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惑的后妈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这一天,大理皇城,镇南王府,被喜庆的大红色所覆盖。

      家有喜事的,不是别人,正是互有好感的阿朱和萧峰。

      五月初一,段誉登基称帝!

      阿朱和萧峰不希望太喧闹,索性两人就在此之前结为连理。

      要不然!

      等段誉成了大理皇帝,阿朱身为郡主,和萧峰成亲就更麻烦了。

      起初段正淳不答应!

      不求别的坯,他想给女儿一个更加盛大的婚礼,以此来弥补对女儿的亏欠。

      奈何阿朱和萧峰心意⳽已决,就连阮星竹也鼎力支持。

      녲 段正淳多出惧内属性,地位大降,哪还敢和阮星竹对着干?

      段正淳也是个人才!

      当得知以前的红颜知己뫦,尽皆为自己生了女儿后,心下大喜。

      当即准备亲自出马,将一众红颜知己哄骗到大理。

      뤜关键是!

      刀白凤,阮星竹,秦红棉,李青萝,甘宝宝,总计五个女人,齐聚一堂,镇南王府一时间好不热积闹。 倏

      再加上!

      木婉清,王语嫣,阿朱,阿紫,钟灵儿,五个女儿陪在身边,镇南王府顿时变成了女儿国。

      当得知阿朱要和萧峰成亲,地府一众高层人员闻风而动,全都跑过来巴结段誉,其中目的不言而喻。

      对此馦,凌恶不以为意!

      䇾 正好借此机会,把段誉推出去,不久之后닻就可以让他接手地府。

      噼里啪啦!

      鞭炮声从早上就没断过!

      整个皇城的街道,都被铺上了红毯,一路从镇南王府铺到皇宫正门。

      阿朱和萧峰,这对新人,此时就站在皇宫正门前的趫广场上。

      内圈站着一众亲朋好友,外围则是来看热闹,沾沾喜气的满城百姓。

      儼 段正淳这厮手笔不凡!

      在场之人,尽皆可以领取到一份红包,其中ూ银两,从几百文到几百两不等。

      裟这般超时代的抢红鬜包,看的凌羽凡和凌恶一愣一愣的,甚至怀疑:

       凹 “该不会,您也是穿越者吧?”

      此时在皇宫正门处!

      段正名蟠龙皇袍加身,一脸喜悦,旁边站着一众文臣武将。

      홵 缓步走到新人面前!

      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段正明眼中精光闪烁,拍了拍阿朱和萧峰的肩膀,说道:

      Ἑ “我很高兴!”

      没有自称为朕,意思不言而喻,段正明这是在向两人示好。

      两人和凌羽凡、凌恶,关系甚密,尤其在得知地府的未来归属,段正明顿时觉得天上掉馅饼。

      憗如今示好柜阿朱和萧峰,就相当于在쎲向凌羽凡和凌恶示好。

      所以렘在为两位新人证婚时,段正明才以我自称,而非让人疏远的:ὗ朕!

      不过这种小心思,用一次就够了,用多了反而让人觉得刻意,反而不美。

      没有再继续耍小心思,段正明当即是朗声说道:

      “天喜临门,月老赐䁕缘,今日安ꋢ平郡主大婚,嫁于地府殿主萧峰,二人喜结连理,实乃我大理之幸事!

      朕与大理百官,各位子民,共同见证这一大喜之日,在此,朕宣布,大理国自此减赋三年쇂,收入自由!”

      安平郡主,阿朱的封号!

      段正明也相当有魄力,直接就提出三年不再收取炫赋税。

      这一决定,可谓是在损及国之根基。

      뒷䃳 毕竟!

      国家能够维持的根本,就是从子民栄手中收取的各种赋税。

      三年不收赋税!

      虽然不会导致国家灭亡ໄ,但也会影响到国家的꽌财政运转。

      “灐呵呵……”좃

      鄆听闻此言,凌羽凡点点头!

      段正明始终在留意凌羽凡,正好㔨看到他满騬意点头䏸的样子,顿时刋内心狂喜。

      婚礼仍在继续!

      在全场观众的欢呼声中,萧峰身穿新郎官的大红衣服,胸前挂着个大红花,骑着高头大马走在前面。

      阿朱坐在八人抬的花轿中,抬轿的八个轿夫步伐沉稳,亦步亦趋,默默跟随。

      沪 沿途鞭炮声不断!

      更有提着篮子的红衣丫鬟,不时向观众发放一些红包和糖果。

      好在沿途有官兵守卫,并没有出现道路拥堵的情况。

      激动的百姓也都很克制,只是笑着站在街道볶两边,看热闹。

      一路欢声笑頮语!

      萧峰不由得心中感慨,对于凌羽凡两兄弟也越发的感激。

      转头看了一眼花轿!

       萧峰轻匍轻一踢马背,他已经迫不ᕋ及待,和阿朱拜堂成亲了。

      “王府到,新郎풖下马,迎新娘!”

      王府内的管家,充当司仪,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绸缎锦衣,好不喜庆。

      话落,萧峰翻身下马!

      在周围人的起哄声中,萧峰缓步走到花轿旁边站定,轻声说道:

      䋸“额깵……娘子,到家了!”

      想起老爹对自己的嘱咐,五大三粗的萧峰一脸郝然,难得说出这种话┳来。

      文绉绉的,让他好不廔尴尬!

      廓花轿内!

      阿朱大红嫁衣加身,头上戴的是金丝八宝攒珠髻䱞。

      姣好的妆容,쇙在面前珠帘的遮挡奁下,半遮半掩,越发显得美丽动人。

      “………”

      听闻萧峰的呼唤,阿朱脸颊绯红,却也是欣喜的走出了花轿。

      妒“萧大哥……”

      迎上萧峰那憨厚的笑容,阿朱羞涩的轻声呢喃一句。

      玉手搭在对方手上,郎情妾意,两人并肩向着王府内走去。

      “新人就位,男左女右,喜神驾到!”

      管家继续卖力的呼劁喊着,场上的气氛也在黎此刻达到最高处。

      剩下的事,就跟这些观众没关系了。

      王避府内同样张灯结彩,一条红毯直直铺到王府的大殿。

      യ㲢 在那里,段正淳等一众长辈,早已返回王府,坐在上首。

      佖 而凌羽凡等一众亲友,则是分别站立在下首两旁,譥眼含笑意,默默等待。

      “新人到!”

      伴随着管家的一声呼ﰈ喊,阿朱和콠萧峰牵手走进大殿当中。

      啪啪啪!

      부鞭炮齐鸣,ᱏ掌声雷动!

      在管㳭家的一句句美话中,两位新人拜过高堂,敬过天地,夫妻对拜后,在所有人漋揶揄的注视下,进入洞房Ὶ!

      “哈哈哈……”

      大笑声响彻不休,王府内的襢一众宾客,也开始栻进行他们的䘴流程。

      吃饭喝酒,交朋结友!

      为了彰显王府的大气,段正淳在王府外的几条街道上,同样准备了上百桌美味佳肴。

      喜宴大办三天!

      所有人都可以随便吃喝,宴席结束还能领取一些小礼物。

      总之是怎么喜庆怎么葢来,至于花费,段正淳表示这都볌不是事儿!

      其余人吃吃喝喝,喜大奔庆,凌羽凡和木婉清却是悄翣悄离开。

      “………”

      凌恶发现了离开的堺两人,眼中闪过一抹莫名的光芒,没有言语。

      而离开的凌羽凡和木婉清,则是如仙似神般凭空飞行,自由翱翔,享受过一番二人世界后,缓缓落到城墙之上。

      坐在高大的城墙上,望着前方天与地的交际线,背后是繁荣的大理皇城,凌羽凡和木婉清相互依偎着茐。

      ث

      良久后!

      轻轻为木婉清抚平乱发,抓住对方柔荑的大手紧了紧,轻声说ᤤ道:

      “婉清,我要走了……”

      听闻此휾言,身体一颤!

      木甽婉清早帜就知道这个消息,可如今真的听凌羽ᰲ凡说出来,她还是有些接受不能。

      好一会儿,始终没有得到回应。

      凌羽凡低头看去,只见木婉清已泪流满面,却仍旧克制着不发出声来。

      “对不起,婉清!”

      手忙脚乱的赶紧安鵿慰。

      好不藼容易,才让木婉ဩ清不再哭泣,可对方仍旧是一脸气鼓鼓的。

      在木䐬婉清的额头轻轻一吻,凌羽凡这才无奈的解释道:

      곐 “婉清,你误会我了!我璼的意思是说,你愿意跟我一起离开吗?

      푱 我的家可能有点远,比海外还要远,那里和大理完全不同。

      到了那里,你可能会有些不适应,短时间内也没办法再回来。”

      “我愿意!”

      罗里吧嗦的说了一大堆,本以为木婉清会考虑一下,㊗可谁知,对方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他。

      “啊…ꚉ…真的吗?”

      微微一楞,不敢相信。

      等回过神,凌僿羽凡当即惊喜的叫出㭷声,见木婉清冲他翻了个白眼,肢这这才嘿嘿一笑,说道:

      荓 “婉清,你真好!”

      “嗯,凌大哥,你是个好人!” ໕

      辩凌蛭羽盒凡:“???”

      쯽我这是,被发了好人卡吗?

      旐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