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香juliapppd_743在线播放

      八十年代的日本,无论是在繁华热闹都市核心,还是在浪漫宁静的风鮧景区。

      人们都能够发现一个庞大的连锁饭店系统存在着⯀——王子饭店(Prince Hotels, Inc.)。

      自从1947年从堤康次郎的手中诞生第一家饭店开始。

      王子饭店就不断扩张壮大,最终在堤一明的手里发扬光大,成䩓为了日本最大规模的酒店休闲企业。

      为此,堤一明接手西츞浦集团后,不惜主动放弃铁路和化工业务,转而把全部资源都倾注在了地产和饭店业务的整合上。

      至于说到王子饭店之所以会那么成功,能独领风骚,力压同业的原因。

      其实秘诀主要在于两点。

      一是先天底子好,王子饭店的位置非常优越。

      从堤康次郎的时代起,西浦集团就专注于从没落贵族手中收购地产。

      要知道,在日本,过去极为优质土地历来都是被贵族集团掌控着。

      二战后,天皇沦为傀儡,旧贵族们的特权也被废止。

      于是为了避免承担高额的财产税,贵族们不得不脱离皇族,并将自己名下的别院进行出售。

      毫无疑问,这些宅邸别院绝佳的地理位置和环境,为王子饭店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优势。

      魱 而王子饭店也正是由此而得名的,的确是实至名归ħ。슀

      二是后天的投入大,项目规划完善。

      西浦集团为迎合富人需求,总会竭力在酒店周围修建各种娱乐场所,以求形成综合联动效应。

      比如高尔夫球场、滑雪场、溜冰场、网球馆和游泳馆。

      这是堤一明提出的策略,他力求以度假村的模式来运营饭店。

      既能满足客人休闲娱乐的需求,提升了饭店的吸引力,也把所有能赚的钱都赚到了自己的腰包。

      就比如说西浦集团开办的第一家饭店——东京王子大饭店,就是地理优势和各类娱乐完善汇聚一身的典型范例。

      这所三十三层楼高的饭店建筑,不但拥有天然温泉、丰富多元化的餐厅、健身房、游泳池。

      而且这里还被古老的芝公园绿意所环绕,拥有都市核心非常难得的宁静与辽阔天空。

      尤其公园里,那仿照艾弗尔铁塔建立的电波塔,更是东京的地标建筑,是着名的旅游打卡地。 腟

      那么可想而知,在东京王子大饭店的三十三层全景餐厅里。

      客人一边品尝美食一边欣赏楼外的景色,是何等舒Ⓝ畅的享受?

      ⼳这就是这家王子饭店旗舰店无以伦比的独有特色。

      事实上,整个共和国代表团,连官员带模特以及随颏行人员在内的三十四人。

      在演出结束后,就非常有幸受西浦百货的盛邀,在这里参加了一场专门为他们举办的答谢晚宴。

      现场,所有的共和国模特全部身着晚礼服,都是西浦百货赠送的。

      这样的一顿饭,能在享受美食美酒的同时,还顺带观赏了众多美女模特的风采,以及夜晚中无比璀璨的东京塔,滋味着实让人难忘。

      不过必须揭示的是,这次隆重宴请的背后,其实是大有文章的。

      表面上是西浦百货举办商务宴请,庆祝鯔己方和共和国纺织部的合作圆满。

      但实际上,花钱的却另有其人,那就是与这此商务合作毫无关系,却闷头吃了大亏的镆西浦集团。 垿

      必须承认,这一次堤氏家族的内部纷争,以堤一清大获全胜而告终。

      ࡅ 靠手里捏住的小辫子,他不但如愿以偿,以믶七亿元的代价,得到了西浦百货池袋本店的股份。

      而且还让堤一明父子大失颜面。

      尮既要被迫推出两个下属站出来为堤康光顶罪,去跟代表团当面道歉。

      并且还得当一回됔冤大头,破财免灾替西浦百货请一次客。

      等于是说,堤一清占尽了便宜。

      最终以一种相当体面的方式,履行了自己对共和国代表团的承诺。

      为此,他很难掩饰住志得意满,在这场宴会上,谈笑风生,好不得意。

      但偏偏让他也非常出乎意料的是,理所应当脸疼心疼肉疼的西浦集团,却似乎对此毫不在乎。髒

      居然还主动用热脸来贴冷屁᠜股,展现出财大气粗和大度的气魄。

      不但宴会里提供的美酒佳肴઎规格相当之高,服务一丝不苟傑。

      뀭 宴会中途,堤康光居堅然还在王子饭店总经理的陪同下露面了。

      更让人惊讶的是,他满面ퟪ笑容亲自来给堤一清敬酒问候,就好像从未对这个伯父算计了他,有一点不满似的。

      完全是一个重亲情,懂礼数的优秀青年。

      并且还借机向共和国ꋱ代戺表꤄团示好,听说代表团即将回国,当面ꊒ立刻提出要为共和国代表团提供两天的免费食宿。

      盛情邀请整个代表团成员在回国前下榻王子饭店,来体验一下这里的周到服务。

      还要安排人,陪同代表团去周边的芝公园进行游玩。

      对杷此,带领代表团的两位处长当然心花怒放,却之不恭了。

      不为别的,关键是拉外商投资国内,可是当今ठ共和国所有涉外单位的首要任务。

      面对这濫么热情以堤一清晚辈自居的堤康光,再看着堤氏家族这么豪华的王子大饭店。

      对堤氏家族的具体情况并不知情的他们,要是不萌生出再为共和国对日经贸添砖加瓦的念头来,那才不正常呢。

      于是席间两位处长和堤康光相谈甚欢,一厢情愿地介绍着国内投资情况。

      完全没有察觉到堤ڻ一清渐渐变得沉默,眼睛里流露出阴沉的神色。

      雋女模特们当然也是欢喜之情溢于言表,无不觉得能见到堤康光,真是太走运了。

      不得不说,这样水准的饭店在国内根本就没有。

      这天的晚宴是这样的突如其来,美酒佳肴和鲜花器皿,就像一颗颗重磅炸弹,给她们的心灵极大震撼。

      就像是有人推了她们一把,让她们一下子看到了光彩夺目的全新世췽界。

      因而她们一步入三十三层的全景餐厅,就情不自禁的迷恋其中,不愿离去了。

      万万没想到,酭居然能在这䬘样的世界里多待上两晚,还能去周边的公园玩。

      㒨甚至会有人专门陪伴她们,为坾她们导游。谁还能不乐意呢?

      无不满心䗙期待起来。 饥

      以至于几乎所有女模特对堤康光的印象大好。

      宴会还没散去,模特们就已经滔滔不绝的私下里议论开了。

       “看见了吗?人家那才퀌叫真正的财大气粗,整个饭店都是人家的。大方,英俊,也有风度,真是个非常有人格魅力的人。”

      “就是,要比起来,咱们国内电视上演得那些,都成了土地主了。你看《牧马人》里演得,什么归国华侨啊,哪儿能跟人家比?샦”

      “那可不,电影电视都是假的,人家这可是真的。你佁们知道这样豪华的大饭店,人家有多少吗?说出来怕吓坏你们。这家酒店的小册子上有照片,我数了⣲一数,足足有十几家呢。”

      “啊?这么多啊!我的天哪!这都不是百万富翁了◩呀!不行,我也得拿一本小册子看看。”

      “还什么百万富翁?我看就是旧社会,咱们所有资本家都加起来,也就勉强能跟人家相比吧。你们看看这地毯,这餐厅的装修,对了,人家每间房间可都是有彩电,冰箱,空调的。这些电器就多少钱哪!”

      “哎哟,可千万别再说了,真是要吓死人了。哎,过去虜咱们还老说要解放别人,不出国不知道,一出来吓一跳。现在一看,原来჋咱们自己,才쳜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哪。哎,对了,你们说,这样的人,富可敌国啊,䊧真的能看上曲笑吗?”

      “我看不会,那事儿不都已经解释清楚了,䙕是误会了জ嘛。是那个堤家少爷ඌ的下属,喝챱多了酒看服装表演打赌,搞出来的误会。人家都道歉了呀,这还能有假嘛。再说,日本女孩子漂亮得还少嘛,大街上随处可见。我看人人都巴不得嫁给这渡位富家公子呢!”

      “呵呵,你们说,会不会有人今天回去哭鼻子啊!咱们的第一模特怕是也要后悔,这个误会不是真的了吧?毕竟要是人家有意,她只要一点头,这里一切就能永远拥有了……”

      “讨厌!你的话说得可真恶心!难道就因为有钱,只要是个女人就得喜欢他啊。哪不如跟钱过一辈子好了?我看小曲不会。她可单纯了,没那么市侩。”

      “哟,石凯丽,那你的意思就说我们大家市竦侩了㴾。你个小屁孩懂什么!懒得跟你说肤。你要这么假清高,你就别住这家酒店啊!有本事留在宿舍里别搬过来!”

      “就是呀,什么单纯啊!装装样子罢了!我就不信。人家亿万富翁真要追求小曲,她还能不愿意。这是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事儿,她又쁿不傻。……”

      女人之间的口舌是非,向来特别多。

      很快,这慱些八卦的胡言乱语,就在代表团里传得满天飞,让曲笑倍感尴尬起来。

      宴会中途,她明显觉得代表团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用一种说不出是讥讽,还是嘲笑的眼神看待她。

      ⸉ 熟悉的这些模特没人和她亲近,她上赶着交谈也是话里有话的疏远。

      尤其是Ε堤康光在席间挨个与模特们寒暄,轮到与她面对面的时候,故意表现的磊落大方。

      淡定地问她到过那些国家演出过,希望㧓她有机会也能来王子烈饭店演出。

      这个过程里,背后那些眼神简直让她如针芒在背。

      好不容易等鶴到宴会结束,她简直是长舒一口气。

      就髩像打回原形的灰姑娘一样,迫不及待的率先离开了餐厅,躲进了来接代表团览的汽车。

      而回到宿舍后,当真的从石凯丽的口中得知别人说自己的是非。

      曲笑更是免不了留下了委屈的眼泪,忍不住跟石凯丽抱起屈来。

      “我没有,我才不会像她们说的那样……我对那个堤康光没一点好感。早知道今天就핝不去了……”

      好朋友就是好朋友,石凯丽赶紧表明自己的态度。

      “我知道,我知道,ꔥ你最讨꠱厌那种假模假式装风度的人。尤其是有钱有权的。你喜欢的,是那种长得帅,又和气,不卖弄,还能体贴和尊重女孩子的人。就像宁哥一样,是不是?”

      “讨厌!你……你怎么也拿我开玩笑?”

      曲笑谹的眼泪越发汩汩流了。

      “好了,不逗你了。为了表明我充分站在你这一边,我决定了,咱们俩就单独留下来好了,不跟她们去凑热闹。怎么样?她们谁愿意住那个破饭店ᐷ谁去?咱们俩住的好好的,干嘛要费那事。不搬,就不佚搬,跪下来求咱们,咱们也不搬……”

      罭曲笑抹了把眼泪,叹气。“你这才是孩子话呢。小丫头,领导要大家一起搬,谁能不服从安排呀?如果不跟大家统一行动的话,又怎么回去?难道归国手续咱们自己办啊,自己去机场?”

      石凯丽想了想,又有了主意。“那咱们搬过去,也不去那个什么破公园。让她们去,咱俩就说身体不舒服,请假。然后咱们自己逛街去?好好买点喜欢的东ﰠ西带回去。”

      曲笑终于被逗乐了。“你可真敢想,语言不通你鬓还逛街呢?再隷说了,咱们手里才几个钱啊!我看,还是老敯实待在房间里吧。”

      “哎,你不是会英语吗?那就够乫了呀!哎,我真有一个伟大的主意啊!钱的事儿好说!”

      石凯丽极为兴奋的撺掇。

      “你不知道吧,日本的服装可是随便退的。我在西浦百货就见过好几次了。你大概更不知道吧,西浦百货送咱们的那些衣服,凭小票就能㲉去退掉的。那一套晚礼服二十万日元。几乎有日本人半月的工资了!咱们退了不就有钱了吗?好不好?好不好?”

      曲笑望着笑弯了眼睛,越说越来劲的石凯丽,已经彻底懵了。 즰

      真的能退?还能这ꈄ样的吗?

      这天夜晚,差不多同一时刻。

      堤氏家族的成员们也在各自的阵营里,互相琢磨着彼此。

      堤一清背对着窗外的夜景,对西浦百货的总经理吉川感叹。

      “我的侄子终于长大了,以后你要多留意一珨下。一定谨慎对待。不안要再把康光当孩子诖对待了,更不要试图再戏弄他,给他难堪。失去了实际意义的挑衅,是不划算的。”

      “还有,我打算晋升你做常务,你下面要做的,就是把我们内部的问题梳理好,尽快把其余的小股东的股份处理好骧……”

      囷堤康光则在王子饭店的一间豪华套房里,与他的父亲堤一清通电ɿ话,汇报今天的情况。

      “是的,父亲,我今天彻底让伯父意外了。我仍然是他的好侄子。”

      “是的,完全按您的吩咐。有关那些华夏人的接待规格和标准,我已经安排好,像对待贵宾一样,绝对没有敷衍딣。”

      “是的,樵伯父对这个落后国家的人是相当的看重,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柠。但您的话有道理。若无过人的利益和可以预见的成功摆在面前,他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非常明显,这背后一定是有巨大的利益预期才促使他如此礼遇。我会尽力搞清楚这紀件事。”

      “啊?什么?那个女孩子……是,她也来了。她……很安静的一个人,给我的印象……坦白说,看上去实际年龄比舞台上的样子要小许多,就像《伊豆舞女》里写得差不多,丰盈而漆黑的头发,鲜花般娇美的面容。确实很清纯……不不,我已经没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想⹾法,不会为那女孩子昏头的……”

      而这时在쟝电话的那一头,西浦集团的“天皇”正在温泉池水里,一边接着电话,一边搂着一个相当有风韵的女人,开心的廩哈哈大笑。

      随后他挂断电话后,还故意用不正经的强调,对怀里的女人说。

      “你肯定不相信,康光那孩子,对你很痴迷…%…遇见一个像你的䰾女孩子就昏了头……哈哈!真可怜!不是吗?”

      那女人嫣然一笑,故作娇羞的低垂了头。

      她,就是那位日本国民女影星,已经年近四十的吉永小百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