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派对

      马车里,晋阳一脸졕兴奋的和豫章说着自己与小鱼形怎样怎样的玩,还伸出手给豫章闻了闻手上花露水。

      “我跟你说哦,豫章姐姐,花露水和紫鸢香水都是江先生和柳先生做的。”

      看着晋阳高兴的样子,豫章也不禁一笑,但还是提醒道:“等下回去先把手洗了,母后不能闻胭脂这些,知道吗!”

      “好的,豫章姐姐。”小晋阳用力的点了点头,好似这样才能彰显自己真的记住了。

      “对了,豫章姐姐,我们明天还去江先生那儿么,就是那个很漂亮的私塾那儿。”

      “那你想不想去啊!”

      “当然想去了。豫章姐姐跟你说哦,我发现柳先生讲的那些拼音还有数字真的好有趣。

      有些我不认识的字,现在都会读了,你看我读给你听。”

      说到这,小晋阳连忙把语文1拿了过来。

      㜉“你看,这个字读‘淼’miào,这个读‘?’màn,这个读‘垚’yáo,这个读‘?’kui......푦.셮”

      “嗯,晋阳真聪明,没学多久就会了。

      对了,晋阳明天去先生那儿的话,我们要搈把先生说的作业做了。不然,先生生柎气的话~”

      뗮 小晋阳髄,一听,先生好뒗像是说了还有作业的,明天就要给她检查。

      想到魏大人检查自己,发现没完成的课业,拿着教尺打手心,不禁哆嗦了蟵一下。 췽

      “魏大人是坏人,就会打我手心。”

      小晋阳大声喊了一句。

      呖“柳先生这么和蔼

      肯定不会的,

      㿇肯定不会,

      蔪肯定.......”

      说到后面,꺼越说越小声,䂶垮耫着一张脸看向豫章。

      豫章回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⓫小晋阳ḁ拉着豫章的衣袖,瞪着大大的眼睛:“豫章姐姐,一会到家了我们先去把作业写完了,再去看母后吧!”

      豫章强忍着笑,连忙回应道:“好,我们先把作业写完了,再去看母后。”

      回到宫里。

      下了马车,豫章叫上侍女:“小桃,你去母后那边说一声,我跟晋阳回来了,我们첈把作业写完了再珞过去。” ᪿ ꤩ “멏好的,公主!”

      晋阳和豫章带上书,一起来到书房。

      “豫章姐姐,我们先做语文作业吧,刚才我看了一下,语文课业好做一些。”ྨ两人并排坐下,小晋阳建议到。

      “好!那我们开始吧!”

      ..㲁....

      ν

      太极宫,立政殿,长孙皇后抱着新出生的新城公主正逗鎾弄着。

      “咚咚咚!”

      “进。”

      “奴婢小桃,晋阳公主侍女,参见皇后娘娘。”

      “起来吧。小桃,豫章ࡠ跟晋阳回来了吧,紹现在干什么去了?”

      “回娘娘的话,现在豫章狀公主和晋阳公主在书房写作业,豫章公主派我来跟娘娘说一下,公主把作⅊业写完了就过✸来。”

      “哦o镘,晋阳今天的作业不是完成努了吗,怎么还在写?”

      싯 长孙皇后诧异了一下。

      “回娘娘,奴婢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公主回来的时候抱着几本书鋴,꤯下马车之后就让我过来禀报了。”

      长孙皇后顿时感觉很欣慰。

      女儿大了,懂事了,都开始好(hào)学了。

      “小桃,晋阳和豫章玩了一下午,应该饿了,你去御膳房拿一틌些点心过去。”

      “是,娘娘。”

      ꡬ 小桃立即应到,正准备走。

      “等一下圆,一起去吧,挑一些豫ょ章和晋阳爱吃敓的。”

      长孙皇后想到,릾有可能是晋阳一时兴起,自己可去鼓励鼓励,以后一直这样好学,那不就是赚大了؛。

      怎么说自己也是学了几十年,还可以去辅导一下晋阳。

      说走就走,长孙皇띕后抱着新城公主带着小桃几个侍女,去御膳房拿了点鸕心,来到豫章公主鬣的书房。 엜

      推开门,长孙皇쇟后一眼就见䕗到小晋阳和豫章公主,正滵坐在椅子上,拿着笔一起写着什么。

      濫小晋阳和豫章公主聚精会神ඕ的写着作业,被推门声惊醒,抬头一看,见是长孙皇后。

      两人把笔一放

      “母后!”x2

      〚小晋阳下了椅子,绕过桌子,张开双手就想抱长孙皇后禤。

      ᄘ 跑到詌一半,忽然想起豫章燂姐姐说母后不能闻胭脂这些,连忙停下

      “母后,你等我一下!”

      说完,绕过长孙皇뫸后跑了出去。Ꞝ

      长孙皇后抱着新城公主走进来,一脸懵逼看向豫章公主

      뚻“晋阳这是怎么了?”

      豫章公主也被小晋阳的动作给弄懵了,以前ꃔ不都是直接扑过去抱住长孙皇后么,这次怎么转性子了。

      闻着旁边淡淡的花露水的味道,恍然明白,连忙叫到“母后,先别过来。”

      长孙皇后,又懵了“你两这是怎么了,一个个的干啥。”

      爐“母后,这儿有花露水的味道,罔把쎴门打开散散味再进来吧,不然您쭯的病又发作了。”豫章公主连连解释道。

      “哦,花露水是찠什么?你说的不会是闻着很清新,还有一股淡淡薄荷味的气味吧。嗯,很好闻!”

      ⟨长孙皇后一进门就闻到了,本以为自己的Ɛ病会发撟作ꇬ,但是直到现在都完好无事。

      豫章公主惊了:“母后您的病好了?”

      “᠆没有,只是对这个气味没有㑤反应,刚才我一进来就闻到了,现在都没事。这瓄就是你说的花露水么,在哪儿买的,明믡我叫人去买一些来用用。”

      有哪个女人不爱美的,以前没用胭脂是长孙皇后不能用,既然自己的病对这花露水没反应,自然要买买买了。

      “母后,这花訳露水在东门的香水铺可䙁以买到,听说最近还蛮火的。

      今天我跟晋阳出去玩,是晋阳的一个玩伴给她抹上,本来说是回来就洗的,结果这一写作业粂就忘了。”

      说到作业,长孙皇后想起自己过来是辅导晋阳写作业的,指着桌上翻开的书,问道:“这就是晋阳写的吗?”

      “是的。”

      ꍙ “那我来좭看看,晋阳写的作业怎么样。”

      “母后,我来抱着新城吧,你抱着不方便”

      “好!”

      把新城公主递给豫章,长孙皇后삺走Ⅸ到桌边,把晋阳的习题册拿了起来。

      见纸张拰上面有着一个个的字,字上面有꬘着一个塋个看不懂的符号,晋阳写的有些是字,有些是复活。

      看不懂这是޲什么作坩业,长孙皇后向前翻了一页,这一页先是一个字,字上几个符号,晋阳的作业就是写符号。

      这奇葩漗的作业쓭,看得长孙皇后一脸的茫然,难道是什么不传之秘,或者暗号:“豫章,这作业写的是什么?我怎么看不懂鈬?”

      豫章公主顿时感到惊讶:“母后,你也不知道吗?这是今天,煮我跟晋阳去她的封地,见칕到两个教书先生编写出来识字用的拼音,这个拼音軏用起来很方便,还易学。

      吧啦~吧啦~吧啦~

      母后,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我和晋阳打算明天下午继续去。” 甓

      豫章公主把下午的经过,详细的讲给了长孙皇后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