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wyctvapp

      第73章填海뗞

      朮医生喊话,may下意识站了起来。ꔣ

      但也不知道是因为累的,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倪永孝轻轻一按便将may按在了椅子上。

      冲m气ay摇了摇头,随即起身向医生走去:

      “你好医生,我是他哥哥,阿仁现在듀怎么样了。”

      虽然有些奇怪陈长青的小名为什么叫阿仁,但经过一场紧张的抢救手术,셵身心疲惫的医生完全没有八ۖ卦的兴趣,他随手将口罩扔掉䰨:

      “手术很成功,命应该是捡回来了,不过ᮬ……”

      一开始医生说话的时候。

      向来是喜怒不形于色的倪永孝,居然如负释重的长松了一口气,但在听到医生后面说的那句? ᘁ

      倪永孝不由紧똫张起来:

      먗 “怎么了?”

      医生想了想,他的神色带着几分迟疑,但最终还是唺如实ږ讲到:

      “通俗的讲,病人身体损伤很严重,能撑到来医院已经是奇迹。”

      “手术很成功,但不可否认的一点,那就是他的身体情况实在㭝是太糟糕。ⲍ”

      “失血严重,仅仅是刀伤就有21处,缝了上百针,其中最长鲼的一道刀伤足有32厘米,䓡所以能不能醒过来,就只能看上天的安排了。”

      倪永孝脸色一沉,对方的意思他听的妟很明白湞。

      手术很成功,患者求生欲很强,但因为受的伤太重,所以不敢保证一定能醒┶过来。

      对于这样的结果?

      倪永孝的眼神里闪烁着阴郁。

      而在他的身后,听到这个结果的may整个人近乎崩溃、㱍

      她哭泣的喊着:“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打电话就……”

      촾 只是话说到一半,还没等may站起来,一股惊人的睡意涌上心头。

      好在旁边的阿丽姐眼疾手快一把接住may。这让不远处的傻强愣住。

      可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愤怒的一둸把揪住倪永孝的衣领咆哮道:

      “死扑街,你刚在给may喝的什么!”

      傻强虽然傻,但混过一段时间䮓社团,催知道酒吧里的那些肮嬄脏事。

      从may的状态看,显然这不是正常哭晕过去的迹象,傻强下意糤识想到之前倪永ᛂ孝往水里加的那片维生素泡腾鏳片。

      下意识就联想到豪门纷争的戏码。

      虽说傻强不知道倪永孝和陈长青的关系怎么样,但他疈知道陈淸长青是私生子,而私生子一般是不受家族待见的。

      自己好兄弟现在就躺在里面,他决不能让倪永孝欺负自己好ೲ兄弟的女朋友!

      而见傻强暴怒的模样,旁边的阿丽齙姐誮则一脸警惕的掏出手机。

      但站在后面的阿志却脸色一变,因为他注意到三叔下意识摸向后腰。

      因为角度问᝱题짏,阿志看到了一抹手枪特有的黑色肃杀!

      不过下一秒,倪永孝却摇摇头。

      他用眼神制止了三叔,ᅝ拍了拍傻强的手臂:“may是我弟妹,我是不会害她的,刚才给喝的是安眠泡腾片,以她现在的状态不适合继续待在这里。”

      说着,倪永孝扯开了傻强握住自己衣领的手。

      而看着不远处的医生,倪永孝整理了一下衣服,目光扫视홀周围,眉宇间带着几分思索:

      “阿志,你联系一下院方要一件双人病房。”

      “傻强和阿丽,你们两个留在这里,到时候跟护士一起将阿仁和may送到病房。”

      “三叔,你拿我电话联系一下家里的医生,就说我要让香江最好的医生给阿仁复诊。”

      阿志人不错,虽然不知道这小子什么意思,但他办事还是很牢靠的。

      给may喝安眠药是倪永孝一开始就有的想法,此前在电话中他就察觉到may的情绪问题,而看着对方泣不成声的样子,倪永孝果断的决定让她睡一会。

      阿仁现在生死未卜,他不希望may这个䝺时候也出䖑事!

      考虑到刚才傻强的反应,倪永孝暂时相信这两人不会加害ȉ阿仁,至少傻强不会。

       是的,这也是倪永孝的手段。

      阿仁被窌砍进医ꔾ院,生性多疑的倪永孝不相信任㼑何人,甚至在来的路上他连may都怀疑过。

      至于最后的那句话?

      不是不相信医生的水平暪,倪永孝很认同一句话镾——一分钱一分㕇货,贵的东西除了贵,就没其他芼什么缺点。 欔

      虽然手术쟬已经完成,而且当着医生的面这么说很不好。

      但倪永孝还是要找香江最好,最贵的医生给陈㥉长青看一遍。

      在普通人看뾐来这有些浪费,但倪永孝不这么认为,因为陈长青是自己的暦亲弟弟,除此之外㙩倪永孝只有一个女儿!

      倒不是说重男轻女,而是家里的生意就这样。

      他女儿不可能接手倪家生意,一天到晚打打杀杀对女孩而言太残忍。

      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阿仁,但没想到阿仁居然在这个时候出事,这让倪永孝的眼里不由闪过一抹阴冷。

      而将众人的事情安排好后,倪永孝推了推金丝眼镜,他扭头看着不远处的三叔:

      “三叔,麻烦你帮我找下外套,我去下卫生间。”

      三叔点了点头,手掌从后☽腰拿出:

      “好。” 術

      五分钟后,医院卫生间,一身儒雅气质的倪永孝走了进去。

      囐 㢤他站在洗‹手池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丛儒雅,稳重,就好像一位让人羡慕的职场高级白领。

      片刻的沉默后。

      金侁丝眼镜摘下,倪永孝解开袖口和领带。

      他的动作不急不缓,给人一种很高级的仪式感。

      一两分钟后,顺手拿起旁边的拖布ꟊ,倪永孝走进男厕,并轻轻的将门关好。

      片刻后……

      伴随着打砸,一声凄厉,愤怒,似杜鹃啼血的嚎叫声从男厕传来。

      倪永孝从未如此愤怒过,⌄他面庞狰狞,眼神凶狠,就像脪是疯了一样挥舞着手中的拖布,将眼前的一切砸碎!

      自父亲倪坤死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愤怒。

      呱 想到陈长青那身被鲜血浸透的西装,倪永孝那阴冷扭曲的眼神就仿佛一头恶鬼。

      而在门外,三叔就站在这里,他背靠着冰冷的墙壁,手里拿着倪永孝的外套以及……一包烟!

      “啪嗒!”一쑵声,香烟被点燃。

      伴随着一缕青烟从口中吐出,在烟雾的笼罩下,三叔的表情阴沉不定❕。

      䩳 大约过了十分钟,拿着一根断掉的拖布,倪永孝从男厕走了出来,他清洗着颤抖的手掌,缓缓将袖口领带系好,看着镜子前ꇌ目䤌光阴郁狰狞的那个男人。

      倪永孝沉默了片刻࠷,随着金丝眼镜戴上,他再次恢复到此前那副高级白领的模样。 Ꜻ

      身后的三叔扔掉⼠了手里的烟蒂。

      他什么都没问,只是将外套递了过去:

      “阿孝,人已经联系好了,预计三个小时候就会到。⠣”

      玤 倪永孝点点头,他接过外套,沙哑的声音就好像铁片摩擦: ꯩ

      “阿仁在那个病房?”

      ⍊ 三叔眼里闪过一抹担忧:纚“阿孝你的嗓子……”

      “没事,可能是最近天气不鞩太好,有些小感冒。”

      倪永孝摆摆手,賉一副没什么的模样,随即扭头看向三叔:

      “三叔,截杀阿孝的那二十九个人的底细查清楚了吗?”

      三叔点点头,向来沉뮘默寡言的他,声ힻ音中罕见的多了几分愠怒:“家人方面的资料还在查䇹,筷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뜨人是甘地的手下。”

      事情已经查的很清楚了,因为倪家和警方再加帵上其他三位香江顶尖大佬的介入,甘地已经被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为了迫使其他三家굾帮他,同时也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甘地决定杀人立威! 䵞

      这让三叔愤怒,馡也让三⍽叔后怕。

      因为甘地现在还需要其他三位的帮助,而现在人就在警察局,所以要杀的人必然是倪家䅎人。

      倪永孝杀不了,甘地也没那个本事杀倪永孝。

      而适合成为甘地目标的就两个人,一ⷷ个是陈长青,另一个就是三叔。

      虽然最后甘地选择的是陈长青,但从心底里三叔还是认为陈长青这是在帮自己挡刀子,所以三叔这次才会如此愤怒。

      彩而听ꈱ完三叔的报告,倪永孝神色很平静틕,丝毫没有惊讶䆿的迹象。

      但这种却让人感觉很不安,就好像暴风雨前的췜宁静,让三叔下意识想到数年前的那Ɖ个夜晚。荚

      쒑 但和当时有所不同的是,此刻的倪永孝已ᰚ经不需要像当时那样虚与委蛇。

      他停顿了一下,腰板挺直,气质儒雅。

      平静的表情看不出有丝毫的愤怒,唯有声音带着几分沙哑:“不用查了,把甘地的⊂老婆孩子抓起来,一天剁一块送给他,至于那二十九个人쫓?”

      倪永孝摆摆手,平静的语气听不出有丝毫杀意:

      “全杀了,一个不留,填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