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插新调来的女大学生

      “怎么样?松紧合适吗?”

      “好像,还可以。”

      格物坊前庭里,谷辰帮小乙调整着背架。睠

      小乙背后的那付由斑竹棍跟藤绳绑成的竹笼背架,是谷辰昨天↜紧急赶工做出来的装备。竹笼架的结构上参考了登山包,㘈而尺寸则是比照小仩乙身高做成℥,因而背上去的效韦果至少看着相当不错。

      鰚 谷辰先把两米袋绑在竹笼架上当配重,随即再帮小乙调仈节好ᆱ背带的松紧。而背着竹笼架的小白猿柡,脸上嗣则露出掩不住谿紧张的神情。

      퐾 ᗉ “尽量活动看看,有什么不舒服就跟我说。”

      绑好背架的谷辰,拍拍肩膀叫小白猿在前庭试玳着活动。

      米袋加竹笼架的重量莫约十公斤,对小白猿的身板来说倒也不算扛ٙ不起。小乙先背着背佝架在前庭跑了两圈,⭭随即又在原地蹦跶了镌数下,随即回头见着竹笼架并无散架的迹象,顿时来了ద兴致。

      只见小白猿如灵猴攀岩般抓着指商馆墙壁,几下几下便攀到了商馆屋顶,随䀱即又抓着廊柱一路滑下ⁱ。整个过程没花到半分钟。

      䲫“谷辰哥,这架子背着好䩼轻松呢?真›厉害!”

      小乙扛着唼竹笼架兴奋报告着,谷辰则确认般的点点头。

      竹笼架结构和背法都参考了那款随他穿越来的登山包。登山包独特的背负系统,䦺让竹笼架的重量绕过肩膀而直接传达到㫿下半身,因而小白猿背起来才感觉格外轻松。

      白猿部族原本就是聚居外域的南蛮诸部之一,对荒怪外域等远比普通人熟悉。尤其白猿族更以擅长逃命而闻四名,否则的话谷놛辰也不会想冒险把小乙带去踏荒。目前看来,竹笼架增加的重量并未明显影响小乙的活动力,这样谷辰也就能安心进行下一步的测试了。

      “波纽,过来下。” 

      谷辰向旁招招手,等候媗多时的壶怪当即蹦蹦跶过껼来。

      谷辰伸手抱起壶怪,把它放到竹˳笼架上原本放置米袋的位置,并用藤索将其牢牢固定。坐上竹笼架的壶怪显㦰得相当兴奋,似乎对眼前新玩具感到相当有⧬趣。

      “开始吧,波妞,先试试看能不能射中那个。⢯”

      谷辰指着远处宣布测试开始。壶怪轻哼一声,随即一枚小南瓜大小的水球从壶口冉冉升起,悬浮在比小乙돶脑袋稍高点的位置。

       背后传来的哗哗水流声让小白猿脸色发白,然而却不敢⿝丝毫䓊动弹。这时候壶怪用力挥起藤索霸,只见着水球如连珠炮般咻咻射出数支水箭。二十步䝇外当成标靶的石块,眨眼间被纷纷射落。

      “很好!”

      以竹笼架为平台,壶怪水弹取得六发六中的好成绩。

      谷辰欣然点Ꝉ头,随即指指花坛前那条以白粉划出来的白线,对小乙打出跑起来的手势。看到手势的小白猿一瞬间露出纠结神情,最终还是豁出去般的朝前迈出脚步。

      庒“波纽姐,就算射偏也千万不要射中我啊!?”

      哭丧着脸的小白猿,背着竹笼架沿白线跑动着。

      见识过水弹威力的小乙不敢跑太快,而背后笼架上的壶怪则兴奋地挥舞着藤索。小白猿便暂时化身为人肉载具,而随着奔跑琼颠簸,壶怪顶上的水球亦微微抖颤着。

      颠簸中的壶怪咿呀叫湔着,再次朝另一侧的石靶射出水箭。

      或许是水球抖颤的缘故,这次닊水箭明显失了准头。只见三发水箭中只有一嬒发勉强射中石靶,其余两发都偏差到相当远的位置。

      壶怪见状发出不满的嘟嚷,而小乙则心惊胆䊯颤地停了下来。

      “移动射击的话,只有三发一中吗…鄉…”

      确认成绩的谷辰若有所思㼰地摸着下巴。玑

      从目前结果看䚒,壶怪在静态射击时的威力和命中都相当令人满意,战斗时用作固定炮台多半能派上用场。在移动射击时命中降到三分之一,这点应该说是意料之中,但石松林那块并无特别危险嶮的荒怪,因而问题倒也不大。 

      以拓荒者的三人班组来说,前卫飞燕加剑怪主攻,䟤负责斩破荒怪阵势。后卫小乙加壶怪主守,负责以水箭制造战场遮断。此两组合皆能输出强劲伤害,因而补师的谷辰姭只要把握形势而适时援护就好。

      쎏 退一百步说,要贑是ੀ真遇到连雷剑使加连珠水弹都解决不了的麻䁭烦,那就得马上转入撒退方略ꀐ了。小乙的快腿足以带着脆皮的壶怪撒离瞍战阵,彼时女剑士也能专心断后,从而确浗保队伍的安泰。

      谷辰为班组构想战斗及撒退的两项௞战法,不过这仅仅是他凭逻辑推想出的结论,实际到底如何还是得听取经验者的意见。

      赺 럄 “飞燕,你觉得如何?” 䁻

      谷辰把询问视线投向始终沉默旁边的女剑士。

      坄 “……我觉得,相当奇妙。”

      被询问的飞燕沉默半晌,随即却给出称不上好坏的意见。

      “奇퀥妙?”

      “嗯,像这样的战法,听都没听过。”

      잦 飞燕茫然地摇摇头。其实这也怪不得䳑女剑士,毕竟在ۃ此以前,乘黄既未出现过能射水箭的壶怪,也未出现过驯服物怪的䩎坊师。至늷于参考自行火炮的原理,把机动力和摧毁力综合搭配运用䓬的构想,对乘黄人来说更是远远超出理解范畴的概念。

      因而飞燕看튇得哑口无言。

      虽然哑口无言,但飞燕却不得不承认,这䂈是格外有效的战法。

      壶怪水弹强悍但移动缓慢,小乙精擅逃跑却无力进攻。通过竹笼架把两者优势结合起来,结果便诞生出一个兼备摧毁力与机动蒟力、近乎犯规般的存在。

      再主说了ᷖ,白猿族춊逃命的天赋可不是开玩笑的。对飞燕来说,哪怕ৌ壶怪逃跑时的命中率只有三成,她也绝对不想和这样追不上又打不着的对手开战。而对小乙꣉来说,背上壶怪就相当于凭空得到一件超级强悍的灵武,只要持续与对手保持距离,便能稳稳立于不败之地。

      宛如点石成金的一指,倾刻间化腐朽为神奇。

      到底要怎样才能想出如此破天荒的点子?虽然早已知晓自顩家坊主并非凡人䣁,但飞燕还是忍不住朝谷辰投去魩重新认识般的视线ᥐ。ۉ

      另一方面,被卛女ൽ剑士瞪视的谷辰却不明所以,露出略心虚的神情。

      “呃,所以飞燕你觉得行不通?”

      “不,我想应该行得通。”飞燕摇摇䦟头,打量着那边兴奋嘟嚷的壶怪和紧张兮兮的小白猿,想想后提出建言。“只是他们的셻配合就算䓼用客气话来说也太ᅫ狼蟨狈,遭遇实战时很容易出岔子。就算临阵磨刀也好,假如延后两天出发的话,我应该能让情况好上许多。”

      “嗯,倨那就暂订两天后出发,他们就交给你了。”谷辰点点햋头,随即苦笑着呼出口气。“趁你锻炼他们的时候,我这边大概也有不少补师的功课要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