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间扫黄现场

      躺在打理干净的小床上、陆渊却怎么也睡不着。

      为什么?、世界上这个年代还有这种地方,生不出男孩就将女孩丢掉、脏乱又臭的无法小街中的无数花季少女,仿佛法律在这个地方形同虚设般。

      就在思考的时候

      破烂的墙壁处、“嘶、嘶嘶”的声音打乱了少年的思绪。

      赶忙将房间的灯打开,只见一旁熟睡的比尔斯头上的墙壁,一条小孩小臂般大小的棕色花纹正从破烂的纸墙中伸出长颈、吐着蛇信子。

      大惊!

      慌乱之下赶忙将熟睡熟睡的比尔斯踢醒,男人缓缓地睁开了眼、也不作何动作,只见比尔斯微眯着眼、死死地盯着额头上离自己一个拳头的距离、挂着一半身体的蛇。

      怔在一旁的少年、再一次感受到了今天在车上的寒冷,如同夏日里封闭的冰窖那般。

      四眼相对,那蛇眼居然急速收缩起来,随后掉头滑溜了出去,不见了踪影…

      陆渊已是被眼前的一幕震住了,久久愣在原地。

      只见比尔斯缓缓闭上了眼睛、随后翻了个身。

      “时间不早了,快睡吧。”

      再次钻入被窝的少年,久久不能入睡。

      一夜未眠

      一大早天刚刚亮便起床躺坐在床上翻看书籍。不久、比尔斯也缓缓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做好心理准备,跟我走。”

      只见一身背心的比尔斯起床点了一根烟,穿上宽松的西服说道

      “什么准备?。”陆渊不解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眼前的男人总是保持着他的神秘,但却又让少年感觉到心安。

      随便吃了点东西后、男人拉着少年一路穿街走巷、又跑上一栋无人居住的破烂双层建筑的顶层。

      只见对面便是昨晚那条昏暗的街道,远远看去、早已有人守在街口了,随后两人在顶层的围栏处蹲下,只露出头部。

      此时大概是早上7点,街上的人已经来来往往的有了不少、看样子大多是附近的居民。少年仔细观察着人群、却有几个左顾右盼的人,显得很是警惕。

      “等一下发生什么都要冷静,用心思考。”

      比尔斯盯着一旁同样蹲坐在地上的陆渊说道

      看着对方凝重的快要滴汗的表情,心想接下来会发生超乎自己预料的事情吧,深吸口气便重重地点了头。

      只见比尔斯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烟点了起来,深深吸了一口之后缓缓呼出。

      随着烟雾在少年眼前袅袅升起,男人的双眼缓缓地变成了吓人的乳白色,随后神奇的一幕开始出现,比尔斯的双眼、居然出现了并非眼前的景色!

      “来了!”,比尔斯小声说道。

      少年看向男人的眼睛,只见房与房之间大约一米的缝隙处,正有一个手持步枪、头戴防弹头盔、身穿防弹衣的军人,仔细一看、肩膀上的军徽中纹有一个红色五角星。

      “哒哒”两声刺耳的枪声响起,街道口的东南亚男子应声倒地。

      随后、在这座不起眼的小城镇里,霎时从四面八方的小巷子里冲出来许多z国军人。

      “按原计划推进。”只听见楼下的军人胸口对讲机传道

      只见武装部队形成了一个包围圈般,急速向那条街道前进。

      “啪嗒啪嗒…”街道中的凶徒见势,赶忙反击,这些没有经过训练的乌合之众、三两声过后也应声伏了地。

      只见长街中的格子房,早已如浴火蝼蚁,尖叫女声不断响起,抱着头裸身蹲在地上的男女不胜其数。

      枪声此起彼伏,城区里的东南亚居民也开始向这边看来,大约几十个人、大多是看热闹的,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似的。

      “z国人站起来!”

      只见为首一名面容如鹰的z国中年军人大声喊道

      大概有八、九个裸体女子缓缓从地上站起身来。

      “快点把衣服穿上!”

      众站起身的女子照做之后

      “戴上手铐、撤!”

      只见众军人将八九个z国女子团团围住之后、警惕着往街口退去。

      “噗”的一声惊响起。

      军队中的一名年轻军人应声倒地,其头部已是血肉模糊。

      “11点方向远点、6号雷鸟,干掉他。”

      “六号雷鸟收到!”

      ”拉上刚子靠墙走!”只见中年军人大声指挥道

      “刚子!”

      悲声乍起,一名同样的年轻军人趴到了倒地的军人身旁。

      “妈的,老子要让你下去陪我兄弟!”

      “东子!、回来!”

      说罢名为东子的年轻军人也不管中年军人的呵斥,跳起身便往11点钟方向飞跑而去

      “一到八雷鸟、掩护这个莽子,九掩护我们撤离城区。”

      中年人眼看事态大变,赶忙作出了新的指令。

      “为什么,他非要去追人?。”陆渊不解地向眼前地比尔斯问道

      “他们是生死之交。”

      只见比尔斯说罢、双眼便出现了那名为东子的军人视角。

      这是一处大路上复杂分布的居民楼区、一个普通的民营小商店,此时正紧关着门。

      “他躲进了商店里,别进去、东子!”

      传声机里的男声提醒道

      不久之后、商店里有些慌忙地走出来一个头绑发带、身穿红色T恤的黄黑皮肤东南亚男子和一个身穿长袖黑夹克的小男孩。

      此时红T恤东南亚男子正用手枪顶着小男孩的头部,很明显小男孩已经被当做人质了。

      “别开枪!,那个小孩不对劲!”

      传声机再次传来急促

      “有什么不对劲,快给老子把那个男的点掉!。”东子飙泪怒声回道

      “妈的,小孩身上绑着炸弹!”

      “六号雷鸟呼叫鹰王!”

      “鹰王收到!”

      “城区西南三百米,帕勒商店口,请求拆弹组支援!”

      “鹰王收到!”

      传声机里两人正紧张着沟通着。

      “他快要跑了,你们不点、我来!”

      只见东子说罢便将手中步枪瞄准向东南亚红衣男子的头部。

      “bang”的一声响起,小男孩身后、东南亚红衣男子身体往后重重倒下。

      随着枪声的响彻,城区里的原居民也在远处驻足看向现场。

      “呼呼呼,目标人物已击毙。”只听见传声机里再次传来了六号雷鸟颤抖并喘息的声音。

      名为东子的男子闻声终于趴在地上擦了擦有些湿透的面部。

      不久、两名全副武装、手提小银箱、身体头部裹地像熊般厚实的拆弹人员跑到现场。

      “等一下!”。传声机里的六号雷鸟再次出现。

      “不对劲!,那个小孩不对劲!。”

      “他的表情和眼神太冷静了,冷静的可怕!”

      “鹰王!,我们之前也有遇到这样的情况,怎么办?!。”

      “我自己来,你们两个待命、把工具给我!。”

      只见名为鹰王的z国军人已经同拆弹人员一样全副武装,从小巷里冲了出来。

      就在鹰王正大步跑向百米之外的夹克衣服小男孩时。

      “哇呀哇呀”,只见一名大约一米二三的东南亚灰长袖外套小女孩、被一只脚从昏暗狭小的房与房缝隙处推了出来,就在夹克小男孩的对面大约50米的位置。

      名为鹰王的男人一眼看见,顿时脑子迟钝了一会儿,也停止了向黑夹克小男孩的步伐。

      “六号雷鸟,跟着巷子里的男人,务必不要暴露自己!。”鹰王对着传声机说道

      “六号雷鸟收到!。”

      鹰王在下达命令之后,思考了不到一秒之后,便转头往小女孩的方向跑去。

      黑夹克小男孩见名为鹰王的军人选择掉头,迅速拔腿便向后者跑去。

      “他的选择是对的,小男孩是犯罪分子的人。”

      “不过他谁都救不了,没时间了。”

      只见比尔斯嗡动着双唇喃喃道。

      “什么?,你快提醒他啊!!!”

      “我知道那是哪里,我要过去救他!”

      说罢陆渊便急跳起身,正迈开双腿,小脚上却传来一股巨力,顿时失重、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啪”

      “砰、砰。”

      就在陆渊额头吻地的一刹那,远处传来两声震耳的爆炸声。

      爆炸之后,陆渊也不管头部地剧痛,愤怒的双眼喷泪跳起了身。

      “噗”的一声,结实的拳头砸在了比尔斯的脸上。

      “恶魔!”,少年愤吼。

      “噗”的又一拳落在了倒地的男人身上。

      “你本来可以救他,是你杀死了那个好人!”

      说罢陆渊及其失望的看着倒地的比尔斯,转身拔腿便跑下了楼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