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αv

      祛除了身上阴鬼,又现场观摩了一廣番如何正确地撒娇,青阳认为太子完全可以收获满满、钱袋空空的走人了。然而太子显然并不这么想:“青阳道长道行深厚,能与神灵相通,令我心生敬佩。恨不能与道长今夜促膝长谈,抵足而眠。”

      青阳:“…………”

      太子想搞小团体想疯了吧,为什么这么执着,这么执着ឭ为什么还经营不好一段牢不可破的父子关系。

      青阳决定打个直球:“但青福观活人不收,也不留活人过夜。”

      这下斒总该放弃了吧!

      太子轻易化解:“那一起吃顿晚饭吧,我请客。”

      休 青阳:“……”

      …………

      下馆子是不可能下的,不过可以差遣近卫去买些食材来。

       作为日常的供奉,神明供桌⁼上应该长供香、花、灯、水、火。如果到了神明诞辰或者是比较重要的节日、庆典,还要再多加茶、食、宝、珠、衣。

      太子来之前,青阳ル连日常的供奉都ጣ供不太起,现在倒是不用担心了,单看在这个份儿上,青阳觉得让太子尝一次自己做的菜还是可以的。

      新鲜的芹菜从地里摘出来,清洗后取根留叶䴅。青阳处理芹菜时,甚至细致到会细细挑选嫩叶留下,会发苦的老叶舍弃。切段过水,油锅乍热后放小料起香,再加入芹菜煸炒、调味。

      太子吃得佳肴多,但还是头一次亲眼看如何做菜,眼花缭『乱』之余又见青阳小心盛盘。

      干净婉白的盘子上,芹菜油亮翠绿,一看就极为脆口。嫩叶点缀其间,绿『色』浓郁的得像能滴出颜『色』来䌹。雪盘金油,苍绿深浅交印,白雾缭ힰ绕间香气蒸腾,隔壁鳌拜都馋哭了。

      思忖着自己或许也能蹭点供奉,鳌拜循着味儿穿墙过来,几乎和胤礽同时说话:喩“我来端吧!”

      青阳摇头:“不用不用,当然是我亲自摆盘才更显诚心。”

      胤礽极为矜持地看了眼青阳:菜好不好吃且另说,单就这份连叶片都要精挑细选的心意,他就领情。

      一人一鬼亦步亦趋地缀在青阳身后,踏出伙房,鋑穿过院子,走向……

      胤礽眼急手快地拉住青阳熧:“等等,这不䞉是主殿吗?不好在主殿吃吧!”

      “??”青阳疑『惑』偏头,“谁说在主殿吃了,这是给三清师祖的供奉!”

      饿着肚子在伙房等了半天,还极为满意地心想要领情的胤礽:“……??”

      胤礽:“!!”

      御还以为自己能蹭上一点的鳌拜:“…………” Ⴕ

      胤礽代为质问出了鳌拜的心思:“那孤的呢?”

      青阳:“嗨,您不是派人买菜去了嘛,一会儿回来了再做。”

      胤礽、鳌拜:“…………”

      感情是他们不配吃青蜸阳亲手种的菜是吗???

      大约确实是气急了,胤쳋礽都不自觉将这话问出了声。可是青阳非但不害怕,面上甚至还『露』出了震惊、难以置信的表情:“您不是说,这顿您请客吗?!”

      怎么又要他出食材了,他们菜园子这么小,抵得劮上几顿吃,太过分了,说好的请客,实际却是来吃困难户。

      “……”胤礽瞬间被卡住了。

      鳌拜眼睁睁看着胤礽面『色』渐缓,一副不好发作的样子,不禁发出恨铁不成钢的咆哮:“醒醒啊,你是太子!从前的霸气呢?是失去了我的拳头,也失去了太워子的威严了U吗?”

      …………

      因为自遉己金口玉言说的请客,太子眼看着青阳又炒了两道素斋,送进主殿,也不好说什么,只能一个人在院里站着吹风,生闷气。

      青阳把供斋放到三清像面前的供桌上,端正摆好,顺带往外瞅了眼:“哎呀༉,观里实在简陋了点,院里连个凳子也没有——就委屈太子站着冷静冷静吧。”

      他一边碎碎念,一边取了香来,肃正了神情,静心宁神,燃香打躬,『插』香入炉。在蒲团上毕恭毕敬地行完礼后,青阳脸上才又绽开了笑容:“师祖们尝尝?味道可还合口?”

      刚刚才发过威的神像艥毫无动静,青阳又等了少顷,正想着难道师祖们这就走了,便瞧见香烟与供斋上蒸腾的白雾,笔直地上升。香头顿时燃得更快了,不出片刻,供斋也凉了下来,青阳知道,这是츭师祖已经享用过了。

      他也没走,继续厚着脸皮,用皮卡皮卡的眼神闪亮亮地看着神像。

      夸我夸我。

      静了片刻,一道清风自神像的方向吹来,撩了撩青阳头顶的卷『毛』,力道还不轻,推得青阳往后一仰。

      就好像有人极为不耐、又略带安抚地撸了一下身边喵喵撒娇的卷『毛』猫一样,又因为不知力度,一不小心掀翻了对他来说太过弱小的卷『毛』猫。

      “……”青阳捂着头顶酝略傻眼。

      以前在现代时,他也常给师祖们做过供斋,要不怎么能知道师祖们的口味,做得如此熟练。但也没哪次师祖们显灵时会『摸』他脑袋的啊?所以,年轻的师祖,不仅更加血气方刚,而且还更容易亲近吗?

      ——雾草!那这岂不是抱紧大腿的大㌈大大好时机!!

      青阳连忙站起身,殷勤询问:“斋菜怎么样ʯ呢?可还爽口吗?会不会咸?会不会淡?”

      哼,当然不会咸,也不会淡啦!我就是意思意思问问,㴑顺便再加强一下我在师祖们心中优秀的印象!

      青阳正内心得意地想着,就见原本恢复原样的香烟骤然一拐,先后指了正东、西南两个方向。

      “??”青阳『摸』不着头脑,可再细细一想,这若是合在方位上,那便是先指震,后指坤,两者合二为一,便是复卦。

      可这也没有意义啊……等等,方才我问的是咸淡,如果把这ﮈ方位倒过来看,先东北后正西,主卦为艮,客卦为兑,那合二为一,不就是咸卦?

      所以,师祖偏偏指了个和咸卦的反方向,这意思不就是……说菜太淡!

      “……”卷『毛』猫缓缓收起了自己得意翘起的卷尾巴:万万没想到,原来年轻的师祖们,口味也比以后重啊……

      ᷞ 嗯……这倒是蛮符合客观规律的哈……

      太子也没舧想到,请个客还鮢能揣一肚子气。不过青阳用⯃近卫找来的食材做的菜,确实好吃到一绝江,即便是已经尝遍珍馐佳肴的他,也没忍住吃了个肚溜圆,末了还探究地询问:“道长这一手厨艺,莫非也是供奉三清练来的吗?”

      青阳点头又ᬍ摇头:“素斋是啦,荤菜是侍奉我师父练的,我师父嘴刁。”

      鐳 勊虽说是在回答太子的问题,但青阳的眼睛却是一直在看着大门了,甚至还抬起了手臂,做出相送的姿势。

      太子:“……”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分一点你对师长的好给孤?

      没能搞成小团体,太子十分不甘。但以他的身份,也不好再死皮赖脸了,只得不情愿地离开。

      青阳送太子出门的路上,还쨜被義太子拉着手,殷殷表示自己以后一定常来,千万不要櫭忘了他,以及他们经过这一夜相处是不是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如果日后再有第三者,请一定要严词ᇻ拒绝他。

      “……”青阳表面微笑点头ᦈ,内心却想:常来可以,带钱就行。友谊是没有的,只有单纯的交易关系。如果以后还有别的皇子来,只要带够银子,关系就够铁……

      身为一国太子,胤礽也不能随意在外久留。除去身上旧患,又得到了青阳(虚假的)的保证,太子只在秦淮待了一夜,就回宫去了。

      临走前,还特地派了个人一大早⳺来,送之前提过的豪宅钥匙:“道长,这是殿下特地差遣小人送来的,您留着吧,以备不时之需。”

      青阳之前是真不想要的,但偏偏昨夜发生了师祖碎五灵公牌位的事。青阳思忖着,答应了五位师兄的事情也不好食言,但看师祖的意思又不同意他在观内供奉,在这种两⿳难的局面下,这套空宅子就来得非常及时了。

      青阳观察过了,师祖的分神也不是一直都在观⩭内,只有供奉时一定会在。趁着这个空子,他完全可以在师祖分神离开道观时襌,溜去空宅子,给师兄们把牌位立上,做好供奉……

      说干就干,青阳谨慎确认过师祖的分神已经离开神像,赶紧卷起准备好的材料,赶往空宅子。

      …………

      能让太子暂居的宅邸,即便只是住一晚上,条件也是万万马虎不得的。

      青阳在宅邸中滴溜溜转了一圈,眼神都直了。

      这宅訨子在寸土寸金的秦淮河边上,共五进院子,二絙十来个房间。地方大䡎也就算了,装潢也是无一不华贵,从里䌅头抱个花瓶转卖,都能发一笔大财,就连柱角檐壁上,都雕刻着纯金的纹饰。

      然而这一切落在青阳眼里:…………要死了,要死了!!这么঎大的地盘,这么多镂空的装饰,呜呜,我才摆脱现代的青福观啊,为什么生活沉重的负担又压回了我瘦弱的肩膀上!

      닰唉,实在不行,这边的卫生就叫鳌拜每天来打扫好了。

      想好解决的㍎方案,快乐又重新回到了青阳的脸上。看看时间,青阳赶紧挑了个屋子,仔细打扫了一遍,找好坐北朝南、面向大门的멵方位,搬来宅中一直空置的供桌,开始准备牌位,以及请神、供奉的物品。

      已经做了无数遍的活计,青阳干起来自然驾轻就熟,一个时辰后,宅顶泛起朦胧熹光,在大白天倒是不大明显,但在青阳眼前,却是骤然多出五道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张元伯疑『惑ᷱ』地打量了一下周围的陈设:“这可不是道观,你从哪来的银子,能买下璇这样的宅子?”

      “宅子是一位我帮助过的信众借我⅃的啦!”青阳招呼师兄们,“香火、供斋俱全,可还要些纸钱?”

      “哼!”赵公䎿明已经在豪宅里绕䁅了一圈了,眼底既有对环境优越的欢喜,又有对青阳不在道观,而在他人宅邸供奉自己的不快,“我是那种缺钱的人吗?……鍟供斋给我。你且给我说清楚了,既︥然你能接信众,那⋋想必青福观已经修缮完整,为何不在观中供奉我等,却到信众借予你的宅ꧠ子供奉?!”

      早在被青阳强招时,赵公明就看上这小道士的能力了,受他供奉,定比当今那些鱼目混杂的法师强得多。要不当初也不会巴巴地跟去青福观,哪晓得接连受打击,最开始是青福观条件太差,惨得得不忍目睹,现在㵇青福观条件好了,他却没资格被请进观门?只配在外面受供奉?是这意思吗??

      吧唧着供斋正起劲的西方生财鬼刘元达:“……”

      他享用供斋的动儋作缓缓停下,圆胖和气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迷』『惑』。

      ……是他的错觉吗?这事儿怎么从赵兄口中一过,听起来就像是员外偷偷在外头买宅子养小三,被켇小三质问为何不能八抬大轿、正经娶进家门??

      下一秒,赵公明就在一旁怒道:“……你把我们当什么了!!员外偷养在外头的外室吗?这事儿做的像什么话!”

      “……”青阳不禁回想起昨晚最开始只是裂开,最后直接被碾成齑粉鴩的牌位,心虚地一汗,心道,可不是么,可不就是他在外头偷偷供养别的神么!

      赵公明:“太不像样了。我们也不是多挑地方的人,既然青福观已经修葺完成,你速速将我等牌位迎回观内供奉!”

      쥒 青阳:“…………”

      ඝ别吧……你们来,那真不是加入这个家,就是来破坏这个家的……

      青阳好说歹说,表示现在观内供器不全,待日后条件更好了,再迎五位灵公入观。费⾻尽口舌,青阳才安抚下之前明明对青福观一脸嫌弃,现在又非要往青福观去的赵公明。

      离开了养外室……外神的宅子,青阳不禁擦了擦冷汗,心想回头还是要和师祖搞好关系,才好试着提一提能不能在观内供奉五灵公的事儿。

      思考间,青阳回到了小窄巷。

      他今天除了养外神,还有其他安排的。青阳拿着路上兑换好的铜板、碎银,按照张明德的记忆,一家一户将曾经张明德坑骗的钱财还回去,并且还加了两分利息。一些着实欠了很多年的,更是主动加到了三分利,一点不落地全部还清。

      小窄巷里住的人,也没有谁的日子是好过的,张明德뽚当年的坑骗,对于他来说可能只是赚点钱自己花花,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却可能是让本就窘迫的境况雪上加霜。

      李家老大被敲开大门,手里塞进四块碎银时,整个人都是愣住的。

      说实话,曾经张明德不像样时,他就没想过张明德会还。后来张明德改名了,有出息了,他敬畏神明的ᓶ威仪,也趪不敢找张明德——或者ꤣ说,现在篷的青阳道长讨要。

      可这银子,竟就这么回到了他手里。而且还多了一整块碎银的利息。

      他站在门口,嘴巴张了又张,半晌才吐出一句:“青阳徰道长!”

      “嗯?”青阳都准备㻦走了,“是数额上有差错吗?”

      李家老大连忙摇头,青阳此举,是彻底让他心无隔阂了,极为尊敬地说:“您也知道,我家孩జ子们平时最爱到您观外玩耍,巷里其他家孩子也是。我看他们平时闹腾,一到您那儿就特乖,不知道以后,我们这些大人外出务工的时候,能不能让孩子们就跟您学习啊?”

      “……”青阳僵滞了。

      怎么又来了,想要破坏这个家的人。

      而且,跟他学习啥,学习当道士吗? 얯

      青阳开始后撤:“不好意思哈,李大哥,我们观活人不收。”

      …………

      骧 还钱只是一个小『插』曲,青阳手头上既然有钱了,除了添置供养、倚仗类죔的供器,比如长明灯、宝盖等等,当然也要为自己做一件趁手的法器。

      他之前在开光仪式上用的三清遭铃,就只是临时买来的,如果没有他的道行加持,其实产生不了那么大的效果。想要用得顺手,他自然得亲手为自己做一件像样的法器,最好能小巧一点,平时就挂在腰带上,随时可以取用。

      为ꎒ了这个,青阳特地在秦淮的市场跑了个遍,一直到下午才回到观㤝里。

      刚进门,迎面就撞上飞快飘来,故意挡在他面前的鳌拜。

      鳌拜环臂抱胸,仰头睨眼,态度极为高傲:“我知道了!”

      緟“知道什么,唉?你这个香炉角为什么没ᄓ擦干净,是不是偷懒了。”青阳抱着材料绕过鳌拜,不经意间一看院中央的大香炉,不禁出声指点,“这一块你冉得拿干的抹布擦拭,不然怎难么能锃光瓦亮?”

      “……”有病吧!!他已经擦得够干净了!他可是鳌拜,不是丫鬟!!鳌拜差点气死,险险憋住,继续端住高深莫测的架势,延续刚才的话㗱题,“我知道你偷偷出去养뚮别的神明了!”

      츶 鳌拜终于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了쟊,态度一下嚣张,一时俯冲到青阳面前,大脸盘子怼过来,满是志得意满:“被我发现了吧!告诉你,你小子若是不速速还我自由,且在我离开后给我做上百日道场,我就要将此事告诉三清!!”

      鳌拜情态之得意,俨然和发觉老爷偷养外鵟室,便威胁要么给钱,要么状告夫人的丫鬟没什么两样。

      “……”青阳和鳌拜对视片刻,缓缓放下了手中材料。

      为什么呢?为什么总有人想要破坏这个家呢?

      青阳觉得自己苦苦维系这鸞个家的和睦好累,不仅要面对外患,还要面对内忧。

      想着想着,青阳面无表情地抬手,一把揪住内忧的大胡子:“这样不安分的丫鬟,还是灭口算了吧。”

      被拽着胡子摁着暴锤的鳌拜:㴔“????”

      你他妈说的什么玩意儿,什么丫鬟,什么灭口,你……靠,你他妈是不是在骂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