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架空>

      Ο忠右卫门没瞧见那个女子长什么模样,ꟴ到是在满是汗臭和烟火气味的污浊空气之中,༹稍微留下了一丝香味……

      街上人靵这么多,各家的大姑娘小媳妇那数不胜数。何况忠右遈卫门也没瞧见那个女子的容貌,虽然可能挺香的,㰵但是香是一回事,好看不看就是另一回事了。

      正准备继续指挥交通,忠右뫕卫门发现自ࠚ己脚边落了一张纸,对折起来的,很显然应该是从刚刚那个女子身上遗落的。忠右卫门顺手捡了起来,那女子已经消失在人群,想送还给人家也没有机会了。

      拉倒,忠右卫门直接往怀里一插,就继续开始指挥交通。江户的人ሹ口实在太多,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时代的城市聚集百万人口实在不是一件好事。既容易爆发饥荒和疫病,对于城市管理机构的要求也太严苛。

      ⌭ 凭封建政府的本事,要䢽管好人口百万的城市,那是相当的苦难。也双就是像江户这样的首都,因为官吏足够多䐉,政府的权威比较足,才能湼勉强的管理住。但即使邒这样,江户还是经常爆发“米骚动”以及各种疫病䳹。

      ︐有时候一下子就能使得二三十万人亡死,变딿相的缓解整个城市的压力,或许这也是这种城市无法避免的弊处。

      “都过去了没有?啊ꩡ?”助六挤过人群,跑到忠右卫门的身边。

      “快了快了,没几个了!”忠右卫门杸大声朝助六回答道,这样的情况,两个人说话只能用吼的짗。

      助六和忠右卫门的任务一样,途经银座、日本桥等处,把神轿引导进入江户城,然后让神轿在江户城内接受⯵将军和一众大奥䖭女子的礼拜以及观赏之蔪后,再从另一侧的樱田门离开江户城。

      毕竟揄将军就是将军,他有这个特权,不用和阩小老百姓挤在一起观看닉抬神棿轿的大祭礼。而且大奥的那些后妃女官,쥥也希望抓住这个机会,瞧一瞧外面的男人。毕竟㾤入了大奥,那连见到除将军外的男子都是一个奢望。

      没啥好说的,只要能把抬神轿的队耆伍安全的送进江户城,ꔩ城|内是另外一拨人的事了,用不着忠右卫门操心。等神轿再从江户城理出来,回到山王权限等神社,这事情便算是完结。 ᑯ

      只要不起火,那就万事大吉!

      哪怕踩踏死几个人啥的,都㋜是小事。再大的事都不如整个江户陷入大火来的大,忠右卫门第一次经历这玩溍意儿,那也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生怕一个不好碒,哪里就起了火坵来。

      整个江户太四十八组町火消也是齐齐出动ᛠ,配涓合忠右卫门以及助찅六的工作,各自协管本区。保证交通的畅通,以及人൜群火种的管制。炕

      等诸事完毕,忠右卫门瘫倒在凉席上时,已经是深夜十枔二点以后。今儿既然是大㣜祭礼,各町的町门通宵敞开,甚鋩至๺连江户城都不再遵守六点呁就㧲必须锁门的规矩,要等到神轿全部过完之后才会锁门。

      ᳄家中的下人送上用井水浸許泡着的西瓜,忠右卫门也Ḝ不和助六客气,拿鱋起来就吃。金丸家的男女老少其实也都出去看祭礼了,这么大的热闹怎么能不ꄠ去瞧瞧呢ᚏ。

      连平素端着架子的金鰐丸义景也带着老婆出门浪了一圈,反正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上街逛逛。哪怕是瞧瞧出门瞎逛튢的大姑娘小媳妇也不错啊,懂的都懂。

      这会子金丸义景也坐了下来,他闲逛也口渴了。只不过忠右卫门和助ꅔ六是叫的嗓子都冒烟了,他纯粹是走累了,吃口瓜代替喝水。

      釕连吃了两片瓜,忠右卫门感觉好了一点。뾝随手扯过一把蒲扇,慢慢ঌ摇了起来。江户的夏夜也是热的,上百万人生活的城市,哪有什么真的清凉。一人呼一口气,都能夕让江户比外面热上好两度。

      摇着摇着,忠右卫门低头瞧见自己捡到的那张纸。于ꂍ是放下蒲扇,打开一좄瞧,像是一张地图之类的东西。

      江户城因为相较于时代发展而言,实在是庞大至极。騝就算是老江户人都不敢保证自Ꭸ己认识江户的每一条街巷,所以地图的生意应运而生。很多外地初到江户的人,尤其是那些诸侯外藩厓的武士,算是辁乡下土鳖进江户,都会设法弄一张江户简ꢦ略地图。起码保证自己不至于出去买个便当,回家就发现自己迷路了。

      不过整个江户那么大,基本上没有真正详细的地图,一般也就是某个区域,有걃相对详㾛细的地图。比如说࿸今天ɸ神轿绕行区域的地图,就像将来的观光地图一样,有人向游人兜售。很便宜,基本上都是几个钱十几个钱一张,手绘的,很简略。

      忠右卫门到岡是没有见过今天的神轿绕行地图,但是眼前彈的地图看着也不针像是指示街遴道的地图啊。毕竟一个自己熟悉的街町名称都没有,画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

      说他像地图吧鰙也不像,具体是个啥又不好说,瞧的忠右卫门一头雾水。索性忠右卫门就拿给助六瞧了餗瞧,指不定ﳓ助六能䕍有聑什么奇思妙想呢。毕竟这小子和忠右卫门十揙分相떩补,给他看看,保不齐能看出些什么忠右卫门看不出来的东西。

      可是助쐓六擦完手,接过那张纸之后鴬,先是鼻子嗅了嗅,露出一个我懂你的微笑。显然是纸上有之前那个女子的香味,助六从乱ତ七八糟的味道中敏锐的闻了出儽来,才这㈑个模样。

      “你想啥呢,这是我路上拾到的。”忠右卫门连连摆手。

      “哦~~~”助六嶡很显然不信,语气都变的戏谑了。 ֻ

      等他打开看了之后,他也是一头雾水,完全看不꛹出䮏这妨是个什么图。摇了摇头,便又把图还给了忠右卫门。

      푫“拿来与我瞧瞧。”一旁吃瓜的金丸义景好像是瞥到了一眼,有什么眉目的样子。 㹯

      薳 “您请。”忠右卫门立刻把图递给了金丸义景탭。

      金嵘丸义景取过图,先是认真观瞧了一会子,随后把纸颠倒了一个ᛥ个儿,这才露出一个了흋解빟的微笑。

       “这应该是延命院的地图,只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