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铎?色

      任务一完成餀了,林军的滞空术也有了突破⥶。

      “滞空术,中级(2000),改变空中物体运动状态。”

      林军特地找了块软地,稍微热身后,助跑起来,既然滞空术可以作用物体上,他想试试能不能用在自己身上。

      林军跑到极限,两脚一并,跳了起来,空中他对自己使吵用了滞空术,他明显ᘤ感觉自己能在空中短暂停顿,甚至都能轻微的跳跃一下。

      林军在㙁空中滑落,脸上露줾出了欣喜,改变空中ḥ状态太强了。

      对敌大忌之一就是空中出击,因为人体在空中的状态是不受控制的,一旦敌ᕳ人有反击之力,在空中的人就是活靶子。

      但现在林军有了滞空术,不管是在空中出拳还是出脚,威力巗都会倍增,更会示敌以弱,迷惑对手。

      웚 而林军的罗汉拳一直没有进步,或许只有去更厉害的世界学习武术了。

      ꩻ 林军不在技能上花时间了,任务一直未完成,日子也一天一天过㱻去,大一一个学期就快结束了。

      黎吧啦的公寓里,林뀚军用淯手中的钥匙打开了门,这里的一起都是黎吧啦布置的,大多是西方的摆放物,她喜欢欧洲莎风的东㶞西。

      뭐 找到黎吧啦的卧室,林军躺在她的床上,轻轻一嗅,床上还有些淡淡的香气。

      门又传来声响,黎吧啦也下班回来了,她褪了高跟鞋,换了拖鞋,将手中的包放섎在沙发上。컨 냚

      林军从卧室里出来,黎吧啦看到他,欣喜地跑向他。

       “想我了?帅哥。”

      林军笑笑,又吻了她一下。

      黎吧啦突然装作神秘地让䙈他在外面等着,她向卧室里走去。

      蹨 林军不知道黎孨吧啦要干什么,干巴巴地坐在沙发上。

      正当林军有些着急的时候,黎吧啦쒫从卧室里出来了。

      她换了套衣服,黑色丝袜闪亮的高跟鞋,₼白白的长裙,微显白皙,戴着无镜片眼镜。

      黎휬吧啦看麞着林军裫发呆的样子,知道自己猜中了。

      她痴笑道:

      穙“我不是很쾳喜欢穿这个,但我知道ꊮ你喜欢。”

      林军用力પ咽了咽口水,丝袜陪高跟加眼镜简直无解,抱起黎吧啦就向卧室走去。

      林军放黎吧啦到䣦床上,黎吧啦却→让他躺下,她理了理头发,顺着林军的脸亲吻。

      时而双目相接,其中之意只有两人知。

      詟二人忘情之时,却没听到门被人打开了,李珥走了进来。

      李珥本来有课要上,但老师临时有事,所以她想来找黎吧啦玩。

      林军与黎吧啦的春色都被愬李珥看在眼里,李ꄫ珥手里的钥匙掉落在地。

      “叮当!”

      声音传到了林军耳里,黎吧啦还在疑惑他在愣什么。

      ባꯍ “小耳朵来了。”

      黎吧啦听见林军说话,还᠁以为他在开뗖玩笑,扭头一看,李珥果然站在门前。

      林军不知所措,不知道怎么面对李珥,黎吧啦却起身,走向李珥。

      렍“嘭!”

      黎殝吧啦把卧室的门关了,把林军一个人锁在屋里。

      햜黎吧啦则拉起了李珥的手,李珥颤抖一下,没有挣开뽳。

      独自一人在屋内的林军在想屋外发生了什么,她俩会不会打架?

      李珥会不㗧会哭?

      ꁀ覉一卣时间林军思绪万넀千,以前看小说知道有졗修罗场,綁现在轮到他了,他多想有抽烟的习惯,这样他就可以点一只消愁了。

      莘 没过多久,一直在乱想的林军被推门声打断,黎吧啦拉着李珥走进来了。

      砘 李珥没有半点要錔哭的样子,林军开口ﲡ道:

      “小耳朵,我……”

      我了半天,林军不知道该怎么说。

      迲李珥却说道߾:“没事的,我不怪你。”

      “我不想失去쟣你,也不想吧啦难过。”

      噅 袗 “所以……”

      一旁的黎吧啦抡起巴Ǫ掌拍了他的头,林军却感觉不到疼痛,仌他只是傻笑。

      “小⛹耳朵,你看他,笑得跟傻子一样!”

      ㊸鎐黎吧啦凑近李珥脸庞,却突然在李㶙珥嘴上亲了一下。㻷

      这次轮到林军发愣了,黎吧啦不愧是黎吧啦。 嫴

      坦然相见,两人模样如同那小青与白粊素㏈贞,诡密妖艳。

      林军扑了上棬去燓。

      窗外太阳渐渐落下,夕阳余晖照进屋⃧里,映在了三人身上。

      ቌ ⢛ 此番场景林军只在梦中有过,如今现实上演,可惜他现在两眼打架,倦意非常,忍不住便睡飁了过去。

      

      ……

      宁 二八佳人熱体似酥,腰间仗剑斩凡夫。

      虽然不띀见人䲛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

      睡梦之中,李珥和黎吧啦在他面前嬉戏,突然,许寿久未见的小犹太也加入进来。

      呅 慢慢的,人数越来越♍多,林쮾军记忆中的漂亮女人都出现在他的梦中,他与每一个女人都在行周公之礼。

      不对!

      林꿿军从梦中惊醒,却发现他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但帣还能听见声音,似乎是黎吧啦和李珥的。

      “许弋——,你怎么了?”

      “许弋——,你不要吓我!”

      “小耳朵,快叫救护车!”

      林军只觉自己的精华不断倾泻,身体不由自主地抽搐,他➛变得很虚弱,他的意识好像在慢慢消失。

      听见有人喊他许弋,可他是江雪啊!

      “许弋?我是许弋吗?那江雪是谁?”

      江雪感到意识越来越模糊,他分不清自己的记忆,脑中只有片断飞快葂闪过。

      ܮ

      林军感觉自稴己好蛨像要死了,阵阵恐惧袭来,渐渐的连恐惧感也消失了。

      林军身体之外⡛,黎吧啦凑近林军,察觉到他的呼뢊吸渐渐变弱。

      黎吧啦捂着嘴抽泣起来,李珥也哭了起来,她们不知道之前还睡觉的林军为什么讍突然就变得鿑灯枯油尽。

      正当林军意识完全消散之时,放在床边的虎符飞了过来。

      虎符发着金闪闪的光芒,黎吧啦和李珥望着这般神奇的场景,也停止了퐪哭泣。

      虎符落在林军胸前,金光撒到了林军身上,然后他停止了抽搐。

      林军渐渐恢复了意识,他缓慢地睁开眼睛,黎吧啦和李珥还在他身边。 狝

      “吧啦,小耳朵,我怎么了?”

      林军的声音无比虚弱,好像一场大病过后的人,说完了话,他又闭上眼睛。

      黎吧啦和李珥慌忙넼去看,原来₌他只是睡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