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小蝌蚪秋葵丝瓜APP下

      在焱走后不久,嬴渊便开始ë打磨从荆轲那里换来的玄晶箭头。

      手臂之上,也绑了一把弓弩的发射器迺。

      秦国的弓弩利器,基本都是由公输家提鰾供。

      这也是为什么,秦덩国얁的箭,远远要比其它国家的箭矢要强。

      甚至在密集的群射下,能够破开重甲的防御。

      歀公输家族始创于鲁班,与墨轖家一样以精通机关术而扬名天下。

      朱雀看到嬴渊这般小心翼翼,心里总是免不了担忧的,“待会儿我将隐藏在燕国的打更人全部召集过来保护公子吧?”

      嬴渊一边啘专心打磨玄晶箭头,一边摇头说道:“没必要如此兴师动众,这反而会打草惊蛇,毕竟,我们打更人为了扎根在燕国,付出了很多代价,不能因为我,全部暴露出来。

      明日正午,你随我一同出城,在城外十里处的官道等我,若是两个时辰之后,我还未出现,你就立即离开燕国。”

      “公子..鳕.我要和你在一起!”朱雀罕见的顶撞起嬴渊的命令。

      但是后者并未生气,他将一枚打磨擞好的玄晶箭头放在手心,仔细观摩,突然笑了笑,说道:“这枚玄晶箭头,能破开百斤重甲,能杀真武境高手,即使是一派宗师,稍有不慎,也会中招,你信不信?”

      在他眼里,这枚被他捧在ᡮ手心里的玄晶箭头,俨然成了跨时代的武器,类似于后世的子弹一般。

      朱雀不言,神情略显着急,心中万分担忧。

      只ܕ见嬴渊豁然起身,将玄晶箭头与箭杆相接,插入绑在左臂上的弓弩,

      “明日,你就按ꒌ照我所说的搳,去城外等我,本侯倒想看看,这个太子丹与六指黑侠,能够搞出什么花样。

      更何况,退一万步觘说,他们即使是想针对我亦或者想要杀我,也得看看,他们究竟有没有这个能力。”

      嬴渊并非是自负,他有这样的实力,去说这种话。

      世人谁不知,他乃在世恶来Ⴠ?

      삙翌日。

      通过打更人的造势,蓟城中喜爱流连风月场所的那些男子,几乎都已经知晓了妃雪阁新琴师赵姬姑韉娘的惊艳之处。

      晏懿自然也不例外。

      为䫁了一睹其容貌,一大早,他便来到了妃ꯋ雪阁内。

      这对于梼杌来说,是个机会。

      于是,她开始故意展露琴技,并且还亲身来到晏懿所在的画阁内,为他斟酒。

      这极大满足了쏟晏懿的虚荣心。

       甚至还当着大庭广众的面儿来占赵姬的便宜。

      其实,这倒也是妃雪阁内的常态。

      བ 在这里,无论是什么时辰⌭,一直都是维持着歌舞升平的一幕。

      흪 装潢也可谓华丽至极,檀木为梁,水晶为灯。

      此时,整妃雪阁内满客云集,或饮酒、或吆喝、或故作醉酒偷摸了一把妖艳女子的翘臀玉体,心中大呼过瘾。

      晏懿倒不至于故作醉酒才敢胡作非为。

      他在这里,向来都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梼杌虽然心中有百般不情愿,但是为了计划的顺利进行,她只能咬牙坚持,任晏懿乱来。

      不过,她也有方法应对,比如,可以趁着倒ᇦ酒之时,不经意间的躲让。

      ㈦ 她知道,晏懿已经对她产生了兴趣。

      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好办许多了。 괵

      “不知冠军侯那里情况如何了。”

      梼杌也在担心嬴渊。

      捠她在昨日就接到消息,说是冠军侯要去应六指黑侠的邀请,赴会。

      此去,只怕没表面上看的如此简单,必有一番龙争虎斗。

      城郊外的书院,叫做‘蓟城书院’。

      并非儒门中人创立,基本上,九流十家的内容,都有涉及。

      偏杂家。

      坐地足有两公顷。

      算是很大錴了。

      不过,远远比不得稷下学宫。

      书院与璉学宫之间,存在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肎此刻,书院的内的学生ꥄ,已经全被换成了燕国将士与墨家弟子。

      而且汯,通往鶨书院外的竹林里,还有着很多的高手在埋伏。

      깪 他们的作用,主要是防止嬴渊趁机逃跑。

      时间未到,六指黑侠还没有前往书院,仍在ﲙ丹的行宫内。

      “我在书院内布置了天罗地网,即使嬴渊有通天之能,也不可能逃㬱脱。”

      身为墨家钜子,他还是有很大的信心,去对付嬴渊的。

      只不过,就看一旦做成此事的后果,能否承担了。

      “有钜子在运筹帷幄,丹相信,එ秦国的冠军侯,必然会陨落在蓟城书院。”

      텯 太子丹此刻的心情很复杂。

      搳他与嬴渊关系交好,这在褌各国当中,几乎不是什么秘密。

      픲 亲手设计杀死自己的朋友,虽说是为了国家的利益,但不免还是有些⻓愧疚。

      “我听说,嬴渊散播消息,说是今日,是你亲自邀请他的,这样一来,他要是死在了燕国,对你,会不会有影响?”

      六指黑侠的担忧不无道理。

      到蛁目前为止,墨家已经离不开燕国ឪ提供的资源了。

      后者同样也是。

      完뗖全就是属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状态。

      巳时末。

      六ᶺ指黑侠赶赴书院,静待嬴渊到来。

      붯 燕丹则亲自去客栈请他。

      得知消息后,嬴渊煩手握大戟,孤괈身出了客栈。

      “渊,为何要携带兵器?”太子丹拱手道。

      他看对方全副武装的模样,心中当即有所狐疑。

      莫非,他঳已经猜测到了什么?

      还是说얖...䄼

      䬴焱...恒

      只是假意投诚我?

      想到这里的太子丹,用眼目余光扫了一眼身后的焱。

      鲫 ꏛ她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薉,一如平常。

      “丹࡞兄,还望见谅,因为,这世上想杀我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说到这里的嬴渊,语气故意有所停顿,与燕丹对视,继续开口说道:“但是,我希望,想杀我的人中,没有你。”

      “渊,你说笑了,且不说你冠军侯的身份,就说你我关系,我怎么可能对你下杀手?你在担忧ꪫ什么?”

      ᷽太子丹的表情已经凝重起来。

      对方,果然还是察觉到了什么。

      但是,事已至此,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只要嬴渊到了蓟枏城书院,必死无疑!

      “丹,此事过后,我请你喝酒。”

      也不知为何,嬴渊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没来由的话。

      让太子丹更䚱加感到疑惑。

      不过,好饰在计划上,并没有任何纰漏。

      他...

      应该嗉是知道了自己要做什么。

      祚但,依旧跟随自己前往蓟城学院,只能说明,要么他有充足的准备,来应付任何可能会发生的突发事件,要么,就是自负了。

      嬴渊上了马车之后,焱命令一众侍卫出城。

      瀫 他们走后不久,朱雀才缓缓出了客栈,向城门的方向出发。

       在抵达蓟城学院外的竹泒林旁时,众人纷纷下了马车。

      太扥子丹与嬴隳渊并肩而立,一同向前方迈进。

      阃前者淡然自幃若掚,负手而行。

      后者牢牢握䲭紧方天戟,不敢有丝毫松懈。

      他感觉到了,偌大竹林中的风吹草动。

      心中唉声一叹,“太子丹,你我,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么?”

      国与国之间,从来都只有利益,并不会掺杂着丝毫的个人情感。

      临近蓟城学院,嬴渊敏锐察觉到了一股杀气。

      无比强大。

      他站在书院门前,抬头凝视,却见前方,有丝丝缕缕的黑气正在无序萦绕四周。

      这是内劲体现的象征。

      书院内,有位无比强大的高手。

      疑似一派掌门级别的宗师,看样子,应该就是墨家钜子了。

      “冠军侯,请吧。䏗”太子丹伸出一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嬴渊一直在注意四周的动向,发现了不少隐藏在暗处的人,杀机隐现,弥漫出一种让人感到颇为压抑的氛围。

      顷刻间,周遭陷入一片寂静,就连落叶増之声,都可听到。

      “丹。”

      在这种肃杀气息十足的环境内,嬴渊仍然淡定如常。

      ᭡ “嗯?怎么了?”

      燕丹开始刻意与他保持一段安全距离。

      免得待会动手,伤了自己。

      “你在秦国为质时,吕不帔韦有意杀你,是我兄长拦下了。兄长㹑明知你有治世之才,但是䓴依然选择任你离去秦国,而并没有杀你,你可知,这是为何?”ꜝ

      嬴渊将大戟插在地面。

      愦燕丹不知如何回话,皱眉不止。

      浭 他知道,的确是有此事。

      当初,寴是嬴政派螋人护送他离开秦国。 㔍 헟 嬴渊继续说道:“后来,我问兄长,兄长说,你可以不仁在先,但是,他绝对不能不띳义在后。即使有一天,秦燕两国之间爰,会爆ݹ发战争,但,那也必须是以堂堂正正之师与你燕国交战。”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语气变得万分冷漠,“可是,时至如今,我没有想到,你,居然会想着杀我。”

      言语刚刚落地,他便向燕丹出手。

      粠 但是,焱的动作更快,她迅速结印,将附近几颗绿竹连根픠拔起,挡在燕丹身前。

      嬴渊被迫后退。

      与此同时,书院内的六竚指黑侠也出手了。

      俹 墨眉冲破书긶院大门,直奔嬴渊而来。

      他挥动大戟,쏘将墨眉激荡开来。

      墨眉,乃是墨家钜子的象征,是一柄无锋剑。

      刹那之间,隐ꭼ藏在竹林中的墨家弟子,也纷纷向嬴渊出剑。

      来自四面八方的人影,都带着滔天杀气,想要将他杀死。

      “焱,你果然背叛了阴阳家,背叛了秦国!”

      嬴渊大吼一声,一股霸道无匹的内劲,自体内踊跃而出,将围杀过来的墨家弟子,全部击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