯。

      “仙元,你让我等候的钟明已经带到。”ꦢ仙子向仙座之人作揖汇报。

      这里是仙元阁,因为进入这里时,我在门楣上见着“仙元阁”三个字。从仙子对仙座之人的称呼可知,那左肩悬浮着一颗雾珠的就是仙元。我不清楚他们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而更奇怪的是还是特意等候我的。

      仙元阁不孬大,但是气势恢宏,一座阁楼竟然用了八ᆗ根大柱撑起一个厅堂般的构造,而只有仙元一人在这,略显几分冷寂。

      “你先把钟明安顿一下,一个时辰后,带他到仙元殿与众仙见个面。”仙元回道。

      “属下遵命!”仙子示意我随她一起离去。

      出了仙元阁,向左穿过一条走廊,来到了另一院子,同样有几个字“元修院”。这里的风格就非常明了,这是一个潜心研习的场所,因为一入院,就有听见练剑的声音。

      仙子把我带到一个房间,交待了我要做的事情,然后说三刻钟后来找我鉖。看着这么好的房间,这么舒适我自然乐坏了。不过在仙子临走之前我还是问了一声“怎么称呼她?”

      她说让我称她“元起”,或者“滴莲”“莲子”都可以,然后微笑而去。

      “元起仙躸子,这名字还行,就是不太女쑰性化。”我默默地念着,然后马上就去更衣沐浴了,因为我早๗早呺地就见着一个那么大的浴缸,水都已经放好啦。

      “哇!舒服。”我好久都没有沐浴过了,这种被温水浸泡的感觉,使得整个身体都放松了,躺在里面就想睡了,这一放松好像什么都可以放下一般……

      “收拾好了吗?”门外传来元起的声音。

      我惊醒,这才多大一会儿呀?我都还没有正式洗,就已经到点啦。不行我得赶紧穿衣迎接,毕竟听说要去仙元殿,听着就感觉不错。我用长布一裹抹干了身上的水渍,快速地披上了衣裤,然后开门迎进元起仙子。

      “你还穿这个呀?”元起仙子大失所望,然后从浴缸旁边取下一套衣裤说,“换奘上这个,我在门外等。”

      衣裤就像特意为我量身定制的一般,随后我就与元起仙子来到仙元殿。仙元殿就在仙元阁的正前方一里左右,殿门两根柱子上写着“仙仙有元”“元元有仙”。我也不是很懂,反正就觉这几个词即简单又好。

      进了门,嚯!真气派,这里就无所谓建筑物了,没有顶棚,没홭有四壁,仍然是八根大柱分两列立起,很高大像撑天一般,殿内分列两边大概有百来号人。

      “我今天算是见着大场面了。”我心里暗自庆幸,这也是我这么多年第一次见着这么大场面,庄重而威严。

       “仙元,钟明已到殿内,我身旁这位便是。”元起作揖汇报。

      仙元挥手示意,元起就立于左侧的队列中静立。

       “我今天叫大家来是想宣布一件事情,就是钟明历练已够,按照规定应该要在我门下继续修行。按照次序,应为我门下第四代末弟子,应该获得‘元寿怜落’仙号。”仙元见大家没有异议,接着大声喊道,“元起,元静,元落”

      三声名字刚一落音,从左列出来三位,除元起外其他两位都是男的,他们齐声应道:“到,请仙元吩咐。”

      “你们三人为我的第一代弟子,以后就是元寿怜落仙的大师兄姐了,你们在元修院要多互相帮助,提升修为。”仙元话音刚落,三人纷纷作揖称是,然后仙元继续说,“还有其他的也同样都先于钟明来此,一定要相互照应。多多帮助。”

      我在他们后面,可就纳了闷,感觉自己啥也没有做,啥也不清楚,这会倒是成了仙家弟子,而且这仙定然是与曾经了解的有所不同,从建筑的恢弘气势就知道,若不是有某些至高无上的力量在这里,怎能如此修建。

      “钟明!”仙元恢宏之声传来,让我出乎意料。

      几秒后,没有答复,仙元又叫了一声,然后周围的师兄姐们都挤眉瞪眼地为我着急,示意我快答应,否则就不礼貌了。

      “啊!”我随意吃了一惊的声音,也算是做了应答,传到仙元的耳⮸朵里了。

      “钟明,你橠现已是元寿怜落仙,以后就要有仙家的规矩,刚刚的怠慢就有失仙家气节,恋你初次入仙就不为难你了。”仙元教训道,“那就各自散去吧。”

       “仙元”我喊道,由于我的喊声大家停住了脚步。

      “请说”仙元抬手。

      我其实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心中有很勺多疑惑,反正不管了不说不舒服,就大声说:“请问仙元,我这个仙号怎么如此复杂呀?而且好不顺口,另外我还想问问我们仙家到底做些什么呀?”

      大家哄堂大笑,但是仙元也没有责备我,只是示意誦让元起留下,其余的散去,然后告诉我跟元起去吧,她会告诉你是怎么回事的。这也没事,反正在这里我也只是与元起比较熟悉,跟着她应㿐该不会吃亏,更何况她还是女儿之身,更是对我有益。

      一路앂上元起没有吭声,我便一直跟着她,只是到了一处叫藏书阁的地方,她突然停下来了说:“你有什么不懂的这里面都有答案,但是其中红色的书千万不用碰。”

      说完她就让我进去了,她都没有跟进来。

      “嚯,偌大的一个藏书阁,竟然就我一人在此,这是老天爷的恩赐,还是因为他们都不喜欢读书呀?”我自鸐言自语地说,进了一个综合类的大门,发现这里的藏书真多,也不知道他们这些书都是哪里来的。

      我随便找了一本书翻了几页,几行字吸引了我“笑一笑十年少”“公主和王子幸福的在一起了”“降龙十八……”。

      看了后我自言自语道:“啥藏书阁呀,怎么啥都有呀?”

      接着我便看了看书名,几个大字还真不害臊《杂货大全》,我感觉无聊地放回了原处。这仙家之地,自然有修仙之书,逛了几个书架,还真找到修仙之类的书籍,其中一本《仙菜》一看就是菜谱,让我也很感兴趣,想看看仙家到底吃些什么呢?翻看一看,都是些家常菜,还有“麻婆豆腐”“水煮牛肉”“炒螺丝”,我摇摇头地放下了,这一定是哪位名字有“仙”字的人␻编的菜谱,所以叫仙菜。

      我来干什么来着?对对,我来找答案。我想起了我的初衷,那这么多书,我该怎么找呢,而且还有这么多的废书,这检索还是一个难题呀。

      或许仙家之地,并非如我ﻱ眼睛所见,或许另有玄机。我疑虑不断,想㻌到曾经家乡的一句俗话“叫天天不应,叫地地ষ不灵”,那么这里是仙家之地,应该不至于这样。于是我就喊了一句:“我想知道神仙都䶭做些什么?”

      “嚯!”吓我一跳,一个重新组合的书架马上呈现在我的眼前,上面的书籍太多了,这辈子我可能都翻阅不完。其中四本书比较显眼《仙元的日常》《仙起的日常》《仙静的日常큩》《仙落的日常》。我拿出了《仙元的日常》一本很厚实的书籍,粗略估计应该有个四百页左右,随手一翻,让我脑洞大开,竟然都是白纸一个黑字都没有。我气得直接把书往书架上砸去,然后骂道:“骗子。”

      “谁是骗子?你才是骗子呢。你小鍡时候说谎出洋相的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不知道哪里来的声音。

      “你是谁?”我感觉莫名其妙。

      “我就是书,书即是我,你可以说我是这本书,也可以说我是那本书。”这个声音继续与我对话。

      “那你告诉我,这本书为什么没有字?”我生气的寻找声音的来源。

      “说你傻,你还不服,仙家的书没有一定修为,你能看得见文字?”它越来越神气了。

      我没有找着声音的来源,倒是感觉这声音也是奇怪一会感觉是左边传来,一会感觉右边,有时甚至感觉就在耳边,䍷还有更奇怪的时候就像心里发出的声音一般。

      我就暂且把它当成人工智能吧,或者是语音识别,反正就是一个调皮的声音。

      “你会不会唱歌?”我也调皮一下,看看它的反应。

      “不给傻子唱歌。”它很牛气地说。

      我也没辙,毕竟它在暗处,我在明处,不跟它一般见识,就和蔼可亲地问:“那我的仙号为什么这么壳复杂呀?”

      这时书架又闪换了一番,这次却简单多啦,就一本书《仙号规则》。

      我直拍脑袋心想:这些人就不会开开尊口,直接告诉我呀,还要我来查书。

      我气急败坏的准备去翻阅这本书,然后却不知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拍了一下我的手,逿打断了我的行为。

      “你看清楚,这是红色的书?你确定你需要它?”这个声音又来闹事了,很明显刚刚那重重的一拍就是它所为。

      “嘿!有఩书还不准翻,我就不信这个੼邪。”我这暴脾气哪里受得了处处被限制呀。

      然而就在触碰到书的那一刻,我知道我错了,因为我又不知道到哪里了,或许就是虚空境,因为空无一物。倒也好,没有白来,待我情绪稳定后,⟽这里显示了一些字迹,上面写道:“创仙境,由仙元创立,而后由他激发出起、静、落三道气旋,历练成为仙起、仙静、仙落——但也有称为起元、静元、落元更突出其基元性,当然此元与仙元中的元自然有所不同。此后与仙元共组四大仙派共创共管创仙境。其仙元、仙起、仙静、仙落皆按自身及弟子为节点组建起、静、落三股气旋,一直往下延伸,仙元、仙起、仙静、仙落为仙层,其名号为仙位;仙元后一层为元层,元层以后分别为元福层、元禄层、元寿层……以此类推,其次序按照福、禄、寿、喜、财、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忠、孝、廉、耻、勇、礼、乐、射、御、书、色、声、香、味、触、爱、怜、情、好、恋……,仙元之后的名号皆为仙号;仙起后一层为起层,起层以后分别为起一层、起二层、起三层……以此类推,仙起之后的名号皆为仙号;仙静后一层为静层,静层以后分别为静一层、静二层、静三层……以此类推,仙静之后的名号皆为仙号;仙落后一层为落层,落层以后分别为掄落一层、落二层、落三层……以此类推,仙落之后的名号皆为仙号。在创仙境刚形成时,仙元之上没有更高尊位,至起、静、落三股气旋获得仙位后,这四仙齐力推出‘虚空仙尊’至高无上仙尊,仙尊至今也还未现世,他的具体形态目前无人所知;在修仙之道上,有有形之体获得一定修为后成仙;也有无形之体获得一定修为幻形成仙,如仙起、仙静、仙落都是由仙元的一道气旋而成仙;至此每位修仙之人,在修仙之初就会打出起、静、落三道气旋,让其自行修炼,若是期间有有形之体闯入,则气旋汇入有形之体,气形合一进行修炼,正如你,钟明,你的闯入正好需要接受上一层‘元禄智落’仙号打出来的一道‘落’气;由于你现在能出现在这里,那么你肯定还没有接受到‘落’之气,因此也对此一无所知……”

      这段文字太难懂啦,幸亏旁边有图解,我一看便心里明了。

      后面还有文字:每一层的气旋以上一层的次序进行排序,排序的字也是为福、禄、寿、喜、财、仁、义、礼、智、信、温、良、恭、刨俭、让、忠、孝、廉、耻、勇、礼、乐、射、御、书、色、声、香、味、触、爱、怜、情、好、恋……;由于至今元寿层只有“元寿福起”“元寿福静”“元寿福落”仙号分别打出了起、静ᢵ、落三道气旋,因此目前排序的字只排到“恋”字,随着以后相继打出的气旋增多,字也将继续排出。但是气形合一与已经以气幻形的仙号,目前“元寿怜落”仙号为最后一位,至于还有有的气旋幻形快,有的很难幻形,都是按照先幻形的按次序补到前面,这中间出现的纠葛与磨难一时也讲不清,但是为了稳定,这是值得的……

      我看着眼睛都累了,不想看了,就跳到最后去了。

      “没了创仙境,雾山也就没了形态。”这最后一句,看得我⨞出了几滴冷汗。

      不管怎样这里的论资排辈确实有些复杂,若是不熟悉也没关系,反正就是个名号,爱谁谁吧,反正无论资辈都得尊敬,实在搞不清楚,就简单称之就有那么一个人。

      或许我不该知道得太多,因为看完后,我好像又跌落到另外的虚空了——我感觉在空中是翻了几个筋斗般的跌落。同样的这里也是布满了文字,在字里行间,我了解到了物冷街的那位英雄,就是仙元,是他开创了这片土地。在混沌初开之际,每一块土地也无所谓土地,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它的具体位置,其᪮原因是덮它本身的位置就是变化的,在某些交织的地界,你一会到了这个地界,一会又是那个地界。雾山就是这么一块地界,这里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在这里你甚至可以瞬间去宇宙的任何地方,然而这不是重点,谁能够稳定地准确地去宇宙的任何地方,那么这才是真正重点。这也就是修仙的目的之一,当然在这之后也才能够让人类居住之地稳定,不至于在混沌中随机穿梭、分列或重组。

      我感觉我不应该好奇,也不应该不听元起仙子的话。因为我知道为什么不能碰红色的书了,显然我根本还无法掌控任何不稳定的局面,以至于连这本最基本的《仙号规则》之书也是红色,我也碰不得,碰了的后果就是我最后跌落在这无尽的虚空。难怪虚空仙尊这个尊位目前没有人驾驭得了,并且至今还未现世。

      虚空幻形虚空灭,虚空不灭虚空无。

      所以虚空是不可能幻形的,没有了它也就没有了一切的可能,没有了一切的可能世界将没有了变化,没有了变化又将没有了一切。简单地说一切皆由无中出来的,即无中生有是万物之始。

      仙元、仙起、仙静、仙皦落推出虚空仙尊,那是何等的领悟呀?

      我自然不感兴趣这些,谁愿意掉入虚空境呀。这里什么都没有,也许无法用语言描述,但是若是你的精神不足以凝聚你的肉体,你甚至都感觉你的肉体都在消散,这就是虚空;这只是一方面,若是你胡思乱想,你甚至还能感觉你又在凝聚你所想象中的肉体;完全就在一念之间。我只想回去,回哪里都行,只要是有实体的地界,我突然意志力非常强烈,而且尤其是在我想起冷姑娘的时候,我的意志力就更加强了,我觉得我还是非常幸运的,能够遇见冷姑娘,而且还能享受“富二代”的光环。

      想到这里我好像又明白了一些,我为什么没有该有的修为,主要是因为我不是该处的钟明,这一切都是巧合,让我天衣无缝地完全符合这里的信息,而没有破绽。而修为这实力是无法隐瞒的,这才让我受此困境。

      但是眼下也不是自责的时候,更何况来此地方或者说来雾山也不劬是我自己想法,纯属机缘巧合。若说修为一事,又让我想起了幽兰花灵,对就是她,她曾经对我说,若是想要有修为,在任何地界都可以按照她的说法去修,那就可以去想去的地方,但是这里啥都没有,如何获得原土?

      我的思想越来越混乱,或许我觉得我是想的太多了。此刻我最应该做的就是心静؛,然后等元起仙子来救我。可是什么时候才是头呀,这里的漫长就是无限的漫长,没有尽头,没有希望。或许我能够在这里找到某些线索,某些方法,或许方法就在我本身。人也就是在思想混乱的时候,才会想到很多,才会发现原来思想外面另有一片天地。

      正当我思想混乱之时,像是某种巨大的吸力在从我后背袭来,我自然也不会害怕,因为有一股东西总比什么都没有好,也许这就是一根救命稻草,于是我就猛地一转身。

      “噢……喔……”我这一转身可就停不下ˋ来,真是千回万转,在成千百个筋斗过后,我站立了,站立在元起的跟前,很近很近,近到能够听到她的呼吸声。

      元起一把推开了我,说:“叫你别碰红色的书,你偏要碰,走跟我去见仙元。” 

      我只好跟在后面,因为我无力反驳,觉得自己委屈,有觉得无从描述的委屈,心想算了,越描越黑。不过心里还是在骂这个元起,早知道她能够救我,何必这么麻烦,我去触碰了红色书籍又能怎样。

      “你是不是觉得我可以救你,为什么还不让你碰红色书籍?”元起突然不走了,回头把我按在墙面上说。

      我都被吓楞了,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连我在想什么都知道,我若还是“富二代”的身份早就把你娶了,太体贴了。我就算被惊৤吓了,也还在胡思乱想,就是在她鬓发垂落的视角上觉得她确实特别地柔情,就像她那发丝一样飘然。

      “你在看哪里?”这元起竟然拍了拍我的脸,让我看着她,这才意识到,此ꎻ刻她的表情怒眼皱眉,虽说还是很漂亮,但是根本就看不出哪里有柔情,看来又是我多想了。

      “我看……我看……哦,仙元来了。”我灵机一动,指着她的身后。

      她一听见仙元二字,马上就回头准备相迎,我趁机也就溜出来了。哎呀,这小姑娘还真有点力气,我的肩膀都痛了,溜出来后,我使劲地扭动我的肩膀,缓解缓解她的按压。

      “好!你这个骗子,仙元呢?”元起发现仙元不在,又开始来抓我倕了。

      我赶紧抱着一个亭柱,指着她说:“你别乱来哦,君子动口不动手,有话好好说。”

      “你这是求饶吗?”元起说。

      我也不跟她扭,说:“求饶又怎样?你欺负新来的,根本就不算什么。”

      “我还欺负你?叫你不去碰红色的书,你怎么不听?这是规矩,来这里的第一课就是这个。红色的书籍里面的一部分内容是虚空境造的,掉入虚空境是没有办法可以救出的,或者自行出来……”

      我吓得脸上血色全然消失,但还輂是碎步地走过去,轻声地说:“那我为什么被你救出来了?”

      “你还死性不改,看我不把你的耳朵揪下来。”元起说揪耳朵就揪耳朵,一点都不留情,“能够救出你来,全然要靠机缘巧合,也就是随机,根本就没有规律可循,这次能堷救下次又不搛一定能救,有时候甚至自己也能出来,但是更糟糕的是出不来,或者又不知到其它哪个地方去了。”

      说完这一番谆谆教诲的气话,她终于把我耳朵给放下了。我虽然感觉耳朵很痛,但是背不着这些话很有道理,处处都带着对我的关心,这点痛也就不算什么。我顿时对元起有了好感,觉得初来乍到,能够对我这么好,处处为我着想,出了感激之情外没有其它的可以替代了。

      尽管我心里还有一些疑虑,但是都不重要了,因为一个人只要感受到另一个人对他的好心,那就一切尽在无言中,任何疑虑都是有一份爱心在里面,再多说无益。

      핎“你知道吗?藏书阁里面的书之所以这么多,是因为它们根本就不是人写的,而是自由组合而成,这种组合是由进入的人,当时的宇宙情况组合而成的。简单而说就是随机成书,随心成书。那些书显现出来的每一本书,都有你心灵的写照。书越多证明你的心绪越复杂,越混乱,像仙元、仙起、仙静、仙落他们进入时,里面会空无一书,而我们随他们一起进入也会空无一书……”元起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看看我,“你有没有觉得站在仙元旁边会心无杂念?”

      元起这➌么一提醒,倒是让我想起刚开始见着仙元ʦ的时候,确实如此,心里像是融进了一片汪洋,而却没有一片浪花,即使有那么一个点想翻起那么点浪花,但好像又被它的包容所消散。我诚恳的看着元起回道:“是的。”

      “但是我也奇怪,我进去后,见你没在里面,那本《仙号规则》还在那里,我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赶紧去试着施救,当然是不报希望的。你知道吗?我到那里那些书籍都没有消失,可见你的杂念数量之多能量之强,我都镇不住你的杂念……我实话跟你说吧,这次去见仙元,可能不会让你留在这里了,因为眺你不仅一点修为都没有,甚至还是某种莫名的力量,我们都无法驾驭,没有修为的人不可能不受我们的修为影响。”元起认真地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呀?可……可能我生来如此吧。”我也很认真地且无奈地볞回道。

      显然元起对我的回答还是很失望的,我从她的眼神里面看出了某种注定的无奈之感。因此我马上补充道:“不过,我还是非常感谢你的,元起,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我这一路……说来话长,说真的我当时什么都没有想,就想有个安身之所就好啦。后来没想到,不仅有安身之所,而且还有一位如此漂亮的师姐陪伴……”

      “噗嗤……”说到这里,元起笑了,终于笑了,就像梅雨后的破晴。

      是呀,即使仙子她也是需要笑容的,否则也不见得有多美好,笑容就是一种赋予治愈力量地美好๥。不管前方有什么,请微笑对待。

      “说真的,能到这里来,就纯属不易了。若非天大的机缘与毅力是到不了的,你却这么轻描淡写,也实属豁达,可能你的那股我们镇不住的力量就哫源于此吧。”元起与我一边走一边说。

      我见气氛缓和了,就更加随和地说:“我真没感觉费了多大的劲才到这里来的,要说这次能够来这里的最大感受,就是视死如归,随风飘扬,这就是我最大的感受。”我说着然后跳到她跟前挡住她的去龈路接着说,“我就是飘着飘着就来这里了,哈哈哈。”

      “走开啦!”元起推开我继续走。

      “那如果仙元不让你留在这里,你有什么打算?”元起继续问我。

      我还真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就脑子里有룐什么词就说什么词,回道:“既然我是蜰飘来的,那就让我飘走吧。反正谁也不知道,‘不带着一片云彩’。”

      “你⤏也喜欢这一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元起还背起诗来了,“这一句真美,也不知道是哪里飘来的这一句美妙的诗。”

      “是徐志摩。”我甚至去牵她的手,因为从没想到她的情感也是如此的细腻。

      矐在我触碰到她手背的那一刻,她好像有所意识地快速地踏了一步,然后说:“你知道他?”

      晧我不知如何是好,就觉得有些搞笑,刚刚还捏我耳朵鈢,还压我的肩膀,这下这般柔情,又不知道是如何。所以不用去猜测,也不用去理会一个人的心里是怎么想的,或者去迎合,因为人与人之间,在合拍的那一刻,那就是那么的合拍,一拍即合,没有理由,甚至以前的三观都崩塌了。

      “我知道他,他在我们那悶里是大诗人。”我接着述说,上前搂住了她,她也没有反抗,她耳鬓一丝丝的发丝,同样像述说着柔情一般,随风飘扬,吹到我的脸颊,吹到我的耳旁,也吹向后方我的视线之外。

      说真的我其实还㐐没有遇见爱情,而此刻只是感动,仅此而已,或许我再多待上一些时日,就会有爱情,但是还得全凭仙元的指示。

      说着ꓙ我们就到了仙元阁,现在清楚了,其实这ᵔ就是仙元饮食起居与办公之处。这仙元阁与元修院相比,那可是气派多啦,而且仙元阁人少地盘大,元修院是仙元的弟子饮食起居与修炼之处,这么多人算起还真是小。但是我更愿意在元修院,因为那里褚热闹,所以我想仙元阁大有大的目的,定然是藏有许多仙家的秘密,就居住而言应该没人愿意住这么퐌大的地盘。

      縂 ﲖ “仙元,我已经领钟明从藏书阁回来了。”元起上前作揖。

      “元起你先下去吧。”仙元背着手说。

      我瞧了瞧元起,元起也给我使了个眼色,但是我并不懂她的意思。然后她从我右侧退下,我也觉得一个人在这里有些不自在,不是害怕,而是觉得我就是一位偶然闯入的小놙子,没什么大本事,也用不着与仙元单独谈话,就安排我打打杂,就很不错啦。

      “你感觉有什么不适吗?”仙元问道。

      我有些吃惊,心里真是佩댔服这仙元,连我心里的不自在都看出来了,连忙回道:“没有,不过稍微有些不自在。”

      “不自在?”仙元摇摇头接着说,“你知道吗?你体内有一股强大的躁动,就连我的修为也压制不了。”

      我这才想起元起跟我说的,就重新感受了一下,发现在这里确实与在外面有所不同,于是我便说:“确实我在这里感觉心里平静许多。”

      “是呀!你这股躁动,尽管我是压制不了,但是相互都会有些影响,你的出现我都不知道是福是祸呀!”仙元背手望向我的右前方。

      我看了看我的手,感觉不出庪有什么异常,连忙ﵤ解释道:“仙元,我手无缚鸡之力一定是非福非祸呀。”

      “哈哈哈哈!”仙元大笑,然后顓拍了拍我的肩膀向我的后方走去。

      我回身,然后疑惑地问:“仙元,有什么吩咐吗?我定然竭尽全力。”

      仙元直挥手问:“你是想留在这创仙境,还是有其它想法?”

      我马上回道:“我本来是想留在这里,可是听仙元这么一说我又不敢留在这里。”

       “不是我吓唬你呀,若是这里没有力䉊量可以压制你内心的躁动,那么我们打出的气旋根本就与你合不了体,以至于根本修不成仙,甚至还有可能扰乱雾山。”仙元认真地鸱说。

      我没有吭声,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答,我感觉自己挺无辜的。

      “若是你不害怕㳞的话,你可以去气旋室,在里面静坐,去感知气旋,然后俘获它,让它与你共存,去化解你身上的躁动。当然其结果有四种,一种是你身上的躁动被气旋化解;一种是你身上的躁动压制了气旋;第三种就是气旋与躁动共存;还有就是气旋近不了你身,两者毫无瓜葛。”仙元边说边思索,“而只有第一种情况与第四种情况是可控的,其它两种情况至今也未曾遇见过,其后果也更是没人可以预料。”

      “我……我选择害怕!”我本来就没有什么想法练什么气旋,我觉ฎ得他们完全找错人了,肯定是曾经这个星球的钟明才是他们的人选,让我担此重任,不说我心里没底,连仙元心里都没有底,那我玩不起,就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仙元摇摇头说:“也罢,虽然创仙境很难闯入人形来,若让气旋自行幻形,랈那所需要的机缘就少之又少了。自从我打出的起、静、落三股气旋自行幻成人形后,就再未出现过此类现象了。而后的弟子也都是由他们自行闯入后,才收留修炼的。”

      仙元往右侧做了几步继续说:“若非我打出的气旋为第一代气旋,与这雾山几万甚至上亿年的灵气结合,也不至于幻形如此之快。雾山的灵气是非常丰富的,但是要幻化成形,那还是需要很长的时日,但是普通人,用有形之体,借助我们的气旋,吸取雾山的灵气,那就不一样了,那就像为灵气开辟了㛣一条道路,也就可以快速提升修为。”

      “仙元,修为到底有什么用?”我不知道这个问题该不该问,但我还是问了。

      仙元回头瞧了瞧我,微微一笑。我的心也放了下来,感觉至少没有问错,没惹祸。仙元又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我说你这小伙子就是不一样吧,还真是如此,这种问题也就只有你一人问过。”

      我不닢明白仙元到䣝底是夸我还是损我,所以我只能闷不做声,等待仙元接下来地述说。

      “你这个问题呀,其实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很多年前我也是如此。是呀,修为有啥用?人们费尽心思练就和提升修为,可是当真正把修为提升之后,才知道人都是迫不得已的,因为你的修为已经不仅仅是修为了,它会承载着一些生命,一些结构,一些规则,甚至一些物质。你若不延续,那么它所承载的东西也将崩塌,而崩塌中有你的心血,你的灵魂,你的情谊,你不能割舍的一切,其实承载着的这一切又何尝不是你的外在映射。”仙元语重心长地说。

      “那我还是不去了,太危险了,责任太大了。”我真心不想被卷入如此大的责任当中。

      是呀,何尝不是如此。就是在家乡那么小的地方,那也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位高权重者,稍有不慎,那可就殃及一片,但凡有些良心的都不忍心ㆁ出错,因为所殃及的或者可能殃及的,哪一位不是他的心头肉,哪一位不是与他息息相关的。

      “既然你执意不想去,那就随你的愿吧。”仙元也舒了一口气,显然他也不是很有信心。

      我对我的明智判断表示点赞,但是我以为没有这么大的责任,好日子就来了,就能够悠哉的在这里打杂,谁知道仙元却另有安排。

      “既然如此,我们就送你回去,直接回前街,回家。”仙元继续交代,“回去后就别出来乱跑啦,原因也不用多说,你驾驭不了这雾山的。”

      随后仙元呼唤了一声,又来了一位仙子,其貌不凡,高瘦但有型。看这偌大的仙元阁,也没有打杂的,也不知这仙子怎么就在这里。后来我听这位仙子讲述才知道,他们这里是轮班,每天十人在这里打杂优,平时就都在元修院。

      所以这里修仙与别处真的不同,不仅不同,而且啥都不同。

      ✅这仙子的仙号叫“元禄智落”,也就是他打出的那股落气旋,不愿与我近身,他是除仙起킅、仙静、仙落外的第三代弟子中的第二十七位,是总弟子中的第三十九位,真名䋊叫吴躁。

      按照仙元的安排,吴躁把我带到了入定门,准备送我去前街。在我到入定门时,元起好像早已预料到了,早已在此等候,看来她还真的对我有些不舍,而且也甬只有她对我不舍。不过这时间真短,我也不知道,有时候就感觉说不清楚。我仔细思考着。我为元起做了什么吗?没有。我有什么特别吗?没有。我感动过她吗?她感动过我吗?那么……此刻我也不知道,也说不清,也许这就是机缘。我第一次感受到被人送真的是一种情。

      最后我在他们规范的要求中,进入了入定门中的另一扇门,我没詒有注意看字迹,因为我一直都在看他们两,尤其是元起,我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再见面,但是我知道此刻我与元起是不舍的。

      在另一扇门中,他们交代我说能够去前街,然㩨后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就在我眼前消失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